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永元挺方方,從這裡你能看到那些最無恥的嘴臉

崔永元

文:李么傻

前兩天,中國作協副主席、全國政協委員張抗抗力挺方方

今天,中國傳媒界的良心崔永元也力挺方方。

張抗抗說:

如果你習慣了在黑夜中摸索,別人的一點亮光,都會讓你覺得刺眼;

如果你習慣了在污垢中爬行,別人穿上靴子,你都會覺得對你冒犯;

當你沉溺於虛偽的大量讚美詩中時,別人幾句大實話,都會讓你怒不可遏……

崔永元說:

在我看來,方方老師太把那些網絡水軍當回事兒……

想當年我捶他們的時候,不都是攢夠才踹一腳……

誰告訴方方老師一下,不在日記裡提它們,它們就成堆地死。

我以前有微博的時候,還和崔永元聊過幾句。

在我的微博粉絲達到100萬的時候,突然被銷號了,我也懶得再玩了。

我至今記得崔永元的微博裡,經常會有人成群結隊地罵他,

那些污言穢語,連我一個閱讀者都感到難以忍受。

其中有一個小癟三,連著說了幾百個生殖器,中間連個標點符號都不用。

崔永元只回復了一句:你嘴太臭了!

我對崔永元崇拜得五體投地。

一群蜘蛛圍著你結網,你只要把它們辛辛苦苦結成的網輕輕抹去就行了。

2009年,我在天涯論壇上開始寫書。

我寫後不久,就被人盯上了,開始天天在帖子裡罵我。

我在天涯上寫書寫了500萬字,他們罵我至少也有100萬字。

因為我寫的是社會底層人群的艱辛,寫的是抗日正面戰場,寫的是江湖上種種軼事,寫的是街頭防不勝防的騙局……

剛開始我很難受,我想不明白:我沒有做錯什麼,憑什麼他們要一天16個小時以上在我的帖子裡罵我。

後來,我置之不理了,他們罵我什麼,我都不回復。

他們開始和支持我的讀者對罵起來。

時間長達好幾年。

這幾年裡,他們把我好幾個帖子都頂在網站首頁,讓很多人一打開天涯就看到我的帖子。

他們把我的帖子頂得非常火爆,點擊率幾千萬,讓很多出版社的編輯看到了。

他們把我的帖子一遍遍推到了出版社編輯面前,讓我的書很順利出版了,然後銷售火爆。

多年後,回想起來,我非常感謝他們。

他們的名字,一個叫「挺計專用馬甲2」,一個叫「風影心動2012」。

說實話,我非常想念他們,沒有他們,就沒有我的500萬字出版成書,就沒有我的一本本書都很暢銷。

可是,我一直不明白,他們哪裡有時間一天16個小時泡在我的帖子裡?

而且堅持了好幾年。

難道他們不用上班?不用做生意?他們靠什麼維持吃穿住行?

他們為什麼對我如此貼心?我又沒有請他們吃一頓飯,又沒有給他們一分錢。

我始終不明白,他們為什麼要堅持不懈地,數年如一日地罵我貶低我詛咒我詆毀我?

他們,就是崔永元口中的「網絡水軍」。

寒山問拾得:世人謗我、欺我、辱我、笑我、輕我、賤我、惡我、騙我,我將如何處之?

拾得曰:只是忍他、讓他、由他、避他、耐它、敬他、不要理他,再過幾年,你且看他。

我在天涯論壇上不寫書已經好幾年了,因為這幾年書籍太難出版了。我擅長書寫的這種題材,被出版社列為禁區。

幾年過去了,和我朝夕相處了好幾年的那兩個好弟兄「挺計專用馬甲2」和「風影心動2012」,不知道現在怎麼樣?

但我可以斷定,他們的生活毫無起色。

今天,是方方日記的最後一篇。

此後,再很難看到她的新鮮文字。

我非常喜歡方方老師的作品,《風景》是我最喜歡的中國當代文學作品之一。

另外包括莫言的《透明的紅蘿蔔》、余華的《活著》、蘇童的《妻妾成群》、阿城的《棋王》。

方方最後一篇日子的結尾,有她一段視頻。

她在視頻中說:文學經常與落伍者、寂寞者、邊緣人為伍,它關心和鼓舞那些被前進的社會所冷落的人……

方方老師的這段話,勝過古今中外所有文學課堂和文學創作談。

文學,只有關心底層人,才是真正的文學。

你看古今中外的文學名著,哪部不是這樣?但此前從沒有一個人總結出來。

方方老師是這個時代的良心,是這個時代寥若晨星的思想家。

正因為我對方方老師非常尊敬和喜愛,所以我非常厭惡那些詆毀她攻擊她的無恥屑小。

字如其人。

那個冒充孫子,寫了《一位高中生給方方阿姨的信》的人,內心極度陰暗,裝腔作勢,陰陽怪氣,邏輯紊亂,強詞奪理,扣帽子,掄棍子,這是對中國文字的玷污和褻瀆。

那個叫什麼鵬飛的跳梁小丑,熟稔江湖歪門邪道,杜撰編造,坑蒙拐騙,翻雲覆雨,口是心非,先通過李躍華收割了大批流量後,又企圖通過咒罵方方吸引粉絲。

他說:你叫躍華,我叫鵬飛,從名字上都能夠看出我們是不平凡的人。

我差點吐了。趙高、王莽、董卓、楊國忠、史思明、高力士、魚朝恩、張邦昌、王振、劉瑾、嚴嵩、和珅……哪一個名字不比你的名字好?

奇怪的是,這樣一個編造出「李躍華接受韓國邀請,即將代表中國出征」的江湖騙子,硬是擁有了一望無際的無腦粉絲。

那個北大哲學博士王誠,更是可笑,文筆乾癟,思維極端,完全就是大字報的風格,既侮辱了北大,又侮辱了哲學,還侮辱了博士,更侮辱了他的名字誠實。

這廝既無知又不誠實,既無恥又不善良。

他竟然要求有關部門以顛覆國家罪調查方方。他竟然要求以巨額財產不明罪調查方方的五套別墅。

這廝居然猖狂到了如此地步。

方方是一個作家,從古到今,從來沒有一個人會認為一個作家的能量大到會顛覆國家,除了這廝。

方方是一個著名作家,她寫作40年,書籍銷量是天文數字,就算有五套別墅,也是正常的。

方方的祖上有的是狀元,有的是高官,有的是學者,她家有一座藏書樓,僅僅其中的兩本書,前幾年在拍賣會上就拍出了20萬元。她有五套別墅也是正常的。

可見,這個所謂的北大哲學博士,不但壞,而且窮。

事實上,方方根本沒有五套別墅。

最後問一句北大哲學博士王誠:你們縣的縣長有幾套別墅?

魯迅說:我從來不憚以最壞的惡意來推測中國人。

巴金說:說真話的人總是遭到打擊,因為很多中國人不相信真話。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