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主任向29位家長借100多萬買彩票後自殺

文:南風窗記者 何國勝

發自遼寧撫順

2021年2月16日,大年初五,撫順某小學三年級教師楊玉服藥於家中自殺

事後,她寫給公安機關的證實材料顯示,從2020年4月份開始,她被人拉入網絡彩票的騙局。為了贏回她所輸掉的錢,她不斷以買房、孩子留學等虛構理由借錢投注。

死訊傳開後,29名家長向學校反映,楊玉在生前曾欠下他們不少錢。

多的如高強,借出83萬元,未還43萬元;少的如張慶,借出3萬元,分文未還,29個家長共計借出107萬元。

「人死案銷」,高強、張慶他們對於追回借款的信心不是很大。

然而楊玉欠下的不止是學生家長的107萬。

隨著她自殺消息的傳開,更多的債務出現了。有楊玉母親5位鄰居的86萬、已畢業學生家長張勇的52萬,還有未知數額的網貸和抵押了兩套房屋、兩輛車的銀行貸款······

目前,沒人算的得清楊玉為了補上不斷深陷的債務坑洞,到底借了多少錢。

從記者能找到的當事人數量計算,楊玉的債務最少是245萬元,但真正的數字遠超於此。

楊玉購買網絡彩票平台的帳戶積分已達到3100多萬分,會員等級已經封頂。積分規則表明,「每充值1元加1分」。

彩票平台客服解釋成長值積分規則為:一元金額兌換一分

這表示,楊玉在這個平台充值了3100萬元。當然,這裡面還包括她買彩票所獲利的金額。但這也足以表明,楊玉在此網絡彩票平台,充值額度巨大。

楊玉的網絡彩票平台主頁

楊玉死後,其名下無任何財產,她母親已經80高齡,兒子正準備讀研,現任丈夫原本打算正月初七等民政局上班後跟她離婚。

楊玉生前「證明」證實,她的一切借貸行為都是瞞著家人進行,而且她還欺騙母親、丈夫和兒子幫她借錢。所以在某種程度上,她的家人也是受害者。

楊玉瞞著家人借貸還債

但高強他們關心這件事的定性——詐騙還是借貸糾紛?

3月26日,撫順市望花區教育局工作人員回應南風窗記者稱,因為此事屬於民間借貸糾紛,目前司法機關已介入此事,政府部門給學生家長提供了法律援助服務,已有幾位家長在法院立案。

該工作人員還表示,楊玉自殺後,學校給學生們配備了新的班主任和語文老師,目前該班級教學秩序正常。此外,學校還組織心理老師,對該班級學生進行心理輔導。

轄區派出所表示,目前此事已經移交到法院,是否涉及詐騙目前未有定性。

當天下午,記者找到了楊玉的母親和兒子。事發後,他們住到了一起,因為楊母患有心臟病,她對每一次的敲門聲都心慌不已。

而對於女兒的遭遇,楊母想不明白:「我們希望你們給解開,她因為什麼走到這條路上,為什麼借了這麼多錢。」

從記者能找到的「受害者」的講述中,楊玉最早的借錢行為出現在2020年9月,也即她接觸網絡彩票的4個月後。

9月16日,高強的妻子收到了楊玉發來的微信,說自己買了套房,但自己的錢拿去理財取不出來,找他們借了3萬元。第二天,楊玉以同樣的理由又借了5萬元。

10月5日早上5點多,楊玉給張勇發了借錢的微信。說自己孩子準備考研,想提前給意嚮導師送點禮物疏通關係。

在自己孩子畢業後,張勇已經兩年沒有跟楊玉聯繫,但因為對方當過自己孩子6年的班主任,所以並沒有對突如其來的借錢消息抱以戒心,確認過身分後就給楊玉借了5萬元。

2020年10月5日,張勇給楊玉轉帳5萬的記錄

張勇收到楊玉借錢消息後的一小時,張慶也收到了同樣的信息,但理由變成了她買了個「頂帳房」。隨後,張慶借給楊玉3萬元,她也打了欠條,說是12月末還。

楊玉給張慶發的借款信息

10月24日上午,楊玉以裝修房子為由借走高強5萬元後,下午又突然說自己兒子要去留學,要交20萬的保證金,高強夫婦又借了10萬元給她。從這之後到12月6日,楊玉以同樣的理由從高強處借走50萬元。

