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輝:行刑時絞刑台上熱搜 李大釗叛國罪難掩

李大釗

中共推出了由中央廣播電視總台《國家記憶》欄目攝製的20集大型洗腦紀錄片《人民的選擇》。在2021年6月16日播出的一集中,欄目採用三維影像還原了中共早期領導人李大釗於1927年4月28日被絞死時的現場,並援引了當時北京《晨報》上披露的一些細節,如他本想寫一封遺書,但被拒絕後,第一個走上絞刑台,被絞死時「神色未變,從容就死」。

節目播出後,多家中共媒體紛紛轉發了「還原李大釗行刑現場」這個視頻片段,很快,「李大釗行刑時的絞刑台」登上了熱搜,觀者甚多,一些人留言表達了「敬仰」之情。顯而易見,對李大釗表達「敬仰」之情的應是相信了中共一系列謊言的受害者,如果他們得知李大釗是因叛國被絞死,還會敬仰他嗎?

李大釗接觸馬克思主義,是在日本留學期間。回國後,經章士釗向北京大學校長蔡元培推薦,擔任了北大圖書館主任,並兼任其它職務。後來被聘為教授,開設了課程。

據中共黨史資料,李大釗在北大的工作時間是從1917年底至1927年初。他除了寫了多篇宣傳俄國革命和馬克思主義的文章,率先在北大祕密成立「馬克思學說研究會」,而且還利用北大寬鬆的學術氛圍,先後開設了《唯物史觀研究》、《社會主義史》、《社會主義與社會運動》等馬克思主義理論課程,還與其他三人開設了《現代政治講座》這門課,李大釗主講「工人的國際運動」、「印度問題」等專題。他因與陳獨秀在北大共同介紹和宣傳馬克思主義而聞名。

按照中共的說法,李大釗對於馬克思主義在北大、在中國的傳播「功不可沒」,他也是把歷史唯物主義引進中國社會科學領域的第一人,對引入共產邪靈、毒害中國人、毒害傳統學術亦種下了天大的罪業。此外,從其學術地位而言,充其量只是三等教授。

作為中共早期創始人和領導者之一,中共對李大釗有這樣的評價:「俄國十月革命以後,在共產國際籌備和創建時期,在中國,沒有哪一個人像李大釗那樣,為建立同共產國際和中國革命的聯繫如此積極努力。」「李大釗同共產國際使者維經斯基會見,標誌著共產國際和中國革命關係的建立。」

確實如此。1920年3月,共產國際派人來到中國,與李大釗見面,謀劃建立共產國際中國支部。李大釗將其介紹給了陳獨秀,並共商建黨之舉。中共成立後,李大釗先後任二、三、四屆中央委員。

為了借殼發展壯大中共,中共在共產國際的指示下,利用孫中山聯合蘇聯的錯誤判斷和「容共」政策,中共黨員紛紛以個人身分加入國民黨,並在加入後,公然違背孫中山的政策,攫取國民黨的組織權、黨權、軍權和輿論權,分化、指責國民黨,並在國民黨內部祕密發展中共黨員。

比如,在1924年蘇俄煽動外蒙古獨立時,在國民黨和舉國上下指責蘇俄之際,中共黨員卻持有相反立場。此外,因蘇俄與北京軍閥政府建交並訂立「中俄協定」,已參加國民黨的李大釗等中共黨員,竟在蘇俄指示下立即承認北京政府,公開違背參加國民黨時所發表的關於反對和不承認北京軍閥政府的聲明,並支持蘇俄強行在外蒙駐軍;甚至在蘇俄的授意下,贊成外蒙古獨立,出賣中國對外蒙古的主權。李大釗等人所為不是賣國行徑,又是什麼?

