批白左的往往就是白左

白左

文:西奈山峰 

近年嘲笑和批判西方白左成了一個現象,就這個問題也有許多爭論。因為白左最典型的口號是「 自由平等博愛 」,這三個名詞誰能說不好呢?

白左

可是,白左的自由平等博愛的內涵和外延與我朝初啟蒙者對這三個詞的理解簡直天差地別。

比如自由,白左的自由不僅僅是什麼可憐的言論自由、遷徙自由之類,還包括不愛國,不愛傳統,不愛祖先,當街性愛,同性婚姻,甚至亂倫、吸毒、群交等等一切人類能做出來的行為。

比如平等,白左的平等不僅僅是男女權利平等、官民地位平等,還包括各色人種平等,人與動物平等,不同智商者平等,不同相貌者平等,不同宗教者平等。

比如博愛,不僅僅是愛窮人、愛弱者,還包括愛歹徒,愛罪犯,愛野蠻人,愛異族,愛不同信仰和不同價值觀的人。

所以說,同樣是自由平等博愛三個詞,其內涵簡直是天壤之別。如果說我朝剛啟蒙者對自平博還在少女懷春階段,人家白左已經把自平博玩成了資深婊子了。

在群裡看到過爭論平等,雙方都是猾人,且都號稱認同基督教,只是一方是洋雞(國外基督徒),一方是土雞(本土基督徒)。土雞針對歐洲伊撕攔難民現象表示痛惜,認為歐洲引狼入室,早晚被滅。洋雞則諷刺土雞太平天國,他們認為只要幫伊撕攔發展科學和經濟,就能減少或者根除難民現象,並且伊撕攔也是人,人人平等是現代文明人的基本觀念。

土雞不服,說伊撕攔不配得平等。洋雞則馬上搬出《聖經》「 打左臉給右臉、要裡衣給外衣 」,「 愛是無限忍耐且有恩慈 」的經文來懟,一下弄得土雞啞火了。

這兩個人看似搞笑,其實他們不自覺地代表了兩種不同的立場,他們是啟蒙與保守的區別,是無神與有神的區別,是左派與右派的區別,是恩典與公義的區別,是理想與現實的區別,是理性與經驗的區別。當然他們本身並不知道這麼多道道。

就拿他們爭論的「 平等 」這個問題來說,洋雞往往搬出洛克的《論宗教寬容》來證明一切宗教平等,其實洋雞肯定沒有讀過洛克的這部著作,人家說的宗教寬容是統一在上帝即《聖經》中的神這個前提之下的,與其他不信《聖經》神的宗教沒有毛關係,更別談平等了。

即使在泛基都承認的《聖經》中也同樣不支持無條件的平等,聖父上帝在整本舊約中始終強調的就是不平等。十誡前幾條更是無可辯駁的強調不平等,「 恨我的,我必追討他的罪,自父及子,直到三四代;愛我、守我誡命的,我必向他們發慈愛,直到千代。 」

耶和華神的誡命首先強調的是不平等,對不信祂的發下深深詛咒。在這個前提之下才強調了愛父母、愛鄰舍之類的平等博愛。

歐洲許多對黑人、同性、穆撕淋們玩無條件平等博愛的白左,其實都是基督徒,不可救藥的是,這些人還以為自己得了信仰真諦。

這些人大多反對川普,因為川普的禁穆、反同、邊控、反醫保等統統違反「 自平博 」的白左原則,他們視川普為破壞文明進程的法西斯。

其實這些人更適合學佛,只是他們做不到僧人那樣放下自己愛吃肉的饞嘴和性愛的色欲罷了。

來源     洛克雜譚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