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位新冠二次感染者自述:重復感染後會更嚴重麼?

奧密克戎大規糢流行以來,整個社會對疫情感染的態度急劇轉變,每個人都做好了被感染的準備。

然而,第一批感染者才剛剛開始康複,網路上就已經充滿了關於「二次感染」的討論。「感染次數愈多,免疫力越差」「重複感染會死」等論斷也開始出現。

人們最擔心的問題主要還是重複感染對身體造成的傷害。

有人引用國際學術期刊《自然醫學》在2022年11月刊登的一項研究結果,認為和首次感染患者相比,重複感染導致死亡風險增加117%,住院風險增加232%。然而這篇報告的研究對象是平均年齡63歲的美國退伍軍人,是否適用於普通人存在爭議。

今年9月《柳葉刀-區域健康(歐洲)》刊登的一項研究指出,99.17%的二次感染都是輕癥,只有少數為重度(0.78%)或危重(0.05%),再感染比初次感染癥狀更輕,只有1.08%的二次感染者需要住院治療,相比之下,初次感染住院治療的比例為 3.66%。

不過,群體不能代表個體,個體不能代表群體。為了了解重複感染新冠後的真實情況具體是甚麼樣的,塔門採訪了9位重複感染新冠病毒的患者,希望從感染癥狀、重複感染相隔時間、應對和預防措施等方面給大家提供一些參考。

新冠二次感染後,身體癥狀如何?

目前,關於新冠二次感染還沒有一個明確的定義。

根據我國臺灣地區疫情指揮中心2022年9月3日公布的診斷標準,確診新冠病毒感染14天後,再次確診,為二次感染。世界衞生組織認為,新冠病毒的二次感染應在初次感染之後至少90天,如果間隔不到90天,但發現了感染不同分支的證據,這也判定為二次感染。

這次,我們採訪了兩次感染間隔2-9個月的9位朋友,他們的感染癥狀有很大差異,有人第二次感染癥狀更輕,有人重複感染後體力明顯下降,也有人初次感染癥狀很輕,二次感染加重了好幾倍。

「第二次癥狀比第一次輕」

芊眠,女,29歲,未接種疫苗

2022年4月第一次感染,2022年12月第二次感染,間隔8個月

總體來說第二次癥狀輕很多,上次像大號流感,這次像普通感冒。

第一次感染發燒了3天,最高38.7度左右,喉嚨痛,有點咳嗽。發燒的時候很不舒服,甚麼飯都吃不下,吃連花清瘟還吐了,我在牀上躺了兩三天,第十天才轉陰。

第二次是我爸媽先感染的,傳染給我女兒,第二天我也中招了。主要是喉嚨痛,第二天開始低燒,最高37.8度,可以明顯感覺到疼痛從喉嚨沿著鼻咽管向上邁進,之後出現了輕微鼻塞、頭疼、流鼻涕的癥狀。這次比上一次轉陰要快,周六測出陽性,周三做抗原已經陰了。

我覺得抗體還是有作用的,因為這次是家人之間傳染的,應該是同一種毒株,但我爸媽是第一次感染,他們的癥狀要重很多。我和我老公都是二次感染,癥狀比較輕,甚至生著病,我還能從早到晚帶娃玩一天。

木木,男,39歲,已接種3針疫苗

2022年3月第一次感染,2022年12月第二次感染,間隔9個月

今年3月我在南韓感染過一次,當時連續發燒了4天,燒到39.4度左右,感覺頭疼、渾身酸痛。我吃了退燒藥,到第五天才慢慢好一點。

後來我到中國,因為工作原因,經常有外地司機到公司來,我覺得第二次感染就是從外地司機開始的。有一天晚上,我和同事一起在家裡吃飯,第二天他覺得身體不太舒服,我做抗原發現自己也感染了。

第二次癥狀比第一次輕很多,還是有點發燒,身體酸痛,但沒有第一次那麼難受了。有流鼻涕的癥狀,就像感冒一樣。

因為不太熟悉哪種藥更好,我只吃了連花清瘟和999感冒靈,後來覺得吃藥很麻煩,就沒再吃了。感染那幾天我還一直在工作、做家務,第五天雖然抗原還是陽性,身體已經不疼了,就像回到沒有生病的時候一樣。

