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突然離世 」 的高材生,和他的網紅育兒父親

文: 書單君 

一  「 一得他爹 」 的育兒故事

你聽說過「 雞娃 」 嗎?

父母有如外科手術醫生一般,滿滿噹噹地安排著孩子所有的時間,大到學習,小到娛樂,給他注上滿滿的雞血,讓孩子贏在跑道的任何地點上。

這樣的教育方式,就叫做「 雞娃 」 。

這種模式,近幾年來流行於很多中產階級家庭之間,受到許多父母的追捧。一些「 雞娃 」 的典範,也因此成為圈子裡小有名氣的教育博主。

其中有一個叫「 老得 」 的博主非常特別,因為他是一個父親,自稱「 一得他爹 」 。這在媽媽佔絕大多數的「 雞娃圈 」 裡,是非常少見的。

老得這個家庭的故事也非常特別:

他年輕時是一名企業高管,婚後不久妻子就離開了。為了更好的陪伴兒子,他辭職做了一個全職父親。為了養家,他種過菜,賣過魚,撿過垃圾,日子過得清貧,卻把最好的東西都給了兒子。

為了讓兒子得到更好的教育,他把兒子送到了有錢人才讀得起的貴族學校。兒子小學時,每年的學費接近10萬元,初中學費則每年20萬元。而相應的,他把家搬到郊區一座破舊的房屋裡。

然而,這還只是基礎操作。

為了記錄兒子成長,老得17年裡,給兒子拍了20萬張照片,拍壞了5部相機。他保留下了孩子從小學到大學所有的物品,筆記、試卷、作業、獎杯,應有盡有。

在兒子童年的10年間,老得每天每餐給兒子做菜,童年期的十年裡,不管是菜餚還是造型,都沒有重複過。

通過在互聯網曬自己的育兒經歷,老得成為了一名網紅育兒博主,還開起了線下據點。

而兒子張一得,也確實成為了外人眼中的佼佼者。 2019年,他以僅差2分就是滿分的托福成績,被有「 美國南部哈佛 」 之稱的埃默里大學錄取。

因為疫情的影響,今年春天,張一得才剛剛到學校報到,還沒有來得及享受大學時光,3月5日,張一得在校園裡「 突然離世 」 。

關於張一得的死因,至今還沒有官方通報,我們能查到的,只有一封老得曬出的信。

信裡寫道:「 他一生中的所有決定,我都是無條件的尊重,認同,接受,包括這一次,他最後的這個決定。 」

「 最後的決定 」 是什麼呢?是張一得見義勇為導致不幸去世,還是自殺,我們目前還不清楚。

事實上,網絡上關於這個事件的輿論,確實是兩邊倒的。

一些人說:老得做錯了什麼,他不是比傳統家庭的「 缺席的父親 」 要偉大得多嗎?他細緻入微的付出,難道不值得尊敬嗎?唯一的兒子死了,難道不值得同情嗎?

而更多的人,則是在父親的舉動中,感覺到了窒息。覺得他沉溺在自我感動之中,對於兒子的痛苦和真正的需求,是視而不見的。

當然,由於目前事實資料的缺失,不論哪種判斷都顯得有些不妥。不對沒有深入了解過的事情下判斷,是互聯網居民的基本美德。

但這場悲劇發生之後,至少有些東西是值得我們思考的。

在老得的公眾號裡,我們確實可以看到他對孩子無微不至,奉獻了全部:

譬如「 作為保姆般24小時陪讀的爸爸我 」 ,「 24小時關注著你的生活 」 。


關心當然是好的,但問題是,全天候無間斷的關心,把所有精力全部放在孩子身上,到底是屬於「 關心 」 還是「 控制 」 呢?這種教育理念,是值得探討的。

二   「 關心 」 與「 控制 」 之間的分界線

在很多家庭中,父親往往是缺席的。

我們小時候的記憶裡,媽媽通常忙裡忙外,而爸爸在工作之餘,一般都坐在沙發上看報紙,從來不用去管孩子。

連姚明都曾說過,他可以用腳趾頭解決給孩子餵奶的問題。方法是「 我用腳碰碰我愛人把她叫醒,她就起床給孩子餵奶了。 」

因此,細緻入微關心孩子的老得,自然是父親裡的一股清流,可以成為網紅育兒博主。

但他這樣的關心,很多人又會覺得對孩子完全就是一種控制。

少一步是冷漠,多一步是控制。可見和孩子的相處,是一件多麼困難的事情。

在曾經的家庭關係中,我們更多考慮的,是如何解決缺席的教育。而當今社會,隨著父母對孩子的教育越來越上心,事情走向了另一個極端。如何區分關心與控制,就成了一個大問題。

那麼,關心與控制的界限,到底在哪裡?

這是兩個容易模糊的概念,對每個具體的父母與孩子來說,標準都是不一樣的。但想要區分它們,有一個前提:把孩子當作一個獨立的人來看待。

這句話看起來簡單,實施起來卻非常困難。而在和孩子相處的那麼多年裡,時時刻刻記住這個道理,更是難上加難。

我們在養育孩子過程中,往往忽視了孩子作為一個「 人 」 的存在,試圖用一種標準化、流程化方式去養孩子。最好就像編程一樣,只要我往電腦裡輸入一段代碼,孩子就會給出一個預期中的反饋。

可是,養孩子可以標準化嗎?當一種養育方式暫時取得了好的效果時,我們就可以一直用下去嗎?

我們在學的究竟是「 養孩子的方法 」 ,還是「 養孩子 」 ?

就像之前新聞上報導的,一位新手媽媽付費加入了某機構的「 睡眠引導群 」 ,來訓練嬰兒獨立睡覺。


當孩子一個人獨自在屋裡哭的撕心裂肺時,媽媽在另外一個屋子裡看著監控,還在微信群裡詢問「 這樣的哭聲沒事情吧? 」

等她兩個小時後,再次進到屋裡去給孩子餵奶時,孩子已經悶死了,而且把喉嚨都哭破了,床上全是血。這位媽媽傷心欲絕。

當孩子就在旁邊屋裡嚎啕大哭時,這位媽媽都沒有進去看一眼,沒有「 看見 」 這個孩子最真實的需求,只是用著自認為正確的方法。

只有我們把孩子當一個獨立的人來看待時,才能關注到,孩子到底需要的是什麼,不會陷入「 我這一切都是為你好 」 的自認為正確或自我感動中。

所以,我們不要對孩子過度付出。有時候,我們需要的,恰恰是一顆平常心,是給自己減壓。

教育孩子的前提,是把孩子當成一個獨立的人來看。但要做到這一點,我們首先要把自己當成一個獨立的人來看。

就像「 因材施教 」這個詞,不僅僅是針對孩子,同樣也針對家長。

我們在接納每個孩子都是不同的時候,也要接納每個家長都是不同的。

書單君的孩子,曾經說過一段話讓我印象深刻。

他問我,「 你想成為我嗎? 」
「 想啊。 」我回答。
「 為什麼呢? 」
「 因為你還這麼小,你的人生還有無數的可能,你可以成為自己想成為的樣子啊。 」
「 那你呢?你也可以成為自己想成為的樣子啊。 」

那一刻,我好像突然醒悟,他說的很簡單,卻是對的。

我總覺得自己已經這麼大了,人生就這樣了。其實,我的人生也還充滿著無數可能,我是可以成為自己想要成為的樣子的。

我們和孩子,是一起在變化和成長的。

所以,教育是沒有標準的答案。

兼職做父母,全職做自己,給彼此一些空間,這樣我們才能共同成長。

來源   書單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