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解了保守主義,你就讀懂了川普

川普

文:康勇

只有保守自由與自由傳統的主義,才稱得上是保守主義。保守主義把自由放到秩序的框架裡來理解,認為自由高於秩序,自由離不開秩序。

保守主義的重大意義在於,它幫助人類獲得自由、守住自由,並使自由不斷擴展。

與柏拉圖相比,亞里士多德更具有保守主義氣質。

「 人性的不完善不可能造就出盡善盡美的政府,任何來自凡人的,想使人間變成天堂的努力都是對上帝的冒犯。」(~托馬斯.阿奎那)

「 我反對君權至上,也反對教權至上。」(~Richard Hooker)

「 美洲的自由問題與英國的自由問題密不可分,美洲殖民地人民對英國王室專橫權力的抵制不過是英國人民抵制這種權力的另一個階段。」(~Edmund Burke)

無代表不納稅,不受納稅人監督的徵稅是不義之舉。國家徵稅而不經同意,支出而不受監督,則無異於暴政。

「 我所指的自由是與秩序聯繫起來的自由,自由不僅與秩序和美德並存,而且沒有後兩者就沒有自由。」(~Edmund Burke)

沒有自由的保守必然要淪為守舊與頑固,這樣的保守主義必然在政治上淪為威權主義;沒有保守的自由必然淪為激進、放縱乃至暴力泛濫,這樣的自由主義必然要走向理性主義和激進主義。

自由就是免於政府干預的自由。

保守主義不是一個系統而嚴密的思想體系。不僅如此,保守主義根本就反對任何系統嚴密的宏大意識形態和社會政治理論。

真正的保守主義者認為:人類從來沒有黃金時代,過去不曾有,未來也不會有。

意識形態與科學無關,科學沒有理由成為檢驗意識形態的尺度。

儘管保守主義有特定的主張,但是它尊重每個人選擇自己世界觀和人生觀的權利,每個人都有權選擇某種價值系統、信仰體系,或者說意識形態。

保守主義強調意識形態的「自由市場」,最合理的世界觀和人生觀不是來自於自上而下的強行灌輸,而是來自於不同意識形態之間的自由的、充分的競爭。

保守主義篤信:存在著恆久的、超驗性的道德秩序。這種保守主義信念來自於自然法,來自於上帝的啟示,來自於基督信仰。

自由是人存在的天然組成部分,政府必須是強大的,能夠擔負得起維護自由的使命。但同時,政府又不能強大到危及政府所應捍衛的個人自由、私人財產和社會秩序。

人類社會不是機器,人類社會是靈魂的共同體,任何變革只能是漸進而審慎的變革。

傳統是比任何個人和派別遠為重要的智慧來源。越誘人的社會理論越是建立在空洞的、抽象的、脫離實際的冥想基礎之上。

審慎像使徒一樣,總是不急不緩、三思而行;激進總像魔鬼一樣,行色匆匆、風風火火。

沒有多樣性,自由就失去了基礎,文化和社會生活也會隨之陷於貧困。沒有多樣性,就沒有人類文明。

「 我所追求的全部知識,只是為了更充分地證明,我的無知是無限的。」(~波普爾)

保守主義承認,有一套獨立於人的主觀意志之外的道德、價值規範。對於這些規範,人們只能尊重它,但不能超越它,更不能否定它。

所有的知識並不構成一個整體,事實和信息是不斷變化的,所以知識並沒有一個固定的總和。

人的真正智慧,不僅在於意識到自己已經知道多少,更在於意識到自己的認知能力和知識範圍的的局限性。

自由之所以必不可少,是因為它為不可全知、不可預見的事物留下了空間,為我們實現自己的目的提供選擇的機會。

自由的前提是人們所在的生活環境允許人們做出自由的選擇。

只有在沒有統一目標的秩序中的人才是自由的。

智慧是從人對自身理性能力持謙卑態度開始的,或者說,智慧是從人自知其無知開始的。敬畏上帝耶和華是智慧的開端。

智慧不僅與道德有關,而且只有合乎道德,才能稱得上是智慧。智慧在本質上是關於道德的,是關於人類如何更好地在一起生活的。

「 徒有理性而沒有道德的人是最危險的歹徒。」(~馬丁.路德.金)

正是道德把知識和智慧區別開來。知識是關於事實的,智慧是關於道德的。

政治智慧不是整人與權力鬥爭的智慧,而是使人們如何更自由、更體面、更道德地共同生活的智慧。

傳統之所以重要,正是因為它是人類智慧累積的產物,是先輩的教訓換來的洞見。

最高的政治智慧就是從事政治的人對自己的理性持謙卑的態度,對政治家的無知和國家機器的無能要有充分的警醒。

人的理性是黑暗世界的微弱的燭光,它絕無能力照亮整個宇宙,但是只要使用得當就足以使人繞過深淵。

在這個世界上,最容易做的事情莫過於給一切行為披上一件高尚動機的外衣。

保守主義深信,世界上的問題沒有一勞永逸的解決辦法,任何進步都是不完美的。

保守主義拒絕終極目的,拒絕對任何重大社會問題的整體性解決辦法。

在人世間造就天堂是不可能的,把人間變成地獄卻是屢見不鮮的。保守主義反對任何烏托邦式的整體藍圖。保守主義容忍小惡,止步於至善。

自由社會中文人空想家的危害遠遠小於專制社會中文人空想家的危害。

保守主義始終認為,是現實,而不是觀念,才是一切政治理念和社會行動的最終仲裁者。

政府應該將追求理想的權利還給每一位普通的公民,使公共的權力徹底退出個人自治的私人事務領域。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