兩次感染都是奧密克戎,我覺得比第一次更疼,但這次感染後,我身上長了一個腫塊,可能因為生病期間免疫力降低,身體出現了炎癥,需要去醫院切掉。

,36歲,上海,已接種第1針疫苗

2022年4月第一次感染,2022年12月第二次感染,間隔8個月

今年四月底五月初,我在上海封控期間感染過一次,當時覺得喉嚨疼、頭疼,連續發燒了好幾天,一直37.4度左右降不下來,第七天左右轉陰。

第一次轉陰以後,身體很容易感到疲勞。後來上海解封,每天下班到家都覺得很累很乏力,躺在牀上一直大口喘氣,有一種身體被抽空的感覺。這種狀態持續了一個多月,後來吃了複合維生素才改善。

12月放開以後,身邊很多人都陽了,先是坐在我旁邊的同事測出了兩條槓,公司讓我們居家辦公,後來我老公也測出了兩條槓。我自己一直沒事,還覺得第一次感染的抗體有點用。

結果有一天覺得喉嚨痛,打了好幾個噴嚏,下午四五點鐘嗓子突然啞了,我覺得不妙,測了抗原發現很淡很淡的第二條槓,就估計是中招了。

第二次感染程度更輕,發了兩天低燒,有一點咳嗽和黃痰,抗原在第五天轉陰。不過現在還在居家辦公,運動量很小,沒有之前身體很虛的感覺。

「二次感染,體能明顯下降」

程佳其,女,32歲,已接種3針疫苗

2021年12月第一次感染,2022年2月第二次感染,間隔3個月

我剛打完第三針疫苗,就二次感染了。

沒打疫苗之前,我已經有點輕微的咳嗽、喉嚨痛,打完以後馬上就加重了。那時候大家也都已經感染了,雖然我每天戴口罩、吃維生素,但也沒用。本來以為第一次感染的抗體能起碼再撐半年,沒想到不過三個月以後就又「中招」了。

雖然第二次感染也是一周就轉陰,但這次感受到體能明顯下降了:

我信佛,本來每天都要做「大禮拜」(又稱「磕長頭」)。第一次感染的時候,雖然每天也很困,我還是能每天磕三四百個「大禮拜」。但第二次咳得死去活來,完全沒力氣了。

第三次感染最開始癥狀很輕微,我沒發燒,也沒咳嗽。不到一周就轉陰。

但是今年我體能下降很厲害,動一動就會喘,現在確認是心髒供血不足、心肌缺血,看的中醫說這是新冠後遺癥。而且我覺得現在我的記性也變差了很多,答應好別人的事情經常會忘記。

小胡,女,21歲,已接種3針疫苗

2022年4月第一次感染,2022年12月第二次感染,間隔8個月

第一次感染的潛伏期,喉嚨一直不舒服,後來發燒了一個晚上,測出抗原是兩條槓。

當時比較嚴重的癥狀是咳嗽,斷斷續續咳嗽了快一個月,尤其是最開始的一個禮拜,每天晚上都會咳醒好幾次,睡不了一個整覺,轉陰之後偶爾還會咳痰。

我已經打過兩針科興,感染之後過6個月可以打加強針,所以12月21日我去打了安徽智飛的第三針,本來想增強一下免疫力,結果打完第二天晚上就發燒了。我估計之前已經感染了,不過還在潛伏期,打完癥狀發作出來了。

第二次感染我燒了一個晚上,咳嗽沒有第一次嚴重,但是頭痛、全身無力,在牀上躺了兩天,還有點流鼻涕。現在爬樓梯感覺很累,呼吸很困難,喘不過氣,因為我家在5樓沒有電梯,以前爬5樓我覺得還算輕松,不會累得氣喘籲籲的,現在感覺呼吸都是痛的。

小貝,女,28歲,已接種2針疫苗

2022年3月第一次感染,2022年12月第二次感染,間隔9個月

第一次感染比較嚴重,發燒、酸痛、乏力、咳嗽,各種癥狀曡加在一起。從3月26日開始,一直到清明節假期我都處於非常乏力、喉嚨很痛的狀態,發燒了三天,咳嗽持續了1個多月。

12月11日那周政策放開,我和朋友去泡湯,過兩天我朋友就陽了,14日我開始嗓子疼,一直到17日才測出弱陽,21號轉陰。第二次感染的時間是蠻短的,但咳嗽一直到現在還沒完全好。

第二次感染主要是呼吸道的癥狀,吞刀子、咳嗽、嗓子啞說不出話,晚上會有輕微頭疼,但睡一覺就好了。轉陰之後有很明顯的乏力,比如出門買菜,以前很輕松就走過去了,第二次感染之後你走過去會覺得很喘很累。

