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篇文章 細述中國教師體罰虐待學生殘酷現狀

體罰學生
【1】@蘇小懶

看常州一小學生作文課後墜樓身亡的新聞,

既為小女孩繆可馨的父母感到悲痛,又被學校、為其他家長的冷漠而憤怒。 更為目前如此草率的調查結果感到荒唐。

我想起上學期小群學校發生的一件事。 上學期,小群班裡新來了個體育老師,特別兇,小群說他上課第一天,就踢孩子們的腳踝骨(註意這個部位:一看就是老手,不需要使多大力氣,骨頭大沒什麼肉,給點勁就疼得厲害),掐脖子,抓著女生衣領拖著走,懲罰一個男孩像狗一樣撿了半個小時的飛盤…… 原話是,「大聲呵斥他,讓他跑來跑去的,感覺都快跑得沒氣兒了。」 我為什麼了解這麼詳細呢,因為從學校胡同穿過來,大概幾十米,旁邊就有個小健身廣場,只要沒有特殊情況,我都會親自去接,且一定會同意小群跟班裡的同學在那裡玩會兒,時間大概半小時到一個小時之間。

不要小看這一個小時左右的時間,如果你耐心地與幾個孩子溝通,就會窺一斑而知全豹:你家孩子上學這一天,過得如何,是否有所收穫,有沒有學到新知識,他的情緒是否愉悅,老師的情緒是否穩定……都可以從幾個孩子的嘴裡獲得。  

小朋友的情緒,變得很快。不論他在這一天中的某個時間段遭到了多麼不公平的待遇,他不會一直記著,等著放學那一刻,與父母見面時馬上告知,傾訴委屈。 他不會的。 他會想著與小夥伴玩,想著寫作業,想著看動畫片,想著玩遊戲……除非某個場景觸動了他,或者有別的小孩聊起這件事,否則他永遠都不會主動向你提起。

那天大概有六七個孩子在小廣場玩一個叫紅燈綠燈小白燈的捉人遊戲,類似於我們小時候的「冰棍化了」。 玩著玩著有個小男孩奔跑時沒註意腳下有個石頭,被絆住摔了一跤。 他從地上坐起來,沮喪至極。一邊揉著小腿,一邊說:真倒楣,今天體育課上被老師踹了一腳,今天又摔到了。 我和他的媽媽蹲下來一起看他有沒有傷到那裡,他又說:今天小群也被踹了一腳,因為他站得不直。

我趕緊問小群什麼情況。其他幾個小朋友也圍過來,大家七嘴八舌的,我才知道體育老師換了新人,全班39名學生,第一節課,至少一半的同學被老師暴力對待。我迅速找班主任了解情況,也在家長群裡問了下,可有哪個孩子也遭被老師暴力對待。

當時已放學,不知道班主任是怎麼跟上級匯報的,她迅速找到年級組長、體育組長截了還沒有下課的一個奧數班,引導孩子們說「體育老師怎麼會打人呢」,另一個家長為了討好學校,她與我住同一個小區,我有次在朋友圈發新書上市消息時,忘記分組屏蔽她,不小心被她知道了我的職業。

我在家長群問過後,這個鄰居直接帶著校領導來我家,並且已經告訴了校方,「她是大v,微博粉絲有多少。你們千萬防備。」 所以,當我蒙在鼓裡,想知道老師到底有沒有打人的情況時,校方早就全面做好了防備工作。

不要指望你家孩子出現什麼問題時,其他家長會與你站在同一陣線。 妖魔鬼怪挺多的。 還有家長單獨把截圖發給班主任,說我要搞事情。 為了討好老師,為了讓自己孩子被學校優待,你永遠不知道那幫人能諂媚到什麼程度。  

那天,除了班主任,學校來了三個所謂領導:年級組長、行政主管、體育組組長。 他們統一了口徑:問了這個年級,該老師代課的幾十名學生,包括小群同班的幾名同學,大家一致反映,老師絕沒打人。 沒有一點誠意。 我還沒來得及質疑,年級組長迅速表態:老師態度確實不好,但絕沒有打人。如果我不滿意,他們就把這個老師換掉。

——嘖嘖,你們聽聽,多會說話,這樣倒顯得我是多麼刁鑽難纏難和奇葩了。

我那個鄰居更信誓旦旦,說她女兒說了,老師可好了,絕沒有打人。 還好,家長溝通群裡,有三個家長站出來表態:說自己孩子被打了,而且這個孩子也說出還有哪幾個孩子被打了。 奇葩的是,有個孩子覺得老師打人是應該的,且理直氣壯:某某跑步時跑不動,被老師揪脖子,活該啊,誰讓他跑不動。 校方這才表示回去再查查。

我跟另外一個家長通電話,才知她家孩子被體育老師揪著脖子後面那一塊肉走,至少揪了十來分鐘。今天放學那孩子的後脖頸,都是紅的。 SB鄰居看著校領導們走了,迅速在家長群裡邀功:老師們已經保證會換掉體育老師,老師絕沒有打人,請大家相信學校。 SB SB 臭SB,我現在想來,還是想罵她一頓。  

隔天放學,幾個孩子們看到我,高興地說,體育老師被換掉了。 我那個SB鄰居的孩子,也偷偷告訴我,其實老師打人了,也用手推過她,但是那天學校老師問的時候太嚴肅了,她們都不敢說真話。

