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政權的延續,全靠耍流氓

五代十國

文: 余少鐳 

介於唐宋兩大王朝之間的五代十國,前前後後加起來,也就72年時間。這在歷史長河中,只是一個過場,但時間雖短,卻密集出現各種型號的奇葩統治者。除了石敬瑭,還有一個叫高季昌的,可算奇葩中的霸王花。

高季昌,南平開國君主。南平也叫荊南,從正式立國算起,政權存活40年,在五代十國中,算是比較長命的。

而這種長命,主要是靠高氏父子耍流氓得來的。

據《新五代史》載,高季昌是陝州硤石人(今三門峽),生於晚唐亂世,自幼家貧,為了混口飯吃,跑到汴州(開封)給一個叫李讓的土豪當奴才。

亂世苦的是百姓,對投機者來說,機會也多。李讓是有野心的土豪,當時大軍閥朱溫剛當上宣武節度使,李讓第一時間就砸錢給朱溫——用今天的話來說,就叫風投。

朱溫即後來的梁太祖朱全忠,著名的大唐終結者,也是亂世奸雄,一生就乾三件事:反唐、投唐、滅唐。

李讓真金白銀入股,朱溫一高興,說,叫爸爸。李讓趕緊下跪叩頭,認了乾爹,並改姓朱,名字也改成「 友讓」。

這麼一來,作為李讓的資深奴才,高季昌也就有機會在朱溫面前露臉。而朱溫一見高季昌,覺得他骨格清奇,是百年不遇的……用《新五代史》的說法,「 太祖奇其材」。於是朱溫對朱友讓說,季昌這小子我看行,你把他收為乾兒子吧,我是你爸,你是他爸,咱爺仨團結如一人,試看天下誰能敵。

就這樣,高季昌成了朱友讓的干兒子,跟著也改姓朱,順理成章喊朱溫為爺爺——儘管朱溫比他隻大六歲。那時候應該是比較流行用認乾爹來表忠心的,李讓認朱溫為爹,高季昌認李讓為爹,50年後,石敬瑭又認比他還小十歲的耶律德光為爹。

看來,喜歡「 叫爸爸」真是中華民族的傳統美德。

朱溫賞識幹孫子朱季昌,先用他為親信牙將,後又升為指揮使。不久,朱溫被唐僖宗封為梁王,朱友讓、朱季昌水漲船高,也跟著加官進祿。

你看,跟誰姓是不是很重要。

公元901年,倒了血霉的唐昭宗被太監劫持到鳳翔(寶雞),當手信送給岐王李茂貞——跟東漢末年一樣,挾天子以令諸侯,誰手頭有一個皇帝盤著,誰就擁有話語權。

眼看皇帝被截胡,朱溫怒了,親自率梁軍圍住鳳翔,要李茂貞交出皇帝。李茂貞也不是好惹的,梁軍多次強攻,他都死死守住。最後打得朱溫都蔫了,想撤軍,朱季昌說不行啊爺爺,李茂貞眼看就頂不住了,皇帝在他手上,群雄虎視耽耽,咱要放棄,不知有多少餓狼撲上來。他不就閉門不出想磨死咱嗎,我有一計……

朱季昌的點子,就是先讓梁軍拔營,又招募了幾個死士,跑到鳳翔城下高喊:「 梁軍跑了,梁軍跑了!」李茂貞在城樓上張望,見梁軍確實人去營空,機不可失,就命令打開城門,追擊梁軍。

城門一開,早就埋伏好的梁軍殺了進來。李茂貞措手不及,被打趴了,只好跟朱溫講和,把皇帝交了出來。

朱季昌一計成名,又救了唐昭宗,朱溫趁機上表,奏請封這孫子為宋州刺史。昭宗哪敢不答應。

這時候,朱季昌又改回原姓,我們暫時又得叫他高季昌了。

鳳翔之戰後,朱溫帶兵護送唐昭宗回長安,賴著不走。三年後,先逼唐昭宗遷都洛陽,後又把他殺了,立了唐哀帝。沒多久又嫌唐哀帝礙手礙腳,也殺了,自己上位,改國號為梁。

幹爺爺成了開國皇帝,幹孫子也跟著沾光。朱溫把高季昌封為荊南節度使。

經過連年戰亂,號稱有十州的荊南只剩江陵(荊州)一城,民生凋敝。高季昌倒不介意,畢竟有了自己的地盤,萬事皆有了可能。

公元912年,也就是高季昌當上荊南節度使四年後,梁太祖朱溫被他兒子給殺了。高季昌一看,總裁爺爺沒了,自己羽翼漸豐,還當什麼孫子啊!就宣布分公司獨立,不再向總公司上交利潤,還派人馬四處拓展業務。