高強跟記者回憶,楊玉在後期跟他借錢時,每次先在電話裡哭5分鐘,說自己把孩子送出國有多麼的不易。「因為我也是一個孩子的父親,她又哭又跟我提孩子,我就心軟了。」

12月9日,楊玉又給張勇發微信,說自己孩子要去澳大利亞留學,張勇信了,將自己房產證抵押給朋友,借了15萬元給她。他知道,楊玉在二婚前,「處了個小老頭」,後來「小老頭」去澳大利亞定居,想帶楊玉一塊走,但她為了照顧孩子沒去。

當時借錢時,楊玉跟張勇解釋孩子去澳大利亞,就是因為那邊有人照顧。「出於她有這麼一個經歷鋪墊,我一點懷疑都沒有,覺得合情合理。」

2020年12月9日,張勇給楊玉轉帳15萬的記錄

同天,楊玉也從高強手裡借走10萬。

12月12日,楊玉又以留學保證金不夠的理由,從張勇處借走30萬元,這筆錢是張勇借網貸給她湊的。

2020年12月12日,張勇給楊玉轉帳30萬的記錄

張勇也同樣被她每次借錢時要哭的差點背過氣去的行為所迷惑,張勇說:「她研究過我,她知道只能用孩子的理由才能打動我,我的軟肋就是孩子,因為我孩子也是單親家庭,我知道一個女人帶孩子不容易。」

從張勇處借完30萬元後的第二天,楊玉又找到自己母親,哭喊著求她幫自己借錢,母親便把自己老鄰居佟阿姨喊到了家裡。

佟阿姨記得,楊玉當時哭紅了眼睛,求她幫忙。說自己孩子出國留學差點錢,希望她能借點,4月份就能還。

佟阿姨十幾年來存了10萬餘元,本是留給自己40多還未成家的兒子結婚用的。但經過楊玉的哭訴,她還是把自己僅有的錢借了出去。

12月19日、31日,楊玉又從另一老鄰居李大姐手裡先後共借了18萬元。李大姐告訴記者,楊玉也是哭訴孩子留學差錢的事情,要她一定幫忙,說完跪在地上,抱著她大腿哭。李大姐看楊玉可憐,又想著她從小秉性也好,就借了。

楊玉先後向李大姐借款10萬元和8萬元的借條

李大姐的這18萬元,是她自己和90多歲的老母親的養老金,還包括自己的手術費。現在她沒錢做手術,也不敢跟兒子說。

整個12月,楊玉借了123萬元。

在楊玉跟張勇借走30萬元的那天起,高強就一直在催楊玉還錢。在她自殺前,共還了高強40萬元。而更多的人,未收到分文還款。

進入1月份,楊玉又從母親的幾個鄰居那裡,借了58萬元。他們都是一群老人,年近古稀,住在上世紀90年代修建的老樓裡。他們借給楊玉的,幾乎全是自己養老的錢。

楊母老鄰居們住的上世紀90年代的老樓

也是在1月份,張勇發現了楊玉的異常。因為她說好12月末就會還錢,但她不僅沒還,還繼續向他借錢。

1月中旬,張勇約楊玉在望花區公安分局門口見面,讓她拿出那些財力證明和留學材料給他看,她一直沉默。

「我問她是不是假的,她就點頭。」張勇說,後來他發現那些材料都是她P出來的。

後來,他通過楊玉嫂子和同事了解到,楊玉也借過他們的不少錢。甚至讓自己兒子和侄子幫她借錢。

楊玉自殺後,家長們聚在一起才知道,原來她向每個人借錢時,都叮囑他們不要告訴別人,因為她覺得這樣丟人。而這為楊玉的瘋狂舉債蒙上了一層面紗,以使她可以不斷借錢而不被別人發現。

楊玉為什麼能借到這麼多的錢?

根據多位「受害者」的講述,「教師」這個身分成為最重要的原因。

楊玉生前任教的小學,是撫順市最好的小學之一。走在撫順市,還能看到不少房地產廣告,都將該小學作為宣傳的噱頭。望花區教育局工作人員告訴南風窗記者,楊玉從教20餘年,是該校的骨幹教師,「楊老師帶的班級是『三好班級』,上的課在學校也被評為示範課程」。

