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山:墜機事件與東航腐敗及江綿恆

3月21日發生在廣西梧州的中國東航墜機事件,留下不少謎團。按照專家說法,如果不是外物擊撞,無非就是人或機的問題。但無論如何,當局不可避免要對事故進行追責,由此不得不提一下東航背後的腐敗,以及後台靠山。

面對空難,你有多少生存概率?為何不讓客機更安全?

不尋常的墜機事件 分析原因文章被刪

根據大陸航空APP「飛常准」的數據顯示,出事的東航MU5735航班一直在約8,869米高度巡航飛行,當天飛機從8,869米高度突然在短時間內急速直線墜落,被不少專業人士認為完全超出了認知。

連官媒中新網也發文質疑:「從失聯到墜毀,發生了什麼?」「為什麼急速驟降,最後垂直墜落?」

報導引述國際知名航空安全專家托馬斯‧傑弗裡的話表示,「沒有求救信號,在空中沒有煙霧,以垂直姿態墜落,這是極其極其罕見的情況。」

中國航空學會《航空知識》雜誌主編王亞男則分析,這架飛機最後失事的時候,數據比較奇特、非常不正常,它從8,000多米高空快速地墜落,幾乎可以被理解為飛機完全失去了升力性能,沒有辦法再維持正常飛行。

但一些分析具體原因的專業觀點文章則被官方封殺。

如《財經》雜誌旗下「出行一客」採訪到的民航業內人士李瀚明分析說,這種情形的事故一般有三個原因:「其一,是飛行員有意自殺;其二,是被導彈等外物打了下來;其三,是飛機設計或者維修保養的問題。」

這篇文章後被新浪網刪除。

另一篇是質疑維修不力的。據《一點財聞》報導,這兩年因為疫情後的巨大虧損,為減輕經營壓力,東航一度通過多種手段壓降成本,包括嚴控維修費用。這篇文章隨後也在大陸被刪除。

同時,陸媒引述的「東航權威人士」稱,嚴控維修成本的網傳消息失實。

民間分析被封殺,結果可能就像鐵鏈女事件一樣,官方的結果即便難以服眾也不許質疑。黑盒子仍未尋到,即便尋到,如果真是如此,相信官方也會掩蓋。

中南海罕有快速響應與航空業腐敗水深

有關墜機原因,最可怕的是飛行員自殺一說,我們當然不希望是這樣,但在當下的中國,這種報復社會的事很多,已經發生許多血案。這是因為官方高壓加上洗腦,許多人有冤無法排解,會採取極端做法,這已經成為中共治下特有的互害模式。

但如果說是人的問題,往往還可能與航空業的腐敗問題相關。

據中共官媒報導,這次事故震驚中南海,21日事發當天,習近平聞訊後立即要求徹查事故原因。

這次中南海快速反應,也令人覺得不同尋常。法新社報導說,中共高層這次罕見地做出了非同尋常的快速反應。

對比2019年3月21日中午14時,江蘇響水天嘉宜化工廠發生爆炸事故。隔日的3月22日,習近平和李克強才下指令,強調全力搶險救援。2021年7月20日河南發生罕見洪災,習近平隔天於21日才發指示,當時他人去了拉薩。

這回中南海快速響應,應該事出有因。總之東航這回出了大事故,領導層要栽了!

發生空難的中國東方航空集團公司總部位於上海,是中國三大國有航空運輸集團之一。

據陸媒報導,截至2020年底,東航的機隊規模達七百三十餘架,號稱擁有中國大陸規模最大、商業和技術模式領先的網際網絡寬體機隊。目前,東航構建起以上海和北京為主的「兩市四場」雙核心樞紐網絡。

東方航空十多年前就是腐敗重災區。從2006年中貨航腐敗窩案爆發至2013年,東航就有12名高管落馬,包括東航兩名副總經理吳九洪及佟國照。2013年6月,已經退休兩年多的東航原副總經理陳海鞠被查。

到2015年10月,東航被中紀委官網通報批評,中央巡視組稱該公司領導層存在違規任用人員和利益輸送等問題。據稱巡視組還收到了反映一些領導人員問題的線索。

但東航隨後並沒有高管因涉貪落馬,背後是否有誰在撐腰,不得而知。

東方航空公司去年4月曾爆出性賄賂醜聞,女角是有「勞模空姐」之稱的黨支書空姐倪高平,她是東航客艙部高級經理,被舉報受上司教唆向更高層次的官員仇某進行性賄賂,並且有不堪入目的微信截圖為證。但幾天後上海警方就迅速通報稱事件為編造,「造謠者」仇某已被刑拘。事件之後也沒有下文,最終真相是什麼,至今也是個謎。

從這次東航墜機迅速封殺質疑原因的文章來說,其危機公關背後還是勢力強大。

東航的大佬與幕後的江綿恆

東航董事長劉紹勇,生於1958年11月,河南人,2000年12月就任中國東方航空總經理。2002年10月,任中國民用航空總局副局長。2004年8月,任中國南方航空集團公司總經理。2004年11月,兼任中國南方航空董事長。2008年12月,任中國東方航空集團公司總經理、中國東方航空集團公司黨組副書記、中國東方航空董事長。2016年12月任中國東方航空集團公司董事長、中國東方航空集團公司黨組書記、中國東方航空董事長。

與劉紹勇有密切交集(同為河南老鄉,在南航多年上下級)的前中國南方航空集團公司黨組副書記、總經理,中國南方航空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司獻民,於2015年11月被查。2004年11月,劉紹勇任南航董事長後,曾提拔司獻民任總經理。

司獻民曾以漂亮空姐服務巴結江派高官、廣東省副省長萬慶良,他被查的背後水不淺。

江澤民長子江綿恆所掌控的上海聯和投資有限公司,不僅是東航股東之一,也是東航子公司上海航空股份有限公司的控股股東。據上海航空2002年度報告顯示,江綿恆是該公司法人代表。

2009年6月6日,東航採取換股的方式進行吸收合併上海航空(股份)有限公司,2010年3月16日成立新的上海航空有限公司。

另外,東航主要樞紐機場包括上海的兩大國際機場——上海浦東國際機場和上海虹橋國際機場,而江澤民之子江綿恆的諸多公開身分中,其中之一就是上海機場集團公司等單位的董事會成員。

據旅美經濟學家何清漣的推特指出,據可靠資料,政商學三棲的江綿恆的商業利益網中心是上海聯和投資。憑藉這家公司,江成為新太子黨在中國資本市場的開路者。

上海聯和投資有限公司投資科技、航空、電信、金融等眾多領域,如中國網通、微軟、上海汽車、上海航空、上海機場、上海銀行等。

以上海為老巢的江澤民家族,被外界稱為中國第一腐敗家族。至此,同樣腐敗的東航背後,江綿恆的身影浮現。在後續的事故追責中,人們應該關注這一點。

來源 大紀元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