從癥狀上來看,第二次是輕一些的,但從愈後的體力恢複上來說,第二次有明顯的乏力。

「初次感染癥狀較輕,二次感染明顯加重」

龍貓,女,24歲,已接種3針疫苗

2021年12月第一次感染,2022年1月第二次感染,間隔2個月

第一次基本無癥狀,輕微咳嗽,喉嚨有點幹而已。第二次發燒了,喉嚨痛、頭痛、背痛、鼻子堵,咳嗽也很厲害。

主要還是我自己以為已經感染過了,不會再感染,就放心大膽地出去吃飯太多次,大大提升了感染率。我室友不咋出去吃飯,一直都是陰性。

Max,女,24歲,已接種3針疫苗

2022年4月第一次感染,2022年12月第二次感染,間隔8個月

我第一次感染沒甚麼癥狀,有輕微的喉嚨痛、頭暈,像扁桃體發炎的感覺,大概只疼了一天。

但那之後,我明顯感覺記性變差了,有時候會忘記工作上的事情,有時候身上帶了一個東西,我還是會到處找。前段時間去體檢,發現多了一個甲狀腺結節,醫生說可能跟感染新冠有關系。

第二次感染癥狀比上次嚴重很多,第一天就發高燒,感覺喉嚨痛、咳嗽、鼻塞,從晚上9點開始睡,但一整晚都沒有睡著,因為頭太疼了。當時以為自己沒甚麼事還洗了個澡,癥狀就加重了。第二天整個人沒有力氣,高燒39度,一整天都暈乎乎的。反複高燒持續了3天才退下來,現在第七天剛剛轉陰,還是會咳嗽和鼻塞。

我第二次感染的時候,公司裡已經很嚴重了,我父母都感染了,抗體可能在6個月內還有作用,再長就沒甚麼用了。

張兆華,男,26歲,未接種疫苗

2022年7月第一次感染,2022年12月第二次感染,間隔5個月

第一次感染難受了兩三天。剛開始是嗓子疼,第二天早上五六點鐘直接被疼醒,之後開始頭疼,熬了一整個通宵都睡不著,第三天頭不疼了,咳嗽了兩天,基本上就沒事了。

第二次的痛苦程度,是第一次的至少三倍以上。第一個晚上渾身不自在睡不著覺,兩三個小時醒來一下,醒也不能完全清醒,睡也睡不踏實,一量體溫38度多,一直翻來覆去熬到了早上六點多。光是反複發燒就折磨了我三五天,水在手邊我都不想拿起杯子,過了一個星期才減輕了,現在已經第十天了,偶爾還會咳痰。

這次感染我比較詫異,因為近幾天也沒怎麼出門,也沒和別人接觸,想不明白怎麼就感染了。

重複感染後,如何看待新冠病毒?

盡管網路上有不少「應陽盡陽」「早陽早好」的聲音,大部分受訪者都表示不希望反複感染,一方面,感染的過程比較痛苦,另一方面,人們擔心反複感染會對免疫力造成損害。

在此次採訪中,我們聽到最多的聲音,是「能不感染就不感染,因為挺難受的」「把自己的防護做好,但最後感染了確實也沒有辦法」。

「既然逃不掉,只有樂觀面對了」

木木,男,39歲,已接種3針疫苗

2022年3月第一次感染,2022年12月第二次感染,間隔9個月

新冠剛開始的時候很危險,現在已經過去很久了,它就像一場感冒而已。

我現在覺得越早感染越好,第一次被感染以後,我很長一段時間都沒有感冒,我覺得是感染之後有了抗體,不太容易馬上生病。

聽說時間過3-6個月就容易再感染,我剛剛康複,身體還有抗體,所以覺得無所謂。不過主要目的是身體健康,我也還是小心點,盡量別再被感染。

,36歲,上海,已接種第1針疫苗

2022年4月第一次感染,2022年12月第二次感染,間隔8個月

這一波來之前我蠻害怕,畢竟之前得過一次,不過真的看到第二條槓的時候,也覺得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既然逃不掉,只有樂觀面對了。

