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歲男孩被《華盛頓郵報》CNN圍攻,你沒有微笑的權利

桑德曼

文: 熊飛白

今天,熊叔給大家講一個關於勇氣的故事。

16歲的尼克·桑德曼(NickSandmann)在去年1月和同學們的一次旅行,讓他惹上了包括CNN、NBC、《華盛頓郵報》在內的一票美國主流媒體。

「 嘲笑騷擾原住民」

「 貶低土著人民和非裔美國人」

「 學生表現出公然的仇恨,不尊重和不寬容」

各種關於桑德曼極其同學的負面新聞接踵而來,這些孩子被描述成了種族歧視的「 小惡魔」。

這一切,不過是桑德曼在面對一名印第安裔原住民菲利普斯時保持了微笑。

一場關於種族歧視的四目相對。

他頭上戴著一頂「 MAGA」(Make American Great Again)的紅帽子,MAGA正是川普在2016年的競選口號。

當所有屎盆子都往這位年輕人頭上扣的時候,桑德曼憤然而起,他否認做過種族歧視的舉動。

並且把那些侮辱和指責他的媒體一一告上法庭,提出高達10億美元的索償要求。

世界上總有個是非曲直,在這個事件中,媒體與桑德曼肯定有一邊撒了謊。

一方是16歲的未成年男孩,另一方是幾乎所有的美國主流媒體,這場唐吉珂德對風車的戰鬥,到底誰勝誰負?

