詳解噹噹網的「 公章門之變 」

李國慶

文: 熠傑 

鑑於網絡流言很多,我首先要澄清一點,李國慶是帶著7個人去噹噹搶公章的,這撥人不是什麼貌似打手的彪形大漢,而是1個董秘、1個董事、2個離職員工、1個律師、1個攝像、1個保安,加上自己一共8個人,堪稱「 豪華陣容 」。

李國慶跟俞渝的矛盾早就公開化,他去年2月被踢出噹噹,原因是經常在網上發表奇談怪論,比如公開支持東哥的明州案,說男人出軌對家庭沒有傷害,這是企業家的常事。

此言一出,立馬引發軒然大波,噹噹認為李國慶對企業形象造成了負面影響,他在公司裡成天開后宮,不干活還到處招黑,完全是副作用,股東們就在俞渝的帶領下把李國慶踢了出去。

2019年7月,怒不可遏的李國慶提起離婚訴訟,於2019年11月29日開庭,李國慶大肆宣揚,把家庭矛盾公開化,考慮到離婚的易衝動性和對社會造成的不安定,一審按照國際慣例判李國慶敗訴,二審本來不會等太久,但受疫情影響,法院休假了2個月,案子都堆積成山了,李國慶分割財產的大計只能往後推,到底多久開庭還是未知數。

李國慶口不擇言是由來已久的習慣,他在節目中的出鏡頻率比王石、馬雲還高,快要接近羅永浩了,他想到什麼說什麼,相比企業家,他更具備文人、學者和批評家的氣質,直率過了頭。

李國慶年輕的時候做過公務員,他是恢復高考後很早的那批考上北大的天之驕子,一畢業就去了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和中共中央書記處,起點非常之高。

但是李國慶在體制內吊兒郎當,不坐班不守規矩,一周只去2天辦公室,成天給領導提要求,還私自帶秘書,人家領導一看,臥槽,我混到正處級都沒帶秘書,你一剛畢業的大學生居然比我還像領導,得,你牛逼。

李國慶這種做派放到現在肯定混下去,但國家重視人才,上面沒有為難他,再加上鐵飯碗護體,他就更加為所欲為。領導已經夠忍讓了,反倒是他嫌棄國家提供的職位,覺得約束太多,便早早離開了這個起步就是正國級單位的平台,在我看來是非常無語的。

國務院那麼多部委,本科畢業隨便進個單位轉正就是一級科員,過兩年就升四級主任科員,也就是副科級了,這在24歲就可以做到,而在縣城裡混到這個級別起碼都30幾歲了,很多50歲的人至今還在副科級的位置待著,當然,社會風氣是厭惡官本位的,我們不多提,人各有志,李國慶的作風很適合體制外,所以他的選擇也沒錯,創辦噹噹並成功上市就是明證。

但直率歸直率,魯莽歸魯莽,李國慶的很多做法在我看來都不可思議,給人感覺被情緒沖昏了頭腦,比如去年年底著名的摔杯子事件,跟俞渝在朋友圈、微博隔空對罵相互揭短事件,浴池感染梅毒事件,今年在噹噹員工檢測出病毒之後的指桑罵槐事件,都透露出李國慶比較暴躁,而且有暴露癖,特別喜歡曝光家長里短,這並不利於他獲取競爭優勢。

這一次李國慶的舉動又暴露出了魯莽特質,為什麼呢?因為從結果上看,俞渝報警並掛失,宣佈公章、財務章全部作廢,李國慶的行動沒有起到任何作用,反而平白無故給公司增添了很多負擔,比如你重新刻章需要很長時間,人力財力被調用到了毫無意義的地方,在此期間還沒法兒簽合同,延誤了公司的訂單,既然要奪回公司的控制權,那就不應該做有損公司利益的事情。

噹噹在2月底陷入染疫風波,業務剛剛恢復正軌,他這麼一鬧,噹噹的合作方、供應商、潛在投資方又會把菊花繃緊,擔心這個政治風向不穩定的公司出問題,因為一旦換了帥位,必然面臨人事地震,李國慶會把俞渝的親信開了,把自己的親信招回來,而就算李國慶鬥爭失敗,以他的個性恐怕還會不斷上門鬧事,這對噹噹來講是個定時炸彈。

再透露個杰哥獨家重磅,4月24日,噹噹網北京靜安中心辦公室發生了一起火災,火燒得不大,所以這事兒被摁住了,沒曝光。

火是誰放的,如何造成的,天災還是人禍,暫時還沒查清。恰恰就在火災之後的第二天,李國慶率領7個人發動「 公章門事變 」,這把火是不是為了引開俞渝的注意力,是不是有人在裡應外合,不知道,不可說。

