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了馬的貪官VS秀恩愛的女星

落馬貪官

文:伢大富

今天又是一個無厘頭的暴跌,下午最慘烈的時候,我連打開帳戶的勇氣都木有,屏幕開著,手一直在發抖。 

開始我還以為是地震了,後來覺得可能是低血糖了,再後來,直到收盤,手漸漸的恢復平靜了,我才明白,那是一種面對恐懼時的心悸,就是你很害怕接下來要發生的事情,於是提心吊膽,心情久久不能平靜。

據說這種症狀經常會發生在貪官身上,艾瑪,大富啊大富,你炒股混成這樣,你麻麻知道嗎?

理想是把股市當成取款機的,結果發現它特麼是吞金獸,

嗚嗚。吃晚飯的時候我就在想,今天這個暴跌,股民帳戶裡蒸發掉的錢該堆滿了多少屋子啊。

話說大富是個對金錢沒有明確概念的人,可能是刷卡給慣的,某次聽人家議論說豬肉35塊一斤了,我插嘴說:「哦,那這是貴還是便宜啊?」然後就沒有然後了,從此她們見到我扭頭就走,哎。 

但就我這樣一個有時特別傻缺的人,今天還被貪官賴小名的紀錄片給震撼到了,根據公開的報道,專案組在某小區發現了他專門藏匿贓款的一處房屋,裡面有多個鐵皮櫃,存放的現金達2.7億,重達3噸,厚的跟一面牆似的。

他把這個專門放錢的屋叫做超市,因為經常會去,就跟你經常去超市一樣嘛,然後呢,他為了躲避調查,都是要求行賄的人直接用現金交付。

收到錢後他自己再開車來到他家的這個超市,把它們一摞一摞的整理好,再親手放到鐵質的貨架上,欣賞完畢才走。為了防人跟蹤,他往返的路上,還會特意多繞幾圈。

超市裡的海量現金,還只是冰山一角,他老媽的帳戶上,還躺著3億元人民幣的存款,全部都是公司內外人員,逢年過節孝敬的。

除此之外,還有豪宅名車、高檔手錶和字畫等至今還沒統計清的財產。

但是哦,這麼多錢擺那裡,實際上他一分錢都沒花,光放在那了,最後被組織上一鍋端,連他自己事後都感慨:「我要這麼多錢有什麼用呢,最後又不敢花又不敢用。」

這口氣,像極了《人民幣的名義》第一集裡,那個在家裡面幣思過的,哭泣的趙德漢趙處長,鼻涕一把淚一把的說:「我一分錢都沒花,不敢啊。」

此情此景,我就在想,這到底是不敢花呢,還是根本沒有花錢的機會呢?這麼多錢,一分都沒花,這得有多克制。 

連花錢都能克制的人,卻克制不了貪,由此可見,貪有多可怕。

物質上有收集癖,精神還能斷捨離,這樣的人幹啥都是人才啊,結果卻花了17億預繳了監獄小單間的租金,也是可惜壞了。

#別人家的「超市」#

常言道,離錢越近的行業,越考驗人性。 

金融業是資金和資源密集相交的領域,其他實業,一個項目可能幾個億就是個大項目了,但搞金融的,隨便一個融資可能就幾十億,過過手的人無形中就把自身的價碼給抬高了:你看我幫你那麼大一個忙,回報啥都不過分吧。

就比如這個小民哥,天天接觸的老闆不是百億身價,就是首富,跟他們要點錢花,簡直就跟拿顆糖似的。

有識相的老闆自己都會主動說,我最近買了哪裡哪裡的房子,地段不錯,你要不要也來一套,點頭了,那麼就給你留了位子,反正他手裡有那麼多。 

車子這個也不錯,坐著很舒服,要不也留下吧,然後就積少成多了

比如他從小漁港最著名的娛樂公司,就是老闆姓楊的那家手裡,以集團名義租了一個辦公樓,合同金額有幾個億。

我天,租觀音廟也沒這麼貴吧,事發後集團違約不租了,這家娛樂公司連個聲都沒敢吭,可見有多心虛。
按照小漁港的說法,小民哥以類似但又並不限於此的方法,幫一堆人喜出去了幾千億的資金,這麼一比,好像他的贓款都看著少多了。 

辦案的人員說,賴用也用不了這麼多,手錶動不動就幾十塊,他就是千手觀音也帶不過來,但他就是想要,啥啥都想要,哪怕要來不動,這是一種對物質的純粹占有欲。

不光是對物質,還有對女人,以前只聽人家說包二奶,沒想到還有人包100多奶的,簡直就是奶牛廠廠長有木有? 

