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是一種宿命

阿富汗

文:洛克雜譚

去年美軍撤離阿富汗的時候,我寫道:

別去趟某些文化的渾水,縱使他們有許多讓你忍無可忍的「惡習」,你改變不了他們的宿命,卻能傳染來許多不可逆轉的病毒。

但是,西方人不可能記住這個教訓,他們甚至都理解不了這個教訓。這次鎩羽而歸,過不了多久,他們還會重蹈覆轍。這也是他們自己的文化宿命。

果然,近日,「阿富汗安全與經濟發展會議」在烏茲別克斯坦首都塔什幹落下帷幕。來自美國、俄羅斯、伊朗、歐盟、伊斯蘭合作組織等20餘個國家和國際組織的代表與會。阿富汗塔利班外交部長阿米爾·汗·穆塔奇出席,與各國代表共同討論阿富汗的安全、經濟發展。

與會各方會後發表聯合聲明,表示尊重阿富汗主權、獨立和領土完整,重申致力於將阿發展成為一個和平、不可分割、獨立、經濟發展、擺脫恐怖主義和毒品犯罪的國家,認為振興和強化經濟發展是當前實現阿持久和平的重要因素。

他們還在認為阿富汗不能文明開化的原因,在於資源貧乏,經濟不發達。因此得出解決之道,說國際社會幫助和改造阿富汗的重點應該放在經濟扶持上,倉廩實而知禮節嘛,讓一部分阿富汗人先富裕起來,先富帶後富實現共同富裕N次分配之後就能共同富裕,他們就不會打來打去了,塔利班就光顧悶頭髮財了,極端宗信分子就放棄虛幻的宗信而向錢看了。久而久之就融入主流文明了。

這種說法顯然枉顧了一個事實,就是資源豐富、富甲天下的沙特王爺國,以及諸多沙特式的中東國家。他們融入所謂主流文明了嗎?沒有,他們的飛機舷梯都是黃金做的,他們的寵物都是獅虎鷹豹,但他們跟塔利班一樣石刑不貞、肢解記者、剁手小偷,護教士晝夜巡邏,懲罰所謂的不合教義者。本拉登、巴格達迪,都是富豪,可人家就是放著奢華的日子不過,自掏腰包打聖戰。

有人對塔利班寄予希望,說他們承諾會給女性符合宗信的受教育和工作的權利,如果這樣,豈不是既尊重了文化多元宗信自由,又用和平的方式改造了一個極端組織?

呵呵,人家說的是符合宗信的……按照人家的宗信,女性接受教育是在8歲之前,為甚麼8歲呢,因為他們的女孩子9歲就可以圓房出嫁。並且人家所說的教育和你認為的教育根本不是一回事,你概念中的教育是自平博,人家的教育是相夫育子,三貞九烈,否則石刑伺候。

別拿經濟動物的思維方式揣度強宗信。

有個再現美軍在阿富汗與塔利班血戰的電影,叫《十二勇士》,再現的是美軍「綠色貝雷帽」部隊一只12人的小隊,與阿富汗北方聯盟共抗塔利班的真實戰例。

阿富汗多麼複雜,多麼殘酷?影片中北方聯盟首領杜斯塔姆(曾任阿富汗第一副總統)將軍的話頗能反映。

他說「你們怕死,他們(塔利班)不怕死,他們相信戰死之後上天堂,會有用不完的錢財」;

他說「你們(外國人)離開是懦夫,留下來則是敵人」……

這兩句話合起來理解就恐怖了。不止塔利班不怕死,所有那個宗信的人都不怕死。打打殺殺是他們的常態,只要他們認為符合自己理解的教義,死比生強萬倍;外來之人有種別走,他會成為所有阿富汗人的敵人,要麼滾蛋,成為阿富汗人永遠鄙視的懦夫。

誰跟這樣人玩得起?有人說日本鬼子行,因為他們三光政策。錯,日本鬼子也不行!當年的蒙古人比日本鬼子還殘忍,最後甚麼結局?如果不是跑得快,如今的蒙古人都特麼改成塔利班的宗信了。實際上,蒙古有位皇帝(海山?)差點奉阿富汗人的宗信為國教。

說了這麼多甚麼意思?文化,是一種宿命。尤其是強宗信文化。

日耳曼人的前身是蠻族,沒有甚麼像樣的文化可言,滅亡羅馬的同時,接受了更高階的宗信。但那種宗信不是強宗信,所以被馬丁路德改革,所以滋生了啓蒙運動,浪漫主義,自由主義,及至現在美國的批判性種族理論。

孕育了武士道的日本神道教,貌似不怕死的強宗信,但在破除了天皇迷信之後,立即融入了啓蒙、浪漫、自由主義的西方文化。

這都是宿命,這種文化一開始就決定了最終的結局。

阿富汗的宿命也是它的文化。它的宗信創立者,在1000多年前就劃定了界線,封死了其它任何改革的路徑。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