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0 月 24 日

毛洪濤書記因何自殺?切莫同情心泛濫亂激動!

文:程墨

10月16日下午,成都市公安局溫江區分局官方微博發布通報,確認昨天在微信朋友圈留下絕命書後失蹤的成都大學黨委書記毛洪濤遺體,凌晨6時在江安河溫江段一河道內被發現。經公安機關現場勘驗,並綜合前期調查走訪工作,核實確認死者系毛洪濤本人,初步判斷為溺水身亡,排除刑事案件。

15日上午7時30分許,成都大學黨委書記毛洪濤在個人微信朋友圈中,發布了一張自拍照,隨後又發布了一篇「絕筆信」。通過網絡流傳的微信朋友圈截圖,可以看到毛洪濤主要與校長不和,萬念俱灰。他在絕筆信中,稱「一年多的成都大學工作,已是頭破血流」,「本人受到的傷害和不公,今生極致」;痛斥成都大學校長王某某對他和前兩任書記諸多擠壓,違法亂紀,但他並沒有陳述任何事實、證據。

成都大學官網公開信息顯示,毛洪濤出生於1970年11月,是河南武陟人,西南財經大學會計學專業畢業,博士研究生學歷,教授,博士生導師。歷任西南財經大學發展規劃處副處長,西南財經大學教務處處長,西南財經大學研究生院常務副院長,四川旅遊學院黨委常委、副院長,眉山市政府黨組成員,眉山市政府副市長、黨組成員,眉山市委常委、宣傳部長,2019年2月起任成都大學黨委書記,主持學校黨委全面工作。

在今天舉國上下強調黨領導一切的大背景下,一個從政閱歷十分豐富、年富力強的廳局級幹部、大學的黨委書記,因為受到行政領導的擠壓,而且這位行政領導假如還是一個十惡不赦的腐敗分子,不是選擇堅決的鬥爭,而是選擇自殺,無論如何是說不過去的。

一般民眾非常容易聽信一面之詞,加上對死者的同情,難免立即視毛書記為剛正不阿的清流,他的死對頭王校長必定的十惡不赦的腐敗分子。但是,我覺得現在下結論還為時過早。

曾記得,一年前的2019年3月10日,時任陝西省咸陽市市委常委、紀委書記的權王軍也在微信朋友圈留下絕命書,自稱工作壓力大,受到被打擊對象的誹謗和攻擊,辦案中受到上上下下的干擾,積勞成疾,準備告別這個世界。

權王軍發布絕筆信後,試圖在咸陽市委宿舍樓內自殺,被祕書發現未能如願。一週後,也就是2019年3月17日,陝西省紀委監委官網「秦風網」發布了權王軍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接受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的公告。

半年後,陝西省紀委監委通報:權王軍違反政治紀律,對黨不忠誠、不老實,政治品行惡劣,以極端方式對抗組織審查;違反群眾紀律,為涉黑涉惡人員提供保護;違反中央八項規定精神,收受可能影響公正執行公務的禮品、禮金,接受可能影響公正執行公務的宴請、旅遊;違反廉潔紀律,搞權權交易、權色交易;違反工作紀律,泄露審查調查案情,違規處置案件線索;違反國家法律法規,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為他人謀取利益,收受他人財物,涉嫌受賄犯罪;涉嫌巨額財產來源不明犯罪等。

通報中所說的「以極端方式對抗組織審查」,就是指權王軍在紀監委工作人員找其談話之後,以自殺方式對抗審查,並在微信朋友圈發布絕命書造成惡劣社會影響。

回到毛洪濤先生自殺這件事,單純從我上面找到的兩張圖片來看,死者毛書記確實面相和善,而王校長則霸氣側漏,但官場是非還真不好靠面相做判斷,事實真相更不能憑當事人長相下定論。這事我認為有以下多種可能:

一、毛洪濤先生確是一位清廉、正直之人,受到王校長及其一手提撥的眾多親信的排擠,導致毛洪濤先生不但無法正常履行職責,而且經常被公開羞辱,毛洪濤先生根本沒有將自己的處境向上級領導匯報,或者只是偶爾向有關領導口頭匯報,但被主管領導訓斥,因此一時想不開走上絕路。

