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代年輕人摳門圖鑒

摳門
文:雷斯林

01

  前幾年的時候,有個流行詞叫「月光族」。

  形容人每個月賺多少,花多少,每月底都口袋光光。

  當時不少人都以「月光族」自稱,宣揚及時享樂,快樂第一。

  也有人恰好相反。

  他們戰戰兢兢、摳摳搜搜,就愛比誰花得更少,哪怕少一分錢都是無聲的勝利。

他們深諳一門叫做「摳門」的藝術。

  「摳門」,字典裡的解釋是小氣,不大方,吝嗇。

  一個標準的貶義詞。

  現在,它被附加上更多含義,成為一種新的生活方式的代稱。

  同樣都是摳,有人能摳出病,也有人能摳出房。

  但歸根結底,他們用這種方式,給自己摳出一些觸手可及的安全感。

02

  「摳」,說起來簡單,實踐起來挺難。

  人嘛,誰不想過好日子呢。而這群摳友們的目標就是,用最少的錢,過最好的日子。

  他們的摳已經深入骨髓,彷彿省錢兩個字已經刻進了靈魂。

  無論他們想幹什麼,先問一下怎麼省錢准沒錯。

  對他們來說,摳不是苛刻自己,只是一種生活習慣。

  他們相互探討有什麼更好的「摳門」方式,絕不嘲笑別人,態度相當認真。

  他們復盤自己的帳單,一分錢掰成八分花,力圖從枝梢末節處再省出碎銀幾兩。

  他們熟知附近哪家菜市場能買到便宜的蔬菜,也知道什麼時候去超市能趕上最佳折扣,薅起各大平台的羊毛來毫不手軟。

  他們不考慮別人的眼光,想做敢做,摳出了勇氣,摳出了風采,摳出了境界。

  他們堅信:錢就像海綿裡的水,擠一擠就會有的。

  比起如何賺到年薪百萬,他們更關心如何每月只花300塊錢乾飯。

  粗略翻了翻記錄的菜譜,居然還挺豐盛,葷素搭配,每餐不重樣,看起來營養也還不錯。

  300塊還不是底線,再擠一擠,200塊或許照樣可以過。

  有人自己摳還不滿足,甚至帶上全家老少一起摳,可謂是舉家努力,摳出精采。

  實在餓得厲害,再去超市或烘培店逛逛。

  考慮到營養問題,水果還是要來一點,野生柚子看起來就不錯啊。

  光從吃喝上摳,是不合格的。

  摳,要貫徹在生活中的方方面面,從吃喝玩樂,到衣食住行。

  江湖兒女,不拘小節,刷牙可以不用牙膏,小蘇打也照樣行得通。

  洗衣液乾脆也免了吧,去撿點無患子就挺好。

  在他們眼中,十幾塊包郵的鞋穿一年都是家常便飯,努努力甚至可以穿三年。

  拖鞋開邊了,加根回形針就還能撐。

  不想花太多錢買衣服,就直接去買童裝。

  為了摳出點電費,他們洗澡按秒計數,哪怕在零下七八度的冬天,也絕不貪戀一點來自熱水的溫暖。

  不想開空調,乾脆打地鋪睡一個夏天。

  暴雨天不好打車,他們絞盡腦汁,最後想出一個讓人嘆為觀止的方法:選擇叫個外賣,然後蹭外賣小哥的車回家。

  小事上摳,大事上也可以摳。

  裝修太貴了,就薅起袖子自己干,自己刷牆貼磚裝壁紙,活生生被逼成一個手工達人。

  旅遊太燒錢了,但還是想去更大的世界看看,索性自己買個帳篷,就能省下酒店費用。

  再帶上鍋碗瓢盆,直接去當地菜場買海鮮下廚。

  他們個個都堪稱摳門界的王者,憑藉著登峰造極的摳門行為藝術,在生活背後運籌帷幄,算盤打得啪啦作響,日子過得有滋有味。

 

03

  但並非沒有弄巧成拙的例子。

  就好像好心辦壞事一樣。

  明明心裡想著要省錢,但卻得不償失,最終虧了一筆,只好打落牙齒往肚子裡咽,喊著「我虧我傻」,然後吸取教訓,下次再戰。

虧錢是摳友們生命中最不能承受之重。

  每虧出一塊錢,都好像是在頭頂所剩不多的頭髮裡拔掉了一根一樣,值得翻來覆去幾個夜晚,輾轉不能眠。

  試圖自己買菜做飯,沒想到做完才發現自己是黑暗料理的祕密繼承人,只好含淚倒掉。

  想在某網站上薅羊毛,買回來發現衣服都穿不了,還白花一筆運費。

  心裡想著省錢,結果吃太少,最後貧血進了醫院,多貼補一筆醫藥費。

  想摳點機票錢出來,沒算好時間,反而倒貼一百多打車,睡也沒睡好,心裡還受氣。

  適度的摳並非不是好事,畢竟節省一直是我們所稱讚的美德。

但也有些人會過分偏激。

  就算只是少用一張兩塊錢的優惠券,都覺得好像不見了兩百萬一樣,和客服掰來掰去試圖折現。(當然以失敗告終)

  為了摳出點電費,冬天也堅持哆哆嗦嗦洗冷水澡。

  身體不舒服但怕花錢,所以乾脆不去看。

  想少用一張紙,於是他們擦完鼻涕接著擦屁股…

  穿壞的內褲,甚至有人建議拿去過濾豆漿。

  別以為這不是真事,確實有人切身品味過,簡單說,就一股味兒。

  連疫苗和近視手術都會因為要花錢,而被扣上消費主義的大帽子。

  這樣的摳著實有些過分了,甚至可能影響到自己的生活,委實屬於矯枉過正。

 

04

  摳門的人,以前常常被人嘲笑,被人看不起。

  但實際上,只要不影響到其它人的生活,在無關健康的前提下,摳一些又有何妨呢?

