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9 月 19 日

美國「淨網」行動,對給中國造成哪些影響

8月6日,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在記者會上突然宣布美國建立「乾淨網絡」(Clean Network)的五大措施,點名了華為、百度、阿里巴巴、騰訊、中國移動、中國電信等幾家中國公司,並指出要在美國應用商店裡禁止包括TikTok、微信在內的「不受信任」中國App,同時進一步限制中國雲服務提供商在美國收集、存儲和處理數據的能力。

這是中美關係惡化體現在通訊科技領域的一次惡性突變。

宏觀一點看,「乾淨網絡」到底是什麼?

就是從互聯網通訊的硬件最底層(互聯網骨幹網絡和洲際海底光纜)、到中層的網絡服務的計算設備和服務提供商(服務器和運營商)、再到上層手機終端、應用程序、應用商店,將「不受信任中國產品」徹底紅牌罰下,同時對這些「不受信任的中國產品」進入美國市場進行嚴厲限制。

很多媒體、自媒體在討論「乾淨網絡」問題時,都忽略了兩個重要前提:

第一,蓬佩奧的這次發言,目前並無約束力,更不是法律或行政命令,只是代表了川普及川普內閣的對限制中國技術的態度。想要實現「乾淨網絡」的目標,還需要花費大量時間去遊說各大機構(例如美國聯邦通信委員會FCC)與公司、甚至說服國會對此立法。

第二,該政策的影響範圍並不是所有中國企業,其目標是「不被信任的中國企業」,尤其是那些具有行業影響力的大型互聯網科技企業。也就是說,除了已被點名和未來可能會點名的企業外,其他企業不會被誤傷。當然,川普可以隨時拉長這個名單,但中國的普通中小企業基本不太可能受此波及。

在這樣的一個前提下,我們可以得出幾個大致的結論:

1. 「乾淨網絡」行動,並不會馬上實施,目前只是一個「努力方向」;
2. 「乾淨網絡」一旦實施,對中國大型互聯網和通訊企業的殺傷力極大,但對中小型企業影響有限;
3. 由於「乾淨網絡」的實現還需要一段時間,而 90 天后就是美國大選,一旦川普落選,那麼如此激進的政策能否持續下去,還是未知數。

下面,我就來分別談一談,「乾淨網絡」的「五大措施」一旦成功實施,將會對中國科技企業產生什麼樣的影響。

一、乾淨運營商

「確保不受信任的中國運營商不與美國電信網絡連接。這些公司對美國國家安全構成威脅,不應提供往返美國的國際電信服務。」

蓬佩奧和司法部長William Barr、國防部長Mark Esper 等一同敦促美國聯邦通信委員會(FCC)撤銷並終止對中國電信、中國聯通、Pacific Networks Corp 及其子公司ComNet (USA) 等四家公司在美電信服務的授權。

(美國列舉了30個符合「乾淨5G」標準的「模範生」)

一旦這些舉措正式實現,首先被幹掉的就是中國移動、中國電信、中國聯通的國際漫遊業務。

以中國移動的最高端品牌「全球通」為例,「全球通」一直以商務人士作為目標群體,而美國作為全球經濟核心國家,是大部分的跨國商旅的目的地。設想一個「全球通」用戶一路飛到美國,下飛機後發現沒有信號,顯然這一品牌的最大賣點「網絡覆蓋最廣泛、國際漫遊國家最多」就不復存在,「全球通」一秒變「全球不通」

「全球通」只是一個代表,目前移動電信的絕大部分套餐都可以開通國際漫遊,但如果用戶一到美國就斷聯、只能入鄉隨俗買當地手機卡續命,那麼會給中國移動、中國電信客戶帶來極大不便,同時減少了兩家公司的漫遊收入。

其次,是對普通人影響更大的中美互聯網斷聯問題。

目前中國電信有三條網絡進出口線路,分別是 163 線路(質量差)、CN2 GT(質量中)、CN2 GIA(質量高)。一旦中國電信被迫與美國斷聯,CN2 GIA 等線路很可能會被直接切斷,甚至中國用戶不能直連美國;即便是比較樂觀的估計,中國用戶訪問美國網絡服務的速度也會大大降低。

今天我們尚可正常訪問的美國互聯網服務,將在未來斷聯情況下無法訪問、或訪問速度極慢。美國的網絡對於中國用戶而言,將出現真正意義上的「邊境牆」。

二、乾淨應用商店(APP Store)

「從美國移動應用商店中刪除不受信任的應用程序。中國的應用程序威脅我們的隱私,擴散病毒,傳播宣傳和虛假信息。美國人最敏感的個人和商業信息必須在他們的手機上得到保護,以免被利用和竊取。」

在記者會上,被點名的兩款產品 TikTok 和微信,就是「乾淨應用商店」要處理的典型。

隨著交易談判的進行,TikTok 在美國被禁的風險已經越來越低,大概率不會出現魚死網破的情況,最終 TikTok 的北美業務會順利過渡到美國大企業手中,逃脫被封禁的命運。

