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女人都禁慾,終極禁慾手段大比拼

男人女人都禁慾,終極禁慾手段大比拼

文:陳滌

又到了幫大家打開知識閘門的時間了。今天我們要研究的知識點是——禁慾。

最近流行禁慾系,男神女神一個個都在走禁慾路線,話少面癱,表情好像撲克牌裡的老K臉,衣服一定要穿黑的,而且越瘦越好,這樣才有看起來不近聲色的效果。

好多男神都出演過禁慾型的角色,足見這種角色的火熱程度。

包括女神也一樣,表情一定要生無可戀,這樣才有禁慾的效果。

不過這樣就足夠禁慾了嗎?我知道你們立刻就會想到阿拉伯女性,很多人覺得那才是真正的禁慾。

真正的禁慾男神來了,印度的苦行僧堪稱世界上最禁慾的男人,任何慾望全都不要了,吃穿住行全要達到最低水平,更不要說性了。

上圖的老爺爺為什麼要留這麼長的頭髮?答案來了,他需要用它們當帽子和衣服。

禁慾禁到這個份上其實還不夠男神。看看這個老爺爺,連覺都不要好好睡了。為了能刻苦修行,他在脖子上焊了個鐵柵欄,這樣他就不能躺下睡覺了。

拋棄慾望是修行者為了求來生福分或天堂門票的一種方式。不過,在更古代的時候,慾望被看成是一種罪過,人要的太多便有罪,那時候的禁慾手段更加靠譜。

最早的禁慾工具是吊籠,這些吊籠通常都會一關到死,任何罪行,包括浪費,藏私,通姦等都可能被關吊籠,甚至被鄰居共同討厭也會成為進吊籠的理由。古代的法律真是比現代嚴酷多了。 不過這種禁慾起不到讓人改過的效果,畢竟人都死了。

對待慾望太過旺盛的特定人群,當時有一種十分嚴厲的懲戒方式幫助他們禁慾。在奇靈厄姆城堡的地下室裡可以看到最後一位體驗者的遺骸。首先將受罰者脫光衣服,然後將油灌入他的下體,讓他從上面坐在柱子上。 隨著時間的推移,他慢慢開始向下滑,由於重力和自己的掙扎,毫無疑問的,他只會迎來可怕的死亡。

實際上,在中世紀,連多嘴多舌都會被當做慾望的標誌,因為愛說話是慾望得不到滿足的象徵。這些人會被遊街示眾,戴著這種特製的恥辱長笛,他們的手指被套在長笛上面的孔裡並狠狠夾緊。有時這種刑具也被用在偷竊者身上,這時他們的手指可能會被夾碎。

倫敦科學博物館裡可以看到一條懺悔帶。這條用皮帶繫緊的懺悔帶上面有無數金屬齒,它被戴在大腿上,作為一種懺悔的方式。修士們在懺悔某些嚴重罪行時,只祈禱是不夠的,必須給自己足夠的痛苦,才能讓這份懺悔的心情傳達給上帝。這些嚴重罪行包括暴食(在規定的日子以外吃了肉),貪慾(擁有私房錢),性慾(偷看異性),傷害他人等。

在《悲慘世界》裡,雨果寫到了修道院為了懲罰不守清規(比如站在高處向修道院的牆外看)的修士修女時是怎麼做的。禁慾在這裡是為了把人改造成石頭。

本書的作者曾到過離布魯塞爾八法裡的維萊修道院,那是擺在大家眼前的中世紀的縮影,曾親眼見過曠野中那個古修院遺址上的土牢洞,又在迪爾河旁,親眼見過四個一半在地下一半在水下的石砌地牢。那就是所謂「地下室」。每一個那樣的地牢都還留下了一扇鐵門、一個糞坑和一個裝了鐵條的通風洞,那洞,在牆外高出河面兩尺,在牆內離地卻有六尺。四尺深的河水在牆外邊流過。地是終年潮濕的。住在「地下室」裡的人便以那濕土為臥榻。在那些地牢中,有一個還留下一段固定在石壁裡的頸鐐的一段;在另外一個地牢裡,可以看到一種用四塊花崗石砌成的四方匣子,長不夠一個人躺下,高也不夠一個人直立。當年卻有人把一個活生生的人安置在那裡,上面再蓋上一塊石板。那是實實在在的。大家都看得見,大家都摸得到的。那些「地下室」,那些地牢,那些鐵門斗,那些頸鐐,那種開得老高、卻有河水齊著洞口流過的通風洞,那種帶花崗石蓋子的石板匣子,像不埋死人單埋活人的墳墓,那種泥濘的地面,那種糞坑,那種浸水的牆壁,難道這些東西也能花言巧語!

