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確打撈毛書記

文:何三畏

一:書記自沉,瓜眾站隊。告密者表功,殃及第三者。

已經有深情頌揚自沉書記的視頻流傳了,配樂詩朗誦,聲情並茂。

頌揚文章就更多了。

創作這些帖子不僅需要時間,還需要感情。你不能說都是沒事幹的人幹的。

他們的邏輯大致是這樣的:他反對腐敗,官斗失敗,清者自清,自我犧牲……種種打動人心的精神要素。

王校長這邊就有點不堪了。

有人發現,毛書記遺體告別儀式,王校長沒有出席。

有人說,「書記用生命舉報你,校長XXX,你晚上還睡得著嗎」?

說的也是。當毛書記給王校長丟下一段狠話就自絕於組織而去,王校長可能是得有一段時間睡不好。而毛書記遺體告別儀式,他自然是去也不是,不去也不是。

但同時,頌揚校長的一方,也在行動。雖然顯得比較單薄。

例如,說校長從小就是學霸,以後學而優則仕,當校長是名至實歸。這終究無法回答毛書記的指控。

所有這些單邊言論,都只是建立在書記自沉前指控校長的惟一的材料基礎上,主要依靠的是想像力。

這裡著重介紹一個在毛書記和王校長之間站隊的狗血故事。這是在王校長座位底下燒火。內容是拿成都大學新聞學院一位老師說事。

帖子說這位老師是一個「恨國黨」「X獨&分子」,她的言論曾經受到實名舉報,可是,舉報者發現,她居然受到王校長的包庇,把實名舉報信息轉交給她,她就在網上和舉報者對罵。

學生舉報老師的故事屢見不鮮,平淡無奇,本故事曲折而精采的部分在於——

舉報者拔出這位老師以前在網上說過:做新聞專業的老師要拿到課題(費),「必須先做政治體制的小三,研究如何防民於口,研究領(引)導輿論……飯鍋不開,我也不做」的老師(isamoz)!

可是,同樣是這位老師,她竟然也是官方聘任的新聞檢察官,言論審讀專家(見圖片紅槓),這可是有穩定的或者還是有數量不菲的「課題費」的幹活。

這還不算,同時,她還曾經是漢奸系媒體的特約作者(我覺得這一條是順口亂吹出來的,因為前些年給漢奸系寫稿是一件體面的事情)。

但總的說來,這個節外生枝,應該是夠isamoz受的,甚至王校長也不得不認真對待,這算是毛書記事件的次後災害吧,第一災害人王校長,殃及無辜的isamoz老師。

不過,吉人自有天相,據說她已經調任它處,並且官升一級。謝天謝地,願這點小事不要傷害到她。

 

二:自絕於組織,辜負組織培養,令組織難堪。

令人困惑的是,憑毛書記丟到網絡上的那點文字,實在無法解釋他何以自絕於組織,自絕於親人,自絕於社會。

惟一能確定的一點是,書記在尋死之前,存心給王校長留點事情。

「黨委領導下的校長負責制」,是很詩意的制度設計。校長負責學校,你負責校長。可你倒好,說聲校長不聽話,你就撒手不管了。你對得起組織嗎?

培養一個書記並不容易。你已經組織長期培養,分別在好幾個地方和部門,做過行政負責人,做過書記,做宣傳部長,你應該是一個成熟的政工幹部了,可你的絕命書說得自己潔白如初。

一個書記被校長欺負到只得尋死。實在難以想像。你們身後都是上級D組織,你們都是領命而去,你就那麼好欺負?組織選錯了人?

你說校長「無底線」地欺負你,請問,你認為D內偉大鬥爭的底線是什麼?他暗殺你沒有?如果沒有,這終究還是局限在「文斗」的範圍,這是很明確的「底線」。

就算校長舉報你了,暗殺你了,你也應該相信組織(既然組織派你去「負責校長」),你可以向組織匯報,你可以先勝一局。

就算你不願意和校長進行偉大鬥爭,你可以如前兩任一樣調走(看你履歷,組織很像是讓你去鍍金,很快就會去別處高就的),你進可攻退可守。

可是,你憑什麼就死給上級黨委看,還在大眾網絡上秀一把給組織難堪?

