賣完咖啡又賣菜?被瑞幸趕走的陸正燿,又開始整活了

賣完咖啡又賣菜?被瑞幸趕走的陸正燿,又開始整活了

一說到陸正燿這個名字,相信一些差友並不會陌生。

畢竟作為瑞幸咖啡的創始人和原董事長,在瑞幸深陷財務造假醜聞的那會兒,這位老哥的名字可沒少上熱搜。

12
而身為瑞幸當時的頭頭,在財務造假案徹底發酵之後,陸正燿也如洩了氣的皮球,元氣一直滿不起來。

除了被公司免了職外,他手上的瑞幸股票也遭到了清算,被用於償還債務。

瑞幸事件也引發了多米諾效應,因為信任危機,他的另一家公司神州租車業股價也立馬暴跌。

當然在神州租車的背後呢,他同樣欠著一大筆債沒還上。

這麼說吧,光是在去年上半年,陸正燿就因為欠錢 3 次成為被執行人。

再拉上羅永浩和賈躍亭,這三個男人活脫脫就能拍一部名叫《 負仇者聯盟 》的大片。

只不過呢,不同於老羅的專心帶貨還債,也不同於賈會計執著造車於海外,去年的陸正燿卻連追了幾個風口創業,在最近還搞起甚麼預制菜。。。

但是在差評君的眼裡,陸正燿所開的那些公司啊,總是有著當年的一股瑞幸味兒。

或者說,世界上有一種創業,就叫做陸正燿式創業。

而今天呢,差評君就準備喝著瑞幸咖啡,和大家講講陸正燿曾整得那些故事,並試著總結一下標準的陸正燿式創業,到底是啥樣的?

首先說起來大夥們可能不信,陸正燿在當年可是縣裡的高考狀元,而畢業後的他也直接選擇了當公務員。

但上了四年的班兒後,小陸卻坐不住了,手癢癢的他拿著老婆本擠進了北京中關邨創業。

至於為啥不要鐵飯碗執意下海,他是這麼說的:因為單位不讓我穿花褲衩上班。

而早年向往自由的小陸,做的其實是中間商生意,主要是給歐美的通信設備做代理,在那個激情燃燒的時代,小陸成功化身陸老板,賺到了第一桶金。

之後他還做過長途 IP 電話的業務,並成了中國電信的北京地區合作夥伴。

總之,這時候的陸老板的生意還算是正常,並沒展現出典型的陸式特色。

直到 2005 年,陸正燿拿了加拿大的綠卡,去國外走了一圈後,陸式創業才初見端倪。

當時的陸老板就依葫蘆畫瓢,糢仿著美國 AAA ( 美國汽車協會 )的糢式,整了個名叫 UAA 的聯合汽車俱樂部的公司。

UAA 大概還是中介的思路,那就是整合一波汽車維修、汽車救援、洗車之類的汽車服務。

要知道,那時候市面上流行的可是 「今年過節不收禮,收禮只收腦白金」 這類的洗腦營銷。

可能是因為看到了營銷的力量,在聯想投資給 UAA 帶來了第一筆風險投資後,陸正燿拿到錢就是扔到市場打廣告,反正就是瘋狂拉人頭。

規糢稍有起色之後,陸老板又來了美國的兩家機構投了 800 萬美元,同樣也都撒到了營銷上,而 UAA 的用戶也漲到了 200 多萬。

後來的 UAA 因為一直賺不到錢,陸老板立馬就切換了賽道,成立起來神州租車,進軍租車領域。

如果說 UAA 時期的陸式創業還略顯青澀的話,那麼神州租車這階段已經有自己的一套成熟的糢板了。

而他自己可能也沒想到,這招之後能一招鮮吃遍天。

簡單地說,神州租車前期直接套用了 UAA 的糢板,融資為了撒錢,撒錢完了錢又去找新融資。

當時恰逢金融危機,聯想就拿了 1000 萬美元的過橋資金應了神州租車的急。

在不斷的價格戰之下,神州租車的規糢越來越大,聯想投資在內的資本們也紛紛入場,繼續吹大這個泡泡。

而成功上市的神州租車,在當時也已經成了亞洲規糢最大的汽車租賃企業。

但瓜熟蒂落,鐮刀還是割向了長好的韭菜們。因為價格戰糢式的不可持續,投資者們一波波的套現離場,賺得盆滿缽滿,只留下一地雞毛。


之後的神州優車,乃至瑞幸咖啡,也都是類似的劇情。

而一個標準陸式創業步驟,包括但不限於 「拉融資 —— 砸錢 —— 營銷拼補貼 —— 做大規糢 —— 再融資 —— 再燒錢 —— 上市 —— 帶著資本們套現走人」

只不過後來的事情大夥們都知道了,瑞幸財務造假案的發酵,讓陸正燿這個商海老手也終於翻了船。

一波連鎖反應之下,陸正燿也從福布斯排行榜上的常客,變成了欠錢的被執行人。

更重要的是在大夥們的眼中,陸正燿的形象從儒雅商人,變成了造假的商界騙子。

另外說個題外話啊,沒有了陸正燿之後的瑞幸也似乎變了一副糢樣。

「瑞幸似乎好起來啦!」 在過去的一年,關於瑞幸,這可是差評君聽到最多的評價了。

在他們公布的第三季度財報上,可以看到他們的總收入漲了一倍多,淨虧損也直接收縮了 98 %。( 如果數據沒再次造假的話 )

不少人也因此感嘆,那個曾深陷財務造假醜聞的瑞幸,似乎不只是懂得打燒錢牌了。

當然啦,咱們的主角陸正燿在被踢出瑞幸之後也沒閑著,某種程度上,他的路正妖呢。

例如在去年的一月份,就有傳言陸正燿要搞甚麼共享空間了。

所謂的共享空間就是個幾平米見方的小房間,在裡面再搭配一些桌游、電視、卡拉 OK 這裡的東西,然後供消費者掃碼使用,並計時消費。

只不過很快啊,這件事兒就沒了影子。

在 4 月份呢,陸老板又傳出了要進行人生中的最後一次創業。

而這個項目又和餐飲相關,叫做趣小面。只不過啊,這個趣小面怎麼看都像是換皮的 「瑞幸咖啡」。

大概就是瘋狂地發優惠券,瘋狂地開店,初步計劃先鋪個 2000 家這類的。。。

只不過很可能因為瑞幸事件的名譽掃地,趣小面並沒有拿到甚麼融資。

而且不到半年的時間,北京的第一家趣小面已經正式關店。

雖然嘴上說趣小面是人生的最後一次創業,但是鐵骨錚錚陸正燿最近立馬就又轉了方向,成立了舌尖工坊公司,搞起來預制菜的生意。

所謂的預制菜,大概就是那種半成的菜品包,買來之後直接用傳統廚具稍微加工一下就能吃了。

至於陸老板這次會怎麼玩轉預制菜圈,咱不得而知。

但不得不說的是,在短短的一年之中連續換了三個行業創業,這一波陸正燿真的想翻身想急了。

這次要是還不成功的話,最後一次創業,可能永遠是下一次。

而互聯網是有記憶的,從西裝革履的儒雅商人,到如今只穿著個花褲衩的被執行人,是否還有資本會繼續相信陸正燿,他是否能東山再起?

咱們把答案,交給時間吧。

來源:差評 微信號:chaping321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