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底暗網:比特幣瘋漲背後「邪惡推手」

暗網

文:萬小刀

年末,比特幣暴漲,為毛呢?專家解釋是受疫情等影響,但我懷疑,電影《拆彈專家 2》中涉及的暗網 ,才是背後重要推手!

  

  暗網是什麼呢?英文叫Dark Web,簡單點說,就是互聯網的 地下世界 ,一般渠道無法登陸,用戶在裡面的活動無法被追蹤,因此是犯罪分子的天堂。

  

  很多犯罪分子,在暗網交易毒品、槍支等違禁品,還有殺人直播、色情直播、買凶殺人、販賣人口、兒童色情,甚至恐怖組織也通過暗網招募成員

  也就是說,暗網讓一些犯罪活動互聯網 +,變得更加便捷和難以預防、偵破了。

  那麼,暗網和比特幣瘋漲有毛關系?關系真特麼大!

  一、

  1995 年,美國海軍為了避免被敵軍跟蹤信號,啟動了 洋蔥路由 (The Onion Router):在這個系統中連接互聯網的人都處於匿名狀態,不會泄露身份。

  2003 年 10 月,美國海軍研究實驗室財政緊張,沒有閒錢繼續研究 洋蔥路由 ,就將代碼免費公布在網絡上,之後,致力於保護受迫害的美國公民的EFF 接手,提供資金支持,繼續研究。

  不久後,很多被迫害的政治犯、被通緝的逃犯,不願透露姓名的爆料者,便都在 洋蔥路由 發展而來的暗網上暢所欲言,且不用擔心被有關部門追蹤逮捕。

  但最開始,毒品、槍支等還沒在暗網上交易,因為交易涉及金錢,而金錢涉及銀行賬戶,如果在裡面販賣毒品槍支,警方可以通過銀行賬戶追蹤到犯罪分子。

  

  直到有一天,一個日本人(准確地說是日裔美國人)的出現,徹底改變了暗網。

  2008 年 11 月 1 日,59 歲的中本聰,提出了比特幣(Bitcoin)的概念,兩個月後,比特幣正式誕生。

  和我們一般使用的法定貨幣相比,比特幣沒有一個集中的發行方,誰都有可能參與制造比特幣,而且可以全世界流通。

  最重要的是,用比特幣交易,無法被追蹤!這種虛擬貨幣,幾乎就是為暗網量身訂制的!

  此前,暗網可以逃避監控和追蹤,用戶只是在上面 亂搞 ,如今有了比特幣,他們終於可以在上面 亂交易 了!

  從此,犯罪分子的春天來了:

  購買違禁品的買家,用美元或人民幣兌換比特幣在暗網進行交易,賣家收到比特幣後,再在比特幣交易平台上兌換成美元或人民幣

  也就是說,有了比特幣,那些毒品、槍支等違禁品的交易,終於可以互聯網 + 了!

  有了比特幣的推波助瀾,2 年後,一個叫做 絲綢之路 ( Silk Road ) 的黑市網站,便在暗網上橫空出世,開始禍害人間。

  

  絲綢之路 販賣各種毒品、槍支等違禁品,建立不到 2 個月,商品 SKU 就已經拓展到哥倫比亞可卡因、阿富汗 4 號海洛因、草莓迷幻藥、Caramello 、Mercury 的可卡因片、XTC、搖頭丸(MDMA)和黑焦油海洛因等多個品類。

  而且,這個網站管理非常嚴格,堅決禁止假貨,只要發現有人賣假毒品,一經查實,馬上封號。

  買家還可以打好評或差評,簡直就是暗網上的淘寶,而比特幣,則起了支付寶的作用。

  於是有人評價 絲綢之路 :就像 Uber 、滴滴改造了出租車行業一樣, 絲綢之路 讓毒品交易變得安全、有趣和友善。

  

  當然,在這些暗網上交易,也並非無懈可擊,因為可以從發貨方釣魚追蹤。

  但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發貨方也完全可以在暗網上聘請 快遞員 來送貨, 快遞員 的酬勞在暗網用比特幣結算,也無法追蹤。