朱溫一死,大樑涼了。沒多久,沙陀人李存勗建立了後唐,成為後唐的開國皇帝唐莊宗。

姓李的跟姓朱的本是死對頭,高季昌在朱溫手下時,沒少跟李存勗干仗。這下子李滅了朱,高季昌又開始站隊了。

第一步,還是改名。

當然,他不敢改姓李,而是為了避諱李存勗的爺爺李國昌的「 昌」字,把自己名字「 季昌」改為「 季興」。

第二步,主動到洛陽朝見李存勗,認老大表忠心。

李存勗沒想到高季興親自送上門來,想扣住他以絕後患。一大臣說,這樣做不划算,咱剛得天下,要樹立威信,把這孫子扣了,諸侯誰還敢來朝拜。李存勗聽了這大臣的話,放下殺心,不但請高季興吃飯,說到高興處,還基情滿滿的拍了高季興的後背一下。 (上篇講過,《新五代史》載,石敬瑭救了李存勗後,李存勗為了感謝他,在宴席上也拍了拍石敬瑭的後背——看來現在微信新增加的「 拍了拍」功能,其來有自【傳送門】)

皇恩浩了個盪,高季興的表現比石敬瑭更誇張,他命畫工將李存勗的手形繡在他的官袍上,以此作為榮耀的象徵。

也許是因為演技好,過了兩年,李存勗又封高季興為南平王。

王一封,南平就上升為國,高季興就成了開國之君。

五代十國形勢圖。紅圈處為南平國

當時南平的地盤,也就今天湖北荊州、宜昌一帶,它的東西南北四方,分別被後唐、後蜀、楚、吳給包著,這四個國家不論面積還是軍事、經濟,都碾壓南平。而且,四國之間也分分合合,沒有永遠的朋友,只有永遠的利益。

高季興在這些大國之間周旋,確實也不容易。全部向他們稱臣的話,就等於跟所有國家為敵。

所以,只能看誰腿粗就抱誰。

後唐滅了梁,如日中天,是當時的超級大國,當唐莊宗說要去打蜀國的時候,高季興趕緊說,我帶兄弟跟大哥去。

但實際上,他只是打嘴炮,並沒有行動。

唐軍很快就滅了蜀,還搜刮了蜀地金帛四十多萬,沿江東下,準備送到洛陽去。船到半路,傳來洛陽內亂的消息,唐莊宗李存勗在亂戰中被流矢射死。高季興收到風,竟攔截了唐軍的四十多萬金帛,並把押運的使者全殺了。

後唐內亂初定,上位的唐明宗李嗣源派使者責問高季興,高竟然耍無賴說,你們的船隊順流東下,幾千里水路,肯定翻船了,至於怎麼翻的船我就不知道了,你們去問水神吧。

服,大寫的。

類似攔路搶劫的事,高季興不是第一次幹。

他有地利。荊南地處各國交通樞紐,各國給大樑或後唐進貢,都必經這裡。高季興輕則勒索大量過路費,重則殺人劫貨;各國出兵討伐,他就叩頭認慫,把搶到的財物吐出來。

最典型的一次,楚派使者向唐進貢,唐明宗回禮駿馬十匹,美女兩枚。楚使回國途經江陵,高季興手一伸,就把名馬美人都據為己有。楚王怒了,發兵報仇,高季興打不過,只好求饒,把人馬都還給楚國。

這麼雷人的國家統治者,簡直讓史學家看了流淚,心理學家看了沉默。當然,那會兒還沒有心理學家,就算有,誰敢對他說,你有病啊。

但高季興最想要的還是地盤,因為地大稅多,也就不用乾這些下三濫的勾當了。

後唐滅了蜀,高季興就向唐明宗伸手,說你們滅蜀的計劃還是先帝諮詢過我的,蜀地那麼大,勻幾個州給我唄。

唐明宗當時就怒了,說我滅蜀時,你說好的協助呢?現在你特麼還好意思伸手!