一、一個短視頻,扒出了一夥全員「 小惡魔」

2019年的1月18日,桑德曼和他的同學來到華盛頓哥倫比亞特區,參加「 生命的三月」遊行活動。

這個遊行一年一度,已經有47年曆史,是為了抗議最高法院在1973年做出的判決,使美國50個州的墮胎合法化。

每年這個時候,成千上萬的保守派民眾會聚集一堂,通過和平遊行來表達自己的觀點。

每年在哥倫比亞特區進行的反墮胎遊行,是美國保守派的大集合。

桑德曼和他的同學是來自肯塔基州卡溫頓天主教中學的學生,作為天主教教徒,遵循宗教的教義表達意見,本身也是信仰自由的一部分。

只是這一天,他們遇到了來自另一方的遊行隊伍,來自土著印第安人的「 原住民遊行」。

這一天晚些時候,一條一分鐘的短視頻在推特上出現,在林肯會堂的台階上,一位戴著「 MAGA」紅帽子的男孩與一位與印第安原住民四目相向。

印第安原住民打著鼓唱著土著的歌曲,男孩微笑著面對著他。

這個短視頻在短短一天之內,就在推特、Instagram、Youtube等社交媒體上獲得了幾百萬的觀看。

人們瘋狂地將視頻轉發轉發再轉發,整個美國都關注著這段視頻。

視頻裡的印第安人菲利普斯,這是一位奧馬哈部族的長老,美國原住民政治活動者,在時候他對媒體講述了一個「 你瞅啥」的歧視故事。

故事是從幾個希伯來黑人開始的,據CNN的報導稱,這些黑人對著學生們叫喊,在地面敲打拐杖。

希伯來非洲裔,信奉猶太教,自認為是美國的種族、信仰的少數派。

然後他們說受到了一群學生的挑釁,「 他們挑戰自己的信仰並呼籲和平。」而在學生之中,至少有一個是戴著「 MAGA」帽子的。

黑人回敬說:「 哪里和平了?當你遇到白宮裡這個瘋子(川普)時,你怎能在這片土地上獲得和平。」

孩子們開始有所表示,「 一個學生跳到同學面前,脫下襯衫,帶領同學們唱歌和跳舞。」據其他媒體報導,學生們跳了新西蘭土著的戰斧舞。

毛利戰斧舞,是新西蘭橄欖球隊的開場慣例,鼓舞士氣,挑釁對方。

另一邊,敲著土著皮鼓,唱著歌的土著活動家菲利普斯走了過來。他說自己試圖干預黑人與學生們的對峙。

視頻拍攝者泰塔諾對CNN說:「 這些青少年在高呼‘築牆’和‘特朗普2020’。」不過CNN在審核過視頻後表示聽不到這些聲音。

但CNN引用泰塔諾的話說:「 男孩圍繞著菲利普斯,嘲笑他,嘲笑聖歌。」

菲利普斯走到學生之中與一名戴著「 MAGA」紅帽子的學生髮生了目光的對視,這個學生就是桑德曼。

菲利普斯,老人家是職業土著權力活動家。

菲利普斯對CNN說:「 這名少年試圖阻擋他前進的道路。」這讓他害怕,他覺得那種恨一直存在,就像一場風暴。

他又對《華盛頓郵報》說:「 桑德曼的冰冷的笑容使人感到緊張,而且感到很自大。」

菲利普斯還說,他聽到學生大喊:「 回到非洲去!」

而桑德曼否認自己阻礙了菲利普斯前進,認為是菲利普斯盯著他看。

「 我不是故意向示威者做鬼臉。我確實笑了一下,希望他知道我不會生氣,或受到恐嚇發生更大的對抗。」

事發所在地,林肯紀念堂。

這一段視頻表達的故事,加上事後當事人特別是菲利普斯的陳述,讓這事迅速發酵,幾乎所有白左媒體與反種族歧視的人都為桑德曼以及學生們定了罪。

CNN,NBC,ABC,CBS,《華盛頓郵報》,衛報,赫芬頓郵報,美國國家廣播電台NPR等等對事件報導連篇累牘,而且一直偏向原住民一方。

《底特律自由報》將視頻描述為「 菲利普斯被敵對人群包圍時和平地敲擊和唱歌」,並建議這「 說明了美國的政治和種族緊張局勢」。

美國國家廣播電台斷言:這些男孩嘲笑了美國原住民。

在社交媒體上群情更加洶湧,民主黨參議員沃倫發推文:「 奧馬哈長者和越戰老兵內森·菲利普斯端莊有力地忍受可惡的嘲諷,然後敦促我們所有人做得更好。」

思想激進的沃倫阿姨,剛在民主黨總統初選中敗下陣來。

CNN的學者兼電視評論家里扎·阿斯蘭發推說,桑德曼的臉龐很刺眼。

女權主義作家安妮·彼得森刻薄地說:「 這看起來多麼熟悉。當然,這是白人父權的樣貌。」

《赫芬頓郵報》的記者克里斯托弗·馬蒂亞斯將學生與暴力的種族隔離主義者作了比較。

作家邁克爾·格林,指桑德曼的笑是美國白人明顯的奸笑:「 這樣的面孔永遠不會改變。這種形象將定義他的生活。」

甚至還有人對他發出了死亡威脅,作家埃里克·阿布里斯發推說,他希望孩子和他們的父母喪命

媒體連篇累牘的衝擊,帶來輿論風暴。

這場輿論風暴擊垮了孩子們背後的學校,天主教高中在1天后發表聲明,教區將調查此事。

在聲明中,卡溫頓教區教區和卡溫頓天主教高中向菲利普斯道歉,譴責學生的行為,並表示,在審查情況後,他們將「 採取適當行動,包括開除。

人們還挖出了卡溫頓天主教高中的背景,這是一所私立男生中學,每年學費是7950美元,言下之意,這是一所白人的保守精英學校。

在聲明發出後,事情似乎蓋棺定論了,該校一些學生家庭表示他們正受到死亡威脅,學校甚至因為暴力威脅和大批抗議人群停課一天。

卡溫頓天主教高中

熊叔在查證事件的新聞時,心情極其複雜和憤懣,難道這就是以自由價值觀為基礎的美國嗎?