  比如,商家(犯罪團伙)派一名自己人和 快遞員 在指定的位置接頭,然後把貨給 快遞員 ,再由 快遞員 送給買家。就算警方釣魚,最多抓住 快遞員 ,卻無法抓捕商家。

  腦補一下 快遞員 送貨的場景,特麼就像特工在搞地下活動

  正因如此,美國緝毒局、FBI、國家安全局、稅務局、特勤局和美國郵政局都盯上了 絲綢之路 ,爭著搶著破解它,但是都沒成功。

  美國國家安全局(NSA)和美國聯邦調查局(FBI),更感覺事態嚴重,於是在 2012 年 1 月,聯合多個執法部門,共同發起了一個針對 絲綢之路 的深度調查行動,代號:馬可波羅(Operation Marco Polo)。

  他們還請了有豐富緝毒經驗的金牌特工卡爾(Carl Force),來調查 絲綢之路 案。一切有條不紊,看似勝券在握,然而結果卻令人大跌眼鏡。

  三、

  為了打入 絲綢之路 ,卡爾留起了長發,打了耳洞,帶了浮誇的耳環,並在背上刺了一個部落的刺青,偽裝成一個多米尼加共和國的毒品走私販。

  在 絲綢之路 上,卡爾取名為 Nob,並在美國對毒梟的通緝檔案中,創造了一個屬於自己的可信故事。

  用偽裝的身份登陸 絲綢之路 後,卡爾了解到管理員 ID 叫 DPR,自稱是 恐怖海盜羅伯茨 的簡稱,對藏在 ID 背後的真人,則一無所知。

  他向 恐怖海盜羅伯茨 寫了一封信:

  希望用上千萬美元來購買 絲綢之路 ,同時還提了一個建議 絲綢之路上的商品需要一次大規模的整合,以脫離現在零碎式的發展狀態 。

  恐怖海盜羅伯茨 很快回復:

  我認為絲路的價格應該是十億美金,而不止幾千萬。不過,你後面的建議很有參考價值。

  事實上,卡爾的建議與 恐怖海盜羅伯茨 的需求歪打正著。因為當時的 絲綢之路 用戶暴漲,對升級的需求十分緊迫。

  雙方的觀點不謀而合,二人的交流也越來越多,他們聊時事政治,聊娛樂八卦 儼然無話不談的好朋友。

  

  2013 年 1 月,特工卡爾通過努力,抓捕了一名叫 Green 的 絲綢之路 線下客服人員。這名客服人員從始至終都不知道 恐怖海盜羅伯茨 的真面目。而他被 FBI 抓獲之時,第一反應竟然是: 請你們一定保證我的安全,不然我一定會被他暗殺的。

  果不其然, 恐怖海盜羅伯茨 對客服 Green 起了殺心,決定在暗網買凶殺人。這個時候,他想起了偽裝成毒販的特工卡爾。

  此時,客服 Green 已和 FBI 達成了協議,准備引誘 恐怖海盜羅伯茨 現身。

  特工卡爾偽造出了 Green 死亡的照片,但 恐怖海盜羅伯茨 還是不願意跟他見面。

  就在這時,FBI 在網上發現有黑客正在泄露 絲綢之路 的 IP 地址。

  恐怖海盜羅伯茨 非常自負,他也聽說過 IP 地址泄露一事,但對此不屑一顧。

  FBI 的網絡分隊也不是吃幹飯的,他們通過泄露的 IP 漏洞,查詢 恐怖海盜羅伯茨 ,終於在最後確定了他的真實 IP 地址,一張大網悄無聲息地張開了。

  四、

  2013 年 10 月,奧斯丁市一家圖書館裡,很多人在看書,也有一些年輕人在蹭網,突然一對情侶莫名其妙地開始爭吵,一個 30 多歲的年輕人好奇地抬頭看了一眼。

  這一眼,令 恐怖海盜羅伯茨 原形畢露,也決定了 絲綢之路 的覆滅。

  一位特工迅速奪過他的電腦,另外一組特工上前將他逮捕,他的電腦裡,正保存著 絲綢之路 的管理員帳號 恐怖海盜羅伯茨 的登錄頁面。

  假如他把電腦關機,一切行動將功虧於簣,因為 FBl 將沒有逮捕他的證據。

  原來 恐怖海盜羅伯茨 ,就是這位 30 多歲的年輕人!

  

  他叫烏布利希(Ross Ulbricht),德州大學研究生畢業,包括他的父母在內,誰也沒想到,這個陽光愛笑的年輕人,竟然會是暗網上買凶殺人的毒販子。

  也是在此時,FBI 才發現,特工卡爾也被拉下水了,他不僅訛騙了烏布利希 35 萬比特幣,還參與洗錢活動

  問題是,一個王牌特工,為什麼也鋌而走險?

