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女大學生陷入裸貸陷阱:假精緻,正在摧毀無數年輕人

裸貸陷阱

  1

「如果沒錢還,他們會砍死我。」

  小文邊說邊撕心裂肺地哭。

  一旁的閨蜜小陳,束手無策。

  小文要借2000元,可自己一個月的生活費只有2000元。

  如果借出去,接下來一個月時間怎麼熬?

  不借?小文正痛哭流涕,兩人又是閨蜜,於心不忍。

  這時,小文想到一個辦法——

讓小陳去網貸,把借來的錢再轉給自己還債。

  小陳一直都很警惕網貸。

  她經常看到一些女生因網貸被騙的新聞。

  父母曾跟她說:

  「你要是敢網貸,我們就不認你了。」

但這一次,為了給閨蜜借錢,她決定冒險。

  她對網貸一無所知,小文手把手教她怎麼借款。

  本以為這是善意,事實證明她還是太天真。

當看到自己赤身裸體的照片遭瘋傳時,才懊悔不已。

  原來,那2000元只是噩夢的開始。

  2

  小陳在南京某大學讀書。

  她性格開朗,面容姣好,一入學,就交到很多新朋友。

  其中,小文跟她最要好。

在大家眼中,小文是富二代。

  她自曝父親是知名珠寶的股東。

  每次逛街,她都會指著某珠寶店跟小陳說:

  「這是我家的。」

  小文平時穿著基本都是名牌,出手闊綽。

  所以,小陳對此深信不疑。

只是她怎麼也想不到,富二代竟然向自己借錢。

  有一天,小文突然跟她說:

  「能借我400元嗎?

  我在外面打工,

  做制服要交400元。」

  錯愕之餘,她還是把錢借給小文。

這是小文的第一次借錢。

  幾天後,400元還沒還,小文卻再一次借錢。

  這次借2000元,於是有了上文那一幕。

殊不知,網貸是個無底洞。

  在小文的再三懇求下,小陳進行第二次網貸。

  還有第三次、第四次……

  多到連小陳自己都數不過來是第幾次。

  她說:

  「最多的時候,

  屏幕兩三頁都是網貸的APP,

  能下款的就留下,

  借不到的就刪除。」

  每次都是小文拿她手機操作。

  平均一次貸七八千,有時候過萬。

  等到貸款發放,小文便把錢轉入自己帳戶。

  所有錢都是給小文還欠款。

  至於為什麼會欠那麼多錢,小陳從不過問。

  她說:

「從未懷疑過小文屢次要我網貸的動機,

只是單純地想給她解圍。」

  日復一日,陸陸續續借了上百筆網貸。

這時,小陳才發現,債務像滾雪球一樣越來越多。

  起初,她用自己的生活費去填上漏洞。

  可2000塊的生活費壓根填不滿。

  要麼去其他網貸平台借錢,以貸還貸。

  但後面很多平台都不肯給她放款。

  無奈之下,她只好找到小文,商量對策。

  而小文的回應則讓她大跌眼鏡。

「我沒錢還,

借款平台登記的都是你信息,

如果不按時還,

被催債的是你。

而且徵信還會出現問題。」

  小陳焦頭爛額。

  她不敢跟父母交流,也不敢求助別人。

  走投無路時,小文再次給她「出謀劃策」。

這一次,她直接被小文推下深淵。

3

  在小文的「指引」下,小陳開始去線下貸款公司借款。

  這些公司借款利息很高。

  但不管多高,小陳都要借,她需要錢。

  在很長一段時間,她每天腦海里只有2個字:還錢。

  一條條催債信息不斷湧進手機。

  她說:

  「有一筆5000元的線下高利貸,

  借款5000元,半年還清,

  可實際到手只有3000元,

  每週都要還,

  全部還清本息要9000多元。

  再加上其它平台的借款,

  最多的時候一週要還1萬多。」

  1萬多是什麼概念?