公交車上以該小學為噱頭的宣傳廣告

而且在上一學年的年度測評中,楊玉拿到了「雙百」(家長、學生匿名打分)。高強說,自己曾在楊玉的辦公室看到過她的優秀教師獎盃。

各方的講述都表明:楊玉曾是一個優秀的教師。

正是這樣一個身分,成了她天然的背書。但這份背書裡不只有職業榮光自帶的信用,還有老師和家長間微妙關係的張力。

張慶和高強都跟記者坦言,之所以會借錢給楊玉,主要還是為了孩子考慮。「擔心如果不借錢給老師,自己孩子在班裡不好過。」高強說。

就在高強夫婦一開始借給楊玉8萬元後,楊玉對高強妻子說:「以後你有難處也來找我,我也幫不上你什麼忙,也就是能管管孩子」。

張慶也說,當初借錢也是為了老師能在學校多關心自己孩子,不借就怕孩子遭到冷落。張慶在給楊玉借錢後,短暫的看到過積極的反饋——有天中午,張慶問楊玉自己孩子能不能出校去吃飯,楊玉說:「可以,別人不行,你可以」。

張慶與楊玉的對話

張慶和高強坦言,每逢節慶,家長們都會給老師送禮物「表示、表示」,以期照顧自己的孩子。更多的時候,禮物通常被現金替換。

張慶記得,之前楊玉搬家的時候,給他發過微信,說自己搬家了有空來串門。「我一聽這話,按正常人的理解,是不是去給老師隨點禮的意思。」張慶說,他去給楊玉隨了1000元的禮,她收下了。

張慶妻子說:「(老師收錢)這種風氣的出現,也不能全怪老師,這跟家長也有關係,我們明知道這種風氣不好,還去助長它。」但問起原因來,他們都是重複地說著那句「都是為了孩子」。

也是因為這種風氣的存在,張慶他們覺得,作為撫順市最好小學的老師,楊玉收入是有保障的,沒有擔心她無法還錢的風險。

楊玉生前任教的撫順市最好的小學

這樣想的還有楊玉母親的那些老鄰居們。鄰居李大姐當初給楊玉借錢時也想到:「某小學是撫順市名校啊,楊玉是那裡的老師哪可能做這事(欠錢不還)。」

也是因為楊玉的「老師」身分,事發後,張勇、張慶、佟阿姨他們都覺得,學校作為楊玉的單位,負有監管不力的責任。「10月份的時候她就已經壞事了,你學校不管住她,要是當時把她給整住了,咱們這前還能借走嗎?」佟阿姨問道。

3月26日,南風窗記者到該校採訪,校方稱,校長和書記不在學校,無人回應此事。

楊玉為什麼要借這麼多錢?

事發之前,楊玉為此編造了很多的答案,而且都是「對症下藥」式的。

針對學生家長,起先說是因為買房和裝修,之後變成兒子留學。針對自己親屬,則說是為了兒子留學和還高利貸。「跟自己同事說的是開藥房需要進藥,跟自己鄰居說的是她做醫療器械」,張勇告訴記者。

直到她自殺後,所有人才知道,她是因為陷入網絡彩票才借了那麼多錢。

她在「遺書」中說,自己經人拉攏進入了一個叫「盛世集團」的大型網絡彩票網站:「我每次進入網站,就是想把賠的錢賺回來,然後還錢,但沒想到的是,我越欠越多。」

楊玉的遺書

在「遺書」裡,楊玉交代了自己的網絡彩票網址和帳戶密碼等。張慶看到後,第一時間登錄楊玉的帳號。他發現,楊玉在該平台已經達到最高等級,頭銜為「彩神」。其上個月的代理報表顯示,1月份楊玉投注金額34萬多元,餘額處只顯示有86.7元。

記者嘗試通過楊玉留下的網址再次登錄其帳號,發現該網址已經不存在。之後,記者在網絡搜索「盛世彩票」,仍然可以發現很多入口。此外,也可以看見「盛世彩票是騙局嗎?」之類的詞條。

記者點擊其中一個鏈接進去,頁面顯示為平台名稱為「購彩中心」。跟張慶溝通後,記者確認該「購彩中心」和楊玉所說的「盛世集團」是同一個平台。

購彩中心主頁

註冊這類帳號,只需填寫帳號名稱和密碼就可。註冊登錄後,進行充值就可購彩。

該平台共提供了59個彩種,最快的一分鐘開一期,獎金從幾元到幾千元不等。而且該平台還支持用戶做代理,上級代理可以從下級成員身上賺取返點。

一分鐘開一期的彩種

一位熟悉此類彩票騙局的人士告訴記者,這種網絡彩票一般有 「指導員」帶著你投注。初期的時候,會讓你贏得一些小錢。之後「指導員」會慫恿你加大投入,然後再通過後台操控開獎號碼,讓你不斷輸錢,且限制提現,最終使你越陷越深。

