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如何看曾慶紅侄女的「至暗時刻」?

曾慶紅

10月4日晚9點57分,花樣年集團創始人兼地產集團CEO曾寶寶發布微博,分享了一張圖片,上面赫然寫著兩個英文字「DARKEST HOUR」,翻譯成中文,就是「至暗時刻」。

曾寶寶有一個有名的父親叫曾慶淮,曾經是香港和內地政、商、文圈子內的風雲人物。曾寶寶有一個更有名的大伯叫曾慶紅,曾任中央辦公廳主任、中央組織部部長、中央書記書記、中央黨校校長、中央港澳領導小組組長、中共政治局常委、國家副主席。

當年,一大批政、商、文圈子內的大腕級人物圍在曾慶淮身邊;更大一批從中央到地方從國內到國外的高官巨商圍在曾慶紅身邊。

正因為有一個厲害的爹,有一個更厲害的大伯,2009年花樣年在香港上市時,風光無限。據港媒報導,2009年11月,花樣年公司的投資者推介會,成為一場香港名流的聚會,除曾慶淮為女兒助陣外,到場的還有鄭裕彤、劉鑾雄、張松橋、蔡志明等多位香港富商巨頭。鄭裕彤、張松橋等都認購了花樣年的股份。

曾寶寶作為公司創辦人兼執行董事和大股東,擁有65%的股票,市值約70億港元。

花樣年官方通告中,對曾寶寶特質的評價是:「快准狠、買賣人、毒舌」。外界稱之為「專業玩家」。曾寶寶的微博名叫「寶Fantasia」。Fantasia有「狂想曲、幻想曲」之意。

2020年1月17日,曾寶寶任花樣年地產集團CEO,同時任花樣年中國集團戰略規劃委員會主席。她自信滿滿,計劃在深圳、北京、上海、武漢、成都五大區域,全面擴展其事業版圖,業績目標是銷售破千億。

然而,僅僅過了一年多,財旺業盛、無懼無畏的曾寶寶,卻迎來「至暗時刻」。

第一,2億多美元到期債務不能償還。

10月4日晚,花樣年在香港聯交所發布公告,該公司4日到期的約2.06億美元票據未能如期支付。這說明什麼?說明曾寶寶從中國大陸銀行借不到錢了。

第二,國際評級機構下調花樣年的評級。

10月4日,國際評級機構惠譽,將花樣年評級下調四個評級,將長期外幣發行人違約評級由B下調至CCC-;高級無擔保評級和未償付美元優先票據評級,從B下調至CCC-;評級展望下調為「負面」。

9月,國際三大評級機構標普、惠譽、穆迪已經對花樣年下調評級,從「穩定」降為「負面」。9月27日,穆迪將花樣年評級從B2下調至B3。9月16日,惠譽將花樣年控股的長期外幣發行人違約評級從B+下調至B,展望為「負面」。9月14日,標普將花樣年展望下調為「負面」。

這些意味著花樣年再融資風險增加,大量到期債務償還困難。同時也無異於告誡投資者:給花樣年投錢可能「血本無歸」。

第三,資產負債率超中共劃的「紅線」。

花樣年2021年半年報顯示,公司總負債830.07億人民幣,一年內到期的短期負債達195.45億人民幣,剔除預收款後的資產負債率為72.7%。

公開資料顯示,花樣年控股目前共存續12隻美元債,債務餘額為39.8億美元(257.33億人民幣),其中,5隻一年內到期,共計15.59億美元(100.8億人民幣);3隻2021年到期,共計7.62億美元(49.27億人民幣)。這些美元債的利率普遍較高,7隻利率高於10%,最高達到15%;低於8%的僅有3隻。上述債務都存在到期難以償還的風險。

去年8月中共為地產商融資劃了「三道紅線」,第一道紅線是「剔除預收款後的資產負債率大於70%」。花樣年已越過這道紅線。

如果花樣年經營狀況繼續惡化,其在資本市場上融資難上加難。

第四,花樣年債券被定為「0貸款價值」。

彭博社9月初報導,花旗銀行和瑞信銀行已停止接受花樣年控股的債券作為抵押品。兩家銀行將花樣年的債券定為「0貸款價值」。這意味著兩家銀行的私人財富客戶,不能再用花樣年的債券做擔保,來獲得抵押貸款。