  五、

  原來,當特工卡爾發現對烏布利希無可奈何時,他也認為 絲綢之路 無懈可擊,美國政府拿暗網 絲綢之路 沒有辦法,在其中的一切犯罪都可以逃脫法律的制裁,有了這種認識,他就藐視法律,陷進深淵。

  其實,卡爾訛騙的 35 萬比特幣,對烏布利希來說,不過是牙縫裡的肉絲。據美國警方調查,烏布利希通過暗網 絲綢之路 ,在短短幾年裡,就實現了 12 億美元的資本積累。

  最終,烏布利希被判處終身監禁。臥底特工卡爾,則被判處 6 年半的有期徒刑。

  烏布利希的辯護律師不服上訴,在法庭上狡辯:

  烏布利希一開始只是出於經濟實驗的目的才創辦了 絲綢之路 。不過沒幾個月,他就遭到了不法分子的壓力,他們逼迫他交出網站的運營權。

  就在這些不法分子覺察到 FBI 很快就要來打壓他們的時候,他們又引誘烏布利希拿回 絲綢之路 的運營權。換言之,烏布利希就是這幫不法分子眼中的 替罪羔羊 ,畢竟網站是出自他手。

  所以,烏布利希只承認自己是 絲綢之路 站長,並不承認自己販毒,希望以此來減輕刑罰。

  但是,法官維持原判,也就是對烏布利希終身監禁。

  必須得找一個人出來背鍋,不然又要大費周折地去尋找幕後的黑手,而且也不一定找得到,如果腦洞一下,法官都有可能被暗網幕後的黑手威脅操控。

  畢竟,暗網裡的大佬,都不是吃素的。

  絲綢之路 被摧毀後,隨著新聞的廣泛報道炒作,反而是對暗網的一種宣傳,一時間,暗網用戶大增,非法交易量也激增。

  很多人為了快速發財鋌而走險,無所不用其極。

  據當時倫敦大學的一項研究發現, 洋蔥路由 上 5205 個可訪問網站中,有一半以上屬於非法網站。

  其中最出名的有四個:阿爾法灣(AlphaBay )、俄羅斯匿名市場(RAMP)、理想市場(Dream Market)、漢薩市場(Hansa)。

  

  當然,絲綢之路 2.0 和 3.0 也相繼上線,但都曇花一現。

  四大暗網平台最出名的是 阿爾法灣 ,其用戶量是第二名的 5 倍之多,幾乎是一個鶴立雞群的存在。

  阿爾法灣 是一位名叫卡茲的年輕人,在 2014 年下半年創辦的。那時他在網絡介紹中寫道:

  目標是成為最大的億貝(美國知名電子商務網站)式地下市場。

  阿爾法灣 日常運營人員有 8 到 10 人,把非法交易分為多個類別,包括欺詐、毒品與化學品、偽造物品與武器、軟件與惡意軟件等,客戶可通過網站內部搜索工具尋找需要購買的物品。

  對每筆交易,卡茲收取 2%至 4%的傭金。網站還特別明確指出,所有這一切都是非法行為, 如果你被抓住,我們概不負責,所以保護自己是你的責任 。

  那時的卡茲沒想到,3 年的好日子之後,自己就會成為阿爾法灣活生生的殉葬品。

  六、

  隨著暗網的發展,跟暗網相關的犯罪,全球遍地開花。

  2015 年 1 月,臭名昭著的恐怖組織 ISIS 在其暗網官網發布了一段影片,影片內容是 3 名操法文的恐怖分子,呼吁在法國的同胞發動恐怖襲擊。

  同年 11 月,發生在法國巴黎的恐怖襲擊案,引起全球震動,而隨後調查人員發現,過去幾年 ISIS 恐怖分子一直通過暗網進行溝通交流、策劃恐怖襲擊。

  

  2016 年 3 月,北京公安局接到公安部通報:美國國土安全部海關移民執法局在巡查中發現,有人在多個境外隱藏網絡空間上發布大量兒童色情圖片和視頻

  

  最終,民警找到了這名嫌疑人孫某。在孫某家中,警方發現了多達 3T 的淫穢視頻,其中兒童淫穢視頻就達 400G。在暗網上,孫某已經上傳了 100 多部兒童淫穢視頻,點擊率高達 2 萬余次,回復 7000 余次。

  