即使學生們犯了錯,至於受到死亡威脅嗎?他們還只是未滿16歲的孩子。

你在美國如果得罪了那些白左媒體,幾乎可以說死定了,即使像JK羅琳這樣的白左大姐,因為一句話都能被一場輿論的軒然大波所擊碎,更何況是這些中學生? !

但是桑德曼絕不認輸,他發出聲明說:「 沒有目睹或聽到任何同學唱過’蓋牆’或任何仇恨或種族主義的東西。相反的,(媒體)斷言完全是錯誤的。」並且拒絕道歉。

卡溫頓天主教高中的學生們熱愛體育,注重團隊意識,珍視個人榮譽。

二、 另一段長視頻,桑德曼絕地大反轉

在全美國掀起的輿論風暴中,一個人走出來支持桑德曼,這人是美國總統川普。

1月22日,他在推特中為孩子們鳴不平:「 尼克·桑德曼和卡溫頓的學生已成為假新聞的象徵,假新聞是多麼邪惡。

以美國總統的推文為首,一場絕地大反轉開始了,因為一條長達一個多小時的視頻把現場的情況完整地還原了。

川建國以推特治國名不虛傳。

因為視頻太長,熊叔就不上傳了,有心的讀者可以自行尋找。

同樣的事件,熊叔要重新講一遍了,大家看看羅生門的另一個面貌,只是這一次有完整的視頻。

視頻揭露了媒體以及當事的另一方,原住民活動家菲爾普斯以及希伯來黑人的謊言。

當天早些時候桑德曼在遊行中的留影。

在開始時,希伯來黑人一直罵罵咧咧,但並沒有太多人理睬他。

視頻罵了大概半小時後,來自肯塔基的孩子們才逐漸來到現場,不過畫面中帶著「 MAGA」帽子的學生只有一兩個,一開始只是袖手旁觀,沒有任何言語和舉動。

又過了一會,孩子們聚集在台階上,看著黑人持續發表滔滔不絕的「 演說」。

桑德曼在之前對事件的陳述與視頻中表現的相符:「 但我們到達時,看到四名非裔美國抗議者在林肯紀念堂的台階上,我不確定他們在抗議什麼,也沒有與他們互動。」

事情最初就是由他們引起的。

但,希伯來黑人對孩子們進行了極其難聽語言侮辱,他說孩子們是「 一堆用亂倫做成的嬰兒。」「 你們褻瀆了信仰。

桑德曼的聲明說:「 我確實聽到他們對我們學校團體的侮辱。」

直到這時,孩子們才進行了反擊,他們一開始是唱校歌或體育比賽助威的歌曲,然後一個學生脫掉衣服帶領著同學們跳了戰斧舞蹈。

然後有學生喊:「 Make American Great Again。」但雙方離得很遠,根本沒有肢體上的衝突。

接著在1小時12分的時候,菲利普斯出現了。他和他的原住民隊伍慢慢走入了黑人與學生之間。

菲利普斯對《底特律自由報》說:「 他們正在襲擊這四個黑人。」但從視頻裡清楚地看到,沒有一個學生攻擊了黑人,他們相距有四五米遠。

當時原住民遊行接近以及學生們跳舞的情形,下圖右一為桑德曼。

希伯來黑人對原住民的隊伍說:「 看他們的帽子,他們戴著Make American Great Again的帽子。」顯然在暗示或者慫恿著什麼。

菲利普斯之前說,他想化解矛盾,但孩子們把他包圍了,然後他很害怕。

實際上是他自己走到了孩子跟前,對著他們打鼓、唱歌。孩子們不過是一起配合著他的節奏拍手叫嚷而已。

菲利普斯對《華盛頓郵報》說:「 我開始走那條路,那個戴著帽子的傢伙擋住了我,我們陷入了僵局。他擋住了我的路,不允許我撤退。」

但事實卻是,他主動走到了桑德曼面前,離著他的臉只有一尺的距離,唱歌敲鼓。而桑德曼雙手背過身,一動不動保持微笑。

在熊叔看來,這是再明顯不過的挑釁,天下哪有一動不動的人擋住了主動朝自己走過來的人的路?

