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不要臉的人在要求他人高尚

戴維·比斯利埃隆·馬斯克

文:漫天霾

聯合國糧食計劃署執行總幹事戴維·比斯利(David Beasley)日前通過CNN向埃隆·馬斯克和貝索斯等美國富豪隔空喊話:

60億美元將幫助4200萬人,如果我們不幫助他們,他們就會死去。這並不復雜。我要求的只是你們淨資產增加額的0.36%。

我支持人們賺錢,但上帝知道我也支持你幫助那些需要幫助的人們。世界陷入了麻煩,你卻告訴我你捐不出淨資產增加額的0.36%,幫助一個在這個時候陷入危機的世界嗎?如果快要餓死的是你女兒呢?

這不是打著人道主義的招牌籌錢。我的天,我希望世界糧食計劃署無事可做,但每四秒就有一個人因飢餓相關的因素死去……億萬富翁需要站出來。

你聽出了什麼味道?有沒有一股「逼捐」,或者「學術」一點,「三次分配」內味兒?

如果我們還看不清歐美白左和社民主義者的醜惡嘴臉,戴維·比斯利就是活生生的代表,他所說的每一個字都是錯的,偽善的面具擋不住搶劫犯的邪惡本色。

我要求的只是」。好一個「要求」,好一個「只是」。你是誰?你憑什麼要求?埃隆·馬斯克的錢是挺多的,但這就是你主張拿走他的財產的理由?一個人不偷不搶賺的錢,憑什麼給別人?

我支持人們賺錢」。不,你沒有。當一個人的財產被你們這樣的人毫無理由地拿走的時候,人們就不再願意賺錢。無恆產者無恆心,所以你是在打擊人們創造財富,誰越是會服務消費者——因此賺錢多——你就越打擊誰。

如果餓死的是你女兒呢?」道德綁架開始了!馬斯克的女兒如果快要餓死了,他自己會管,不勞你操心。誰的孩子誰管,這就是自我負責。別人的孩子餓死,不是他的責任。任何人都既沒有義務、也沒有能力為別人家孩子的生死負責,如果要這樣歸因,全世界人都有罪。

這不是打著人道主義的招牌籌錢。」不,你就是。中國有句話叫「此地無銀三百兩」,說的就是你。

億萬富翁需要站出來」?你那麼有同情心,是不是也應該站出來?別告訴我你沒錢,你拿著各國納稅人的供養,之前當過南卡羅萊納州長,卸任後通過「旋轉門」,搖身一變成了律師事務所合夥人、通用汽車高級顧問,都是高薪工作,妥妥的千萬富翁沒問題。要求馬斯克捐總資產的2%,你率先垂範先捐20萬如何?

不,他不會捐一分的。他只需要拿著別人的錢,去表演自己的同情心就可以了。誰要是不按他的意願行事,誰就是冷血、沒人性。因為它有兩套道德觀和邏輯,一套適用於自己,一套適用於別人。

是不是又很熟悉?大涼山的孩子好可憐啊,你們怎麼能讓他們去練拳?那你倒是給孩子們管飯發工資啊。社區團購好可惡啊,讓菜農都活不下去了。那你倒是去菜農那裡買菜啊。工人們都好辛苦啊,經常996工資還低。那你倒是辦一家企業把他們招進來774,然後給他們開出高薪啊?

這世界就是如此荒唐,一些人自己不花一分錢,卻認為自己比誰都慷慨;一些人坐享其成,過著寄生蟲的生活,卻對辛勤生產財富的人指手畫腳;還有一些人,以剝削他人為業,卻振振有詞地要求別人道德高尚。

埃隆·馬斯克是怎麼回應的呢?他說:

如果世界糧食計劃署能準確說明60億美元將如何解決世界飢餓問題,我將立即出售特斯拉股票並這樣做。但是世界糧食計劃署必須公開賬目,讓公眾可以準確地看到錢是怎麼花的。

言下之意很清楚:世界糧食計劃署是一個腐敗的官僚組織,它的賬務含混不清,經不起公眾檢驗,從來不敢公開。所以老子寧願把錢放火星上燒了,也不給你們這些腐敗分子。

馬斯克也是一個騙補貼的裙帶企業家,此文按住不表。但是這句話,真可謂點到了穴位上。

這個1961年成立的機構,是一個不生產任何財富,只懂得向世界各國納稅人索取的官僚組織。它自身每年花掉數百萬美元,豢養了數千名工作人員,從世界各國籌集的款項和物資,必然地、首先地用於供養這些食稅階層,支付他們的巨額薪酬,以及周遊世界的費用。

