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根:正視疫苗的無效,回歸昔日的忠告(下)

疫苗

上一篇,我們講述了新冠檢測和疫苗的巨額利潤與實際效果的巨大反差,結合最新的研究數據,揭開了專家為推疫苗而故意混淆數據、誤導大眾的騙局,從疫苗實際不防感染、又不真能防重症、反而促進病毒傳播的現象,展現了可怕的ADE效應——這個疫苗的剋星,一直被中外疫苗利益集團壓制不宣的ADE,在2020年4月開始,已經在相關文章中多次示警了。

(五)ADE不再躲貓貓?

圖4:新冠病毒的ADE效應示意圖。

關於ADE,之前多次講過了,它是Antibody Dependent Enhancement(抗體依賴增強)的縮寫,就是抗體會使病毒毒性增強。對於沒有ADE的病毒病菌,抗體是病毒的剋星,若病毒有ADE的能力,抗體是幫凶!

疫苗最怕ADE,因為疫苗使人產生的抗體,會引爆病毒,造成重症乃至死亡,所以整個醫學界一直在密切關注它。但是,看看兩年來ADE的行蹤,似乎它在跟人類捉迷藏。以前多次有文章指出:打疫苗後反而容易感染新冠病毒,那是ADE偶露真容,在給疫苗敲警鐘,只是疫苗相關利益集團不願正視而已。但是新近的數據(表二、圖3)表明,ADE正式登場了。

有ADE不一定造成重症、速亡。我們做個比喻,因為ADE使抗體成為幫凶:如果病毒毒性低,如奧密克戎,ADE的幫助下會造成更大面積的傳播,驚而不險;如果病毒毒性中等,ADE就會幫助鈍刀子割肉,驚慌加長痛;如果病毒毒性高,ADE就會幫助痛下殺手,長痛變短痛,出現動盪級的重症死亡和恐慌。

也就是說,假如奧密克戎變異的是重症,滅絕級的爆發就是這一輪疫情,因為上一輪疫情,新冠德爾塔變種和疫苗,已經為這一次的大爆發準備了抗體,在ADE作用下,推動重症病毒迅速傳播。但是,這次奧密克戎變異是輕症,那麼它就在為下一輪爆發,和疫苗一起準備更多的抗體基礎,為下一輪撒網鋪路。

而今有學者認為奧密克戎毒性變低是個意外,高毒性的變異很可能會出現,那樣的話,ADE造成高重症、高死亡率是必然的,病毒的絕殺早晚要來。

(六)隔離嚴封,「奇效」轉無效

也許有人會說:「即便疫苗無用,中國人還有最後的依靠,大陸的鐵腕清零,嚴格封鎖隔離,在效果上看,遏制了病毒的擴散。」——深入辨析大家會看到,這表面上是封控的功勞,實際上,可能是疫情撒網、鋪路的另一種形式。

如果隔離、嚴格封鎖真能封住病毒,那麼,不久前吉林農業科技學院的疫情,就根本起不來。至今都沒有查到疫情的傳播鏈,用境外輸入奧密克戎一筆帶過。要知道,吉林農業科技學院一直在嚴格執行封閉式管理。學生不得外出,入校必須有48小時內的核酸檢測證明,第一個被奧密克戎病毒傳染的是學生,冷凍鏈傳播、快遞傳播、師生傳播的途徑根本不存在,如此嚴格的隔離封鎖都不安全,其它封鎖隔離,還有什麼安全可言?

「時空伴隨」——中國大陸新發明的新冠病毒傳染途徑,指的是和確診者在方圓800米內,兩人手機號共同停留超過10分鐘,並有信號軌跡交叉的人,不管你帶沒帶口罩,都可能被傳染,健康碼都會變黃,都要隔離並自費檢測2次。這個政策的出台,必有依據。如果這樣都可能被感染的話,實際上等於說存在空氣傳播,而且口罩無效。

實際上,大家早就知道大陸的防疫口罩合格率只有70%,就算是合格的防疫口罩,有效期內對新冠病毒的防護只有90%,也就是大陸口罩的防護率只有63%!口罩都這樣,什麼隔離能防的住呢?其實在海外,口罩防不住變異新冠病毒的研究報告,已經不止一次報道了。

前面講過,檢測的準確率只有30~50%,有的檢測11次才檢測出來,漏檢大量存在。而且,病毒水平如果低於試劑的檢測靈敏度,是檢測不出來的。如此說來,無症狀感染者其實是海量存在的,遠遠多於檢測結果。

這樣看來,在空氣傳染、口罩防不住病毒的情況下,大規模地集中排隊檢測是不是在集中傳染呢?只是造成了大量「檢測不出來的無症狀感染者」,每次集中檢測和隔離,都起到了幫助傳染、撒網的作用。

人類自古就有瘟神到哪裡,哪裡疫情大起的說法,瘟神遊盪,疫情此起彼伏。從宏觀上看,中國大陸疫情的平息,是瘟疫跑到海外去了,掃蕩世界一圈,再殺回來,你是怎麼隔離、怎麼捂也捂不住。

(七)滅絕級病毒的爆發與驟退

ADE效應現身之後,奧密克戎的警告作用,可就不止是後遺症那麼簡單了,它是在撒網,為下一次變異病毒爆發鋪路,用抗體鋪路,加上疫苗產生抗體的幫忙,下一次的爆發已經箭在弦上。至於是不是滅絕級的大疫劫,要看病毒變異的結果,會不會變的更毒?