我看到國外的研究,說重複感染一次比一次輕,我覺得這個東西還是有一定抗體的。就我自己親身經历來說,沒有那麼嚇人,就當再打一針加強疫苗。

「沒有那麼恐怖,也沒有那麼無所謂」

張兆華,男,26歲,未接種疫苗

2022年7月第一次感染,2022年12月第二次感染,間隔5個月

2020年初我在家50多天沒出門,被這個東西嚇到了,挺害怕的。

第一次感染完,我覺得好像也沒那麼恐怖,非常確定這就是一個重感冒,一點事都沒有。

第二次感染之後,我心態又變了。它不像一開始認識的那麼恐怖,也沒有後來以為的那麼無所謂,它還是一次比較重的生病,需要重視起來,盡量別感染。

「我對重複感染還是挺害怕的」

小胡,女,00後,已接種3針疫苗

2022年4月第一次感染,2022年12月第二次感染,間隔8個月

我對重複感染還是挺害怕的,因為網上很多人說,感染了很多次之後身體會越來越差。我現在已經第二次了,照這個情況發展下去,離第三次、第四次也不是很遠。

有很多國外的小夥伴,經历了好幾次感染,我會去看他們的經驗帖,看一下別人的情況怎麼樣。我現在覺得能不感染就不感染吧,把自己的防護做好,但真的感染了確實也沒有辦法。

Max,女,24歲,已接種3針疫苗

2022年4月第一次感染,2022年12月第二次感染,間隔8個月

一開始覺得這種事情肯定不會到我身上,自從第一次感染之後就小心了一些,第二次感染之後覺得確實不要再得了。因為重複感染對身體還是有很大影嚮的,每次發燒都會影嚮肺部、身體各種功能,所以有點焦慮。

有人覺得越早越好,現在看來也不是甚麼好事,因為病毒會變異,每次感染的毒株可能都不一樣,但抗體可能只有六個月。我挺擔心第三次感染的,因為防不勝防。

小貝,女,28歲,已接種2針疫苗

2022年3月第一次感染,2022年12月第二次感染,間隔9個月

知道感染之後覺得挺喪的,擔心已經有了第二次,那會不會有第三次、第四次,新冠這個事沒有人能說得清後果,不知道自己會不會遇到一些其他問題,所以還是蠻擔心的。

我身邊很多人非常支持放開,他們覺得感染是不可避免的事,甚至希望早點感染,所以也不愛戴口罩。當時我有一個思考,政策放開會不會對我以後的交友產生影嚮。比如有些人就是不愛戴口罩,就是喜歡去人多的地方,那這個人攜帶病毒的幾率就比較大,那我是不是要跟他減少接觸,我自己也產生了這樣的疑問。

「主要擔心老年人」

芊眠,女,29歲,未接種疫苗

2022年4月第一次感染,2022年12月第二次感染,間隔8個月

對於平時身體健康的人來說,我一直沒有覺得疾病本身很可怕,我擔心的都是其他事。

第一次感染我主要擔心家裡的小朋友和貓,萬一我們要去隔離,娃怎麼辦?貓怎麼辦?擔心會不會傳染給鄰居,鄰居會不會很怕我們。

現在主要擔心老年人。這一波受感染的老年人很多,醫院裡人也很多。我的外婆和奶奶都80多歲了,這次都感染了。只能慶幸她們沒有出現危險癥狀,如果真的嚴重到去醫院,家人肯定是很擔心的。

行為上,有哪些應對/預防的措施?

經历過兩次感染之後,不少人對疫情採取了更為謹慎的態度,表示不能再掉以輕心,要做好防護、佩戴口罩。此外,有人堅持健身習慣,提高身體抵抗力,有人購買血氧儀、制氧機,以備不時之需,還有人去醫院拍片,檢查肺部是否受到損傷。

此外,人們對於疫情的一個共識是,防範病毒不應打亂正常生活的節奏。就像受訪者@張兆華 所說的:「正常走路過程中受傷了,傷口包紮包紮還是要往前走,不能一直圍著這個事轉。」

「去醫院檢查」

小胡,女,00後,已接種3針疫苗

2022年4月第一次感染,2022年12月第二次感染,間隔8個月

我擔心感染之後可能會傷害到肺部,所以去做了個CT,出來結果是正常的,才放心下來。大家咳嗽很嚴重的話,還是要去醫院查一下。

「防護措施該做還是會做」

龍貓,女,90後,已接種3針疫苗

2021年12月第一次感染,2022年1月第二次感染,間隔2個月

現在出去吃飯會比較謹慎,防護措施該做還是會做的。雖然大家都已經感染過了,有群體免疫,但還是擔心會感染新的毒株。吃過一次虧之後不像之前那麼囂張了。

Max,女,24歲,已接種3針疫苗

2022年4月第一次感染,2022年12月第二次感染,間隔8個月

第一次感染之後,我覺得自己身體素質沒有跟上,就去健身了,結果還是沒有抵抗住這個病毒。我覺得有機會還是要健身,病毒來了就是看自身免疫力能不能打敗它,要保持良好作息和適當鍛煉的習慣。

