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郎偷窺織女洗澡」根本不是古代神話

牛郎織女

文:嚴汣霖 

七夕,說一說牛郎和織女。

因為長期被寫入語文教科書,牛郎織女的神話故事,在中國可謂家喻戶曉。不過,這個故事中有一處非常猥瑣的情節:為獲得織女,在老牛的唆使下,牛郎跑去偷窺織女洗澡,偷走了她的衣裳。然後在織女洗完澡找不到衣服的時候跳出來搭訕,博得織女的好感,繼而結為婚姻。

實在是太狗血。正常的故事邏輯下,織女本該怒斥牛郎是個流氓。

其實,這個情節並不是「古已有之」的東西。自秦漢而下的歷代牛郎織女故事中,都沒有這種猥瑣且弱智的橋段。

古人對牽牛星和織女星的觀察,是牛郎織女故事的起源。睡虎地秦墓竹簡中,已有「牽牛以取織女」的字樣。東漢應劭的《風俗通義》裡,已出現了「織女七夕當渡河,使鵲為橋」的情節。

牛郎織女形成較為完整的故事是在南朝。在殷芸的《小說》裡,織女是因為勤於紡織獲天帝獎賞,才嫁給牽牛的。二人後來被逼分離,只許一年一會,則是因為織女在婚後荒廢紡織,引起天帝震怒:

「天河之東有織女,天帝之子也。年年機杼勞役,織成雲錦天衣,容貌不暇整。帝憐其獨處,許嫁河西牽牛郎,嫁後遂廢織紝。天帝怒,責令歸河東,但使一年一度會。」

大略同期的《荊楚歲時記》裡,牽牛被迫與織女分開,則是因為他欠了天帝很多錢:

「牽牛娶織女,取天帝兩萬備禮,久而不還,被驅在營室是也。」

到了唐代,傳奇流行,出現了織女無視牽牛,與人間才子夜夜相會的香艷故事。張薦的《靈怪錄》中有一篇《郭翰》,講的是織女見郭翰「姿容秀美」,於是從天而降,兩人直接「解衣共寢」。織女「夜夜皆來」,於是郭翰問她「牽牛何在?」織女答道:「陰陽變化,關渠何事!且河漢阻隔,無可複知,縱复知之,不足為慮。」——關他屁事,且隔著河呢,他不會知道,就是知道了,也無所謂。

牛郎織女

頤和園長廊彩繪《牛郎織女鵲橋會》

當然,「織女與牛郎彼此相愛」仍是主流。一如宋人秦觀在《鵲橋仙》裡的詠嘆:「兩情若是長久時,又豈在朝朝暮暮」。

明代時,出現了中篇小說《新刻全像牛郎織女傳》。書中說,牛郎放牧、織女紡織, 二人相遇後互有好感。在月老等人的撮合下,天帝把織女嫁給了牛郎。二人成親後沉迷夫妻生活荒廢職責,天帝大怒,又把他們拆開,分散在天河兩端。最後,牛郎、織女向天帝上書認錯,獲允每年七夕相會一次。

以上種種版本,均沒有「老牛唆使牛郎、趁織女洗澡時偷走衣裳」這樣的情節。就筆者所見史料,這個猥瑣情節的普及,始於民國初年流行的京劇《天河配》。

該劇的大概情節是:商人張有才與兄弟傻三(也就是牛郎)同居,張妻嘎氏挑唆分居,牛郎只分得老牛一頭。老牛囑咐牛郎去碧蓮池,奪取織女之衣。牛郎來到碧蓮池,見仙女們在蓮池內沐浴,在水中舞姿翩翩。牛郎盜走織女的衣裳。織女追上,向牛郎索衣。牛郎要求與織女婚配。織女不願,牛郎再三要求,老牛又在旁極力強調二人緣分早已天定,織女無奈,只好應允。

這是一出典型的以調戲女性、對女性進行性騷擾為賣點的低俗劇。且看劇中「織女」的台詞:

(1)嘟!你是何方男子,私自窺探人家婦女。將我的衣服搶去,是何道理?
(2)你若執意不將衣服還我,我便回家告知父母,定不與你甘休。
(3)既要成婚。也須要將衣服還我。
(4)即便同行也要穿好衣服,像這樣赤身露體,豈不被人恥笑。

如此著意渲染牛郎以衣服為砝碼、織女「赤身露體」向牛郎反复索要衣服,自然是為了讓門票賣得更好。

據《中華畫報》1932年刊登署名「可泣」的文章《天河配之沿革》,《天河配》原本是崑曲中的節令劇目,「並不序老牛破車故事,頗為簡單」。劇名也不固定,有的叫《天河配》,有的叫《渡銀河》。民國三年(1914)北平第一舞台成立後,王瑤卿「將原有之崑曲渡銀河,翻為亂撣,並將老牛破車故事序於前場,加添浴池,……遂在第一舞台露演。……開演之日,第一舞台觀眾滿坑滿谷……嗣後他園亦皆效仿。崑曲之渡銀河已無演者矣。蓋此出劇情本無可觀,只仗彩砌陪襯,與沐浴時露出人體美。」

圖:京劇演員王瑤卿(右)

增入窺探浴池偷織女衣服的情節後,新京劇《天河配》全面戰勝了舊崑曲《渡銀河》。王瑤卿火爆後的次年,梅蘭芳也演出該劇,其中有「浴舞一場,取法於西洋之蝴蝶舞」。稍後,又出現了二黃版的《天河配》和秦腔版的《天河配》,情節大體相同。

梅蘭芳《天河配》劇照,1924年

京劇《天河配》編出「老牛唆使牛郎、趁織女洗澡時偷走衣裳」這樣的情節,可能是受到了當時某些通俗小說的影響。比如,1910年上海大觀書局出版的小說《牛郎織女傳》裡,已有牛郎在天庭調戲織女而被貶下凡、後又趁織女洗澡而偷走其衣服藏起的情節。與之相較,《天河配》裡,牛郎不再是天神,被改編成了「商人張有才的兄弟傻三」,他對織女做出的種種猥瑣之事,多了老牛在背後唆使。

1936年七夕前,天津天晴茶園排演《天河配》群仙入浴一幕

《天河配》裡的這種香艷情節,在民國的市井中流行了數十年——1951年,艾青在《人民日報》刊文批評「牛郎織女」題材的戲劇影片,還曾提到:「(這些戲劇影片)採取打諢湊趣的態度,迎合城市小市民的落後趣味,……還有色情台詞,等等。聽說有的甚至放映仙女沐浴的電影……」

《申報》1943年8月6日的《新天河配》廣告

再然後,課文《牛郎織女》誕生了。

也就是說:「牛郎偷窺織女洗澡、偷走織女衣裳逼其成婚」這類猥瑣情節,直至民國,才因市場需要(或謂之惡趣味)在低俗小說和低俗京劇中出現,然後又因小說的流行和京劇的繁榮流傳開來。到了1950年代,教科書的編寫者不察,遂將這類情節當做「古代勞動人民創造的神話」,寫進了語文教科書,成了幾代人共同的「文化記憶」。

來源    短史記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