讀者不禁要問:你說的大疫劫真會來嗎?什麼時候來?什麼時候走?會不會像流感一樣伴隨始終?

毋庸置疑,肯定要來,很多病毒專家都預測過要來,連比爾蓋茨都預言更大的冠狀病毒大流行要來!只是來得會比他們想像的快,去的也快,就像薩斯病毒SARS-CoV那樣神祕消逝,讓科學界莫名其妙。

歷史孕育了未來,覆滅明朝的瘟疫大劫,為這次的新冠疫劫,奠定了明晰的答案。前面多次說過,新冠病毒不是人能造出來的,它是超常的,超越了人類的智慧,對它的認知,只有跳出尋常認知的層面,在超常的層面上,才能看清它的始末。

表3:明朝末年的大瘟疫和當今新冠瘟疫的始末對比表

明朝末年的大瘟疫當今的新冠瘟疫
病名混合鼠疫(腺鼠疫+肺鼠疫)SARS-CoV-2(新冠病毒)
根源冤獄之極:皇帝迫害、活剮兵家大道修行者袁崇煥,和他的團隊(兵家修行群體)而起。百姓被謊言迷惑,競相追隨迫害,暴力相向,甚至生食其肉。冤獄之極:中共迫害法輪功修行群體,因信仰而坐牢者數以百萬計,為迫害製造的謊言鋪天蓋地,不明真相的百姓參與迫害。迫害的謊言流向全世界,海外媒體轉載,參與輿論迫害。
定時袁崇煥被殺,家人被流放3年後,1633年爆發鼠疫。1999年7月至今,迫害不斷。2003年初SARS-CoV爆發,2019年SARS-CoV-2爆發,都準確應驗於天象的時空對應,前文有述。
定地鼠疫起於山西,

陷害袁崇煥的推手,總兵滿桂的轄地。

新冠起於武漢,武漢電視台台長趙致真編制電視系列謊言誣陷法輪功,是迫害最大的推手。
定向清算迫害,天滅大明。混合鼠疫直接接觸也不染李自成的義軍、袁崇煥的舊部關寧鐵騎、滿清軍民,瘟神只擊殺明朝軍民。清算迫害,天滅中共。中共謊言欺世,世人多被不同程度地毒害。新冠淘汰的是中共及其宣誓效忠的人,聽信中共謊言敵視法輪功的人。
前期鼠疫有緩有停,前期只是警告,謊言不改,繼續迫害,後期機會不在。前期只是預演、警告,疫情延緩、暫停,是讓人冷靜思考,繼續迫害,拒絕真相,機會不再。
疫劫的輪迴與滅絕1633年後,鼠疫在全國遊蕩,起起落落,此起彼伏。1641年回傳北京,較輕。

1643年再起於華北,驟然加重,最重時京城日死萬人。

2019年後,新冠疫情在世界遊蕩,起起落落,此起彼伏。2022年新冠變種奧密克戎回傳中國大陸,廣泛傳播撒網,為下一輪ADE推動的疫情爆發,病毒和疫苗兩路共進,準備抗體基礎。
奇蹟

消失

明朝覆滅,疫情即退。明朝殘餘勢力被徹底剿滅,疫情消失。中共覆滅,疫情消失。中共殘餘徹底清除,新冠病毒奇蹟根除。
解救明朝迫害傷天害理,脫離明朝,方可脫離劫數,避開瘟神的擊殺。中共的迫害傷天害理,認清中共的謊言,內心不與中共戰隊,聲明(可化名)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或者認同救世的大法,誠心默誦「法輪大法好」,可免於疫劫。超常之法,治超常病毒,這樣康復的奇蹟,已層出不窮。

天象循環,歷史重現。當今SARS-CoV、SARS-CoV-2,兩次大疫起於中國,殃及世界,是大明冤獄、朝廷迫害修行人因果的翻版。歷史的教訓,在為了喚醒今人而鋪墊。

該來的遲早要來,人的自救再聰明也躲不過劫數,只有跳出常人認知的層面,跳出各種阻礙紛亂,接受真相的救贖,才能渡過這場末劫大難。

來源:大紀元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