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有個好爸爸,什麼考試都不怕

文: 齙牙趙 

眾所周知,我的主業是讀宋史,今天我們來影射一個宋代的歷史小故事。

北宋徽宗政和六年,鄭居中被提拔為宰相。

鄭居中是開封人,進士出身,宰相王珪的女婿。他這個身份說顯貴也不算顯貴,說普通也不算普通,反正當時的朝廷最不缺的就是他這樣的人物。他能夠在仕途上獨步青雲,主要是依靠兩層關係。

第一層是外戚。徽宗的鄭皇后因為出身貧寒,老爹鄭紳就是開封一個賣酒的普通商販,生意不好,連老婆都跟人跑了。鄭皇后被徽宗看上以後,也覺得自己身份不夠高貴,擔心配不上徽宗尊貴的龍體。正巧鄭居中湊上前去,自認是鄭紳的族侄,於是雙方一拍即合,鄭皇后有了比較高貴的身份,鄭居中也有了進身的台階。

另一層關係,是因為鄭居中巴結蔡京,然後獲得了蔡京的推薦,成為徽宗跟前的紅人。

鄭居中有兩個兒子,老大叫鄭修年,老二叫鄭億年,都在徽宗跟前打下手,差不多就等於我們今天的秘書或者助理之類。

鄭億年是一個不太安分的人,想要在科舉中拿一個比較好的名次,方便自己在仕途上更進一步,但是他這個人吧,能力比較有限,不太像是讀書的料。

眼看大考就要臨近了,憑本事考,是肯定考不上的,怎麼辦?

不怕,他有一個當宰相的爸爸,就沒有搞不定的事情。

鄭億年先是找了一個老師孫謙亨,然後讓他來推薦自己參加考試。用今天的說法,這可能就算是修改學籍參加報名了吧。

然而,這只是第一步,更精彩的在後面。

鄭居中一看自己兒子要親自上陣參加考試了,就開始了自己保駕護航的統籌安排,把監考和閱卷換成了自己的親信,名單如下:王安中、李邦彥、宇文虛中、莫儔、黃穎、張志、李質、李舜由。

如此強大的陣容為鄭億年服務,可見鄭居中舐犢之情深。

考試當天,時任太學官的高宗朝宰相朱勝非親眼目睹了神奇的一幕,並把它記在了自己的回憶錄《秀水閒居錄》裡。

朱勝非走進考場,好傢伙,發現鄭億年的座位上並排坐了兩個人,一個是鄭億年,另一個是他找來的老師孫謙亨,鄭億年就這麼在老師的指導下寫作文。

真的,別人考試帶個小抄、帶個無線耳麥什麼的,都已經非常過分了,鄭億年愣是帶了一個活人在身邊坐著,也算是肆無忌憚了。

為了防止類似於朱勝非這樣低級別的、夠不上打招呼等級的考場人員打岔,鄭億年的座位前還安排了一兩個官員站崗,但凡有人質疑一下就直接趕走。

鄭億年就在這樣的保駕護航下考試完畢,等到閱卷結束之後,莫儔、黃穎宣布了考試成績:「 鄭億年排名第九。」

這個排名一出來之後,頓時輿論紛紛,因為大傢伙兒都知道鄭億年是個什麼樣的貨色。朱勝非於是把鄭億年的考卷調出來一看,他的論文可以說是稀疏平常之極,三篇策論倒是勉強能過關,但是也處於在及格線上下掙扎的那種(估計這三篇就是老師孫謙亨寫的)。

朱勝非再仔細看了看這三篇文章,每篇的頭尾都有一則「 祖宗故事」,朱勝非恍然大悟——這就是鄭億年在卷面上留的暗號,考官即便是糊名之後,也能輕鬆辨別出他的試卷。

朱勝非雖然沒說話,但是朝廷上下對於鄭億年的名次極為不滿,甚至還有人寫信告到了徽宗那裡。徽宗大筆一揮,說:「 把捲子拿來我親自看呢?」

你猜怎麼著?鄭億年的捲子不見了!

卷子不見了是個大事,大傢伙兒只能放下工作去找。找來找去,幾天之後在考試院的水井裡找到了,泡得一團糟,連字跡都看不清楚了。考試院也不管了,將就這一團廢紙提交給徽宗。

過兩天,徽宗的手詔下來了:「 鄭億年的文章寫得非常之好,第九名的成績一點也不過分。特別值得一提的是,鄭居中教子有方,值得嘉獎。」

有了徽宗的定論,這件事情就這麼擺平了,鄭億年也順利地因為科舉繼續往上爬。

世人都在感嘆,有了一個好爸爸,什麼都考試都不怕。

最後,想說一說鄭億年的結局。

靖康之變以後,鄭億年跟著劉豫混,還得了一個偽齊參知政事的高官。後來宋金和談,河南陝西被還給了南宋,鄭億年也跟著轄區一起回到了南宋。

到了趙構面前,鄭億年拍著胸脯子對趙構說:「 皇上,金人是講誠信的,一定不會毀約,我拿我家百口性命作為擔保。」

結果一年過後,金國果然毀約重新開戰。上朝的時候,工部尚書廖剛就對鄭億年說:「 去年你用全家百口性命作為擔保,說金人不會毀約,現在金兵都已經殺過來了,你居然還有臉坐在這裡開會?」

鄭億年氣塞,不知道說什麼好。

但是鄭億年還是被人保下來了,保他的人,就是宰相秦檜。

秦檜為什麼要保他呢?因為他們是親戚。

鄭億年的爹鄭居中是王珪的女婿,所以鄭億年就是王珪的外孫。

秦檜的老婆王氏是王珪的孫女,所以秦檜就是王珪的孫女婿。

而且,秦檜的兒子秦熺的老婆,就是鄭億年的哥哥鄭修年的女兒。

所以扯來扯去,還是血統起作用……

來源   英俊的齙牙趙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