奇怪的是,多數網友就照毛書記的說法照單全收了,以致產生了前面所說的站隊奇觀。

網上的朋友們也不想想,你天天被網絡欺負,刪帖禁言風號,你怎麼沒有自絕於網絡還厚著臉皮在網上混?

書記被校長氣死的奇觀不僅跟制度設計矛盾,也跟人類的天性相悖。

據說毛書記沒有孩子,但我想他必有親人和家庭。你為什麼僅僅因工作不順,就自絕於親人和家庭呢?

關於這一點,我看了好幾個帖子,沒有一個提到,好像書記都是石頭縫裡蹦出來的,都沒有親人和家庭似的。

還有一點,毛書記是一個單向度的人,離開了組織範圍,不會講理,也不會博得同情。

他明顯患有政工幹部職業病——除了帽子和口號,其它話似乎都不會說,連指控同僚都只會用帽子和口號——四個字一句的新韻文。

這種新韻文還沒有登上現代漢語詞典,沒有約定俗成的社會意義,只是紀委和監察委專用的新語文——「不講政治,破壞規矩,……」云云(見圖片)。

毛書記大概不知道,當你「第一次發朋友圈」,你就是在向公眾喊話,不是在向組織匯報,你的語言應該樸實一點,說事應該具體一點——如果你在天之靈期待上級組織調查校長,但帽子和口號不是線索,不好調查啊。

你這樣的帽子,扣到哪一個幹部頭上不合適?你不是在指控同僚,你只是在描繪一個普通幹部啊。

離開了組織的語境,毛書記這樣的語言一點意義都沒有,罵人都不會讓人覺得受受辱。試試看,你在街上拉一個市民,你說他「不講……違背……」,你看他會不會生氣?他不會生氣,他只會覺得你腦子有病。

現在,由於你指控的只是帽子和口號而沒有具體的線索,上級可以什麼都不做(雖然據說「上面來人了」),過一段時間宣布你的指控查無實據,而你本人倒是一大堆問題,你因自己的而自殺,這都說得過去,你留下了這樣的邏輯。

只有一種人,就是純粹的官迷,在他的眼裡,除了官運,沒有別的運氣,除了做官,沒有別的人生,除了組織,不愛別的事和人,那麼,他可能因為官運斷送而自殺。

但對於平常人,沒有事業,有家庭,沒有家庭,有朋友,沒有朋友,有親人,什麼都沒有,可以去做NGO,可以去農村,去山裡隱居終身。

看起來,毛書記不知道人間還有這樣的境界啊;要是知道,悲劇還會發生嗎。

世上有因為工作壓力大,或失去工作而自殺的,那多半是窮人,草根,離了工作沒有活路的人。毛書記做了那麼多年的官,做了那麼多部門的官,他即便官場失意,掛冠而去,走發財路線也很不錯的啊。

毛書記的自絕書展示的邏輯不對,情商不對,人性也不對。

三:低等粗劣的人文環境,不可思議。

在網上拔到一所大學,還比較有名的,書記舉報校長,成功把校長送進了監獄,判刑10年。

校長不服氣。他畢竟是文化人,他知道在監獄裡也可以檢舉他人。他不斷努力,成功地把書記舉報進去了,也被判刑10年。

你說他倆不互相舉報該多好。

有文化真可怕,越有文化越可怕。你聽說過某一個地方機構的書記和X(縣、市、省)長,有過這種沒有贏家的鬥爭嗎?幾乎沒有。

除了大學,地方幹部因為一般沒有這麼高的文化,所以都知道沒必要抱著同僚沉河

Translate
向上滑動
error: Alert: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