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敗的「旋轉門」政客

文:漫天霾

最近英國發生了一件醜聞。英國議會下院保守黨議員歐文·帕特森被爆利用職務之便為兩家公司有償遊說,動動嘴皮子,2-3天就能拿到相當於兩三倍的年薪。註意,是年薪。

帕特森曾任卡梅倫政府北愛爾蘭事務大臣和環境部長,擔任議員期間,又兼任蘭德克斯實驗室(Randox Laboratories)的顧問。他代表這家公司與英國政府官員進行了多次接觸和會晤,幫助蘭德克斯實驗室去年獲得了政府審批的近6億英鎊的合同,沒有經過任何流程。

英國議會下院議員歐文·帕特森

英國議會下院議員歐文·帕特森

英國媒體順勢揭露了議員充當某些利益集團的代言人、官商勾結的黑幕:去年,有超過200名議員除了拿到約8.2萬英鎊(約合70.45萬元人民幣)的年薪之外,還有「副業收入」。一般是,擔任某大型企業或者行業協會的顧問進行遊說,工作時間大約62-84小時,賺到14.4萬英鎊。每位議員每年額外收入大約在50萬-100萬英鎊不等。

英國議會下院一共有650個席位,這意味著什麼呢?有將近1/3的議員,頂著「人民的代表」的頭銜,幹的是為個別群體爭取特權的骯髒勾當。

所以這位帕特森,並不是個例,他只是吃相有點太難看了,猴急,不懂得事緩則圓。另外,也太貪了,連議員同僚都看不下去了。有議員爆出此人曾有14次有償遊說的記錄,每次得到的薪酬是議員年薪的3倍。

更令公眾和媒體憤怒的是,英國首相鮑裡斯·約翰遜竟然包庇他。在英國議會做出暫停帕特森的議員職務30天的處分後,約翰遜阻擾這項處分。最後在窮準猛打之下,他才承認:「這是一個徹頭徹尾的錯誤。我就像大白天在一條寬敞的馬路上開車,但沒看路,結果就把車開到陰溝裡去了。」

他倒不是在寬敞的馬路上開車,也不是把車開陰溝裡了,因為英國的路已經越走越窄越崎嶇,所以本來就在通往陰溝的道路上。

問題的關鍵在於,這些議員這麼做,並沒有多大問題,否則約翰遜怎麼可能明目張膽地袒護一個腐敗分子?

原因在於,英國議會有一項規則:只要不違反遊說規則或影響本職工作,議員就可以有兼職,只要申報利益即可。

所以這件事情的最終結果就是:帕特森迫於壓力辭職;然後,我們將修改議員的規則。

完了?

完了。

你要是說,議員與利益集團之間暗通款曲不會影響公正執行職務,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不信。

然而這居然是允許的。難怪英國媒體說:我們這裡沒有腐敗,因為腐敗是合法的。

喜歡英美「憲政制度」的人又要跳出來了:人家有製衡,有監督機制,有自我糾錯,巴拉巴拉一大堆似是而非的東西又冒出來了。我問你,大家都這樣,蛇鼠一窩,心照不宣,怎麼制衡?有監督機制,怎麼這麼大面積的腐敗?

有自我糾錯?你能不能讀一讀英美歷史和美國憲法,看看它們糾什麼錯了? 20世紀以來,一直不是在錯誤的道路上一路裸奔嗎,只看錯得快慢而已。

工黨說,我要給NHS撥款100億英鎊。保守黨說,不行,最多60億英鎊。好了,「偉大的妥協」一下,80億。

然後保守黨宣稱,我們是主張小政府的,我們為納稅人節約了20億英鎊。接著工黨又出來說,保守黨代表資本家,它們這麼做就是讓貧苦的工人階級看不起病。巴拉巴拉又一陣子。看似相互指責,都是自我表揚。好煩啊!

然而這個數字本來應該是零。你管這叫自我糾錯?

