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報了!繆可馨的班主任袁老師,「罰酒三杯」後繼續做老師

袁燈美

文:伊梨  

6月3日,繆可馨小朋友縱身一跳,網絡掀起軒然大波,她的班主任袁老師也成千夫所指。

6月18日,江蘇省常州市金壇區教育局網站發布通報,正式對墜樓小學生涉事老師袁某某展開調查。

20天后,調查處理結果出來了-袁某某,全天下都知道她是袁燈美,被黨內嚴重警告,收受的款物被收繳,降低職位等級。

但是調查報告惜字如金,絕口不提袁老師做了什麼事,只是泛泛地指出她違規違紀了。

從調查通報內容看,袁老師至少有違反教師職業道德,有償補課等行為。

對於一個缺乏師德並造成嚴重後果的老師,金壇區教育局依然捨不得開除,依然把她留在教師隊伍中。

這挺人才納悶的。

經過20天的正式調查,根據通報的表述,調查組肯定掌握掌握袁袁老師進行所為的證據,但是為什麼不公之於眾呢?是怕丟了金壇人民的臉?還是為了維護袁老師的面子?

我想金壇人民不介意宣布袁老師的不端行為,那個地方都有好人壞人。

那就是為了袁老師的面子考慮嘍。

金壇雖然是常州的一個區,但在2015年之前,它是一個縣級市。金壇區行政中心到常州市行政中心,有約45公里的路程。在這樣一個只有56萬人口的獨立縣域裡,人與人之間甚至甚至不需要6個人,可以相互重疊的上關係。區教育局出面調查袁老師,不但等級太低,而且很難避免人情的干擾。

不得不說,袁老師的面子夠大能量夠大,一番發揮猛如虎,硬是前進到了最好的處理結果。

教師飯碗沒丟,甚至連票都沒有,黨員資格也保住了。降低職位等級是什麼鬼?不能再當班主任嗎?

一個經常毆打侮辱性學生,收過學生家長紅包,違規辦補習班,並被很多人指責逼死自己學生的老師,居然被懲罰得這麼輕,這是對教師隊伍的侮辱,也是對公眾期待的輕慢。

除了袁老師個人的能量,還有沒有其他因素在左右調查結果呢?

我們都知道,袁老師違規辦了補習班,這要真的查處起來,要不要追究校長和教育局長監管不嚴的責任?如果袁老師處理得重了,某些開除下崗甚至有罪刑監,校長局長要不要也負上一點責任落下一點處分?

再看通報內容:教育部門將深刻吸取教訓,嚴格延長對教師的教育管理責任,將師德師風建設轉變為教育全過程,辦好人民滿意的教育。

這說明空軍金壇教育部門沒有嚴格遵守對教師的教育管理責任,也沒有將師德師風建設過渡於教育全過程,這要不要追究究究有關人員的責任?

只有透視處理得輕了,其他也應負責任的相關人等,才能名正言順地沒事。

大家好才是真的好。

這個邏輯基本上可以套用到所有自查自糾的事件上,例如山東高考頂替事件。

最後,希望袁老師班上的學生們,努力提高耐受力,多寫正能量作文。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