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小強:從來沒有甚麼「新政」 只有暴政

夏小強:從來沒有甚麼「新政」 只有暴政

廣東省陸豐市東海鎮烏坎村臨時代表副會長薛錦波先生,忠義壯烈,不畏強暴,取大義而不顧私惠。為家鄉集體利益嘔心瀝血、捨生忘死而奮鬥。日前被警方劫持,折磨不幸致死。英年四十有三。我烏坎慘失忠良,無限沉痛。烏坎全體村民泣告。2011年12月11日。

上面這個廣東陸豐烏坎村村民的告示,讓那些對「汪洋新政」滿懷期許的人們徹底地死了心。僅僅在半個月前,我曾撰文認為所謂「汪洋新政」只不過是應景而已,現在看來,簡直連應景都算不上。

夏小強:從來沒有甚麼「新政」 只有暴政

村民代表薛錦波,被警方羈押第三天突然死亡,官方公佈死因為心源性猝死,但有消息稱,他屍體上的指甲被拔出,骨頭也打斷好幾根。這絲毫沒有甚麼意外,把謀殺說成自殺,把酷刑致死說起意外死亡,已成司法慣例,以前的錢運會就是這樣的命運。

據「蘋果日報」報導,當地村民表示,烏坎道路挖溝設卡全面封鎖完全成為死村,武警特警一車車進駐,電視台24小時播放通告,隔壁鎮許多偏遠農村臨時加裝廣播器廣播,陸豐全城戒備!村民還說,軍警在路口設卡,禁外邊車輛人員入村,村民出去一律被帶上警車拉走。更慘的是,當局對烏坎村斷水斷電,連送餐飲糧食都不讓進。在一名香港記者進入村中時,面對記者,全村村民一起跪著哭訴冤情。

這些鎮壓行動,究竟是否出自汪洋的命令,還不太清楚。不過網絡上有人發微博透露了一些汪洋的行蹤:汪洋月前回宿州探母,停留3小時,家人為他準備了1.5元1個的燒餅10個當午飯吃。當地轟動,車隊沿途獲嚴密保護,每隔50米1個警察,其母住所旁街道被連夜粉飾一新,並新鋪石子。交警把巴士和電動車一類車輛全部趕到路邊,馬路上一輛車都沒有。

對烏坎村暴力鎮壓措施的命令來自汕尾市政府,目前在陰謀論定調下抓捕行動正在進行中。汕尾市委書記鄭雁雄特別強調,有境外勢力插手。其實,這些措施在執行時,即使沒有直接通過汪洋首肯也實屬正常,因為地方官員深深知道,用暴力鐵腕的維穩方式是最為保險和穩妥的做官之道,更增加了陞遷的機會。

2010年9月,因強拆導致自焚的江西「宜黃事件」轟動一時。時隔1年,被免職的宜黃前縣委書記邱建國和前縣長蘇建國悄然平級復出。本月2日,有網友稱,「邱建國將出任撫州金巢(經濟開發區)管委會主任,蘇建國任撫州市公路局局長」。此消息近日被江西撫州市委組織部證實。

更具示範效應的當屬著名的「搶筆省長」李鴻忠,曾在在「兩會」上因為搶過《京華時報》女記者手中的錄音筆而大出風頭的湖北省省長李鴻忠在時隔9個月後被擢升為湖北省省委書記,讓當初以為「搶筆」事件會影響李省長仕途的人們大跌眼鏡。於是官員們知道,輿論對官員的任免沒有甚麼影響,只要做好「維穩」即可。
僅僅半個月時間,廣東的所謂「汪洋新政」就變成了現實的「暴政」,這說明了當局從來就沒有過甚麼「新政」,只有暴政。同時,也證明那些體制內的改良派的天真幻想,癡人說夢。

體制內學者章立凡近日發表言論稱:從理性的角度,希望避免革命,用最小的代價、和平的方式來完成社會轉型,這需要執政黨有足夠的智慧。我的觀點就是五年看改,十年看埋。如果說在十八大以後,新核心在他們的第一任期內不能夠啟動政治體制改革的話,我認為也就不必啟動了,那就是只有等著最終被人民唾棄。

章立凡先生的話沒有錯,只是時間錯了,這些話如果說在十年前,那倒是一點都沒有錯。

而有些曾經是體制內有良知的知識份子的看法越來越清醒,大陆某資深媒體人說:天朝愛國者本質上愛的是體制。其主體由這個漏洞百出體制的最大受益者組成,維護這個讓他們獲得暴利的體制,目的就是保持攫取巨大不正當利益的可持續性;這些牢牢掌控權力和資源的群體,已經徹底淪為私慾的奴隸,成為政治改革和民主化的最大障礙;其主要話語維穩的意思,是維持分贓穩定性,即賊船別沉。

說得真好。

2011年12月13日首發于大纪元网站夏小強专栏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