它並沒有解決世界飢餓問題。去年實際籌集到84億美元,但全球仍然有幾億人生活在極度貧困中。它可以自己定義什麼叫貧窮和飢餓,然後向全世界發布這樣的數據;沒有人去費心研究和考核他們的成績,因為他們的成績自己說了算。由此,飢餓人數一直是那麼多,他們籌款的胃口越來越大,需要的人員越來越多,自身的預算也越大越大。

這一切的目的,都是為了證明自己存在的必要性。

它符合官僚組織的所有特徵:數據自己來發布,績效自己說了算,工資只增不減,人員只多不少,事情變糟了並不是什麼壞事,那正是爭取更多預算的良機。

通過它的援助,能不能消除貧困和飢餓呢?

不能。對外援助必然是低效的,浪費的,腐敗的。

說低效,是因為這是一個中央計劃機構,它天然的特徵就是行動遲緩,繁文縟節。它絕不會像私營企業那樣,第一時間捕捉服務對象的需求,並在第一時間響應。

說浪費,是因為它根本不可能知道人們真正需要的是什麼。因為每個處在困境中的人,需求和偏好都不同,外人無從得知,而這種官僚組織卻用自己的判斷代替他人的判斷,所以必然造成巨大浪費。

索馬裡的老百姓在戰亂中流離失所,他們大多數人最需要的是飲用水和直接食用的食品,但是糧食計劃署給他們空投的,是來自美國西部農場的大豆。你讓他們怎麼吃?

為什麼他們會給難民們空投大豆?

因為他們是腐敗組織。

對外援助,是政府間援助。其操作糢式如下:世界糧食計劃署向各國「化緣」,政客們要照顧自己的裙帶關係戶,因此要麼用稅金購買裙帶企業的產品作為捐贈品,要麼拿出稅金直接捐贈後,會要求該組織購買指定的產品。因此,這首先養肥了那些捐助國的裙帶利益集團。

現在你知道,為什麼索馬裡人需要的是食物,他們空投的是大豆了。因為美國中西部農場主,是非常強大的利益集團,從羅斯福開始,就是美國數一數二的特權組織。你也明白了,「馬歇爾計劃」中,德國人民需要的是牛奶,但是他們送去的是花生。

到了受援國,這些款項和物資並不會直接交到災民手中,而是先交給該國政府,由其進行分配。於是,這些失敗國家的政客雁過拔毛,在流通環節再照顧自己的裙帶關係戶。

這個過程意味著什麼呢?將援助國中產階層和勞工階層——相對貧窮的人——的財富,轉移到了該國和受援國的官僚集團和裙帶利益集團——富裕階層的手中。它延續了那些失敗國家的統治階層的苟延殘喘,讓他們得以續命,而不用再尋求積極的改革。

因此,它加重的援助國人民的負擔,加深和延續了受援國人民的苦難。

最近的例子就是阿富汗。 2002-2017年,15年間,包括糧農組織在內的國際組織向阿富汗的援助總額高達1040億美元,但阿富汗人民的生活並沒有得到改善,據測算,他們最多只得到了援助款的1/8。絕大多數錢,被阿富汗腐敗政權用來養軍隊、買軍火、養肥關係戶、貪污和揮霍。

卡爾紮伊和他的哥哥馬哈茂德,是阿富汗歷史上最大的腐敗分子,他們把阿富汗央行變成了自己的私人銀行;被塔利班推翻的總統加尼,逃亡時美金裝滿了四輛汽車。

糧食計劃署對印度和非洲的所謂援助,每1車糧食,最後都只剩下了半車,他們說:剩下的那些,被「老鼠」吃了。

今年2月,我國常駐聯合國副代表耿爽大使在聯合國安理會上嚴厲批評海地:

近30年來,聯合國為幫助海地擺脫危機已投入巨大資源,僅各種支助組織的投入費用就已超過80億美元,但沒有取得應有的成效。 (海地)政治派別爭鬥不休,政治人物毫不作為,濫權腐敗屢禁不止,國家治理幾近失敗,人民似乎看不到自己的未來。

而這些國際組織的官員,他們就清白嗎?