同樣在《悲慘世界》中,雨果寫到小比克布斯修院的寄宿學校時,寫到了在這裡寄宿學習的女孩們的生活。她們也必須要每天懺悔,並且過著極其節儉嚴肅的生活。其中一段這樣寫:

下面這張懺悔詞是在那修院裡石板地上拾到的,這是一個七歲的犯罪姑娘事先寫好以免忘記的:
「父啊,我控告自己吝嗇。
「父啊,我控告自己淫亂。
「父啊,我控告自己曾抬起眼睛望男人。」

現在大家也許可以理解修道士們用懺悔帶讓自己痛苦的行為了。

中世紀時,在修道院以外的世界,男性有完全的社會主導權,他們將女性作為自己的私人財產,當時的男性經常會外出打仗,這時他們總不免會擔心妻子或情人忍不住慾望,他們幫妻子或情人禁慾的方法很簡單,就是把她們鎖起來。

目前藏在聖彼得堡,俄羅斯貴族女性使用的貞操帶。簡單粗暴的造型。

17世紀法國的貞操帶,造型藝術多了,不過功能是一樣的。

有些仁慈的貴族怕妻子用著不舒服,在鐵制貞操帶裡加了襯墊,一想到這樣的東西可能要戴在身上幾個月……

更多的貞操帶被設計成這樣,切實防止一切不忠行為。

「幫你打扮的漂漂亮亮」這句話有時是指某種內在美。

這時出現了一種非常無奈的可能性,就是丈夫出門打仗,然後死了…

當然,男性版禁慾用品也是有的,不過少得多就是了。

後來,也許是因為發炎和感染太多了,丈夫們的享受得不到保證,貞操帶逐漸被緊身衣所代替。穿上這個,面對任何異性都爽不起來。

鐵質緊身衣,16世紀,斯蒂伯特博物館,佛羅倫薩。

哺乳期的女性可以稍微解放一下胸部。

美國佛羅里達博物館的這件藏品讓我們感覺到了美國人民早期生活的豪放。

這種鐵質緊身衣最終進化成了布製品,並且成了一種時尚的服裝,不再有直接的禁慾作用,但間接的禁慾作用仍然存在。

請看一下當時醫生反對緊身衣的宣傳品。

來個清楚點的現代版。

由於體內的器官被擠壓移位,陰道和子宮有時甚至會被擠出體外,於是就有了這樣的產品:子宮支持器。 在維多利亞時代,因為緊身胸衣的原因,陰道和子宮脫出身體是相當普遍的。 別擔心! 這個方便的設備可以讓它們重新回到正常位置。

讓我們再來審視一下細腰美女好了,是不是對她們有了新的認識?被擠成這樣,還有慾望才怪,禁慾度真是滿點啊!

16世紀不光有貞操帶和緊身衣,女性還可以用帶子綁在頭上來禁止自己多說話,這是當時的書上推薦的綁法集錦。注意,話多的男性也要綁。

如果不想綁帶子,又控制不了自己的嘴,那可就倒楣了。當時的法律規定,執法人員可以將任何長舌婦遊街示眾,無需經過其丈夫的同意。丈夫也可以隨時將多嘴的妻子拉去遊街。在遊街時,一種特製的面具會提醒這些女性少說話的重要性。

這種面具被稱為斥責之韁繩,看這個造型,是不是格外的禁慾?

哪怕是平時,只要丈夫覺得妻子的嘮叨讓自己厭煩,隨時都可以給她戴上這個,十分合法。

麥昆和他的繼任者Sarah Burton因此得到了設計靈感,做出了「禁制」系列。

這種做法直到現代仍有人在用。上世紀九十年代,南非的精神病院裡仍在用這種鐵籠來治療精力過剩的多動症患者。話說鐵籠裡面貼的耶穌像到底是幹嘛的?

當然,這種治療絕非沒有來由。在上世紀四十年代,治療男孩精力過剩的辦法就是將他裝進拘束衣,放進這種坐籠裡關上幾天。這期間大小便都就地解決。有的時候,坐籠裡還會放一盆冷水幫男孩泡腳。如此冷卻身心的禁慾絕技,實在讓人佩服。

通用版拘束衣,精神病人也用它。

也許是男孩們被拘束的太多,最終,在上世紀七十年代中期,短暫的出現了一種時尚潮流,就是禁慾裝。全套服裝由一件緊身衣加一條緊身短褲構成,短褲極度緊身,當時的潮人們認為,這種極度不舒服的穿法可以降低性慾,進而導致身體健康。

來個日常版,就是這樣的穿法。短褲要夠短,要緊身!日本女生的燈籠褲一定是從這裡學來的。

當然這種基基的穿法一定會讓人性慾減退,並且會導致生殖系統終身不健康。所以很快另一種健康的潮流產品替代了它。這就是…磁療內褲…它的靈感正是從緊身內褲上得來的。

禁慾禁到最後變成了磁療內褲,實在是讓人開眼。到了今天,這些禁慾系的用品幾乎全都變成了刺激慾望的工具。越禁越要這樣做,這才是現代人的進取精神~

好了,今天就寫到這裡,下次見。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