就目前來看,俞渝的親信把持著重要部門,俞渝自己更是親力親為,在內部玩一言堂,副總裁闞敏就是俞渝的鐵桿。反觀李國慶這邊,前任副總裁張巍是李國慶的鐵桿,張巍雖然被俞渝開掉,但依然是噹噹網的股東,可以行使股東權力,而合夥持股,佔噹噹網4.4%股權的天津騫程的唯一受益人正是張巍。

李國慶的奪權大計是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為什麼4月26日才發動呢?因為噹噹要裁員。

受疫情影響,噹噹業績有所下滑,為了保持競爭力,俞渝以優化之名行宮鬥之實,宣布裁員100多人,裁的幾乎都是李國慶的嫡系,這跟東哥以「 不努力的員工不是我兄弟 」之名做的事情完全一樣,是一石二鳥之計。

這些員工得到過李國慶的總裁認同獎,入職時間長,業務能力如何我不了解,但站隊肯定是站李國慶的,他們在4月初找到了李國慶,談到了即將被裁的事,希望李總救命,所以李國慶瞬間得到了一大批人支持。

一方要奪權,一方要保命,還有被辭退的前任副總裁躍躍欲試,利益同盟就此形成,公章門事變的天時地利人和就湊齊了,所以李國慶上演了一出年度戲碼。

李國慶在張貼的《告噹噹網全體員工書》中指出了俞渝的3大罪狀:

1、李國慶出於維護噹噹大局和家庭關係等因素,禪讓公司管理權3年,是被逼走的。

2、俞渝拒絕給股東分紅,在公司連續5年盈利的情況下從不分紅,俞渝是鐵公雞,投資人不滿意。

3、疫情期間,噹噹網員工確診,六十餘名員工被集中隔離觀察,二百餘名員工居家隔離觀察,俞渝唯利是圖的作風導致噹噹陷入危機。

與此同時,李國慶宣布3大決定:

1、以「 開除、辭退、優化 」等方式進行的人事流程全部終止,被單方面辭退的員工可與公司協商,協商一致可以重新返崗。

2、擬以2019年稅後淨利潤30%進行分紅,以緩解中小股東的現金壓力,公司近期將依法作出利潤分配安排。

3、公司各部門保持不變,保障各項業務正常運行,各位同事均應依法向現任董事長、總經理李國慶先生及其指派的人員匯報工作。

最後,李國慶單方面宣布成立董事會,罷免俞渝,取代俞渝的職位。

李國慶雖然魯莽,好歹《告噹噹網全體員工書》是提前擬好的,裡邊的內容沒有任何瑕疵,完美踐行了「 把敵人搞得少少的,把朋友搞得多多的 」原則。

首先,那些已經被開除和即將被開除的員工將集體擁護李國慶;

其次,急需現金而遲遲拿不到分紅的股東們也許將掉頭支持李國慶;

最後,擔心李國慶上任後發生人事變動的員工得到了各部門保持不變的承諾,不安的心也就放下了。

這份公告把能拉攏的人都拉攏了過來,是典型的新皇登基大赦天下的節奏,可惜李國慶做這個事情做早了,他太衝動了。

此事一出,俞渝立刻報警,把李國慶鎖在公司裡幾個小時,雖然最終沒怎麼樣,李國慶帶著公章大搖大擺地走了,但臉也丟得夠大,最重要的是,俞渝掛失之後宣布噹噹網及其關聯公司的公章、財務章即日作廢,公司業務照常進行,她在努力穩住軍心。

李國慶的兒子去年就說過爸爸不懂事,說媽媽正忙著跟電商打仗呢,你在這個時候鬧騰合適嗎?要顧全大局。他兒子是個聰明人,早就預料到了這一天,說你們以後撕逼的時候別逼我表態,投票權的事情你們自己撇清。如今李國慶又把噹噹搞上熱搜,他兒子估計都要哭了。

還有副總裁闞敏,她的回复十分直白,她說李國慶給噹噹帶來很多負面信息,離公司越遠越好,管理層100%支持俞渝,她否認了《告噹噹網全體員工書》的真實性,表示對股東大會不知情,說李國慶的臨時股東會無效、人事任免無效。

事到如今,雙方的鬥爭都擺到了明面上,各執一詞是肯定的,到底有沒有效,取決於股權結構和相關法律,那我們就進入最終的高潮。

2016年,俞渝、李國慶及其兒子簽署了文件,三者的持股比例分別為56%、24%和20%,此後經過一系列的股權轉移,俞渝的股權比例高達64.2%,李國慶持股比例27.5%,這在天眼查都可以看到。

根據《公司法》規定,更換董事長、總經理、設立董事會是等同於修改公司章程的重大事項,必須有2/3以上的股東通過,51%的初步控股是無法實現的,換句話說,俞渝擁有對重大事項的一票否決權。

