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守與自由

川普
文:西奈山峰

因為川普的緣故,許多人接受了一個新名詞——保守主義

川普

但保守主義是個比較複雜的概念,就如同哈耶克和亨廷頓所說,對於應當保守者為何,保守主義者並無統一的目標。

劉軍寧先生說保守主義就是保守「自由」主義,他把保守的對象定為「自由」。不過這個「自由」又是一個複雜概念,複雜程度甚至不遜於保守主義。比如古典自由,新自由,後現代自由……

與川普相關的那種保守主義,是保守主義大家庭中的一員,即所謂「英美保守主義」,或者說是古典自由主義。事實上,保守與自由,也正是從古典自由主義創生的時代開始有意識地分野。

漢民族自覺不自覺按陰陽理論思維行事,西方以前則是自覺不自覺按新舊約思維行事。而新舊約本身就蘊含了保守與自由的沖突。

以洛克和休謨為代表的那個時代的思想家們,重新梳理了那種傳統的宗信,返本開新,在自然科學和社會政治領域開辟了嶄新而堅固的原則,代表思想就是經驗主義、懷疑論以及實踐理性,重要的成果就是古典自由主義,以及德先生和賽先生。

古典自由主義,最簡潔的特點就是有神論的自由主義,雖然古典自由主義的「神」更多的是自然神論的意味,但它沒有放棄新舊約中那個神的誡命,且把它當成天經地義的至高。

因此,如今川普式保守主義者中許多都是有基宗信背景的人,也因此這種保守主義幾乎就是古典自由主義的新稱謂。他們守護的原則,就包括新舊約中神的誡命、也包括以《政府論》為代表的古曲自由主義的那些政治哲學。

除了這種保守主義之外,保守主義大家庭中還包括原教旨的宗信情懷,某些民族主義甚至種族主義國家主義等等。當然最能被更多人容易接受的,還要屬川普式保守主義,即古典自由主義。

古典自由主義,其保守的一面,就是仍然奉新舊約中的上帝為至高,因而從中推導出了德先生和賽先生。而其自由的部分,則是後人對這一前提的無限突破與偏離,發展出了無政府的新自由主義、無意義的後現代自由主義,以至於馬列斯主義。

明面上的馬列斯主義貌似隨著蘇聯解體已經破產,但其實它始終存在於西方社會,以比較溫和的、偽善的、巧妙的方式推進,比如安提法、黑命貴、性革命、環保氣候話題、種族文化宗信的自平博等等。

癌細胞其實原是人體內的正常細胞,不會有人想到抑制它們,等發展到一定程度的時候,它才顯出極端危害性,但此時想控制都幾乎不可能了。西方世界中以推行「自平博」為已任的左派,正是類似癌細胞的存在。它們在那種社會裡本來很正常,但到一定程度之後,就開始顯現出不可遏制的毀滅作用。

更可怕的是,人體的癌癥在後期能被公認為有害,因此即使無效也會被各種方法對付,但自平博這種社會癌,把人類折磨至死時,仍然不乏認為它們高尚者。比如曼德拉和德克勒克。

西方左派知識分子,當初對蘇聯的追捧如同追捧天國,赫魯曉夫的報告擊碎了他們大多數人的迷夢,之後他們改為仇視馬列斯,並把仇恨延續到了普俄,而普京告訴他們:你們現在搞的自平博那一套,正是馬列斯的孵化器。

現在提到曼德拉和德克勒克,由於有了南非這個活生生的大標本存在,許多糊塗蟲也似乎有所領悟,但提到普俄,他們卻像成語典故中朝三暮四的猴子,一點點聯想能力都沒了。唉!

來源:洛克雜譚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