那天來我家的其中一個老師良心過不去,偷偷約了我,給我看她拍的視頻——有小群和另外幾個孩子被踹的視頻。她只敢給我看,不敢發給我,否則工作難保。 既然這樣,我心裡更有底了,直接找到學校領導,開始對方還想以「我們已經開除了那個老師,從今天開始就不來了,你還想怎麼樣」搪塞我。

我直接說了我的訴求:

第一、要在全班面前,鼓勵孩子們說真話,老師打人了,就是打人了。不能因為害怕恐懼,而不敢說真話。

第二、要求該老師必須向全班同學道歉,並單獨向所有被打的孩子道歉。

第三、要讓所有孩子明白:老師沒有權力打人。不論孩子做了什麼事情,他們都沒有權力通過暴力的方式,對小朋友進行傷害。  

學校全部答應了。 還發來了老師向小群和他的同學們道歉的視頻。 這個事件至此告一段落。 我想說,教師們的素質、師德,是參差不齊的。

碰到位好老師,孩子會終生受益。

可也很難避免碰到情緒不夠穩定、躁狂,甚至是心理、人格有問題,動不動語言暴力或把打學生作為家常便飯的老師。

家長要密切觀察孩子們的精神狀態,多溝通,多與其他小孩交流。

更要告訴我們的孩子:

這世界上,沒有什麼東西,比你的生命更寶貴。

在學校,老師不全部是對的,他們也會犯錯。

當老師的情緒不夠穩定,對學生進行辱罵、毆打,這不是你的錯,是老師自身有問題。如果遭遇了這樣不公正待遇,如果在大庭廣眾之下被以這樣的方式傷害,請第一時間告訴爸爸媽媽,你並不丟臉,丟臉的是老師——她用如此粗魯的方式來傷害一名未成年,至少在那一刻,他們不配當一名老師。

也想提醒所有家長: 如果可能,儘量在放學時,親自去接你的孩子。他見到你的第一面,是他想把學校發生的事情,最想告訴你的那一刻。錯過了那一刻,可能也就再不會提起了。 多和其他家長以及小朋友們溝通,但不要期待對方有什麼事情會與你肩並肩,不會的。人性永遠是自私的,比起對你的同情,他們更害怕得罪老師,得罪學校。

要讓孩子明白:不論是身體暴力,還是語言暴力,老師都沒有權力通過這樣的方式來發洩或者懲罰。 要牢記:我們不做傷害他人的事情,要保護好自己。但是更要記住:也不論你在學校或者哪裡,不論你犯了什麼錯,請你絕對信任我,我都會原諒你,不會責罵你,並且幫助你,和你一起承擔責任,解決問題。  

我另外一位教師朋友告訴我,說如果這件事,我直接打了12345投訴,學校校長和所有老師們的年終獎全部泡湯,這一年白幹了。她建議如果再有類似問題,直接打12345投訴。

我雖然對學校的處理方式並不滿意,但老實說,我也有點慫。 我的孩子還需要在這所學校就讀,已經達到目的,我也就見好就收,對方已經給臺階,我得走下來。

希望所有的小朋友都能遇到好老師。

希望再不會有這樣的悲劇。

 

【2】@北生

有感於江蘇常州繆可馨案,一群軟骨頭家長爭先恐後後給涉案教師點贊,我來講講我的經歷。

小學三年級伊始,我來到一個新班,教語文的班主任和數學老師都更換了。至此,我擔驚受怕的日子總算熬到了頭。後來的很多年裡,我一直不明白,這兩個老師為什麼處處針對我和幾位同學,聯手欺負我們。直到上大學,父母才把事情的來龍去脈告訴我。

我們這幾個同學的父母都來自當地某大型企業,生活條件比班裡其他人好許多。因為企業的孩子都定點在這個小學上學,所以每年都會給學校投資。是學校的金主。

一年級的時候,班主任和數學老師財迷心竅,向全班家長索要錢財。其他家長都相繼服軟,唯獨我們這幾個同學的家長不信邪,堅決不答應。這也就意味著我們噩夢的開始。

強迫擦黑板,連續打掃衛生,甚至爬高擦窗戶,什麼髒活重活都要我們幹。上課從來不被叫回答問題,用非常傷自尊的語言挖苦。

孩子的心理大家都懂得吧,受了委屈回家不會說的。直到二年級學期末的一天下午,班主任讓其他人正常上課,卻把我們幾個叫出去,在烈日下罰站。

趕巧,我媽把一份圖表材料落在家中,回家取的路上,經過我小學操場旁的後門。僅僅瞟了那麼一眼,就把幾十米開外的我認出來了。

最終事情敗露。家長們把這兩個惡魔告到了教育主管部門。和繆可馨案一樣,只有我們這幾個同學的家長敢於發聲,在企業管理職工福利的部門和當地教育部門打車輪戰,而其他家長均保持沉默。

最終解決方案是,學校單獨為本年級企業職工的孩子開一個班,班主任和數學老師任由家長挑。我的新班主任,依舊是個語文老師。她是個老教師,在學習上對我十分嚴格,但心理上同時非常愛護我。在她的指導下,我的一篇作文在當地獲過獎。

這位老師非常正直。二年級時,曾經有次我們被罰,一字排開站在走廊裡,不許聽課。她做主讓我們回到教室,然後在走廊裡大罵前班主任。我小學畢業後,她就退休了。長大後我每年都去看她,直到她去世。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