2018年,財政部、公安部等12部門明確禁止銷售互聯網彩票,截至目前,財政部尚未批准任何彩票機構開通利用互聯網銷售彩票業務。在這之前,管理部門也先後5次叫停互聯網彩票銷售業務。

楊玉債務的崩塌,大概是從1月下旬開始的。

1月28日,借錢無望的楊玉,又到自己母親那裡求助。「給我磕頭作揖地讓我幫她借錢,說有個貸款馬上到期,自己還不起了。」楊母告訴記者,當時她又覺得女兒可憐,想著再給她想想辦法。

但經過楊玉大哥的質問和動手,楊玉告訴他們自己借了張勇52萬元,「我們聽後一下子就懵了」。

1月28日,楊玉各處借錢的事情被校方知曉

張勇當天剛好去找楊玉嫂子了解其有沒有還款能力,然後就說了楊玉借了他52萬的事,楊玉嫂子聽後就趕緊給楊玉大哥打了電話。到這時,楊玉欠下巨款的事情才浮出水面。

當天下午張勇接到楊玉電話時,就明確告訴她要去告她。「但她求我,讓我過完年再去報案,讓她安心過個年,我答應了。」張勇說。

母親知道楊玉四處借錢後,多次追問她借錢的緣由,並勸她去自首,但楊玉一直沉默。

2月2日,楊玉給母親寫了份證明,稱自己托母親借的錢都是在虛構理由、欺騙母親的情況下進行的,自己願意承擔一切法律責任。

楊玉給母親寫的證明

2月6日,在勸說無效的情況下,楊母帶著家人及兩位出借人去派出所報案。但對方說有些借條還未到期,無法立案,最後給她和孫子做了筆錄。

「從那天之後,她就跟我失去了聯繫,打電話也不接,就像是人間消失了一樣,一直到死。」楊母說。

楊玉並沒有失聯。

大年初三的時候,楊母老鄰居佟阿姨接到了楊玉的電話,「姨,我錢還不上了,你也別怨我,他們都讓我死」。佟阿姨說:「你還不上了也得見個面啊,跟大夥說清楚這錢你幹啥了」。

但他們並沒有見到楊玉。兩天後,她在家中服藥自殺。

楊玉的自殺早有苗頭。

2月1日,楊玉給張勇發微信,說校長又給自己打電話了,「現在壓力大的透不過氣了,我真的要死了」。

然後,她給張勇發了一張割腕留下的刀痕的照片,但張勇沒有在意,「到後期我都不相信了,因為她之前發給我的照片都是假的」。

楊玉割腕留下刀痕的照片

而且張勇也聽說,楊玉為了讓自己丈夫給自己借錢,多次以自殺相要挾。

楊玉的兒子也告訴記者,過年前,他曾接到過派出所的電話,說他母親自殺被外賣員發現,但人沒事,「我想著她丈夫也在,有人看著她,也沒有再問。」楊玉兒子說,從自己考上大學後,跟母親交流就不多,去年因為考研,一直是一個人住,對她的情況也不了解。

事發當天下午2點多,楊母接到楊玉丈夫的電話,說楊玉自殺了,讓她把楊玉的醫保卡送到「二院」,她沒理。

4點多時,派出所來了電話,問他們同不同意楊玉是自殺,需不需要做屍檢。「當時我們也挺生氣,就說我們同意自殺結果,不做屍檢。」楊母說。

因為生氣,楊玉死後楊家人都沒去看她。

屍體火化後楊玉丈夫給楊母來電話說,自己不要楊玉的骨灰,讓他們帶走。「我兒子就說,也為(做)一回人,麻煩你買個骨灰盒先給她留著,等我聯繫海葬。」楊玉丈夫說他沒錢買骨灰盒,火化的錢都是找別人借的。「於是我們給他打了1000塊錢,他才答應替咱辦了這事。」楊母說。

等到事情被媒體報道後,楊母他們才知道,楊玉和現任的丈夫打算在初七上班後辦離婚手續。楊玉兒子說,母親是個特別自我的人,「她的很多事情從來都不跟我們說」,包括她當時跟現任丈夫重組家庭時也沒有跟他們商量。

楊母至今還記得,當年楊玉是撫順市唯一一個考到南京師範學校的人,畢業後分配了工作,又讀了在職本科,此後一直都很順利。

「她就是太好了」,楊母說。

(應受訪者要求,文中人名為化名)

來源:南風窗

 

 

更多閱讀 🧜‍♀️🧜‍♂️

翻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