小民哥最著名的例子,是在珠海某小區裡,虛假搖號買下100多套房子給情婦們住,綽號「伊甸園」。

以至於人們調侃,他得在小區隨機漫步,走到誰家,今晚就在誰家睡,就跟晉朝「羊車望幸」的開國皇帝司馬炎似的。

紅粉知己已經多到記不清名字了,他只好用數字來記,除了那個取代了原配,給他生下雙胞胎兒子的年輕女子,被稱作正一號,其餘的按照親密程度,分為正二號……正n號,輔一號至輔n號。

哦,對了,小民哥是上個世紀七十年代他們縣的文科狀元,唯一考到省城,讀江西財大經濟系的,能讓一百多個女人和諧共處,後宮之事滴水不露,可見當年專業功底確實不錯。

而年輕時天天下地幹農活,鍛鍊出的結實身體,也為後續的風流打下堅實基礎。

光有普通女人還不夠,他還惦記著眾多的女明星。 

高棺們能搭上女明星都是有專門人牽線的,就像之前落馬的那位椰島繩長,人稱「點菜」繩長,平時最喜歡就是看著電視劇,對著劇裡的女明星點菜,看上哪個就讓小弟去辦。

而他的小弟們,毫無疑問絕對給辦成,開始都是用錢砸,第一次幾乎都被拒絕,但他們會一直加碼,直到加到女星拒絕不了為止。

小民哥不知道是不是也這個模式,不過對他來說,別人眼中高高在上的女神,也就只是他一頓普通的加餐而已,比如兩代格格趙某和黃某,楊某如、林某某和熊某某等等。

而他連女下屬都能安排總經理職位啥的,對女星也更加仗義。 

比如某初代格格的老公龍哥,把旗下某垃圾公司的股份全都抵押給了小民哥的集團,而當時這兩口子的空手套白狼案已經被上頭調查了,小民哥冒著風險支持龍哥,不是自己人也辦不到。

傳聞小民哥身邊最出名的女星,在奧斯卡獲獎電影中演過女豬腳,那部著名的片子叫《臉上抹白粉的日本女人回憶錄》。

而這位女星在離開某著名大導演之後,關係最近的是現如今在娛樂市場叱咤一方的宋老闆,這位宋老闆投資了她做製片人的第一部戲《非常不完美》,就像某地產大亨投資稅務一姐的影視工作室一樣仗義。

宋老闆現在是上市公司000802的總舵手,爆款電影《戰狗2》、《流浪月球》,以及《我不是藥販子》等離不開他背後的團隊操盤。

當時人們還在納悶,為啥《戰狗》系列電影不讓這位女星來演,畢竟憑他倆的關係,不應該呀。結果沒多久,戰狗男豬腳笑眼哥哥就和她主演了一部征服喜馬拉雅山的電影《登山者》,害,就說嘛。

當然,對於臉蛋沒有野心大的女明星來講,一個碼頭是不夠的,我們要做的是女船王。 

還在好萊塢的時候,她結識了著名大亨的太太鄧女士,還如法炮製了鄧女士頭等艙裡結識貴人的戲碼,「偶遇」了鍋民公公隔壁老王的把兄弟——丁老闆,我們就叫他山哥吧。

據說山哥和女星在飛機上,一見如故、交談甚歡,女星欣然答應作為他旗下旅遊島地產項目的帶鹽人,還一帶鹽就是5年,即使是被墨汁洗澡那年,都高價續約,期間酬勞一個億。

要說山哥到底是資本大佬了,他當然知道花出去的錢要幾倍賺回來才行,給完女明星帶鹽費後,他順勢勸說她一起做項目,搞大買賣。 

就這樣,女明星把酬勞連同自己的積蓄,以媽媽的名義投資了山哥把兄弟、隔壁老王家的公司,持股1800萬,這公司上市前一回購,估值高達16億,這可是拍多少部電影都拿不來的片酬呀。

女明星和山哥家公司的代言合同,迄今都沒有真正意義上的終止,哦對了,跟著山哥一起做大買賣、做股東的還有另一個女明星某冰冰,當然她沒偷稅。

還有,前面說的宋老闆的公司,頭號股東現在已經變更為山哥家的集團。——這就是傳說中的肥水不流外人田吧。

時代不同,女明星的心態也變得不同,以前想的是泊個好碼頭靠岸,而現在她們更想主動做大港口,以後想停哪條船就停哪條船。

光砸錢的套路早已經不行了,你得讓她們跟著你一塊賺錢,這樣才有成就感,站著吃肉,不用跪著求賞,這樣人家才願意長久的跟你玩。 

這才是新時代的大亨、大佬們的撩妹哲學吧,羅某某那種光靠時間管理是絕對out的。 

現如今,山哥傳聞下落不明,小民哥也塵埃落定,就連女星昔日對手——初代格格,也因和前夫哥捆綁太深,慘遭拖累。只有她,這位倔強的女星,有兒有女有老公,還靠綜藝節目迎來事業高峰。

雖然那位老公的歷史有點一言難盡,但誰又沒有點過去呢?

從他看妻子滿眼小星星的眼神,就知道人家對老婆欽佩無比,說不定還有些得意:看,我老婆多厲害,都跟大人物做買賣。 某位砒霜師太說過,女人寧肯高攀,不要下嫁,大哥的女人,沒有過得差的。不信你問問,小民哥昔日伊甸園裡,那100多位女性後來的老公。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