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原:前任中共領導人各掌權多少年(下)

中共領導人

中共十九屆六中全會的決議,為習近平的連任鋪路,實際上,中共前任的最高掌權者,除了並未真正獲得實權的胡錦濤外,毛澤東、鄧小平都一直掌權到離世,江澤民也曾試圖效仿。

接上篇:前任中共領導人各掌權多少年(上)

江澤民很想做「太上皇」

毛、鄧都算為中共打江山的一代,為了掌權或維持權力都可算一波三折、煞費苦心;相比之下,江澤民上台主要靠「六四」投機。1989年時,中共黨內比江澤民資歷高、能力強的人不在少數,但鄧小平不再信任中央之內的人,決意在中央之外尋找立場堅定的總書記人選,江澤民5月底進京,並踏著天安門廣場的鮮血走進了權力中央,小心翼翼地熬過鄧小平做「太上皇」的日子,1996年終於能自己說了算,自然也想學著當「太上皇」。

江得到權力相對容易得多,但排除異己同樣心狠手辣。江澤民掩蓋漢奸身分、冒充「烈士遺孤」,又沒有什麼真本事,卻在中共黨內意外登頂,還沒有遇到真正的阻力,可謂詭異。據稱江是吸入千年邪氣的蟾蜍﹐乃水澤之民﹐某年某月某日投人胎轉生到江蘇省揚州市田家巷一個江姓富裕家庭﹐遂得名「江澤民」。1989年江進京後﹐許多北京人也都叫他「江大蛤蟆」。

江不得不先夾著尾巴

江沒有大本事,但熟知向上爬的奉迎之道,對中共元老和各級高官極盡巴結。江當上海市長時就顯出能力太差,鄧小平就把朱鎔基調往上海當市長,江則升任上海市委書記。江高升總書記後,拚命拉抬上海幫,卻嫉妒朱鎔基之能,但鄧小平又把朱鎔基也調到了中央。

鄧小平看到江澤民不大好用,曾動過念頭,用喬石換下江澤民,但其它元老反對更換總書記太頻繁,鄧只好作罷;喬石卻成了江的眼中釘。時任國務院總理的李鵬,原本是江的上級,卻成了江的下屬;江沒有根基,只能向李鵬示好,每次政治局開會,江澤民都和李鵬並排而坐,共同主持會議,並全力支持李鵬一心想上馬、但缺乏論證的「三峽工程」。

江澤民雖然是軍委主席,但軍隊將領根本不買賬,江的軍師曾慶紅支招,分化鄧小平和楊尚昆、楊白冰的關係,鄧小平竟然上當,結果楊氏兄弟被廢。善於拍馬屁的張萬年投靠了江澤民,之後又有于永波、郭伯雄等人效仿,江開始在軍中有了自己人。

江澤民當總書記,黨內自然有人不服,北京市委書記陳希同就是一個,江通過勉強的貪腐案,把陳希同下獄。江還明昇暗降,把中央警衛局局長換成了自己人。鄧小平擔憂「六四」翻案,但對江澤民也不放心,於是隔代指定了胡錦濤接班。

1996年,鄧小平去世,江澤民終於長舒一口氣;他靠著鄧小平才當上了總書記,雖然感覺受氣,但不敢否定鄧小平,相反始終需要鄧小平做為他掌權的合法招牌。

江顯然治國無方,只有他人瞎編的「三個代表」,實際只能維持鄧小平的老路。1996年,江也想鞏固軍權,並試圖製造台海導彈危機,最後在美軍的強大壓力下認慫。江每次出訪幾乎都上演醜戲,這恐怕也是美國和西方誤認為中共不再成為威脅的原因之一。

中共1999年7月迫害法輪功後,法輪功學員冒著危險到天安門廣場和平請願,他們打出橫幅。右下圖:2001年加拿大西人法輪功學員在天安門廣場上打出「法輪大法好」橫幅時被抓捕。左下圖:2001年11月,來自12個國家和地區的36名西人法輪功學員在天安門廣場打出「真、善、忍」橫幅時被抓,後被驅趕出境。(明慧網/大紀元合成)