英國議會下院辯論

英國議會下院辯論

保守黨、工黨,民主黨、共和黨,你看著它們辯論得很激烈,就以為那是製衡機制?多幼稚啊,人家哥倆是要爭著執政的,把這個廟拆了對誰都不利,所以在小事情上罵一罵,維護這個體制那可是高度一致的。它們其實是一夥兒的,老百姓永遠是那塊肥肉,只看讓誰吃而已。

清醒點!

還有人說,你怎麼有臉說人家英美,你也不撒泡尿照照?

我說英美不對,就是說其他地方對?你既然覺得這樣做不對,為什麼到了英美那裡,你就又是製衡、又是監督、又是糾錯、又是「最不壞」了,能不能稍微邏輯一致一點啊?人家自己的政客和媒體都說這不對了,你怎麼還一直在幫他們洗地啊?

這事吧,在這邊更簡單直接,拿起電話,「我給下面打個招呼……」,就搞定了。

所以簡單直接有時候不見得是壞事,它能讓大家一眼看清真相;曲折迂迴,最終結果是一樣的,只不過是騙術更高明了而已。

天下烏鴉一般黑,那邊豬黑不等於這邊豬白。

政客與說客合體,這在英美政治上叫做「旋轉門」政客。

顧名思義,旋轉門這邊是政客,推著一轉,就變成顧問、股東、董事等等了。英美政客玩這一套,玩得是最溜的。

你想啊,他任期就那幾年,必然會短視和急功近利,首要的目標必然是先保住自己在臺上。在任期間,明目張膽地接受賄賂,當然是不可行的。但是為自己卸任後留一個好的退路,就要想一個萬全之策。

那就是,在任期間為大企業和利益集團充當代言人,爭取有利於他們的立法或者合同,為他們進行利益輸送,然後在卸任後,搖身一變被這些集團聘用,收穫豐厚的利益回報。

那個回報的數額跟當個部長、國會議員相比,簡直是雲泥之別,沒有人能經得起這樣的誘惑。

就說那個帕特森,議員年薪8.2萬英鎊,英國倫敦核心區居民平均年薪多少呢,73917英鎊。所以議員的年薪只是略高於平均數。但是他為什麼要搶著競選議員呢?原因一方面是收入穩定,只漲不減;但更重要的就在於他今後的預期利益太大了,競選投入可以很快收回成本。

你可別告訴我他們都是有理想有抱負有服務公眾情懷的「十大傑出青年」,我不信。

而他之所以被揭露,前面說了,就是猴急,太貪。你急啥啊,先遊說立法或者拿到合同,等卸任了去當顧問或者董事,亦或者過一段時間再收錢多好,神不知鬼不覺,「合理合法」。

你看美國政客就玩得比他嫻熟。

典型的,比如前些天逼捐埃隆·馬斯克的聯合國糧食計劃署執行總幹事戴維·比斯利(David Beasley)。我寫過他(最不要臉的人在要求他人高尚)。他1979-1992年任南卡羅來納州眾議院議員,1995-1999年期間擔任南卡羅來納州州長。卸任後分別任一家律師事務所合夥人,美林證券和通用汽車公司高級顧問。

 

戴維·比斯利埃隆·馬斯克

戴維·比斯利逼捐埃隆·馬斯克

國會參議員的年薪大約是16萬美元;美國州長的平均年薪是10-20萬美元,有50%的州,州長年薪低於12萬。你再看看他卸任後的安排,律師、美林、通用,一躍進入頂級高薪階層。

他並不過分。因為這幾乎是固定操作。

在華盛頓DC聯邦政府駐地周圍,住滿了各種遊說集團,充當軍火、環保、農業、汽車、鋼鐵、製造等行業的說客,專門的業務就是蒐集各種資料,說服國會議員,在立法上傾向於他們的金主,以謀求特殊利益和行業照顧。

