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9 月 28 日

李克強又發明新名詞——消費堵點

文:鍾原

9月9日,李克強召開國務院常務會議,又發明了一個新名詞:消費堵點。這一次,李克強不再孤獨;同日,習近平主持的財經會議,也提到了堵點一詞。中共高層的口罩戲碼也繼續上演,令人啼笑皆非。

李克強揭開消費堵點

新華社報導稱,「今年消費因疫情受到較大衝擊,成為經濟恢復的薄弱環節」,「要打通制約經濟增長的消費堵點」,「更大釋放內需,增強經濟恢復性增長動力」。

近日,中共黨媒正在宣傳經濟發展的種種利好消息,沒想到李克強再說實話,揭開了消費乏力、制約經濟恢復的真相,並稱之為消費堵點。李克強的反話,再次令黨媒尷尬。

會議就此提出5項措施,以促進消費,實際難以奏效。

中國大陸消費的堵點,主要因大批失業造成。供應鏈轉移導致了大量失業,疫情也導致了大量企業倒閉,中共政權根本沒有實施有效的救助,失業進一步加劇,經濟進入惡循環。越來越少的招聘中,基本工資也正在降低,874萬大學畢業生很難找到工作,如何還能促進消費。

此起彼伏的疫情,帶來了一輪又一輪的封城、封閉,中共也沒有給予居民財政補助,造成居民生活困難,消費自然會降低。

近3個月的大洪水,造成了長江、黃河流域各省巨大經濟損失,中共毫不理睬,中共高層只是在最後,搞了一次象徵性考察。數千億大洪水的損失、數千萬受災民眾生活艱難,就這樣被輕易地抹去了,大面積受災地區的消費,當然會降低。

突如其來的颶風,還罕見地襲擊了東北,造成大量玉米莊稼倒伏,根本無法繼續生長,損失也很大,如何指望更多消費?當然黨媒不會報導。

李克強再次講了真話,提出了無法解決的消費問題,所謂的內循環、大循環、雙循環,實際都是空洞的口號,根本解決不了中國經濟恢復的難題。

李克強的新名詞——消費堵點,其實很形象,中國經濟循環被堵住了,難以再循環起來。這一點,習近平也很清楚。

近期,東北連續遭遇颱風侵襲。9月9日,松花江、綏芬河均發生2020年第1號洪水,黑龍江省四條大江大河均有站點達到或超過警戒水位。圖為吉林延邊州洪水。(視頻截圖合成)

習近平主持財經會議也談堵點

9月9日新華社報導,習近平主持召開中央財經委員會第八次會議,研究暢通國民經濟循環和現代流通體係建設問題。這樣的會議,實際也呼應了李克強的消費堵點,表明經濟循環不暢通。

李克強、王滬寧、韓正出席了會議。會議稱,「流通體系現代化程度仍然不高,還存在不少堵點亟待打通」。

德國最近也提出了印太戰略,美、歐、日、韓、台等的供應鏈勢必更大規模遷移,香港已經失去了輸血功能,自身難保,中國經濟還能靠什麼呢?

習近平和李克強都知道,中國經濟實際到處存在堵點,但會議卻強調「從講政治的高度抓落實」,「要把黨中央作出的重大決策及時轉化為具體政策和法規……抓好重大決策落實情況的督促檢查」。

中共高層還在試圖用政治口號解決經濟問題,假如繼續這類口號式循環,中國經濟恐怕將難以為繼。

實際上,大力扶植、保護私營經濟,才是中國經濟發展的真正原動力,市場經濟才是解決中國經濟問題的真正良方。但這與中共政權的獨裁政治卻恰好相反,習近平還要堅持所謂的馬克思主義經濟學,還要堅持所謂的國有經濟為主體,中共政權害怕失去對經濟的控制權,也害怕失去龐大的貴族利益。

中共的權貴階層們一個個腰纏萬貫,卻自稱是無產階級政權,還謊稱堅持社會主義制度,中共官員們實際都是馬克思著作中的資本家、有產階級、特權階級。真正大多數的中國民眾被中共特權階層長期吸血,從來也沒有什麼財產,如今還不得不降低消費、維持生計。

中共高層為了保住權力,仍然謊稱馬克思主義,每天忙於作秀、喊口號,時刻攬權、推責、爭功勞,忙得不亦樂乎。

中共高層繼續口罩遊戲

瘟疫還沒有過去,9月8日,中共就大開表彰會,中共高層們還故意摘掉了口罩。第二天,9月9日,習近平主持了財經會議,李克強主持了國務院會議,央視報導卻再次只有字幕,應該又開了視頻會議,中共高層又開始躲避疫情了。

很少露面的趙樂際也玩起了類似的遊戲。9月9日,趙樂際參加了紀念楊白冰誕辰100周年座談會。央視畫面顯示,座談會期間,趙樂際和大家一樣,又嚴嚴實實戴起了口罩;合影留念時,所有人卻又摘掉了口罩。

楊白冰並非什麼黨內著名人士,但他卻是當年鄧小平安插在軍隊中監視江澤民的關鍵人物。這場突兀的高調紀念活動,也再次上演中共內鬥的戲碼,黨媒特意稱楊白冰「信仰忠貞、對黨忠誠」。

中共高層圍繞消費堵點、經濟堵點、防疫功過的一系列「鬥爭」動作,實際都是中共內部權力的爭奪。中共在內鬥中越快倒掉,這一出出鬧劇就能越快結束。

來源:大紀元

Chinese (Traditional)EnglishKoreanJapaneseChinese (Simplified)
向上滑動
error: Alert: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