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事案涉案信件(1963—1998)

串供信(1998)

花:

情況十分火急。請你們即刻到四行要臺灣阿姨電話號碼及姓名,並與她取得聯上(系),告訴她是你姐夫姐姐叫你打電話給她的,並把我倆的準確姓名告訴她,要她記住我們的姓名,並請求她答應如下的話,只有這樣才能救我們倆人,求求她了。

有人問她海南是否有存款(存錢)?她答有。有多少!壹仟肆佰多萬元人民幣,港幣陸拾多萬。問誰幫助你存放?是我姐姐的大媳婦。為什麼你要給她幫你放?她人好,我對她信任。你是如何交錢給她幫你放的?從93年開始,我這邊(臺灣)有人回去我就叫他們帶回去換成人民幣交給我姐姐的大媳婦存放,我姐的媳婦收到錢後就給帶錢回去的人寫一張收據交給我,讓我放心。你姐的媳婦叫什麼名字?叫×××。你為什麼要把錢拿到海南存,準備投資嗎?我是海南人,葉落歸根,把一小部分(錢)放在海南,怎麼用以後再說。你存的是定期還是活期?有定期有活期,有定期五年的。花:你可以問阿姨是否可以從臺灣控告他們。(如果糾纏問)你的存摺、存單放在哪裡,(她就說)我不回答,我要控告你。

大姐手草
  
信件寫作者:符榮英,前海南省東方市中國銀行行長。在轟動一時的海南省東方市前市委書記兼人大主任戚火貴及寫作者本人受賄及巨額財產來源不明案中,寫作者於拘押審查期間寫此串供信,後被辦案人員截獲,案件取得了突破性進展。戚火貴以受賄一百八十多萬,一千一百多萬巨額財產來源不明罪被判處死刑,符榮英被判處有期徒刑十六年。
  
資料提供者:張垣,法律工作者。
  

教唆信(1963)

心兒秋珍你好

上次我到你家耒說了好多知心話。你說我們不能明友好,陰著也比夫妻還要好,不管別人用眼望著我們的友好還是沒斷還要更親密接近些。為了我們達到每天夜裡日裡在一起,就用一個好辦法。

你對我是真心是死了心的話,就把他害死用毒約(藥),約(藥)我叫秋生到鄂成(城)他朋友(那)裡去拿,用1605毒約(藥),要就(趁)現在這個死人風,等他回到家,到半夜,把約(藥)放在悲(杯)裡,用開水、糖放在悲(杯)裡用(想)法子把(讓)他喝,一定要把(讓)他喝,一定一下子搞死,以後的事那就好辦了,不用你多想我都有安排的。家裡的兒女他們要養給他們,他們不養,你就等過時後(再打算)。總之問題就(在)當前,以後的事好辦。請你看後用火燒掉,不要留著。秋生的約(藥)一拿回來就開始動手。

陰夫長青
  
寫作者:長青,情況不詳。

資料提供者:駢拇,藝術工作者,現居湖北黃石。
  
編者說明:據資料提供者介紹,本信從某公安局陳年檔案中找出,涉案人秋珍收到信後,非常害怕,不敢按其教唆行事,並把此文交給了大隊幹部。教唆者長青被拘捕。
  

控告信(1998) 

原告:林某,男,現年48歲,現從事自由職業,家住某鎮新鎮街西門巷6號

被告:劉某,男,現年52歲左右,家住某城中學附近,原在某縣人民法院工作,後又調政法委工作。  

被告罪狀:藏匿殺人犯,逃避法律制裁。

事實原由:一九九四年四月十八日傍晚七時許,我兒林某某,男(當時22歲),因幾天前同劉某之子劉某某發生口角被劉某某用刀捅死於非命。

我兒遇害的當晚,縣公安局西門派出所及法醫,做了調查取證,拍攝工作,縣檢察院也立即批捕劉某某,但是劉某某當晚卻不知去向。

一九九四年下半年時間有人發現劉某某在某水電站藏身,立即向縣公安局的某某副局長報告了,但公安人員一到水電站,劉某某又躲藏起來了。

從此以後,劉某某如石沉大海,逍遙法外。一九九五年,劉某某與某鎮城內四隊的許某悄悄結了婚,並在當年生下了孩子,按本地男婚女嫁的風俗習慣家庭雖可不擺設宴席,也要備辦物品,奉告四代公婆的。從此推斷,劉某某的婚事,劉某是一清二楚的。所以,縣公安局的周某某局長,吳某某副局長都找過劉某,勸說他動員兒子投案自首。但無至(濟)於事,殺人犯劉某某仍是安然無恙,毫毛不損。