約半數的離任國會議員都在華盛頓著名的遊說公司聚集地「K街」謀得了職位。

其實他們根本不用擔心沒有高薪工作,美國各種利益集團無不用盡渾身解數在政府中尋找和安插代言人。

財政部長是卸任後「就業」最好的。不像有些蠢材不動腦子大筆一揮給你撥1億美金,人家玩得都很巧:花個幾千萬稅金,僱一大幫人寫個冗長的報告,然後到處勾兌,把它變成產業扶持資金,或者給你爭取到一大筆貼息貸款,合法了。

又或者,更間接一點,日本集成電路和電子糢塊便宜是吧,實在是競爭不過啊。好辦,加24%關稅,讓它比本土還貴,國內卡特爾形成了,然後說我們保護了美國的產業和工人,偉大了!

所以美國幾乎歷任財政部長,卸任後大多數都進入超級大公司、投資銀行擔任董事和顧問。要麼再間接一點,直接去還是不夠隱蔽,這些卡特爾就贊助一個基金會,把他們僱傭起來專門為其說話。亨利·鮑爾森、約翰·斯諾、保羅·奧尼爾、勞倫斯·薩默斯、羅伯特·魯賓,都加入了布魯金斯協會。這個協會200多名研究員中,有一半的人都有政府工作背景,擔任過駐外大使的就有六位之多。

更牛的當然還有國務卿、國防部長。以及與情報工作有涉的高級官員,你懂的。

這幾類人大多進入通用電氣、雷神、洛克希德-馬丁、波音等大型軍火企業,這個不用多解釋,就是製定對外政策,然後賣軍火。沒有那個集團比美國軍火商更牛。奧巴馬政府國土安全部長傑·約翰遜卸任後成為洛克希德-馬丁公司董事會成員;國防部長哈格爾任雪鐵龍等多家公司董事;美國國防情報局負責人、國家情報總監詹姆斯·克拉珀離職後曾在一家國安諮詢公司擔任高管,同時還在多家公司擔任董事會成員。

至於我們熟悉的蓬佩奧,本來可以去美孚、美聯航空、杜邦(註意它可不僅是個生產尼龍和黑絲襪的化工企業,它是火藥和防彈衣巨頭,曾參與過曼哈頓計劃)等公司任職,結果被中國製裁,這些公司不想影響與中國的生意,所以他去了華盛頓哈德遜研究所擔任高級研究員。

美國前國防部長馬克·埃斯珀

美國前國防部長馬克·埃斯珀

「旋轉」當然也是「雙向」的,卸任後去大公司,大公司也千方百計安插人進政府,這不更直接嗎。比如特朗普政府國防部長馬克·埃斯珀,原來就是雷神公司高管,分管政府關係事務,聽聽這「分管工作」,卸任後又回到了雷神公司。政商兩界混得如魚得水,無縫切換。

你要是再說這些事情與戰爭和賣軍火沒有關係,權當我沒寫。

當然他們和財政部長一樣,很多人也去了各類智庫。基辛格,大家都認識,卸任後成立了基辛格國際諮詢公司並任董事長;拉姆斯菲爾德,大家也熟,卸任後擔任美國最負盛名的智庫蘭德公司的主席;更著名的是「美國對外關係委員會」,曾任國務卿的有十多人,曾任財政部長、國防部長的有數十人。

全球共有5465家智庫,其中美國就有1777家。什麼狗屁智庫啊,納稅人需要他們嗎?不需要;消費者需要他們嗎?不需要。企業家呢?更不需要。

所以它們大多數都是依附於聯邦政府的寄生蟲。其存在的目的,就是影響政策制定,進行利益輸送;而且寫個報告、搞個調查、製造文字垃圾,動輒還幾千萬美金。說到底,就是想方設法幾頭切,從美國納稅人口袋裡搞錢,禍害老百姓。

這倒也反映了「民主」制度的突出特點:瓜分財富的遊戲。誰都想組成利益集團從納稅人的資金中分一杯羹,一場相互劫掠的遊戲永不停歇地上演,只看誰搶得多,最終把所有人搶到陰溝裡。

 

來源  漫天雪798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