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上罵人是不是言論自由?

文:北游

判定原則:是否對別人造成了實質性傷害?

01

網上談事論辯已有多年,慢慢成為生活的一種慣性和常態。

估計很多人與本人一樣都喜歡上論壇發表點「自以為是」的看法和觀點。而網絡不論資排輩、沒有等級、無拘無束的環境我想是討很多人喜歡的重要原因。不管你在現實生活中是學者教授、還是一介平民,在網上,通通成了普普通通的一個個ID。

沒有門檻、沒有特權,沒有起點低於他人的沮喪,這種平等的狀態難能可貴。其在精神層面對現實生存的補充價值在日益龐大的網民數量中得到了最真實的體現。

每個人在論壇上發表言論的方式和目的都可能多有差異,這樣的差異化和多元性我想也是論壇生機的來源和表現,是好事。

但如同任何新事物的出現都會有利有弊一樣,都會有不適應和物極必反的過程一樣,網絡語言暴力也如期而至

網絡語言暴力的蔚為壯觀,我想,每個上論壇的人都不會否認。這種現象的普遍和負面的破壞力已經到了我們無法忽視和放任的地步了,這也是本文所要探討和解析的。

02

要討論語言暴力就需要了解什麼是語言暴力?語言暴力的表現形式是什麼?

顧名思義,語言暴力就是訴諸於口頭或書面語言的暴力行為。它是指施暴者直接或間接地對他人使用謾罵、詆毀、蔑視、嘲笑等侮辱歧視性語言,致使對方的人格尊嚴、精神和心理健康遭到侵犯和損害。

而這樣的定義適用於網絡上就可稱為網絡語言暴力。

但和現實生活中的語言暴力不同的是,網絡語言暴力行為是施加於虛擬空間,其所針對的對象本身很多也是虛擬存在的,除非此人是實名上網。

這種讓人不快的「傷害」依靠論辯雙方自己的修養以及漠視的態度等主觀因素可以得到一定程度的消解和釋放,恐怕也談不上實質性的傷害。

所謂實質性傷害的判定原則是指對於當事人的現實生存環境和生活圈子的評價帶來了本人無法掌控的影響。

比如人肉當事人,公布對方的隱私,甚至涉及對方的家人,在雙方熟悉的朋友圈裡辱罵侮辱對方……這些行為就讓當事人現實生活和道德評價受到了不可控的傷害和影響。

那麼我認為,符合這樣標準的網絡語言暴力和行為就是負面的,必須設立一定的規則、甚至立法來加以阻止。

03

為什麼我們要小心謹慎的設立這麼一個標準和門檻呢?

因為如果我們不假思索就把所有的令人不快的言論通通劃為網絡語言暴力,我們又如何保存在我們這個社會已經十分寶貴的言論和輿論通道呢?

而這個通道的暢通和具備基本自由的言論環境是現代公民參與國家政治、文化和社會各種活動的必要條件。

這樣的交流,顯然越多越好。

約翰·密爾在《論自由》裡說道:

「一個人得以更多接近了解一個題目的整體,唯一途徑就是傾聽持各種不同意見的人能夠就此說些什麼,並研究每種不同的心智特性能夠觀察它的所有方式。任何一個聰明人要獲得智慧,除此之外別無其他模式。就人類智慧的性質而言,要變得聰明,也別無其他方式。」

雖然這樣的交流會讓一部分人有隨時面對不同意見和觀點的心理不適感,但是,只要這樣的交流沒有對你的實際生活造成你無法掌控的傷害,你儘早去認識到並適應這種多元化的現代社會特徵是必要的。

就本人的經驗來說,我在論壇上是從來不會對他人使用語言暴力。即使很多與本人意見相左的ID隨意就會把諸如「漢奸」、「豬」、「狗」、「無恥」、「虛偽」這些暴力語言送給我,我也不會以暴制暴、惡語相向。

因為我不認為這些在網絡上咄咄逼人的網友、對別人肆意辱罵、惡毒攻擊他人的網友在現實生活中必然是粗鄙不堪的、道德敗壞的。

比如有網友在論壇上罵你是狗,你就因此成狗了嗎?這永遠也成不了事實啊,何需理會?對你現實生活也沒有實質的不可控的影響,不用生氣和憤怒去反唇相譏,也去罵對方是狗。

但是,這樣的互罵現象在網絡上卻非常普遍。如果我們通過他們這些不當的言論下了這樣的判斷,那麼他們因為本人的觀點與我不同而給我下這樣的道德評判也無不當之處。這顯然不是正確的邏輯能告訴我們的。

04

既然暴力語言本身是不符合邏輯的。實質在以觀點和文字進行交流的平台上,是沒有太大價值的,但為什麼還成為了很多網友在網絡平台上的普遍呈現呢?

有人把這種現象歸結為心理動因,即某種心理缺陷或在現實生活長期處於壓抑之中,從而試圖在某些特定的場合找到疏導和發洩。

而網絡本身的虛擬特性導致其成為了非常適合的情緒通道。

對於這樣的觀點我是反對的,因為沒有證據表明語言暴力的施加者在自身心理或生存狀態有不同於他人的情況,也沒有證據表明在網絡上不罵人的網友必然心理狀態穩定或生活穩定富足。

觀察網絡上存在的語言暴力讓我相信這樣的網友不是集中在某些階層、某些人群,在不同階層中都普遍存在是其基本特點。

經濟學家茅于軾針對網上對他的謾罵做了回應,有句話是這樣的:「這些人如此缺乏教養,不懂得尊重別人,沒有理性思考。」

本人認為茅先生的這句話對了一半,也錯了一半。錯誤在於茅先生依然沿用了「缺乏教養」這樣的暴力語言來反擊,我認為是不妥的。但他也說出了正確的判斷:「國人沒有理性思考」。 

而我很早就認為,中國網絡上大量充斥語言暴力就是缺乏邏輯思維能力、缺乏理性思維方式的必然結果。

對此,我一點也不奇怪。

05

早在2008年6月,中國的網民數量就已經達到了2.53億,超過了美國排名世界第一。2020年的最新數據,中國網民規模達9.89億,預計2021年上半年就能突破10億,穩居世界第一,全球5個網民中間,就有一個是中國人。

如此龐大數量的網民所具備的思維方式在很大程度上是能夠體現國民的思維方式的真實面貌。

從這裡我們自然可以窺見國人並沒有普遍確立以邏輯為原則、事實為依據的理性思維方式,依然沿用的是憑自己的感覺、印象和個人好惡來判定事物的原始思維方式。

而這種思維方式最容易出現的現象就是不講邏輯、對事物的評判隨意武斷。同時因儒家傳統影響,這種隨意性又以道德批評為主要形式。

發表意見的網民無不是預設道德制高點而對他人尊嚴肆意踐踏,隨手就加之對方「無恥」「禽獸」「虛偽」「道德敗壞」的之類的帽子。這種以道德的名義行非道德之實的行為在邏輯上的混亂,卻似乎不是這些網民自身思維能力能夠發現的,這也算是中國網絡之異樣風采。

一個社會人的行為模式無不是這個社會文化的產物並折射出社會文化的成色,而中國互聯網上語言暴力的大規模暴發就是我們這個社會文化現狀的真實反映,這應該是我們關注網絡語言暴力的根本著眼點。

來源:北游獨立評論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