一位上海外賣小哥之死

文:辣味醬

疫情真的是在瓷器店捉老鼠嗎?為甚麼現在老鼠沒捉到,上海卻像瓷器一樣摔了個稀碎呢?

(壹)

4月22日淩晨,上海靜安區延長中路700號左右,臨近久樂苑北門的地0方,一個外賣小哥發生了車禍,他騎著電瓶車不小心撞向了路邊,電瓶車摔倒在非機動車道上,他的頭狠狠的撞向了路邊的樹幹後倒在人行道上,鮮血不斷的湧出來,流了一地。

圖片

(血流不止的小哥,圖片來自微博網友@superpuer)

封城的夜裡,路上人煙稀少,警察趕到了,後來小哥的妻子也趕到了,但唯獨120遲遲未來,小哥的腦袋泡在一灘血中,鮮血還在不斷的往外流,除了專業的搶救人員,沒有人敢輕舉妄動。隨著時間的流逝,小哥和妻子還是遲遲看不到120的救護車,小哥身下的血越來越多,氣息也越來越微弱,妻子開始絕望和崩潰。

圖片

(路人拍攝的視頻截圖,圖片來自網路)

根據住在旁邊被隔離在家的居民講述,她聽到了小區門口一個女聲哭了快半小時,聲音之悽慘絕望,一開始還以為是感染了但不願意去方艙,後來看小區群裡才知道是外賣小哥送外賣時撞到了樹上,頭部出血將近一個小時,整整一個小時血都快流幹了也等不來一臺120。

妻子在孤獨和絕望中痛哭大喊”救救他吧”,在出事一個小時後,120終於來了,外賣小哥被宣告死亡。

圖片

(姍姍來遲的120,圖片來自微博網友@假的莊Hlai)

有路人說120優先去接陽性病人去了,所以延誤了一個小時才過來,但這個說法無法核實真偽,也不知道有沒有機會核實真偽。

(貳)

荒謬的是,從外賣小哥出事的地方(延長中路700號)沿著延長中路向南北高架方向走700米,就是上海市第十人民醫院(延長中路301號),一個北上海知名的大三甲。

圖片

(兩者相距約700米,圖片來自百度地圖)

而就在幾天前,十院剛剛發布了《十院醫療救治不斷線》的公告,裡面清晰寫到了為保障市民群眾在疫情期間的就醫需求,首先急救綠色通道24小時開放,安排專業醫護團隊值守;其次不會因無核酸陰性報告而延誤患者治療,在診治的同時做抗原和核酸檢測即可;最後醫院聯絡渠道暢通,會在第一時間內嚮應。

圖片

(上海十院官微公告截圖)

你能想象嗎?2022年,在上海,在一個人民醫院為人民的大三甲附近,一個為生活奔波的普通人活活在自己的鮮血中等了1個小時,最後沒有等來120,而是先等來了自己的死亡…我無法想象,但它就是活生生的發生了,發生在這片我們曾經驕傲的土地上。

淩晨1點,上海下了場大雨,現場的血跡被沖刷的一幹二淨,仿佛這場死亡從來沒發生過一樣。同樣第二天也沒有新聞報道這個事情,社交媒體上也看不到這個小哥的身影,零星有幾個附近居民在網友發出一些現場照片,但基本都被刪除完畢,點進去之後,黑色的提示框映出我面無表情的臉——有人會記得他嗎?有人會為他的死感到負罪嗎?有人會對此承擔責任嗎?難道一個鮮活生命就這麼悄無聲息的死在上海4月的春天裡?

他是一個人,一個在此之前活生生的人,跟你我一樣,他有自己的名字,有自己的家人,有自己在乎和被在乎的人,有自己的情感和生活,有自己的愛好甚至理想,他不是報表裡的一個數字,不是政策文件中的代價,不是某種非必要就不要的東西。

一直以來,我覺得作為一個社會人應該明白一件事情,就是你聽到的看到的發生在別人身上的事情,都有可能某天發生在自己身上。這位外賣小哥之死,每個人都不能覺得跟自己無關,這件事情能發生在這個外賣小哥身上,就有概率發生在你身上。

如果這件事真的發生在了你身上,此情此景下你有辦法避免死亡嗎?你捫心自問,真的有嗎?

(叄)

這次上海封城,於我而言,最大的震撼在於一些一直以來約定俗成的機制、習以為常的認知全都崩塌了:

出了車禍一定有人來救你嗎?不一定。即使你倒在一個大三甲附近,5分鐘的路120也有可能走1小時,死神捷足先登,奇跡並不會雖遲但到;

急癥複發去醫院一定有辦法嗎?不一定。即使你僥幸活著等來了120,但拉了三個地方可能都沒有醫院會接收你,那個疼痛鑽心難捱的夜晚,有人從高樓一躍而下;

餓了一定有東西吃嗎?不一定。如果沒有大量囤積食物,如果支付不起成倍高價求東問西的團購,那麼你真的有可能在非戰爭時期中國最大的城市中挨餓,甚至可以說遭遇準饑荒;

生活離無政府狀態很遙遠嗎?不一定。一座曾被評為全球最安全之一的樣板間城市,一座「安全有序,已成為金字招牌」的國際大都市,幾天之內就肉眼可見的陷入無序和混亂,而且這種混亂可以說是無處不在;

計劃經濟糢式已成歷史了嗎?不一定。從市場經濟回滾到計劃時代僅需要短短一周,一個居委主任也能決定哪些人有飯吃哪些人要餓肚皮,哪些人可以吃到好東西哪些人只能收到過期爛貨;

餓了無飯可食,病了無醫可救,大小買辦大發民難財無人監管,普通民眾被無情剝削無路可走,部分社區成為孤島無人管理,鄰居一個個排著隊變陽也無人問津,傳說中的城市管理天花板一夜之間跌成地板,各種利益勾當以次充好趁火打劫一個不少,這就是疫情中的上海。

一種信任被徹底毀掉了,而且從最近其他城市的表現來看,這種不信任、恐慌已經在傳染,風聲鶴唳的不安全感會通過WiFi傳遞到每一個通網的地方。

我只是一個普通的底層小市民,但心中也有無窮的問號,回到我開頭的疑問,在瓷器店裡捉老鼠,沒想到老鼠還沒捉到,文明和秩序連同我們的生活和價值觀就像瓷器一樣破成千萬塊碎片——這到底是為甚麼?

緬懷這位在上海四月天雨夜去世的外賣小哥,希望大家記住他,世上沒有白走的路,更不要有白走的人。

走好。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