  在孫某的手機和電腦裡,民警發現了 30 多個 QQ 群。其中,有一些群主和活躍分子,都是像孫某這樣有特殊癖好的人員,他們會要求另外一些群成員去拍攝性侵兒童的視頻,並在不同的群中交換甚至交易

  警方火速行動,一舉抓獲了涉嫌性侵兒童、制作視頻的數百名嫌疑人,涉及除甘肅、內蒙古之外的所有其余省份

  所以,前幾年大家看到很多性侵兒童的案例,不排除與此案有關。

  而美國,更是暗網重災區。

  2016 年底,美國中西部猶他州帕克城,兩名 13 歲男孩因濫用朋友買的 U-47700 新型毒品,在 48 小時內先後死亡

  2017 年 2 月 16 日,美國西北部俄勒岡州波特蘭市,一名 18 歲女孩吸食過量 新毒品 U-47700 後死亡

  2017 年 2 月 27 日,美國東南部佛羅裡達州橙縣,一名 24 歲女子吸食過量止痛劑芬太尼後死亡

  據美國警方調查顯示,所有這些非法藥物的來源,都指向一個暗網黑市交易平台 阿爾法灣 。

  2017 年 4 月,中國赴美訪問學者章瑩穎失蹤,據美國 FBI 調查發現,嫌疑人克裡斯滕森曾經利用手機訪問過一個名為 FetLife 的涉及捆綁、施虐受虐的網站,進過虐殺直播的 紅房子 (Red room)。

  

  他還曾登錄一個名叫 綁架 101 的論壇,並瀏覽過題為 完美綁架暢想 以及 計劃實施一次綁架 的帖子

  

  調查人員據此推斷,克裡斯滕森很可能將章瑩穎綁架之後,通過暗網進行人口販賣交易。

  同年,在澳洲,有一位女孩失蹤,結果被人掛在暗網當性奴交易,還有 3 人出價。綁架者聲稱,只要你出價,他就有辦法送 貨 上門。

  近些年來,屢有留學生在美國、加拿大失蹤,不知道與暗網有沒有關系

  而在 2018 年 8 月,華住集團旗下連鎖酒店用戶信息被曝疑似泄露,有賣家以 8 個比特幣或 520 個門羅幣的標價在 暗網 打包售賣 1.3 億名入住用戶數據包,泄露數據總數達到 5 億條

  然而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華住風波 尚在發酵,作為快遞行業的巨頭,順豐也曾被爆超過 3 億條數據在暗網流出,售價 2 個比特幣

  以上這些被媒體曝光的案例只是冰山一角,還有一些更恐怖的例子,比如買凶殺人、直播殺人等等,為免引起大家不適,就不舉例了。

  

  因為暗網犯罪分子越來越囂張,多名美國兒童受害,造成很大的負面影響,於是美國終於把槍口對准了 阿爾法灣 。

  七、

  絲綢之路 覆滅後, 阿爾法灣 是暗網中第一大交易平台,其中賣家達到 4 萬人,客戶超過 20 萬人。其非法藥品和有毒化學品的交易條目超過 25 萬條,失竊身份證件和信用卡數據、惡意軟件等的交易條目超過 10 萬條

  從 2016 年 5 月開始,調查人員假扮顧客,從 阿爾法灣 上購買了大麻、海洛因、芬太尼、冰毒、假身份證和 ATM 機盜刷器等非法物品。

  但包裹郵戳表明,其賣家遍布美國各地!

  

  正是在這個過程中,調查人員意外發現了 阿爾法灣 的創辦者兼管理員,曾先後用過的兩個網名 Alpha02 和 Admin(管理員)。

  其管理員曾使用一個微軟 hotmail 郵箱發送致新用戶的歡迎郵件,而這個郵箱屬於 1991 年 10 月 19 日出生的加拿大人亞歷山大 卡茲。

  進一步調查發現,社交職業網站 領英 上也有一個同名的人,自我介紹精通多種電腦軟件,是一名網頁設計人員。更重要的是,2008 年,有人使用 Alpha02 的網名在一個論壇上發帖,並在帖子結尾處附上名字及上述個人郵箱。