  很多人一個月都賺不到一萬,更何況一個沒有經濟收入的學生。

看著日漸憔悴的小陳,小文依舊很「熱心」。

  她繼續給小陳介紹各種貸款公司。

  唯獨對還錢的事隻字不提。

  轉眼到了2017年的寒假。

  小陳徹底慌了。

  寒假期間,父母不給生活費,自己又沒錢還款。

就在火燒眉毛時,小陳收到一條好友驗證。

  初步確認,是陌生人。

  對方自稱是「張某」。

  小陳不在意,兩人禮貌性地聊了幾句。

  直到那個月的網貸還款日。

  小陳突然收到張某的信息。

  「你是不是心情不好?因為沒錢還款嗎?」

那一瞬間,小陳像抓住了救命稻草。

  經過一番交談,張某表示,可以借款。

更主要的是,利率很低,合同可以等小陳回校後再補簽。

  借款條件也很簡單。

  僅需提供父母和輔導員的電話號碼。

  分3個月還清,每個月利息200多元。

  隨後,張某把3200元打到小陳的帳戶。

  對於張某的幫助,小陳感激萬分。

只是沒想到,這份「善意」會成了她終生的夢魘。

4

  寒假結束,小陳返校。

  很快,張某聯繫小陳,約定在學校附近補簽合同。

  一拿到合同後,小陳就發現不對勁。

  合同上寫著:

「如果不按時還錢,

出借人有權將借貸者的照片和視頻對外散播。」

  她問張某,這指的是什麼照片和視頻?

  張某說,「身分證的正反面照片。」

  確認完合同後,接下來就是簽字。

  這時,張某發現沒帶筆。

  於是他讓小陳一起到地下室車庫拿筆,順便簽字。

小陳完全沒有意識到,危險正在靠近。

  小陳的車停在很偏的地方。

  找到車後,張某又說:

  「副駕駛的車燈壞了,到后座簽。」

  簽完後,小陳準備離開,突然又被李某叫住。

「你在外面也借過錢,

無抵押、利息低,哪有這麼好的事,

配合下把視頻和照片拍了,

不能穿衣服。」

  還沒反應過來,李某就開始動手扒小陳的衣服。

  她拚命反抗,可在那麼小的空間,根本逃不了。

  被問及後來如何逃脫的,她說:

  「我當時沒錢還他,

  又擔心他會把我帶到其它地方去,

  想著反正錢也到手了,

  就配合他拍了裸照。」

此後,裸照成了張某催債的籌碼。

  可到了最後一次給張某還款時,小陳卻拿不出錢。

  張某揚言要把裸照發布出去,並將此事告訴她父親。

  她很害怕,只好求助小文。

  不知小文如何遊說了張某,從那以後張某再也沒提及此事。

  可紙包不住火。

  小陳父親在家中發現了裸貸合同。

  父親進行一番追問,隨後報警。

  張某對拍裸照一事予以否認,小陳也不再追究。

  最後不了了之。

就在這時候,閨蜜小文的真實身分曝光,又給了小陳致命一擊。

  5

  時間來到2018年6月。

  越來越多網貸平台,不斷向小陳催債。

  她沒錢,連最信任的閨蜜也無法提供幫助。

久而久之,網貸團隊直接到學校「抓人」。

  每天早上都來學校把她抓走,目的只有一個:

  不管小陳用什麼方法都要借到錢還債。

  只有還了錢才能放人,沒錢就拘禁。

小陳整整被拘禁了一週。

  那一週裡,網貸團隊給她介紹了好多貸款公司。

  因無力自救,她只能簽下一份份高利貸合同。

  錢一到手,便會立刻被收進網貸團隊的口袋中。

  小陳說:

  「每次簽訂的合同,

  出借人一欄均為空白,

  合同很快就會被收走,

  到底借了多少筆,

  利息怎麼計算,

  自己不知道,

  也不敢問。」

  確切來說,她只有順從的份

  一週後,她被放出來。

  這一次,依然是閨蜜小文幫忙出面解決的。

  可問題來了。

  小文到底有什麼背景,一出手就能擺平所有麻煩?

  答案很簡單。

其實,小文是網貸公司的一顆「棋子」。

  從第一次跟小陳借錢起,她就已經是公司的業務員。

  主要職責是招攬客戶,收取手續費。

  而小陳,是她的獵物之一。

  當小陳得知這一消息後,冷水澆背。

原來,這一切都是好閨蜜的預謀。

  人心怎麼可以壞到這種程度?

