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普瑞幸咖啡的套路,其並非「愛國的民族的善良騙子」

文:管興武

在本律師科普瑞幸這個騙子玩法之前先發洩一下:見過不要臉的,但沒見過這麼不要臉的公司!看下圖,我就不信我們還有國人能喝得下去?否則,本律師奉你為「國人之光」!

當然,本文不是要罵人的,而是要揭穿騙子玩法後面的套路「初心」,同時科普實現海外上市的VIE架構怎麼操作。本律師恰巧從上個月開始協助一個客戶單位籌劃到日本上市,也是用到這個模式,良心保證未作假,純粹合理避稅而為之。

一、瑞幸咖啡公司「割資本主義的韭菜」並非是對中國人的善意,不過是想最快割韭菜

首先,瑞幸咖啡公司採用的是「VIE模式」,可以少交稅,還可以把資產留在國外。

瑞幸咖啡公司註冊地在英屬開曼群島,為離岸控股公司,其全資子公司瑞幸咖啡投資公司在英屬維爾京群島註冊,為中間控股公司,並通過下設的瑞幸咖啡(香港)有限公司直接持有境內瑞幸咖啡(中國)有限公司的全部股權。

在開曼群島的公司註冊無需驗證註冊資本,無需在開曼本地進行業務運營,保密性優秀,稅收政策寬鬆,且無外匯管制,只需每年提交周年報表並繳付少量費用即可。簡單不等同於不規範,開曼群島恰恰對公司管理比較規範,所以新加坡,美國,香港等多個國家和地區都接受該註冊地公司在交易所上市。

其次,選擇美國上市因為「可以更快割韭菜」。

對於經美國JOBS法案認定的「新興成長型公司」,可以減少特定報告和其他方面的要求,財務報告的內部控制、財務會計準則都有特別豁免,瑞幸咖啡自然沒放過這個便宜,相當於小人來到了防君子的虛掩大門。

二、瑞幸咖啡公司案發並非「主動自首」,也沒有「親屬規勸」

渾水公司2020年2月1日發布做空報告後,多家美國律所就開始發布訴訟公告徵集投資者,以瑞幸咖啡違反美國證券法向其索賠投資損失,該項集體訴訟已於2月13日在立案,索賠對象是瑞幸咖啡及其首席執行官(CEO)和首席財政官(CFO),但我認為首席運營官(COO)劉劍也會很快被列為共同被告。

因此,瑞幸咖啡承認造假是基於被美國法院立案起訴而作出的反應,而非媒體稱是其日常審計機構安永推動瑞幸咖啡董事會成立特別委員會展開相關內部調查。安永選擇在這個時候給自己帶高帽子,大概因其參與了瑞幸咖啡的IPO審計,至於其有無過失及是否承擔賠償責任,目前信息尚不可以支撐任何評判,包括其自辯不存在任何過失的說法

三、瑞幸咖啡早就預謀為其亂割韭菜行為在國內投保了董監高責任保險(D&O),但可能竹籃打水一場空

董監高責任保險(D&O),全稱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及公司賠償責任保險, 是以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在不當履行職責而產生的賠償責任為保險標的的保險合同,投保人是上市公司,一般在其上市之前就訂立保險合同,這類保險合同往往涉及多層保單多個保險公司,對承保內容、保險責任甚至法律適用都有不同約定。

此次瑞幸咖啡也不例外的購買了D&O。我目前獲悉的是平安保險、人保和太保都參與了承保,其中底層首席是平安保險,超賠的首層、二層和三層的首席分別是安聯、利保、美亞保險。平安保險已經發布公告稱已收到被保險人的理賠申請。

從目前公布的初步信息來看,瑞幸咖啡及其董監高被美國投資者提出的索賠還是屬於董監高責任保險的通常承保範圍,但如果美國法院根據美國的證券法認定此次行為是瑞幸公司及董監高故意實施的「不法行為」、「欺詐行為」或「刑事犯罪」,則在承保範圍之外。

另外,瑞幸咖啡是2019年5月17日在美國納斯達克交易所上市,而瑞幸咖啡自認從2019年二季度起就開始偽造虛假交易,也就是說瑞幸咖啡在投保時並沒有履行了保險合同如實告知義務,很可能導致保險公司有權解除保險合同。

在美國法院對行為定性和賠償責任作出生效判決後,將作為瑞幸咖啡向中國國內保險公司的理賠依據,或可能提起的保險合同糾紛訴訟的證據。保險合同糾紛的管轄權基本是約定在中國的人民法院,但由於D&O是舶來品,一旦瑞幸咖啡在國內起訴保險公司,會產生美國法律和中國法律的交叉適用問題,保險合同如何設計及糾紛處理,對於所有這些保險公司都是巨大的挑戰。

四、到底有多少機構組織成了「割資本主義的韭菜」的幫凶

瑞幸咖啡IPO的服務團隊包括:瑞信、摩根士丹利、中金國際、海通國際,為其聯合承銷商;安永為其審計機構;金杜、競天公誠分別為其公司中國律師、券商中國律師;達維、佳利分別為其公司美國律師、券商美國律師;弗若斯特沙利文為其行業顧問。

網友戲稱瑞幸事件席捲金融圈,「做審計的是安永,做IPO的是普華永道,信誓旦旦出收入不存在造假報告的是中金,預測盈利三年漲三十倍的是摩根。」

其中,作為承銷商的中金公司,這樣打包票是沒問題的,因為它不參與審計報告和法律意見書的事實調查,摩根同樣也是,況且對未來畫大餅是不犯法的,倒是安永、金杜這樣的服務主體,形象要大打折扣,當然,要求它們在金錢面前表現得高尚,確是苛刻。

五、瑞幸咖啡中國的公司也要面臨中國的行政或司法處罰

這裡有三個層次的責任處罰問題。

首先,2019年12月28日修訂的《中華人民共和國證券法》規定,「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境外的證券發行和交易活動,擾亂中華人民共和國境內市場秩序,損害境內投資者合法權益的,依照本法有關規定處理並追究法律責任」。

其次,中國證監會已發布聲明,對於瑞幸咖啡財務造假行為,將按照國際證券監管合作的有關安排依法進行核查處理。

最後,作為在中國境內依據中國法律註冊成立的瑞幸咖啡(中國)有限公司及其多個下屬子公司,其行為應受到中國法律的監管。根據媒體的報道,其銷售數量造假行為在全國各地絕大部分門店發生,該造假行為必然會在瑞幸咖啡(中國)有限公司及其下屬子公司的財務報表中予以體現。根據中國公司法規定,在法定的會計帳簿以外另立會計帳簿的,由縣級以上人民政府財政部門責令改正,處以五萬元以上五十萬元以下的罰款。向有關主管部門提供的財務會計報告等材料上作虛假記載或者隱瞞重要事實的,由有關主管部門對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處以三萬元以上三十萬元以下的罰款。根據《會計法》規定,單位負責人承擔首要責任,會計人員承擔次要責任。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