就拿這位逼捐的總幹事戴維·比斯利來說,他1979-1992年任南卡羅來納州眾議院議員,1995-1999年期間擔任南卡羅來納州州長。卸任後分別任一家律師事務所合夥人,美林證券和通用汽車公司高級顧問。

想想吧,美國的律師事務所、美林證券、通用汽車,薪酬是個什麼級別。

這叫什麼呢?

「旋轉門」政客。

選舉時接受大型企業的資助,在任時為這些關係戶奔走爭取補貼和壟斷特權,進行利益輸送,卸任後通過「旋轉門」,搖身一變成為某家大型企業的顧問或者高管,年薪百萬美元起。

或者為了逃避公眾的眼光,跑到一個某企業資助的所謂「智庫」工作。什麼狗屁智庫啊,就是把這些人養起來讓他們繼續為自己遊說,遊說的目的就是繼續為他們輸送利益禍害老百姓。

檢驗他們的方式一條就夠了,有種把你的智庫推向市場,讓消費者選擇,三天之內就能倒閉了。消費者的錢是實實在在辛辛苦苦賺來的,才沒工夫養這些蛀蟲和白眼狼。

所以,如果你僅僅把腐敗理解為一手收錢一手辦事,那就太過狹隘。腐敗就是利益輸送。 「旋轉門」,才是最大的腐敗。也不要迷信什麼權力製衡機制,三個權力,都是美國政府,不是嗎?大家都這樣,屁股都不幹淨,誰制衡誰啊?

沒有市場,所有監督制約機制都是做給別人看的。沒有用的,更隱祕了而已。

所以,這些國際組織最好的出路就是被撤銷和解散,世界上受窮的人就會少很多。

碩鼠碩鼠,無食我黍!

我們中國人說: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一個人要遠離飢餓、擺脫貧窮,不是依靠他人的援助,而是依靠自己的勤勞奮鬥。

一個由人組成的國家也一樣,它的富足和繁榮源自於自由。要創造一個適合於所有人創業和資本積累的市場環境,才能不斷改善人們的處境。那些戰火紛紛、族群衝突、閉關鎖國的國家,不能指望他國的援助和乾預而擺脫貧窮,他們唯一能夠改變的就是自己的觀念,創造一個自由的市場,走向和平發展的繁榮之路。

落後國家必須依靠不斷的資本積累,才能將現代化的科技、技術和設備投入生產過程,由此帶來更大的產出,使人們福利不斷改進。

在這個過程中,發揮關鍵作用的就是企業家。沒有企業家的投資就沒有企業,當然也就沒有工人的就業。越來越多的投資競爭勞動者,勞動者的待遇和生活才會不斷得到改善。

因此,企業才是最大的慈善組織。而且,它是絕無浪費、沒有腐敗、精準幫助、高效務實的慈善組織。原因無它,它有利潤機制的約束,它要接受消費者的檢驗。

把錢留在馬斯克這樣的人手中,要比交給所謂的國際組織好百倍不止。他們的財富很多,可能比普通人吃的、穿的、住的好,但那在他的財富中只是九牛一毛。他的絕大多數財富都會用來再投資,那意味著更多的勞動者得到僱傭,工資率的進一步提高,會帶動人們走向共同富裕。

假若像戴維·比斯利那樣,逼著億萬富翁捐款,一方面錢到了他們手裡會浪費和腐敗,更重要的是,投資減少,利潤縮水甚至虧損,企業將難以為繼,工人失業、資源浪費,對那些貧困階層並沒有任何好處,反而會製造更多的貧窮。須知任何減少投資的舉措,都是在將社會拉回到貧窮的自給自足狀態。

那些看著馬斯克登上世界首富,資產達到3351億美元的人,以為這些錢就是他的。他們缺乏基本的常識。

馬斯克只是持有2.44億股特斯拉的股票,這是市值,並不是他手裡真的有這麼多錢。市值是一種市場預期,是消費者對這家公司的未來判斷。假若又是逼捐,又像拜登那個蠢貨一樣鼓譟著徵收巨額「富豪稅」,企業就會走向萎縮甚至滅亡,當消費者對未來的預期降低,其財富將在一瞬間煙消雲散。

想讓那些掙紮在飢餓邊緣的貧苦人們逃離困境嗎?那就解散糧食計劃署這樣的官僚組織,營造一個良好的市場環境,讓更多的企業家湧現。

來源  漫天雪798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