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底欣佳酒店老闆楊金鏘:危樓何以成為隔離點?

欣佳酒店

文:金通   金通社

在酒店業遭受新冠疫情毀滅性打擊之時,泉州鯉城區有家酒店卻活得相當滋潤,80間客房裡有70多位房客,幾近滿員。

無他,只是因為這家酒店是當地的新冠肺炎集中隔離點。

顯然,這是一項來自當地政府的「大單」,無論房費來自政府還是被隔離人員,總之不會少了房費。

3月7日19點15分,酒店轟然倒塌,70多位房客被埋,酒店老闆楊金鏘才從這場「春夢」中徹底驚醒。

楊老闆的生意經

鯉城區是泉州市中心城區之一,因古城形似鯉魚得名,歷史上習慣所稱的「泉州」,實際就是鯉城區。泉州市福建經濟最發達的地區,沒有之一,GDP不僅超過省會福州,也超過經濟特區廈門。泉州自古以來經商風氣甚濃,知名企業、知名品牌和知名企業家遍地都是。

欣佳酒店的楊老闆就是其中一位,其全名為楊金鏘,在多如牛毛的泉州企業家群體中,楊老闆寂寂無名,這次倒塌的欣佳酒店,甚至僅僅是在工商登記的一家個體戶,連註冊個公司的力氣也省了。要知道,在國家放管服改革之下,註冊個公司易如反掌。

工商註冊資料顯示,欣佳酒店註冊地址為福建省泉州市鯉城區常泰街道上村社區南環路1688號地上一層大廳、四至六層,這正是此次倒塌大樓的所在地。

儘管是個體,但這並不妨礙楊老闆接到政府的「大單」。

欣佳酒店是當地的新冠肺炎集中隔離點,主要用於集中隔離從湖北、溫州等重點疫區來的人員,這些隔離人員都不是疑似病例,只是從重點疫區過來,在這家酒店統一進行隔離觀察。

目前尚不清楚是政府還是被隔離人員支付房費。有些地方是政府支付房費,這裡面的操作空間更顯得「不足為外人道」,而在有些地方被隔離人員自己付費的模式下,房費可是出奇的高!

鳳凰網曾報道,在陝西靖邊這樣一個縣城裡,隔離14天收費高達6132元,不交費不讓離開。

不知楊老闆對於70多位房客收了多少房費,但可以肯定的是,在別的酒店紛紛關門之時,楊老闆的酒店一枝獨秀,賺的盆滿缽滿。

除了這家個體酒店,楊金鏘還有一家泉州市新星機電工貿有限公司,實繳資本為330萬元,其中楊金鏘擔任執行董事兼總經理。

能進入政府制定名單的酒店,大家猜想要麼是政府的酒店,要麼是名聲還可以的酒店。但超乎大家想像力的是,這家酒店可謂劣跡斑斑,多次受到政府處罰。

在2018年11月至2019年12月的一年多時間中,欣佳旅館曾3次被泉州市公安局鯉城分局處以行政處罰。被處罰原因均為未按規定辦理住宿登記。

工商局也沒少處罰。2019年7月,欣佳酒店曾因未按照《個體工商戶年度報告辦法》規定報送年度報告,被泉州市工商行政管理局鯉城分局列入經營異常名錄。

令人費解的是,就這樣一家酒店,為何還能接到令人眼饞的政府「大單」?

租戶都不敢住的房子竟成了隔離點

按說政府指定的隔離點,安全性肯定是沒問題的,但真相隨著大樓的倒塌浮出水面,令人震驚!

據新京報採訪知情人士稱,該建築 「2017年之前,每一層都是一個開闊的大廳。樓上要開欣佳酒店,2017年開始拉來水泥和磚,把寬敞的大廳砌牆,隔成了一個一個的小房間,2018年酒店開始營業。」

另據媒體記者接觸的知情人士稱,起初,這棟大樓2、3、4、5樓並沒有地板,是後來才增加的地板,據其推測,增加地板時必定會增加重量。在沒有承重牆的情況下,「怎麼受得了。塌掉不足為奇啊。」他說,老闆楊金鏘在招商時並沒有加樓板,是酒店準備入駐時才開始增添樓板。

就是這樣一棟樓房,連租戶都非常擔心,以致於有租戶提前撤離。據時代週報採訪一位已經搬離的租戶說,這棟樓沒有鋼筋混凝土的承重牆,整體為鋼結構。在他們搬走之前,這棟樓的玻璃就曾一直無故爆掉。

一直無故爆掉的玻璃,也是此次樓房徹底垮塌的先兆。

一名在欣佳酒店對面開便利店的店主告訴北青報記者,7日晚7點20分左右,他聽到對面的欣佳酒店傳來巨大的響聲,「我當時以為是爆炸了,出門去看,發現巨響出自欣佳酒店的鋼化玻璃,這些玻璃紛紛裂開,產生了巨響。然後就眼見著整棟樓倒塌下來了,露出裡面的鋼結構,這是不到幾秒鐘的事情。」

慘劇已經釀成。他們逃過了新冠病毒,但沒有逃過本來應該安全的隔離點。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