怒歸怒,地緣政治還是要講的,唐明宗還是把原蜀國的三個州給了他。

沒想到,高季興得寸進尺,說這三個州我會讓我的子弟們去管的,朝廷就別派刺史來了。唐明宗忍無可忍,削了高季興的官爵,並興兵三路合攻南平。

這下高季興真慌了,備厚禮往東向吳國求救,說我現在認你們為老大,幫我擺平唐軍吧。吳國也不知吃錯什麼藥,收了禮物,竟真的派出水軍到江陵,抗李援高。唐軍久攻不下,糧草接應不上,咋咋唬唬一陣就回去了。

但是,對於高季興稱臣,吳國有明白人勸吳主說,高一向是李家小弟,洛陽離江陵又近,唐軍騎兵隨時可殺到,我們吳國的戰船不可能老是逆流而上去救他,何必圖這虛名。

高季興也清楚吳國很難接納他,只能死皮賴臉繼續向吳拋媚眼,撒潑打滾,搞得吳實在煩了,說行了行了,你這麼想叫爸爸就叫唄。於是收了南平為藩屬國,還加封高季興為秦王。

這一下,就等於徹底跟後唐撕破臉了。唐明宗怒不可遏,命楚王發兵討伐高季興。楚派大軍攻南平,高季興首戰失利,又向楚軍求和。奇怪的是,楚又答應了,收兵回國。

唐明宗氣不過,覺得還是自己的軍隊可靠,遂任命武寧節度使集結各路大軍,再打高季興。

這一次,吳也不幫他了,看來神仙都救不了高季興了——沒想到,在這節骨眼上,他竟及時病死了(不知道是不是嚇死的)。

也算是在對的時間做了一件對的事。

這一死,他兒子高從誨就頂了上來。

之前,高季興叛唐投吳,高從誨一直勸他,但高季興一句都不聽。高從誨繼位後,就對幕僚說,咱可千萬別跟我爸學,唐近吳遠,我們有一千個理由要跟唐搞好關係。

統一思想之後,高從誨就請楚王幫忙向唐謝罪,釋放善意,又請說得上話的人向唐明宗求復合,說荊唐不能強行脫鉤,我們願意再度稱臣納貢。唐明宗也就順水推舟,同意了。

但你別以為南平國從此就洗心革面,正常處理國際關係了。流氓國家靠得住,母豬也會上樹。高從誨在耍賴方面,不在他爹之下。 《資治通鑑》說:「 及從誨立,唐、晉、契丹、漢更據中原,南漢、閩、吳、蜀皆稱帝,從誨利其賜予,所向稱臣。諸國賤之,謂之高無賴。」

就是說,高從誨上位後,中原大地上,城頭變幻大王旗,後晉、遼、後漢等政權像走馬燈一樣,南漢、閩、南吳、南唐、後蜀等國也先後稱帝,高從誨為了得到他們的賞賜,不斷地叫爸爸。各國領導人都覺得高家父子實在太賤了,就給了一個「 高無賴」的綽號,當國際笑話。

現在問題來了,一個彈丸小國,真的只靠耍無賴就能在大國的夾縫中生存?

《資治通鑑》道出了南平能在夾縫中生存的真相。那是在高季興搶了唐給楚的名馬美人之後,楚派大將王環率軍大敗高季興,高季興求和,楚軍撤回,楚王責怪王環,為什麼不干脆滅了南平,王環說:「 江陵在中朝及吳、蜀之間,四戰之地也,宜存之以為吾捍蔽。」

就是說,南平處在後唐及吳、蜀的包圍之中,留著它,可當我們的緩沖之地,不然我們就得正面硬剛其他三大國了。

楚這麼想,唐、蜀、吳也會打一樣的算盤。所以,充當各大國的緩沖地帶,成為博弈中的籌碼,才是南平這樣沒有核武的流氓國家能存活40年的真正原因。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