江不走正路走邪路

江澤民不懂治國,但樂於弄權,為了扶植大量自己的人馬,在黨內、軍內帶頭放任貪腐之風,不斷重用貪官和善於鑽營之人,實際一直準備做「太上皇」。

1998年,羅幹當上了政法委書記,急需政績謀求升遷。他1996年就開始調查和鎮壓法輪功,但始終找不到任何證據,中共各級黨刊都曾正面報導法輪功;喬石1998年下半年組織老幹部調查,還得出了「法輪功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的結論。

羅幹不死心,仍然想把法輪功定為「X教」鎮壓。朱鎔基把羅干叫去,說他「放著大案要案不抓,卻用最高級的特務手段對付老百姓」。羅干雖然難受,但仗著和江澤民關係好,扣押了朱鎔基對法輪功的一份正面批示。

何祚庥是羅幹的親屬,先由何祚庥出面寫文章誣衊法輪功,之後羅幹策劃天津鎮壓、抓人事件,還直接告知法輪功學員到北京告狀。1999年4月25日,萬名法輪功學員到北京信訪辦上訪,朱鎔基親自接見,重申了不打壓的政策,並下令天津釋放被抓的法輪功學員,法輪功學員散去。

時值「六四」事件10周年,江澤民的神經立刻被觸動,暗地乘著防彈轎車「視察」,看到法輪功的人數如此之多,居然還有幾十位肩上有軍銜的軍人。江澤民受不了外國媒體對此事件和平解決的讚賞,更嫉妒朱鎔基,也更反感喬石對法輪功的正面調查結論, 一番「指鹿為馬」上演。

江澤民極力把法輪功描繪成有「海外敵對勢力」支持的「危險」政治團體,鎮壓法輪功群眾相當於「在危難時刻挽救了黨」;既然法輪功修煉「真、善、忍」,那麼鎮壓就毫無風險,可以輕易撈到政治資本。當時政治局七個常委,除了江澤民之外,其他人都明確反對鎮壓。朱鎔基表示,「說這些人有政治企圖,講不過去。另外,我們不能再用搞運動的方式……」

江澤民被徹底激怒,一意孤行地稱「堅決滅掉!」「現在當務之急是查清楚法輪功的人數、分佈和負責人的情況,每個機關、單位、居委會都要查到……上升到黨和國家生死存亡的高度來認識這個問題。一查到底,決不姑息!」

就這樣,一場迫害浩劫和驚天謊言在中國大地不斷上演,那些一心升官發財的酷吏們,也多了一條升遷之路;面對鎮壓不倒的法輪功,江澤民深怕翻案,更加重用那些迫害法輪功的官員,也更想當「太上皇」了。

2004年1月15日,江澤民已經卸任中共總書記2年,但仍以軍委主席身份會見來訪的美國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邁爾斯(Richard Myers)。(Ng Han Guan/AFP via Getty Images)
2004年1月15日,江澤民已經卸任中共總書記2年,但仍以軍委主席身份會見來訪的美國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邁爾斯(Richard Myers)。(Ng Han Guan/AFP via Getty Images)

江一無是處也要當「太上皇」

1999年,江澤民還幹了一件大事,與俄羅斯總統葉利欽簽定了《中俄國界線東西兩段的敘述議定書》,出賣了100多萬平方公里領土,包括外興安嶺以南、黑龍江以北60多萬平方公里的「外興地區」;和烏蘇裡江以東的「烏東地區」,約40萬平方公里;還有唐努烏梁海地區,約17萬平方公里,以及庫頁島,相當於幾十個台灣;圖們江出海口也劃給俄國,封死了中國東北通往日本海的出海口。 江澤民承認了以往的所有不平等條約,徹底暴露了他留學蘇聯時被克格勃吸收的事實。