花旗銀行是美國最著名的國際金融服務機構之一;瑞信銀行是全球第五大財團,瑞士第二大銀行,也是國際知名金融服務機構之一。

兩家著名銀行如此對待花樣年表明:花樣年前景不妙。

第五,花樣年旗下「物業第一股」被拋售。

9月28日晚,碧桂園服務控股發布公告稱,碧桂園物業香港控股與彩生活服務集團簽訂股權轉讓協議,以不高於33億元的總代價,收購彩生活旗下鄰裡樂控股集團100%的股權。交易完成後,碧桂園將持有彩生活幾乎所有核心資產。

花樣年控股彩生活。2014年,彩生活登陸港交所後,立志發展成「全世界最大的綜合社區服務平台」。過去7年,彩生活對200多個物業公司進行過收併購,成為物業行業內收購最多的公司,故有「物業第一股」之稱。

如果碧桂園和彩生活的交易順利進行,彩生活這家曾經的「物業第一股」時代,算是終結了。

別的都不論,僅就以上五條看,曾寶寶說她面臨「至暗時刻」,確有其道理。

問題是,曾經「風光無限」的曾寶寶,2021年為何走到「至暗時刻」?

眾所周知,中共經濟實際是權貴經濟。中共有權有勢的人,其家屬子女占據了「中共國」最有錢的行業和職業。中共的銀行就是為權貴子女開設的。中共的金融機構就是為權貴子女服務的。

曾寶寶當年之所以能夠「悶聲發大財」,不是她有什麼出眾的才華或超人的秉賦,而是她有一個可以直通中南海的爸,一個「一人之下、億萬人之上」的大伯。

曾慶紅曾是中共獨裁者江澤民最重要的「軍師」,中共江派第二號人物,權傾朝野,影響遍及海內外,是中共黨政高官、金融巨頭、富商大款爭相討好的對象。

正因為中共最高層有曾慶紅罩著,曾寶寶才成了「香餑餑」,要風得風,要雨得雨,賺得盆滿缽滿。

今天,曾寶寶之所以面臨「至暗時刻」,關鍵原因在於:曾慶紅大勢已去。

如今,中共最高層權力鬥爭,集中體現在習派與江派之間的鬥爭。由於江澤民已經95歲,可能臥床不起,是個「活死人」,習派與江派的鬥爭,實際上是習、曾斗。

習想謀求在明年中共二十大上「三連任」,曾想在二十大前把習趕下台。為此,習、曾一直在進行激烈的鬥爭。

1月29日,習以最快速度殺了原華融集團董事長賴小民。賴是以曾慶紅為首的「江西幫」重要成員之一。

習搞的政法大清洗,旨在從曾慶紅親信手中將政法大權奪到手。前任和現任中共政治局委員、中央政法委書記孟建柱、郭聲琨,都是曾慶紅的親信。

習整肅阿里巴巴、滴滴出行、明天集團、華信集團、海航集團、恆大集團等,一個重要原因是,這些大公司與曾慶紅等家族關係密切。比如,明天集團實際控制人肖建華,被認為是曾慶紅家族在金融市場圈錢的「白手套」。肖建華僅從包商銀行這一家銀行圈走的錢,就高達1560億元人民幣。

習整肅演藝明星趙薇,是因為趙薇的後台老闆就是曾慶紅的弟弟曾慶淮。

習打掉政法「六虎」——孫力軍、鄧恢林、龔道安、王立科、劉新雲、傅政華,加上被認為涉嫌刺殺習近平的江蘇省公安廳刑偵局局長羅文進,皆因為他們都是江、曾派系的「政治打手」。

習當局重申沒有「鐵帽子王」,更是在警告曾慶紅。早在中共十九大前,江、曾就被認為是中共內的「鐵帽子王」。

習、曾一路斗下來,曾已明顯處於劣勢,這正是曾寶寶面臨「至暗時刻」的真正原因。

結語

曾寶寶靠著曾慶紅的權勢「悶聲發大財」,也因為曾慶紅大勢已去而倒楣。但是,筆者認為,現在可能還不是曾寶寶的「至暗時刻」。隨著「習曾斗」進一步白熱化,曾寶寶可能面臨真正的「至暗時刻」。

大紀元首發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