噹噹網沒有設立董事會,只有俞渝一個執行董事,李國慶的決議事項涉及修改章程的大事,只要沒有得到俞渝的認可,決議必定無效,他在群聊中回復大家的時候似乎得意忘形了。

李國慶的殺手鐧是,他和俞渝是1996年結婚的,噹噹網是1999年創辦的,公司是夫妻婚後的共同財產,無論倆人在工商登記的股權比例是多少,都該一人一半,也就是45.85%。

李國慶認為在45.85%的基礎上,只要聯合其他股東,持股比例就能輕鬆過半,因此罷免俞渝是合法的,然而這些都不是普通事項,45.85%的股權也只是一廂情願。

如果倆人離婚,李國慶大概率可以分到45.85%的股權,但現在還沒離,一切以工商登記為準。股權是一種兼具人身權和財產權的綜合性權利,表決權、分紅權是獨立的,從分紅權來看,無論李國慶和俞渝的股份是多少,都是對半分紅,這是婚姻法對夫妻共同財產的保護。

但表決權不屬於財產範圍,在這個層面,先有公司法,再有婚姻法,所以從表決權來看,工商登記是多少就是多少,否則老闆的配偶豈不是可以參與公司決策了,這不荒唐麼?這種常識李國慶不應該不懂。

俞渝說從沒接到過股東會的通知,李國慶卻宣稱提前20天通知了俞渝,被她拒絕了,不管誰說的是真話,只要不滿足2/3股東通過,接不接到通知都一樣,都無效。

李國慶的想法是,不管股東決議是否有效,先爭取員工和股東的支持再說,這就叫未登基而先立威。與此同時,離婚訴訟正在進行中,只要有一方一意孤行,二審判決通常會改判,李國慶能拿出分居2年的證據,滿足自動離婚的條件,俞渝再不同意也沒用。

如果離婚訴訟對股權進行平均分割,李國慶所持有的股權會漲到45.85%,再加上剩餘股東的支持,達到51%的初步控股線還是有戲,但俞渝不是傻子,你都打草驚蛇了,人家怎麼可能沒有防備,剩餘佔股8.3%的小股東們必然是未來幾個月雙方爭取的重點,李國慶逼俞渝分心在公司政治之上,對噹噹的經營不利,對自己的奪權之戰更加不利,這個衝動性操作真的是騷。

自從俞渝全面接管噹噹,公司扭虧為盈,2016年盈利1.3億,2017年盈利2.8億,2018年盈利4.7億,2019年預計盈利6.1億,增速異常迅猛。

最重要的是,公司沒有負債,現金流非常健康,噹噹在跌落谷底之後能重新返航,這是俞渝一個人的功勞,這個時期的李國慶正忙著開后宮,養了一堆男寵,股東們不可能不懂。不分紅是公司的經營策略,否則不會有那麼高的業績增長,阿里京東的統治已經夠牢固了,如今還加入了拼多多,噹噹網的日子並不那麼好過。

李國慶要想奪權,要么一錘子把俞渝打得爬不起來,要么用實力證明自己能經營得更好,在離婚之後再玩這一手,成功率會高得多,但他無法預知什麼時候結案,聯合被裁員工的機會也不可多得,於是做出了冒失的「 強盜式 」舉動,讓俞渝多了一份警惕,浪費了一錘定音的機會。

也許俞渝是一個不稱職的妻子,但她必定是個頂尖的企業家,她的城府、隱忍、大局觀、責任心都不是李國慶可以比擬的,李國慶現在唯一能打的牌就是俞渝不顧及股東感受,在她心裡公司利益高於一切,股東利益得往後稍,股東們需要生活,需要現金回報,俞渝的一毛不拔是個值得攻訐的點,可以好好利用,李國慶從理論上還有得一拼。

但李國慶的大嘴巴永遠是企業的X因素,他想一出是一出,公開支持東哥出軌就不提了,昨天還說俞敏洪他媽拿著菜刀去新東方分利,說徐小平、王強曾密謀篡位,我估計俞敏洪都想給李大嘴貼個封條。這麼愛發言,愛出風頭的人,不去跟李大霄組隊真是可惜了,他當網紅還行,做企業家的話,我想大部分投資人是難以接受的。

李國慶已經56歲了,不是36歲、26歲,可能正如李國慶自己所說,他就是個單純可愛的「 傻白甜 」吧,對於噹噹的後續進展,杰哥不妨再次做出判斷:俞渝將維持控制權不變,李國慶會妥協,然後拿著錢離開噹噹。

也許有個別跟俞渝鬧翻的人支持李國慶,但大部分人不傻,人家投資只有一個目的,那就是賺錢,誰能帶領股東賺錢,答案顯而易見。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