但微信基本沒有任何可能逃過此劫。微信的國際化進展非常落後,其用戶雖然遍布全球,究其原因只不過是中國用戶滿世界跑而已,國外用戶數量可以忽略不計,甚至微信也並沒有什麼「美國業務」好賣的。可以說,將微信從美國應用商店下架,影響的僅僅是華人,對絕大多數美國人來說並無傷大雅。

但從應用商店下架不受信任的中國應用,其影響遠不止這些。

目前中國移動互聯網的使用率趨於飽和,大量互聯網企業通過「出海」謀求更大的發展。對於很多互聯網企業、以及大量遊戲公司而言,海外市場是其收入的重要來源、甚至是絕大部分收入來源。 「乾淨應用商店」政策雖然不會對這些「出海」企業造成突然失血死亡的效果,但依舊是一把高懸頭頂的達摩克利斯之劍,時時刻刻威脅著企業的生存。

中國移動互聯網企業的「出海」,將面臨前所未有的巨大政策風險,這一風險之大,甚至可能讓大量企業直接放棄「出海」的想法。

三、乾淨 APP

「防止不受信任的中國智能手機製造商在其應用商店中預裝或以其他方式下載受美國信任的應用。美國及其他國家公司應該從華為手機應用商店中刪除它們的應用。」

翻譯一下,就是不允許「不受信任的中國手機廠商」預裝或者以其他方式下載「美國所信任的應用」,例如 Google 全家桶、Facebook 等。

在此之前,華為手機已經不被允許使用Google 套件,而Google 全家桶作為海外用戶的剛需,使得一個不能使用Google 服務的手機,基本和一台諾基亞老人機沒什麼區別了,而這僅僅是失去Google套件使用權後的影響。這項措施對手機廠商的潛在威脅,可見一斑,看上去無傷大雅,實際上則拿走了手機廠商進軍海外市場的入場券,將手機變為廢鐵。

影響有多大?設想一下,如果一檯面向中國用戶的手機不能安裝微信和淘寶,它的市場份額會怎樣?小米、VIVO、OPPO 等廠商,一旦進入「不受信任清單」,無法使用 Google 、Facebook 乃至更多應用,其海外市場將面臨滅頂之災。

四、乾淨雲服務

「防止美國公民最敏感的個人信息和企業最有價值的知識產權(包括新冠肺炎疫苗研究)被包括阿里巴巴、百度和騰訊在內的公司運營的雲端系統所獲取。」

在記者會上,阿里雲、百度雲、騰訊雲全部榜上有名。 「乾淨雲服務」意味著,這三家企業的雲服務一定是最先被開刀的。

在雲服務這個領域,亞馬遜的 AWS 和微軟的 Azure 是行業翹楚,而亞馬遜作為雲服務的祖師爺,直接啟發了阿里巴巴也開發自己的雲服務業務。阿里云作為國內程序員最熟悉的雲服務商,和「出海」型互聯網企業息息相關。

一旦這三家云服務商在美國受到限制,不僅僅是服務商本身遭遇重大挫折,順帶還有大量的用戶企業將被迫面臨服務器遷移甚至架構重構的技術風險。因此,在美企業必須提前考慮雲服務這一基礎設施面對的政策風險,及早做好技術遷移準備。

五、乾淨電纜

「確保連接美國與全球互聯網的海底電纜不會被破壞並用於大規模情報收集。美國還將與外國夥伴合作,確保世界各地的海底電纜都不會因類似的情況而妥協。」

「乾淨電纜」主要指的是對海底電纜建設的去中國化,對此,蓬佩奧在記者會上提到:

「華為海洋競標購買連接亞洲、太平洋、非洲和歐洲的海底電纜,美國不會允許這樣的情況繼續下去。」

華為海洋公司由華為持股 51%,目前已經是全球第四大海底電纜業者,備受美國乃至世界的關注。據《華爾街日報》報導,華為海洋包辦了 90 項海底電纜的鋪設或升級計劃。目前華為海洋正在打造長約 1.2 萬公里的海底電纜,旨在連接歐亞非三大洲。

顯然,「乾淨電纜」最直接指向的是華為海洋公司,並且這一政策可能導致華為海洋公司失去大量訂單,甚至退出多個地區的電纜建設。

結語

以上,是我對「乾淨網絡」這一指向型政策的分析,及對它可能帶來影響的預測。中國的中小企業暫時並不需要擔心太多;但對於那些早已進入美國視線的大公司,目前的確是一個政策危險期, 要度過這樣的特殊時期,必須低調、務實,提前預測危機的影響範圍,並在最大程度上對政策風危機進行風險對沖。

正如中國外交部長王毅在 8 月 5 日接受采訪時所說,「不衝突不對抗……拒絕脫鉤,保持合作」,這才是中國企業和政府應對這段衝突時期的正確方式。

來源     古老濕 

Chinese (Traditional)EnglishKoreanJapaneseChinese (Simplified)
向上滑動
error: Alert: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