  小陳至今都想不明白。

  後來,小陳終於鼓起勇氣把這件事告訴父母。

  小陳再次報警。

  同時,她父親將此事告知學校。

  過一段時間後,小陳被要求休學。

  那天,她像個落荒而逃的殘兵敗將。

  走在校道上,看著抱著書本的同學,十分後悔。

  她能否重返學校,還是未知數。

而把她推入深淵的小文,卻絲毫不受影響。

  該吃吃該喝喝,一切照常。

  2020年10月1日,公安局對小陳網貸一事正式立案。

  在此期間,小陳一家還遭到借款人無數次威脅。

  她說:

  「他們威脅我要是不還錢,

  我和我父母都走不出南京。

  小文父親也打電話向我父親要錢,

  她說在我被拘禁期間,

  是小文借錢救的,

  如今害她女兒還不上錢。

  只是他從不提小文跟我借錢的事。」

  可謂是,當初有多善良,現在就有多寒心。

  從2017年12月到2018年6月,小陳借了將近80多萬。

  她父親幫還掉20萬,現在還有60多萬元沒還。

  為了還債,她父母賣掉老家的房子,弟弟被迫轉學。

一個和睦的家庭,變得雞飛狗跳。

  她沒有學上,只能去打工。

  但沒有多少單位敢錄用她,寸步難行。

  她說:

「我很愧疚,也很自責。」

  至於小文,警方曾聯繫過,讓她配合調查。

  後來她也多次給小陳父親發信息,承諾會還錢。

  只不過,屢次爽約。

  直至再也聯繫不上。

  6

  近年來,「網貸」「裸貸」事件層出不窮。

尤其的「裸貸」,任何一個走上「裸貸之路」的女孩,都像被下了蠱,錢壓住雙腿,無法行走。

  之所以走到這一步,很多時候都是慾望和虛榮心在作祟。

  可能有些人會好奇:

  此起事件中的小陳,作為大學生,為何會一步步淪陷?

  我覺得有3個原因。

1,缺乏和父母溝通。

  父母明確警告她,別碰網貸。

  她碰了,沒能力償還,被拍裸照,可還是不敢告知父母。

  這件事持續半年之久,父母也未曾發現女兒不對勁。

  可見,兩者之間平時交流可能並不多。

2,沒有安全意識,高估人心。

  剛上大學,她拚命去討好周圍人。

  別人給她一顆糖,她就要掏心掏肺。

  以至於在小文的軟磨硬泡下,不斷幫她借錢。

  即使被逼上絕路,仗著對這份情誼的珍惜,她也要如閨蜜所願。

  不願醒來,唯唯諾諾。

3,網貸平台的猖狂。

  一些脅迫賣淫、電信詐騙和非法傳銷組織,都喜歡對弱勢群體下手。

  計中有計,一般人難以識別。

  一旦中計,弱勢群體便會覺得是自己活該。

  不敢聲張,任由被蹂躪。

更病態的是,任何一起裸貸事件中,總有人對著受害者吐口水。

  的確,惡果是她們自己種下的,該罵,該批判。

  可加害者呢?

  他們無罪嗎?

「裸貸」的罪惡,不是「裸」,而是以「裸」為籌碼的交易。

  這是很多女性的弱點,也是作惡者入侵的「口子」。

它利用了人心,也利用人性對虛榮和慾望的放縱。

  如果輿論只盯著受害者,加害者就不會被追究。

  這樣下去,加害者會越來越多,越來越猖狂。

  一個良性的社會不該這樣。

  那我們真正需要去做的是什麼呢?

幫助受害者,看見她們的掙扎,拉她們一把,盡己所能叫醒她們。

  如果我們有一天不幸成為受害者,相信也會有人伸出援手。

  但更重要的是,希望所有人都能明白:

追求精緻的生活,沒有錯。但精緻需要界限。

  李銀河很好地詮釋了精緻的「界限」:

「精緻的生活首先是清醒的,不是懵懂的,即意識到自身存在的;其次是平和的,不是不安的;再次是喜樂的,不是痛苦的。」

  人啊,要時刻保持清醒。

  別讓資本,變成利刃,將自己反噬。

  作者:凌一

來源: 周沖的影像聲色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