菲利普斯不是還說聽到有人說讓他們回到非洲去嗎?

事實卻是,一名土著同伴對學生說:「 回到你們的歐洲,這不是你的土地。」

而學生回答說:「 讓我們一起回到非洲去。」人類是從非洲走出來的,這話沒毛病啊。

菲利普斯顯然又斷章取義了,並沒有把事實全部說出來,可以說,菲利普斯用一系列的謊言,構築了桑德曼對他不敬的敘事。

美國媒體將這次對視的核心展示了出來,紅色的「 MAGA」才是問題實質。

以熊叔不多的關於美國法律的知識中,知道一個叫「 不退讓法」的法律——

如果別人侵害你或對你有非正義行為,而公共權力又不能予以你應有的保護,那麼你就有權反抗,保衛自己的權利。

在熊叔看來,顯然是菲利普斯主動挑釁了桑德曼,桑德曼憑什麼給你讓路,既然人生而平等,你就無權逼著早已站在位置上的桑德曼讓路。

最後還是桑德曼走開了,因為學生們到時間要回家了。

新的視頻完整地反映了當時的情形,希伯來黑人以及原住民長老菲利普斯的挑釁行為,讓整個事情發生了大反轉。

卡溫頓天主教高中在幾天后再度發表聲明,向這些學生和他們的家庭道歉:「 我們不應該讓自己受到欺負和壓力過早發表聲明,我們對此負有全部責任。」

「 我特別向尼古拉斯·桑德曼和他的家人,以及所有在這次苦難中感到被拋棄的家庭致歉。」

卡溫頓高中的禮拜,但如果只有信心,沒有行為,這信心就是死的。

熊叔認為,卡溫頓的主教應該為你們不相信自己的學生,在最困難的時候拋棄了他們感到羞愧,應該向主耶穌懺悔你們的罪過。

在證據面前,之前那些落井下石,恣意編造故事的媒體黯然收場。

另外的保守派媒體還挖出了菲利普斯過去一些不誠實的前科,比如他說生涯中曾經參加過美國海軍陸戰隊,並且參加了越戰。實際上這是撒謊,他並沒有去過越南。

3月1日,最積極抨擊桑德曼和他的同學的《華盛頓郵報》在他們的失實報導後加了編者按:

調查發現在事件中沒有’種族主義或冒犯性言論’的證據。此外,該故事的版本也經過了修訂,以明確指出,菲利普斯報導的某些聲明,並未得到廣泛流傳的事件視頻的證實。」

後來關於菲利普斯更多謊言被揭穿,這是一場活動中,記者追問他是否對桑德曼撒謊,他迴避了問題。

對於那些被侮辱、被傷害的人,這樣的編者按連個道歉都沒有。

但,如果道歉有用,還要法律幹什麼?桑德曼和他的家人並不打算輕易放過那些傷害過自己名譽的人和機構。

三、對媒體價值10億的大訴訟,但人的尊嚴無價

縱觀整個事件,大家是否發現一個重要節點,桑德曼和他部分同學頭上戴的「 MAGA」的帽子。

在美國的白左媒體眼中,支持川普就是原罪,是種族歧視、是暴力、是反動的代名詞。

為何他們抓住「 築牆」大做文章呢?因為這是川普上台後對非法入境者最嚴厲的措施,在墨西哥邊境築一道邊境牆,防備非法移民。

白左對此恨之入骨,他們甚至將所有喊「 築牆」的人打上種族歧視的標籤,再加以鞭笞。

在這個故事裡,即使孩子們沒有喊過「 築牆」,他們也要把屎盆子扣上。

至於白人竟然敢於面對原住民長老不讓路,還敢微笑?行,只要你敢笑,那一定是嘲笑。

白左們真正恨的是這句話。

白左們感到被這位年輕人打臉了,被川普的支持者羞辱了,這讓他們火冒三丈。

利用佔了六七成的白左媒體以迅雷不及掩耳盜鈴之勢,將無權無勢的小屁孩一棍子楔死。

在思想上羞辱他,在靈魂上摧殘他,甚至在身體上消滅他,甚至不惜製造假新聞,這就是目前美國政治的現狀。

白左的目的就是從思想和言論上讓所有戴「 MAGA」帽子的人噤若寒蟬,自我進行思想檢查,根本目的就是要讓白左的思想統一美國人。

但是,人在做,天在看,真相沒有遲到,更沒有缺席。

在事情搞清楚之後,桑德曼及其家人委託律師發起了訴訟,要為自己的名譽討個說法。

桑德曼家聘請律師進行價值10億的大訴訟,在美國,捏造事實誹謗他人,是要付出高昂的代價的。

代表律師林·伍德說:「 桑德曼家被主流和社交媒體的暴民指控,他們蒙著雙眼對尼克進行威脅。」

訴訟包括誹謗、侵犯隱私、故意造成情緒困擾、網絡欺凌和網絡攻擊等罪名。

對象包括了ABC,CBS,衛報,赫芬頓郵報,NPR,Slate,The Hill等等。此外,針對《華盛頓郵報》、CNN和NBC的單獨訴訟已經提起。

對誹謗假新聞中的急先鋒《華盛頓郵報》,訴訟提出了2.5億美元的賠償要求,指控他們發布了七篇「 虛假和誹謗性文章」。

CNN也跑不掉,桑德曼要求他們賠償2.75億美元,因涉嫌對自己「 惡性」和「 直接攻擊」。

當假新聞編造多了,自己也會掉到坑里,BLM運動中被反噬的CNN總部。

對NBC的訴訟在2019年5月1日提起,賠償要求也是2.75億美元。

2019年8月2日,八名未具名學生因為遭受誹謗,對十幾位公眾人物提起訴訟,要求賠償140萬至480萬美元。

而沃倫參議員因為立法豁免權保護,得以免受官司,但至今她仍然不願向桑德曼道歉。

2020年1月7日,桑德曼與CNN的官司首先進行了庭外和解,和解金額並未公佈,但有媒體報導,CNN方面付出了250萬美元的代價。

上週的7月24日,桑德曼贏得了與《華盛頓郵報》的和解,和解金額也沒有公佈,但相信與CNN的數字比較接近。

擁有《華盛頓郵報》的傑夫·貝索斯,幾百萬對他來說可能是九牛一毛。

桑德曼一雪冤屈,並且獲得了應有的賠償,「 非常感謝你們跟隨我爭取向媒體要回公正的鬥爭」「 我還有更多的事要做。」

只解決了兩家,桑德曼的訴訟之路還很長,但他非常堅定:「 我們永遠不要放棄讓媒體負責。

這是反抗假新聞,反抗思想檢查,最有勇氣的回答。

熊叔要為這位年輕人鼓掌,你能理解年輕人面臨的壓力嗎?那鋪天蓋地的誹謗、謊言,能把人殺死的可畏人言。

但桑德曼頂住了,他堅信,謊言說一千遍還是謊言

唯願這位有勇氣的男孩歸來還是那個誠實的少年。 (圖片均來自網絡)

主要參考資料:
「 Viral standoff between a tribal elder anda high schooler is more complicated than it first seemed  」《華盛頓時報》
「 A new video shows a different side of the encounter between a NativeAmerican elder and teens in MAGA hats」(CNN)
「 Analysis: What the video from the incident at the Indigenous PeoplesMarch tell us about what happened」(Cincinnati Enquirer)
「 Bishop apologizes to CovCath families」(Cincinnati Enquirer)
「 A Year Ago, the Media Mangled the Covington Catholic Story. WhatHappened Next Was Even Worse.」(Reason)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