現在就是與病毒共存的時代了,每個人還是要做好自我防護,我覺得普通口罩沒甚麼作用,基本上能戴N95就會戴N95。

「購買退燒藥、血氧儀、制氧機」

芊眠,女,29歲,未接種疫苗

2022年4月第一次感染,2022年12月第二次感染,間隔8個月

我們家已經備好了一些退燒藥、血氧儀,可以在家裡監測自己的情況,萬一有甚麼不舒服,也知道甚麼時候去醫院,不至於特別焦慮。

對於普通老百姓來說,我們能做的就是做好防護,該怎麼過日子就怎麼過日子,不可能因為這個病毒就不出門了、不上班了。

張兆華,男,26歲,未接種疫苗

2022年7月第一次感染,2022年12月第二次感染,間隔5個月

第二次感染之後,因為癥狀有點重,我擔心家裡老人受到影嚮,就買了制氧機和血氧儀。

生病是人生不可避免的一部分,沒有這個病就有別的病,所以還是要正常生活。正常生活的同時,戴口罩、多鍛煉、家裡多備一些藥品、給老人準備一些醫療儀器。

小貝,女,28歲,已接種2針疫苗

2022年3月第一次感染,2022年12月第二次感染,間隔9個月

我確實不想再感染了,去人多的地方還是會把口罩戴好,做好手部消毒。這次我父母、外公外婆都感染了,因為外公外婆家裡有吸氧機,我現在讓他們每天輪流吸氧,我也給他們買了血氧儀,但過了一個周才發貨,當時發現很多店都已經缺貨了。

「少看社交媒體,減少焦慮」

芊眠,女,29歲,未接種疫苗

2022年4月第一次感染,2022年12月第二次感染,間隔8個月

我自己有一個感覺,如果平時經常上社交媒體,會覺得這波疫情特別嚇人,因為癥狀不嚴重的人,可能不太在網上分享這些經历,只有特別難受的人,會想要在網上分享一下。

我覺得特殊時期還是少上社交媒體,少給自己制造焦慮。如果我看到一些很奇怪的謠言,在我查清楚它是假的之前,我還是會焦慮一下,這就是一種內耗,所以我選擇少看社交媒體,少看一些群消息。

截至發稿當日(2022年12月29日),「新十條」推出還未滿一個月,全國各地大多數人仍處在初次感染階段。

因此,我們能夠採訪到的有過「二次感染」經历的樣本有限:他們大多是活躍在社交媒體上的年輕人,無基礎疾病,屬於新冠輕型病例。盡管無法代表所有「二次感染」可能出現的情況,但希望給大家提供一些宏觀數據以外的參照。

現階段,人們對於二次感染有許多不科學的認識。網路上充斥著各類資訊,或是以聳人聽聞的方式捏造謠言,或是對二次感染的癥狀及傷害輕描淡寫。我們希望以9名新冠重複感染者的真實經驗,提示大家,二次感染沒有那麼可怕,但也不能掉以輕心。

此外我們也想表示,目前有許多關於二次感染的研究,但並非所有二次感染者都遵循著「具有顯著性」的研究結論。例如,有研究表示接種疫苗可以有效降低二次感染風險幾率,而受訪者中超過一半的人接種了3針疫苗,仍被二次感染。

在二次感染的後果不明確的狀況下,我們唯一能做的,是對各種資訊廣泛參考、多加甄別,而非片面相信或全盤否定。如果因此而內耗,不如像受訪者@芊眠 所講的,少看社交媒體,少看群消息,讓自己心態更平和,或是像@被被 在採訪中說的那樣,「既來之,則安之」。

參考文獻:

1. Protective Effect of Previous SARS-CoV-2 Infection against Omicron BA.4 and BA.5 Subvariants. N Engl J Med 2022; 387:1620-1622. DOI: 10.1056/NEJMc2209306https://www.nejm.org/doi/full/10.1056/NEJMc2209306

2. Bowe, B., Xie, Y. & Al-Aly, Z. Acute and postacute sequelae associated with SARS-CoV-2 reinfection. Nat Med 28, 2398–2405 (2022). https://doi.org/10.1038/s41591-022-02051-3

3. Risk and severity of SARS-CoV-2 reinfections during 2020–2022 in Vojvodina, Serbia: A population-level observational study. https://www.sciencedirect.com/science/article/pii/S2666776222001478

4. 2019 冠狀病毒病(COVID-19)的公共衞生監測https://apps.who.int/iris/bitstream/handle/10665/351761/WHO-2019-nCoV-Surveillance-Guidance-2022.1-chi.pdf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