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mm……為了對這種諷刺的現實做出反抗,一部分人想起了那臺買回家後,就長久處於吃灰狀態的器械——跑步機。或許對於不擅運動的人而言,跑步機上的每一分鐘,都像是一場煎熬的酷刑吧?

你還別說,其實跑步機最初問世的作用,就是一種刑具,一種能把人累死的刑具!

 

那麼這種極具「創意」的刑具,究竟是如何誕生的呢?

這就要從兩百多年前,日不落帝國一段被「傳為佳話」的發明故事說起。

在19世紀初的英國,由於社會犯罪率逐漸增加,監獄裡蹲號子的人可是越來越多了,但是當時的監獄管理理念還沒現在這麼先進,犯人被關進去了,也沒人進行教育和改造啥的。

於是,為了發洩過剩的能量,牢房裡的摳腳大漢們整日整夜地鬥毆、喝酒,個個打得你儂我儂,難解難分。

鑑於這種情況,頗有「紳士」風度的政府官僚們,開始思考用一種更加「文明」,更加「有益身心健康」的方式,來豐富一下這些犯人的獄中生活。

1818年,一位身為爵士的工程師威廉·邱比特(William Cubitt)站了出來,大呼道:「吾有一策!」於是,這位鬼才的工程師經過一番構思,設計出了一種人力驅動的勞改裝置—— treadmill,也就是如今跑步機的祖宗,很快就被引入到了監獄當中。

 

這種「始祖跑步機」的造型,很像中國古代用來灌溉農田用的腳踏水車。

它的運作方式是這樣的——受刑的犯人要踩在跑步機的圓形輪軸上,這裡有專門踏腳的地方,他們只要像倉鼠球裡的倉鼠一樣,不停地循環踩踏就行。

這樣一臺跑步機可以容納24名犯人同時踩踏,中間還「貼心」地架設了一面隔板,以防犯人們在運動過程中交頭接耳。

當時犯人們每天都得在跑步機上連續踩踏6個小時以上,運動量相當於爬上4000多米的高山,平均每人都得爬半個珠穆朗瑪峰。每天極大的運動量卻沒有足夠的食物支撐,導致許多囚犯被活活累死。

不過,最折磨人的不是身體上的勞累,令人絕望的枯燥與沉悶。

因為跑步機中間設了擋板,他們不能彼此交流,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可以結束,只能這樣一直踩下去,簡直是對精神的暴擊…

據1824 年紐約監獄看守 James Hardie 稱:「 極其單調和極其無聊,這才是跑步機的最可怕之處。」

在跑步機被引入之後,犯人們不僅身心得到了巨大的「陶冶」,再也沒有力氣打架挑事了,而且還「光榮」地肩負起了為監獄創收的重任,由於跑步機的輪軸連著輻條,而輻條又帶動了巨大的槳輪,因此監獄得以用犯人當做勞力來抽水、粉碎穀物或者驅動磨坊。

就這樣,到了1842年,英國的200所監獄裡就有109所都用上了跑步機。隔壁美國見狀也饞哭了,趕緊買了一批給自家的犯人安排上!

 

由於當年監獄裡麵條件很差,伙食剛好讓你餓不死,很多累餓交加、身體不好的犯人跑著跑著就兩眼一黑摔倒就被捲進機器裡,不是斷腳就是喪命。因此社會上對跑步機的抨擊越來越大,越來越多的人覺得那是一種不人道的酷刑。

於是,跑步機在監獄裡折磨了犯人幾十年後,終於,在1898年,獄方總算覺得與其讓犯人在跑步機上受刑,還不如提供教育課程或是讓他們到工廠田地裡工作,這樣還比較有生產力。

就在跑步機這個酷刑王者暫時歇菜期間,有位名叫古斯塔夫.詹德的整形外科醫生提出了一種全新的醫療(自虐)觀念。

這位標新立異的醫生覺得:循序漸進的抗阻練習,有助於促進身體健康。嘛叫抗阻練習呢?詹德用自己設計的一系列令人膽寒的「運動器械」做了個示範。

這種外形酷似刑具的器械,充滿了蒸汽朋克的機械感,外行人看來,還以為是精心設計的刑房,而非是醫生的辦公室或健身房。

 

在1876年的博覽會上,詹德的設計榮膺最佳機械設計獎,這些稀奇古怪的裝置從此衝出歐洲,走向美國。

於是詹德在美國政府的資助下建立了世界上第一座「健身房」,其中放置著他親手炮製出的27臺像刑具一樣的健身器械。

一開始,這些機器是用來矯正過勞工人體態的,但是每天在流水線上領著微薄工資的工人,哪有錢專門去這種奇葩的地方「健身」呢?所以健身房一直推廣不開。

當時正值工業化快速發展,大批辦公室裡坐班的職場白領誕生。詹德開始把目標人群轉向了這群缺乏運動,四肢不勤的白領們。

於是,這些白領們成為了健身房的常客,也就是在這個時候,「 運動」與「勞動」作為兩個概念才被人們真正區分開來。當大家養成了「 花錢自虐」的心理後,跑步機的地位也悄然發生了變化。

到了1913年,在監獄裡銷聲匿跡的跑步機也被人們翻出來當作健身工具。這時候的它裝上了傳送帶,身形迷你了許多,加上性感女郎的演示,作為刑具的大眾印象也開始淡去…

 

後來,到了20世紀70年代,一位名叫肯尼斯·庫珀的博士又提出了「有氧健身運動論」, 呼籲大家每天慢跑8分鐘,一週5次以上。

於是,追求健康身體和美好身材的人就開始對跑步機進行改造,後來,跑步機的模樣開始不再那麼「朋克」和怪異,用電力驅動的跑步機,也取代了用齒輪驅動的機械跑步機,跑步機也逐漸成為了健身房的標配。

雖然經過一百多年的演變,跑步機已經從當初凶狠的「懲戒者」演變成了人畜無害的健身房標配,然而,直到今天,它卻依然在「懲戒」著那些肥肉贅重的胖子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