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不支持方方,一定要聲討腦殘

骗子

文: 臧啟玉

疫期稍有和緩,夜生活又開始了,我喜歡傾聽不同人的思想,而喝酒是交流思想最好的方式,我喜歡上了酒桌。

酒桌上遇到一個包工頭,他大罵方方是漢奸,滿臉的憤怒。有時候不斷的用眼神跟我交流,為了維護酒桌上的和諧氣氛,我一直誇他有見識,他好像遇到了知已。

酒盡人散,回到家裡,我把他的微信名片修改為:XXXX,然後拉黑了。

又一個熟人從我的生活圈子中消失。

有人說,你這是無條件支持方方,容不得別人批評她,是非左即右,是不對的。

我從來沒有支持過方方,只反對攻擊和扣帽子。

這裡是兩個問題,一個是方方的問題,一個是罵方方的問題。

我聲討的是後者。具備邏輯思維的人應該能看明白這個道理。

罵人是侵權行為,是沒有教養的行為,是違法行為;給他人扣帽子則是心裡陰暗的文革手段。

這是一個是非問題,沒有是非觀的人,行屍走肉。

如果僅從文學角度來看,方方是我欣賞的人,畢竟她是魯迅文學獎、路遙文學獎、百花獎的獲得者,是一個不平凡的作家。

方方不是我願意去交往的人,方方是享廳級待遇,她是一個有權有錢的人,家資豐厚。我的日常工作和生活較多關注的是底層百姓的生存狀態,很少交往高官富貴們。

方方及方方日記成為一種社會現象,幾十年來從來沒有一件事情會引發如此熱烈的爭論,引發價值觀的決裂。

評論方方以及方方日記是每一個讀者的權利,你可以肯定和讚美她,也可以批評和指責她,但是不能辱罵和人身攻擊,這是評論的方式和底線問題,也是法律問題。

最近跳出來的小丑實在太多了。

一個刨花生的鄉下老農,竟然在街頭公然張貼大字報,辱罵方方,要求方方捐獻所有家資,甚至以死謝罪,這就是典型的擾亂社會公共秩序行為,是用文革手段羞辱現代文明的低級行為。這種複舊的腦殘行為難道不該聲討嗎?聲討腦殘與支持方方沒有任何關係。

一個浴室裡搓澡的按摩師,沒真正功夫,竟然自稱太極拳掌門人,就是這樣一個騙子,公然縱恿他人用暴力手段去上門打殺一個女人。挑動他人行凶,已經觸犯法律,危害社會秩序,公安機關可以立案調查處理。有是非觀的人都會咒罵這個想出名的武術騙子,這也與支持方方無關。

一個書法騙子,從地攤上買幾個蘿蔔,刻一大堆野公章,也敢自稱亞洲書法會長,一輩子名不見經傳,無能無才,專門湊熱點想出名,竟然提議要在秦檜跪像前塑方方的跪像,這種公然侮辱他人的行為,已經涉嫌違法犯罪。即使方方不起訴,每一個正直的人都應該聲討這個書法騙子,這與是否支持方方沒有半毛錢關係。

可以爭的面紅耳赤,不針對人身攻擊,這才是良好的學術態度,也是為人的修養風度。而今天的網民,在微信群裡爭論不到三句,就開始升級到罵娘的粗俗,這不是我們國家應有的社會文化狀態。

優秀文化傳統的丟失,野蠻粗俗文化的流行,我們再也回不到魏晉時期的清淡時代了。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