如果是這種情況,毛洪濤先生的工作能力、工作方法是有重大問題的。如果他說的情況屬實,以他的職務和過往工作經歷,絕對可以找到對他信任的組織和領導,將王校長調離成都大學,或者將他手下的腐敗分子逐個清除,牢牢掌握作為黨委一把手的職權。

事情鬧到現在這個地步,王校長的命運就分為兩種情況:如果王校長雖然工作作風強勢,對毛書記不夠尊重,但自身是清廉的,那王校長就會被調離成都大學,後半生將主要從事學術研究工作,而不會再任領導職務;如果王校長及其身邊一幫人是毛書記所說的腐敗分子,基本上就沒人敢一手遮天,顛倒黑白來保住王校長及其手下了。

二、毛洪濤先生確是一位清廉、正直之人,因不滿成都大學王校長及其一幫人的腐敗行為,為主持正義,受到他們的排擠和公開羞辱,無法正常開展工作,多次向上級領導口頭匯報,甚至書面匯報,但不僅沒有得到上級的支持,反而受到上級的嚴厲訓斥,選擇一死了之。

這種情況下,毛洪濤先生雖然是一位值得我們尊敬的悲劇英雄,但也說明他過往的官場經歷全是白混的,而且對敵鬥爭意志極為薄弱,確實對不起組織、對不起家人和朋友。

如果真是這樣,毛書記之死現在受到各方面關注,其親朋好友也必定討一個說法,真像毛洪濤絕命書說的那樣,王校長及其手下親信一定會被繩之以法。同時,包庇腐敗分子,沒有支持毛洪濤正常開展工作的上級領導,也必定受到嚴肅的法律和紀律處分。也就是一大批人要倒楣。

三、毛洪濤本身不乾淨,工作方法又欠妥,被王校長及其一幫人抓住了小辮子告到了紀監委,有關部門已經找了毛洪濤先生談話,不管是上級領導的口頭警告、提醒,還是紀監委的正式審查前談話,毛洪濤先生承受不了壓力而選擇走上絕路。

在這種情況下,既然已經弄成輿論關注的案件,有關部門必定會有一個正式的回應。毛洪濤先生已經去世,不管多大的事,基本上會中止調查,但為了平息社會輿論的質疑,毛洪濤的過錯也必定會公諸於眾。

這種情況下,如果王校長及其一幫人確實屁股比較乾淨,或者說查不出任何違法腐敗的事實,毛洪濤的死罪結論就會更難聽、更難看。如果王校長及其手下一幫人被查出腐敗問題,那毛洪濤之死無非是一群腐敗分子分贓不均的內訌,最終兩敗俱傷。

四、毛洪濤涉嫌腐敗問題已經被紀監部門正式談話,就像去年在微信朋友圈發絕命書的陝西省咸陽市市委常委、紀委書記的權王軍那樣,試圖以這種極端手段製造社會輿論,來與他工作不和的王校長同歸於盡,那毛洪濤的結論會非常難看,甚至傷害不到王校長一絲一毫。

雖然因為全世界都知道了毛洪濤先生之死,自稱是受到腐敗校長的擠壓,導致他萬念俱灰,因此有關部門不得不為了回應社會輿論,對毛洪濤的指控進行必要的調查核實,但如果沒有具體的證據事實,這樣的調查就無法深入。那後續公開的調查報告,就會徹底顛覆大家現在先入為主的推論。

總之,任何違背常識、常理的社會熱點事件,在缺乏足夠事實證據的情況下,旁人切勿匆忙下結論。我們還是做一個積極的圍觀者,耐心等待有關部門的調查公告。這個時候,最需要的是媒體人去深入挖掘事實真相,從而促使有關部門做出客觀、公正、詳實的調查。吃瓜群眾千萬不要同情心泛濫,亂激動。

Chinese (Traditional)EnglishKoreanJapaneseChinese (Simplified)
向上滑動
error: Alert: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