劉某某何以能逍遙自在,屢屢拒捕得逞,藏身隱形,靠的是其父劉某。

劉某身為政法幹部,他深知兒子殺人的罪行,他也消息靈通,一有風吹草動,便告知兒子躲避。劉某某藏身某水電站,劉某沒有不知之理,要知道某水電站站長是劉姓人,他們可以互通情報,密切配合,藏匿犯人;劉某某結婚並生了孩子,而且這孩子還在劉某家,難道劉某竟有眼無珠?這些事情,連三歲小孩都不能騙過。一切的一切,都在劉某的精心安排,精心謀劃之中。

幾年來,我們含垢忍辱,痛心疾首,而殺人犯的父親,藏匿殺人犯的劉某卻能不斷升遷,在新中國成立後,共產黨領(導)的今天,竟還有這樣的怪事。同時,公安幹警追而未捕。我們也不明內情緣由。

我們認為,劉某藏匿犯人是事實(我們可以提供大量證明材料),我們強烈要求:追究劉某窩藏殺人犯的法律責任,組織強有力的公安幹警,依靠群眾,深入查訪,順籐摸瓜,早日緝拿兇手劉某某,為民除害,維護法律的尊嚴。這樣才能使廣大人民群眾進一步相信黨的領導,看到公安幹警的威力,對社會主義制度充滿信心。

一九九八年九月四日

 

原告:林某

寫作者:情況不詳。

資料提供者:陳奉,法律工作者,現居瓊山。
 

檢舉信(1997) 

××市公安局:

我是出租車司機,有件事要向你們報告,省的(得)以後麻煩。6月10日下午3點多,我送客去火車站回來,有4個人要包車去黃山3天,在涇縣住,第二天一早上黃山,我在湯口等他們。下午5點多一個叫小軍子的來中(叫)我把車開到溫泉吃飯,說晚上他們要去朋友家玩,聽他們在車上講是去要錢,還講不給要給點厲害看。到9點後,他們讓我把車開到大門上面一點,省部招待所的門口等,我就睡在車上。他們叫我時有1點多了,說要開車,我見車上多來一人,我也沒問。叫我把車往徽州方向開,開到一個沒人家的山邊,中(叫)我停車,他們就在車上打那個人,叫他給20萬,那人只嗯了幾聲,沒有講話。

3點的時候,他們下車商量了一下,又上車叫我調頭回去就停在大門外,留下一個叫阿偉的人,阿偉說他們取錢去了。我叫他們不要搞大了,搞不好要出麻煩的。過了半個多小時他們幾人拿了包、保密箱上車叫我向剛才的路開,路上停過幾次他們下車,又上車,後來一次他們把那人抬下車,叫我把車開向前100米等。當時天都快亮了,他們上車就不見那個人了,叫我從徽州那條路回來的,這件事我在路上問過他們,我講這件事不管(關)我的事。在寧國,我想買兩個西瓜,才知道車上我的一條麻袋沒有了。問他們幾句,他們火了。

回家後他們在弋江橋頭下車,說車錢過幾天給我送來,我講我不知道你們叫我怎麼放心,他們二話不說就動手打我,把我打傷,警告我要是把這件事說出就搞死我,他們還記下了我的車號。現在我住院治傷,把車也買(賣)了,想了這些天決定把這件事告發他們4人。他們一個叫「老大」個子較胖,有1.7米高,短頭髮,一個叫「阿偉」,個子中等,有1.65米高,一個叫「錢板」,個子中等,1.65米高,右耳下有一圓形的痕跡,一個叫「小軍子」個子較瘦,他們在車上講要去廣州。

我把知道的都講了,我聲(申)明這件事我沒有參加,只是開車。我又怕他們整我,要求你們一定要保密。

1997年7月6日

寫作者:情況不詳。

資料提供者,林虎,公安幹警,現居黃山市。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