  難道只有大手大腳花錢才是值得炫耀的嗎?放棄這種拜金思想吧。

新語義下的摳門,實際上是節儉者的自嘲。

  這是一種新的生活哲學、日常態度。

  他們雖然物質上摳,但精神上卻是富足的

  他們摳,但他們並不是邋遢,更不是不體面。

  他們同樣有好好打理自己的生活,把日常點滴安排得明明白白,也絕不會苛刻朋友、家人。

  這樣的摳,有什麼不好呢?

  更何況,每個人都有需要摳的理由。

1)生活所迫

  曾經看到過有人發帖質疑自己,「會不會太摳了」。

  她晒出自己的開銷和生活習慣,幾乎是摳友們心目中的標準模板。

  有人勸她說,錢攢下來要做什麼呢?如果壓力大,偶爾也開始輕鬆一點,不要過度。

  這位發帖人卻用樂觀的語氣講出了家庭的重擔。

  在單親家庭長大的孩子,媽媽身體不好,只能打零工,奶奶年紀也大了。

  她一個人就是一個家庭的頂梁柱。

  對這樣被生活所迫的人來說,摳已經成為一種生活本能,因為只有這樣,才可能在通向未來的大道上,搏出一條生機。

  「我窮,所以我摳。」這是很多摳友們的自我總結。

他們的摳,是用一時的難熬和辛苦,換未來的長久和歡愉。

  畢竟只有窮,才是一直掛在我們頭頂上最重的那柄達摩克里斯之劍。

2)沒有安全感

  2020年突如其來的疫情給了無數沒有積蓄的年輕人當頭一棒,曾經熱衷於「月光」、專注於「享受」的他們,終於開始認真打量起自己的生活。

  空空如也的口袋讓他們拉響了危機警報。

  讓他們切實意識到,只有放在口袋裡的錢才是錢,其它的只是數字。

  疫情緩解後,他們沒有選擇報復性消費,反而開始以「摳」為樂。

  因為他們體會過缺錢的痛苦,因此更迫切地希望攢下錢來,給自己給多的安全感。

  因此摳成為緩解內心焦慮的一種方式。

  這似乎是一種最直觀可控的辦法,讓他們能更真切地感受到,生活的每個細節都能掌握在自己手中。

他們的摳,是給自己的一顆定心丸。

3)不消費主義

  還有一些人的摳,是源於不消費主義。

  對他們自己來說,這並稱不上摳,因為這類人本身就沒有什麼消費慾望。

  衣服沒有穿破,就可以繼續穿;吃喝只要乾淨就行,哪怕是剩菜剩飯;住的地方條件不用太好,公司就蠻好;其它非必需品更是能不用就不用。

  在國外,這樣的人被稱為Freegan,意為「不消費主義者」。現在國內也有不少踐行者。

  他們不在於吃得多好、穿得多好、外表看起來多麼光鮮亮麗。

他們只在乎內心的自由。

  錢對他們來說,是真真實實的身外之物,是現實世界加諸於肉體上的一道枷鎖。這並不是凡爾賽發言,而是他們的心聲。

  他們可以住在公司,可以去收集剩飯剩菜,可以一件衣服穿到破,也可以拿一個月的工資去資助需要幫助的人。這樣的反差總是在他們身上同時出現。

他們的摳,是與消費主義的一種對抗。

 

05

  提到消費主義,我還想再多說點。

  現在我們所處的這個世界,似乎不知不覺形成了一種約定俗稱的價值觀,試圖讓我們確信,錢是可以凌駕於一切之上的。

  在這樣的價值觀體系下,你需要靠很多外在的事物來證明自己的價值。

  博士學歷沒有意義,不如一張房本。

  創新設計沒有意義,不如一顆鑽石。

  以前寫作文有個繞不過的題目叫做,「我的夢想」。

  小時候,我聽到過各種各樣的夢想,有人想當宇航員上太空,有人要去搞科研,有人希望學醫救人,也有人想開花店種很多美麗的花。

  長大後,這些夢想不知是褪色了,還是被揉碎了,最後都變成了同一個,——有錢。

  錢成為一個標準。有錢的被追捧,沒錢的被嘲諷。

  正因此,總是有人打腫臉充胖子,用根本負擔不起的開銷去買奢侈品、買高定,用以裝點門店,享受被人追捧帶來的成就感。

  廣告裡總愛說,20歲要用這樣的包,30歲要戴那樣的表,40歲還要給孩子安排好。

  因此,不斷有人靠消費證明自己的存在感。

  但我們忘記了,人與人並不是區別於消費能力,而區別於我們的生產能力、創造能力。

  那些由我們創造出來的,獨一無二的東西,無論是一個想法還是一項發明,無論是一首歌還是一幅畫,才是最有意義的、最無可替代的。

所以,為什麼要通過消費去評價一個人呢?為什麼要讓人生的意義和消費進行捆綁呢?

  用消費換來的成就感永遠只是短暫的,像花火一樣轉瞬即逝,看著漂亮,但過後什麼都沒留下。

  或許當我們拋棄掉外部的那些附加物,忘記吊在我們眼前的車子和房子,把所有賺不賺錢的想法拋在腦後,我們才能獲得真正的自由。

  那是與他人無關的,純粹的自由。

願每個人都能收穫自由。

 

 

更多閱讀 🧜‍♀️🧜‍♂️

Translate 》
error: 内容受到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