  調查人員推斷,這個卡茲就是 阿爾法灣 的創辦者。

  那時,卡茲和他的妻子正在泰國過著奢侈生活,開著蘭博基尼、保時捷等豪車,擁有多處豪宅,名下總資產達 2300 萬美元,卻沒有合法來源。

  2017 年 7 月,卡茲在曼谷被泰國警方逮捕,美國檢方以詐騙、毒品交易、洗錢和盜用身份等罪名對他提出指控。

  卡茲被捕時,正用筆記本電腦以管理員的網名接入 阿爾法灣 服務器,並在論壇上回答用戶提問,其身份由此被確認。

  

  但數日後,卡茲卻在泰國羈押待審期間死亡, 顯然 死於自殺。但卡茲父親對加拿大媒體稱,他的兒子 是一個很棒的年輕人,沒有犯罪歷史和記錄,從不抽煙、從不吸毒 ,很難相信他會自殺。

  難道卡茲也只是個替死鬼,背後還有更大的黑暗組織?而卡茲也只是被滅口?暗網水深,不是沒有這個可能。

  但美國警方也很狡猾,在破獲阿爾法灣的同時,還有一個將毒犯一網打盡的大網,正徐徐展開

  八、

  在破獲 阿爾法灣 之前,美國警方已聯合荷蘭警方,將全球第三大暗網交易平台 漢薩市場 秘密接管了。

  也就是說,漢薩所有非法交易,均在警方監控之下。

  

  為什麼沒有提前公布漢薩被警方破獲呢?

  一來,防止打草驚蛇,一旦公布漢薩市場被破獲的消息,阿爾法灣的創始人卡茲,可能會警覺,還有阿爾法灣近 4 萬的非法賣家和 20 萬客戶,可能會收手,那以後想抓他們就很難了。

  二來,阿爾法灣被打掉後,很多非法賣家和客戶,可能會湧向被警方接管的漢薩市場,這簡直就是自投羅網,警方便可甕中捉鱉,將這些非法交易者一網打盡。

  這真是一招妙棋,且收到的效果奇佳。

  阿爾法灣 被鏟除後, 漢薩 的用戶數量增加了 8 倍,成千上萬個非法賣家的用戶名和密碼已被確定,他們,將成為後續的打擊對象。

  2017 年 7 月 20 日,美國和荷蘭同時召開新聞發布會,美國宣告 阿爾法灣 被鏟除,荷蘭正式將 漢薩 服務器關閉。同時,警方查獲了超過 2500 個比特幣和 26000 多筆交易的細節。

  那時已有數百名非法賣家被逮捕,美國司法部還得意洋洋地承諾,願與全球警方共享這些非法賣家和買家的信息。

  一時間,那些暗網交易平台和一些非法買家和賣家,人人自危。這是對暗網非法交易平台的一次致命打擊。

  兩個月後,俄羅斯本土的暗網交易平台俄羅斯匿名市場(RAMP),也被警方查獲並關閉。

  至此,四大暗網交易平台在 2017 年拔掉了三個,排名第二的夢想市場(Dream Market),還屹立在暗網江湖,成為最大的暗網交易平台。

  這一年下半年,比特幣就開始持續上漲,到 12 月 17 日,比特幣達到歷史最高價 19850 美元。而在 2020 年年末,比特幣再創新高,每枚可以賣到 28000 美元

  四大暗網交易平台打掉了 3 個,漏網之魚 夢想市場 上位第一,新平台又冒了出來,比如排名第二的華爾街市場(Wall Street Market)和排名第三的 T chka。

  不過槍打出頭鳥,2018 年 8 月,夢想市場管理員 Vallerius,最終在去美國參加胡子大賽時被捕,後判入獄 20 年。

  

  這胡子確實牛逼,不過等他出獄時,恐怕這胡子都要白了吧

  夢想市場倒了之後,大量用戶轉移到華爾街市場,華爾街市場又被推到槍打出頭鳥的位置,管理員嚇尿了,直接攜帶超過 1420 萬美元的用戶資金潛逃。

  2019 年 5 月,德國聯邦刑事調查局和法蘭克福總檢察院發表聲明說,警方在 4 月份逮捕了 3 名德國籍犯罪嫌疑人,他們涉嫌參與運營名為 華爾街市場 的非法暗網交易平台,平台服務器已被警方控制。

  

  至此,又輪到 T chka 坐頭把交椅了。

  也許 T chka 的末日很快就會到來,但暗網是不會消失的,因為巨大的利益,總會讓貪婪的人鋌而走險。就像打地鼠一樣,打掉這個,很快又會有另一個冒頭。

  所以說,正義針對暗網的戰爭,也許才剛剛開始!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