再如,當一些國民黨人,如劉成禹、馮自由、謝英伯、許清和等針對中共黨員蔑視國民黨的綱領和紀律而開會警告李大釗等不得利用跨黨機會以攫取國民黨黨統時,李大釗等即向孫中山控告劉成禹等四人「不守黨紀,以挑撥國、共惡感」。劉等四人即以中共在其機關刊物上任意詆毀國民黨為證,孫中山乃宣布四人無罪。

李大釗等中共黨員的出爾反爾引起了國民黨右派的反感。1927年蔣介石在取得北伐勝利後,於4月開始「清黨」,大肆抓捕中共黨員。彼時早與蔣介石祕密聯繫的在北京的奉系軍閥張作霖,也選擇了反共。也是在4月,京師警察廳派出三百餘人突襲蘇聯大使館,將李大釗等35人和蘇聯使館工作人員16人逮捕。

李大釗為何會在蘇聯大使館?原來1925年,李大釗因「假借共產學說,嘯聚群眾,屢肇事端」被北洋政府下令通緝,他遂逃入東交民巷蘇聯兵營,後在蘇聯大使館尋求蘇聯主子的庇護。

在搜查過程中,京師警察廳警察搜走了七卡車文件檔案,裡面有大量的蘇聯政府和共產國際對中國各派別的指令,後經翻譯編成《蘇聯陰謀文證彙編》,內容主要是「軍事祕密之偵探」和「蘇俄在華所用經費」兩項。其中有:照譯1927年1月30日軍事會議案筆錄;照譯蘇俄利用馮玉祥計劃文報告;照譯1927年3月13日軍事會議案筆錄;北京蘇聯大使館會計處致廣東軍事顧問加倫函等等。

從這些材料中,張作霖得出了如下結論:1.在奉軍與南方軍戰爭期間,李大釗參與了軍事諜報工作;2.李與蘇聯政府勾結參與中國內戰;3.李和馮玉祥國民軍的關係非同一般;4.李作為國民黨和共產黨的北方領導人進行了顛覆政府活動。顛覆中華民國,顯然屬於叛國罪。張作霖據此認定:李大釗該殺。

所以,那些依舊被中共欺騙的國人要清楚,李大釗被抓時因為與蘇聯勾結叛國,他被處死也是因為叛國罪,他死的可一點不冤枉。

由於李大釗當時還有北大教授的身分,北洋政府前高級官員,如章士釗、楊度、梁士詒和北大校長等都出面說情。張作霖對於是否處死李大釗十分猶豫,於是他分別發電給張學良、張宗昌、孫傳芳、閻錫山等徵詢意見。除了閻錫山沒有回覆外,其餘人均回覆表明態度。張學良反對殺李,張宗昌則主張殺掉李。蔣介石則密電張作霖,稱「主張將所捕黨人即行處決,以免後患」。

不久,李大釗等20名國民黨和共產黨人員被以「和蘇俄裡通外國」的罪名絞刑處決,時年38歲。

至於中共洗腦片中炫耀的絞刑架,還是張作霖特意從美國買來的。原來,絞刑是李大釗自己提出來的受死方式,但由於當時中國並沒有,是以為滿足李的心願,才進口了一個,不知這個中共為何不告訴國人。

還有此前中共黨史中說「行刑者為了折磨李大釗,竟絞了他三次,歷時28分鐘」,而過去紀念李大釗的文章也說第一次沒絞死,他發表演說;第二次又發表演說,完了發表第三次演說。但根據中共《黨史博採》2007年第4期發表的董寶雪寫的《李大釗就義的真實情景》一文,李大釗發表臨終演說是根據推測「編寫的」,為的是顯示李的「英雄氣概和崇高理想」。真實情況是:絞架上面有個吊板,下面是個坎。一按鈕,吊板落下去,人就吊死了。李大釗根本沒有可能一次次發表演講,中共內部之人自己揭穿了中共的謊言。

幾十年來,在中共一遍遍的洗腦宣傳下,與蘇俄、中共勾結背叛自己祖國的李大釗們儼然成為了民族偶像,並被評為中共的「雙百」人物,且迄今仍在欺騙著無數中國人。但謊言終究是謊言,中共打造的一個個「英雄模範」,炮製的一個又一個謊話,都將被還原,中共也在人們的唾棄聲中走入歷史的垃圾堆。

來源:大紀元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