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7 月 12 日

「中國病毒」實為「中共病毒」

文:王友群

3月16日晚,美國總統川普發推文說:「美國將強力支持那些受中國病毒衝擊大的行業,如航空業和其它行業。我們將比以往更加強大。」這則推文中,川普沒有用「新冠病毒」、「武漢病毒」等,而直接用了「中國病毒」這個詞。

3月17日,有記者問:「中國和其他人批評您使用『中國病毒』一詞,您對此怎麼看?您還會繼續使用這個詞嗎?」川普回答說:「中國推出不實的消息,說我們的軍隊把這個(病毒)傳給他們,這是不實的。我決定,無須爭論,我只須按照它的來源稱呼它。病毒是從中國傳來的。」「我們的軍隊沒有傳給任何人。」記者問:「批評者說,您使用這個詞是在製造污名。您怎麼看?」川普說:「我不這麼認為。我認為,說我們的軍隊把這個(病毒)傳給他們,這才是在製造污名。」

3月12日,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利用在中國大陸被禁用的美國媒體——推特,利用美國和西方國家的「言論自由」,分別用中文和英文發了同一則推文:「零號病人是什麼時候在美國出現的?有多少人被感染?醫院的名字是什麼?可能是美軍把疫情帶到了武漢。美國要透明!要公開數據!美國欠我們一個解釋!」

中共外交部發言人不是一個普通的中國公民,而是代表中共向全世界發言的代言人。趙立堅如此咄咄逼人地質問美國,直言「可能是美軍把疫情帶到了武漢」。這無異於說,美軍可能是這場從武漢擴散到全球的大瘟疫的最初源頭,美軍可能要為這場危及全世界的大災難負最大的責任。這是美國政府、美國人民、美國軍隊、美軍總司令川普絕對不對容忍、不能接受的。

這正是美國國務院召見中共駐美國大使崔天凱提出嚴正抗議的原因所在,是美國國務卿蓬佩奧打電話給中共外事委員會辦公室主任楊潔篪,對中共散布不實信息和荒誕謠言表示強烈反對的原因所在,是美國前國安戰略顧問斯帕丁將軍,用中文怒斥趙立堅「胡說八道」的原因所在,是共和黨參議員斯科特稱中共「簡直是發瘋了」「可恥」的原因所在,也是4名美國公民和1家美國公司,將中共告上法庭,向中共提出賠償要求的原因所在,更是美國總統川普直言「中國病毒」的原因所在。

其實,川普總統稱「中國病毒」還不準確,更確切的叫法,應該是「中共病毒」。

現在披露出來的大量事實證明:此次大瘟疫,是因為中共竭力隱瞞真相,用專政機器和宣傳機器合力打擊講真話的8名醫生,白白錯過了近40天的黃金防控期,在1月23日武漢封城前,五百多萬人從武漢分散到全湖北省,全中國,乃至世界許多國家和地區,導致疫情蔓延到全世界一百五十多個國家和地區,給這些國家和地區人民的健康、生活、經濟、政治、文化等帶來難以估量的損失。

還有許多專家、學者、評論家,從自然科學和社會科學的角度分析認為,中共武漢病毒研究所人工合成的病毒外泄,可能是這次疫情發生最重要的源頭。早在7年前,武漢病毒研究所研究員石正麗等在《自然》雜誌發表論文稱,分離和鑑定SARS樣的蝙蝠冠狀病毒,應用了ACE2受體。目前正在流行的新型冠狀病毒直接攻擊人類的正是ACE2受體。早在5年前,石正麗等在《自然醫學》上發表論文,專門談到了人工合成的「重組病毒」、「雜交病毒」、「嵌合病毒」等。中共當局一再拒絕、拖延、阻礙美國專家到武漢深入調查病毒源頭,也讓全世界有正常思維的人,不得不懷疑:病毒很可能是從武漢病毒研究所人工合成並外泄的。

將導致這次大瘟疫的新型冠狀病毒叫「中共病毒」,也是為了區分中共與中國人、湖北人、武漢人。這次大瘟疫中,武漢人是受害者,湖北人是受害者,中國人是受害者。到今天為止,武漢被封城已經五十多天了,許多武漢人仍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但是,中共不是受害者,而是害人者。正是中共的人禍,製造了這場空前未有的世界大災難。

將新冠病毒叫「中共病毒」,還因為這次病毒傳播有一個突出特點,就是與中共走得較近的國家和地區疫情嚴重。比如伊朗,是中共在中東地區最重要的「戰略夥伴」。意大利去年3月不顧盟國反對堅持與中共簽署「一帶一路」協議。韓國總統文在寅當選後做的十件大事都與中共有關,包括在釜山建設中國鋼廠,在光陽市設立中國鋁廠,允許中國資本進入永宗島和松島等。美國疫情最嚴重的華盛頓州,是中共四代黨魁訪美的首選。德國疫情最嚴重的北威州,州府杜塞爾多夫有610家中資企業落戶。

談到「中共病毒」,還有更深一層的意義。中共從源頭上就是邪的。它的老祖宗不是中華民族的列祖列宗,而是西方信奉撒旦的馬克思;它的理論源頭不是中華傳統文化,而是馬克思在《共產黨宣言》中宣傳的無神論、階級鬥爭、進化論。它是在「國外敵對勢力」——蘇聯共產黨的操控下建立起來的。中共98年的歷史,前28年,是不擇手段地顛覆中華民國;後70年,是不擇手段地維持一黨專制。

有人對「中共病毒」的起源與流傳過程概括為:「病毒起源於德國(馬克思),中間宿主是俄國(蘇聯共產黨),經北大圖書館泄露,爆發於上海(1921年中共成立於上海)。此病毒在井岡山、延安多次變異,最終虐於神州大地,七十年無特效藥根治,鄧小平採取開放療法,雖然疫情暫緩,但毛病未改,積惡成習。病毒基因序列經過人工重組,再次引發更大面積疫情,禍害全中國,危及全世界。」這個概括很精準。

171年前,馬克思發表《共產黨宣言》時,對資本主義充滿刻骨仇恨。但是,到了2020年,資本主義的美國,仍是全世界最強大的國家。地球上最後一個最大的共產主義政黨——中共,卻陷入有史以來最大的全面危機。中共對美國的嫉恨也達到一個頂點。在引發這場禍及全球的大瘟疫之後,「中共病毒」毒性大發,使勁將髒水往美國身上潑。

中共瘋狂抹黑美國的結果,只會讓以美國為首的整個自由世界反感中共,唾棄中共,拒絕中共,最終聯手從地球上剷除中共。

「中共病毒」滅亡時,中國人民才能迎來國泰民安的新中國,世界才能進入天下太平的新紀元。

來源:大紀元

向上滑動
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