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健首次現場演唱新歌《飛狗》(視頻)

崔健

崔健首次現場演唱新歌《飛狗》

這也是崔健時隔六年在即將發布的新專輯中的歌曲,是崔健置身於高科技時代的太空漫遊,他說這首歌是想表達自己的一種宣洩,他們這個年齡的人與當今時代的年輕人對網絡的認識不同,雖然不同,但也不可能不去面對表達。十六年前那個叫蟲子的「網絡處男」,如今已經久經沙場、身經百戰,成了一條想逆天行走的「飛狗」,這麼多年過去,崔健依然沒有失去與年輕人與交流的慾望,他似乎依然有著融入年輕群體的表達以及在新一代人面前失語的急迫,因為他曾經說過,「年輕人若沒有超過老人,是老人們的失敗。」

劉元的薩克斯、崔健的演唱,歌曲的表達,無論是從音樂的第一聲吉他響起,還是中途的那一聲有力的嘿,都充滿著崔健強烈且鮮明的辨識,讓我想起他的一句話,「為什麼要有力量?為什麼要有這種音色?為什麼要有這種節奏?為什麼要五官挪位地唱這首歌?是因為有內心需求」,他把信息時代比喻成「數字草原」,而放眼過去看見的都是羊群效應下的烏合之眾,他能看到這一切的荒唐與盲從,並能夠飛身離開這群集之地,上升到一個高點往下俯視——但是即便如此,自己還只不過是一條在不上不下的空間裡跌跌撞撞的「飛狗」,狗的形象在上張專輯中的《陽光下的夢》裡同樣出現過,在粉紅的天空下,口水在流,「現實像條狗,就在你面前顫抖。」

劉元的薩克斯讓這首歌充滿異色,怪誕的調子,斷續嗚咽,融入在強勁節奏的狂歡中,就如飛狗的上下翻飛、踉踉蹌蹌、跌跌撞撞,最後的歌詞寫得相當妙,「還有一個選擇,再往上飛,飛到銀河,玩宇宙的黑,看準那龐然大物的重心點,回來擊穿它的肚臍眼」,流浪在浩瀚黑暗的宇宙中,在孤獨與虛無裡確證生命的意義,至於那「龐然大物」究竟為何物,是宇宙、黑洞、生命,還是那引發了羊群效應中領頭之物?歌曲戛然而止,給人留下無盡的猜測、解讀、不可言說或是心照不宣……

更多閱讀 🧜‍♀️🧜‍♂️

翻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