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每個城市總有一座鬼樓?

鬼樓

作者 : Likely

前段時間,中國高校「十大鬼樓」中的中山大學永芳堂,被拆掉改建了。

傳說中,永芳堂下邊埋著一具女屍,是一個建築公司老闆的女兒,名叫阿芳,永芳堂的名字就是為了紀念她。

有學生說,晚上路過永芳堂時,總能聽見女人的哭聲。還有人說,永芳堂的樓梯,早上和晚上數是不一樣的……

「從前,我們那兒有個鬼樓……」但凡聊天裡開了這個頭,那聽的人就沒人犯睏了。今天,上流君就給大家講講鬼樓的那些事兒。

一 遍地皆鬼樓

提到永芳堂,便不得不提與它同榜提名的清華大學二教

傳說中,在抗戰結束後,清華大學重新接管了清華園。清點校產時有人打開了二教的地下室時,常年不見光的地下室陰暗潮濕,空氣中還瀰漫著一股惡臭,但無論怎麼找,都找不到臭味的來源。

在此之後,怪事便接踵而來。

先是402教室的一盞燈莫名其妙變成了「長明燈」,接著又是404的教室門無論如何都打不開

還有學生反映,在樓梯上看見了流淌的鮮血,黑板上的鬼臉怎麼擦也擦不掉,幾乎所有「見鬼」的人,都聽見過地下室傳來悽厲的哭聲。

後來,有人在地下室發現一堵新築的牆,砸開牆,裡邊是一條陰森的過道,地下室裡常年瀰漫不去的惡臭就是從這裡傳出來的。

過道的盡頭,是一間屋子,進去的人一看,差點嚇得魂不附體——房間裡堆著三堆白花花的人骨。

隨後警方在地下室中發現了三千多具屍骨和大量實驗設備,據推測,這應該是日軍北平特別病院的一處生化實驗室。

高校並不是鬼樓駐紮的唯一場所,事實上,都市裡幾乎遍地都是鬼樓。

比較有名的,還有北京的勁松鬼樓

20世紀50年代以前,勁松地區有很多亂墳崗,十分荒涼。20世紀70年代,這裡被改建為住宅區,據說當年的施工現場經常挖出陪葬品和人骨

小區建成第一批居民入住後,怪事發生了。先是樓道裡的燈時常忽明忽暗,小區周邊能看見飄忽的鬼火,半夜樓道裡還經常傳出哭聲、打鬧聲,但是打開門卻又變得一片安靜……還有人稱,自己在小區裡看見了一個「前後都是背面」的無臉女人。

勁松鬼樓的傳說愈演愈烈,在那個基礎教育普及度遠不及今日的年代,還有住戶請了陰陽先生來作法,鬧得沸沸揚揚,甚至驚動了報社就此發表多篇闢謠文章。

△刊登在《北京晚報》上的闢謠文章

只要上網搜一下,就能搜到幾十個版本的「中國十大鬼樓」,其中有幾個出鏡率很高的,比如公主嶺鬼樓

△遠近聞名的吉林公主嶺鬼樓,樓上還有一尊神祕的觀音像

公主嶺鬼樓同廣州荔灣廣場類似,都是傳說中的「跳樓聖地」

據說,當年樓建成之後怪事頻出,先是一個工人墜樓,現場十分悽慘,讓人不敢直視。

在那之後,靈異現象就開始了。客人和工作人員經常聽見奇怪的聲音,聲音悽厲,綿延不絕。

當時的管理者曾經請過一尊鍾馗像來鎮宅,不但沒有絲毫用處,反而在之後相繼出現了保安跳樓、客人慘死在洗浴中心等驚悚事件。

據說,樓上那尊神祕的觀音像,就是在這時請的,為的是防止邪祟「抓交替」。

除此之外,全國各地的鬼樓還包括上海林家宅37號、青島南京路26號、廣州和平路7號、台北市萬華猛鬼公寓、武昌湖濱花園、浙江大學鐘樓、重慶豐都鬼屋、呼和浩特長樂宮、梧州香蕉樓、鄭州紫荊山鬼樓……