江澤民既賣國,也好色,帶出了一大批妻妾成群的貪官,並帶頭向海外輸出貪腐資產,應該也進一步迷惑了美國和西方政商界人士,更加放棄了對中共的戒心,全球化大舉進軍中國。

2002年,在中共元老的監督下,做了兩任又三年總書記的江澤民不得不讓位,但隨後由軍委將領出面逼宮,迫使胡錦濤同意江澤民續任軍委主席。

2004年,江不得不卸任軍委主席,但仍然把持軍權,直到習近平上台。胡錦濤在位時,雖然並不直接聽命於江澤民,但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多數是江提拔的人,號稱「九龍治水」,胡錦濤從未真正掌握實權,甚至政令不出中南海,江澤民相當於又做了10年的「太上皇」。

2002年11月15日,胡錦濤成為中共總書記,但政治局常委增加到9人,多數是江澤民的親信(Frederic J. Brown/AFP via Getty Images)
2002年11月15日,胡錦濤(左)成為中共總書記,但政治局常委增加到9人,多數是江澤民的親信(Frederic J. Brown/AFP via Getty Images)

未能掌握實權的胡錦濤

1992年,在中共的十四大上,已經當了3年總書記的江澤民算順理成章了,但胡錦濤也意外地成為中共政治局常委,實際是鄧小平隔代指定的接班人。胡錦濤小心翼翼地度過了10年,在中共元老的安排下,2002年接任總書記,卻不得不認可江澤民續任軍委主席。

胡錦濤接任了總書記,但政治局常委增加到9人,他的唯一同盟軍是國務院總理溫家寶,其餘7人都是江澤民安插的,包括江的軍師曾慶紅,同時擔任國家副主席。

2004年,胡錦濤雖然接任軍委主席,但江澤民仍然在軍委設有辦公室,胡錦濤只能提名晉升少將。胡錦濤直到卸任時,都沒能真正掌握軍隊、司法、人事和宣傳部門;上海幫根本不屑胡錦濤,背後稱胡錦濤為「那個人」。胡錦濤出巡時曾遭暗殺,不得不更加小心,也提出了「不折騰」。

胡錦濤延續了鄧小平的經濟政策,對老百姓的高壓相對有所緩和,但明言無力解決法輪功問題;任內雖然經濟結構已經出現問題,但仍然坐享全球化帶來的好處,以致2008年金融危機時,靠四萬億投資率先緩解經濟下滑。

胡錦濤管不了江提拔的眾多貪官、酷吏,唯求保住中共政權,以及自保。他任內的幾件大事,應該是端掉了江派的潛在接班人陳良宇;並與江派妥協,推出了接班人習近平;最後拿下了準備政變的薄熙來,與習近平聯盟,共同抵制江澤民繼續做「太上皇」。

胡錦濤應該是中共建政後的最高領導人中,唯一按規矩做完10年就退位的人,他從未真正掌握實權,應該也沒想繼續掌權。

2012年11月14日,江澤民(中)和胡錦濤(左)和溫家寶(右)在中共十八大上。江澤民做了10年的「太上皇」,還試圖影響下一任的習近平。(Chai Hin/AFP via Getty Images)
2012年11月14日,江澤民(中)和胡錦濤(左)和溫家寶(右)在中共十八大上。江澤民做了10年的「太上皇」,還試圖影響下一任的習近平。(Chai Hin/AFP via Getty Images)

2012年,習近平接替了胡錦濤,為打破江、曾的控制,展開反腐運動,清理了江、曾派的大量高官和軍中勢力,但至今還未清理完政法系統。中共十八屆政治局常委中,江、曾派至少塞入了張德江、劉雲山和剛剛被彭帥舉報的張高麗;中共十九屆政治局常委中,仍然還有王滬寧、韓正、趙樂際。習近平打掉的貪官中,大多數也是迫害法輪功的幫兇,但貪官越打越多,法輪功迫害仍然沒有停止,趙樂際還叮囑地方官員繼續迫害。

如今,習近平已經掌權9年,以江、曾為首的反習派並未根除,仍然在試圖展示影響力。習為了連任,似乎不得不再次妥協,但也繼續埋下了禍根。(完)

——大紀元首發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