可以說,幾乎沒有哪座城市沒有鬼樓的傳說。

它可能就坐落在你家周圍,是你童年的探險勝地,是鄰居大媽大爺們的飯後談資,亦或是直到你長大都念念不忘的「祕境」。

二 鬼的是人言

其實多數鬼樓的傳聞,都有跡可循。

例如,據CCTV的《探索與發現》節目組了解,鐵西鬼樓的傳聞源於投資人和開發商之間的經濟糾紛,目的是為了阻止開發商對房子進行二次銷售

與鐵西鬼樓成型原因相似的,還有北京紫荊豪庭公寓

這棟豪華公寓樓矗立在東三環輔路上,距國貿中心不到1000米,能在房間裡遙望團結湖公園。但這樣一棟樓,卻是傳說中「帝都十大鬼樓」之一。

相傳,當初紫荊豪庭開工時,曾挖出一具衣衫不整的女屍。開發商為了不惹出事端,便草草處理了之。

但在這之後,意外就頻繁發生。有工人在高層施工時墜落而亡,還經常有人斷手斷腳。

還有人說,房子建成之後,總有業主深夜聽見女人的哭聲,電梯會自動升降,夜裡會有莫名的敲門聲……

相傳,一個月內,就有17戶退房。

傳言中,開發商老闆不信邪,決定親自住一晚,誰想到被一個貼著牆壁的小孩嚇得穿著睡衣跑了出來。

紫荊豪庭的公寓銷售因此遇冷,但隨後經記者調查了解,發現這是一出因開發商捂盤惜售,結果反而捂出「鬼」的烏龍。

在1996年項目動工時,紫荊豪庭的定位是一座「由香港人士投資、香港設計師設計的具有典型港式風格的公寓」,當時的目標群體是外國人和港台人士。

但當1999年樓盤竣工後,開發商捂盤兩年,在2001年才開始銷售。這個時間差導致了曾經的設計風格變得過時。

與此同時,東三環附近的高檔樓盤在那個時期紛紛落成,給紫荊豪庭的銷售帶來了衝擊。加上開發商捂盤惜售,因此紫荊豪庭的價格要比周圍的低,而越是冷清,就越容易讓人產生懷疑是不是有什麼問題,鬧鬼的謠言就此傳開。

紫荊豪庭的房間設計都不是正南正北,香港設計師的設計初衷,是把八個角上的每一戶當做紫荊花的一個花瓣,中央大廳作為花房,用走廊連接,形成一個花朵狀的環形結構。

△紫荊豪庭戶型圖之一

但對內地購房者而言,這種「不當不正」的房子是風水不好的象徵。而且,從設計心理學上來講,房屋中突出來的尖角,讓人感到壓抑,產生一種恐懼感。

團結湖派出所的民警和當地住建委表示,十幾年來,關於紫荊豪庭的住戶投訴,沒有一起是關於「鬧鬼」的。

經記者查詢,這裡並未出現過一個月17戶退房潮,僅有的幾起鬧到法院的買賣糾紛,也和鬧鬼無關。住在這裡的住戶,看到的鬧鬼傳言,也都源於網絡,並未真的遇到過什麼怪事。

至於公主嶺鬼樓的怪聲,是由於整個樓體盤桓向上的結構導致的。

曾經有專家指出,這棟樓由上至下是一個環形結構,這種結構會產生一種「聚音桶」的效應

而且,該樓離火車道非常近,在夜深人靜的時候,風聲、人聲、火車駛過鐵軌的聲音經由樓梯一放大,想不產生鬧鬼的傳聞都難。

△公主嶺鬼樓的環形樓梯

三 鬼樓生意經

這些遍地都是的鬼樓,雖然聽起來怪嚇人的,卻給商人們帶來了不少生意。

2014年,葉偉民和林心如主演的《京城81號》雖然因為沒有鬼而慘遭詬病,但當年也成功嚇尿了一批人。

朝內81號這棟真實存在的鬼樓,是這部電影最大的賣點。因為它極大地強化了觀眾的獵奇心理,通過一個真實存在的事物,大大增強了觀眾的觀影體驗。

此外,吳鎮宇主演的電影《詛咒》的取景地是「十大高校鬼樓」之一的浙大鐘樓。

這個鐘樓之前是之江大學的經濟學館,據說曾經有個女生上完晚自習路過該樓時,聽見裡邊傳來跳繩的聲音。第二天一早,女生的屍體就掛在了鐘樓上。

不少探靈博主曾去探過這個鐘樓,據說真的有人錄下過那個跳繩的聲音

說到探靈博主,這些鬼樓還帶動了不少新行業。

不少博主會直播夜闖鬼樓和無人村,在網友的注視下完成一波流量收割。

△博主阿科在直播中夜探公主嶺鬼樓

不少網友越是害怕,就越是好奇,經常在嚇得退出直播間之後,不一會兒又暗搓搓地爬回來。

曾經有一位探靈博主帶著隊伍夜探一棟廢棄的商務樓,樓已經廢棄有幾年了,周圍散落著不知是什麼年代的文件和廢報紙,鏡頭顫顫巍巍地隨著手電光掃過,突然間,一陣尖銳的鈴聲響起——竟然是一堆雜物裡的老式電話響了!!!

是什麼人在夜半時分給一棟廢棄的辦公樓打電話???

鏡頭裡的主播和直播間裡窺屏的人都嚇尿了,鏡頭瘋狂晃動,耳邊傳來尖叫,在線人數飛快減少。

但幾分鐘後,這些人又慢慢地加了回來。

當然,其實並沒有鬼,隨後這位主播就承認了,「午夜凶鈴」是他刻意為之的節目效果

前幾年還有博主做些試圖讓你「見鬼」的直播,現在他們紛紛轉型成了野生闢謠博主。

他們會跑到鬼樓去,轉一圈,然後說「看,這裡什麼都沒有」。

除了這種讓你足不出戶就能「在線見鬼」外,關於鬼樓的線下開發也在日益增多。

很多人看中了鬼樓自帶的流量,把這種地方盤下來,搞起了真人CS和密室逃脫。

上流君曾玩過一個廢棄防空洞裡的殭屍本,一群人鑽在窄小的過道裡,輪流試著頗有年代感的鐵門密碼。

帶著霉味兒的小陰風挨著頭皮吹過,當你回頭數了一下人數,發現多了一個。那種血液倒流、汗毛倒豎的感覺,嘶,只是回想這雞皮疙瘩就又起來了。

都市傳說是一個城市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不管你信不信,總有人愛講,也總有人愛聽。它是缺乏冒險精神的平凡都市生活中的調劑,是午夜時分老少爺們抽菸喝酒吹牛時的談資。

這也許是為什麼,儘管經過了各種花式闢謠,鬼樓的傳說依然有人口口相傳,它就在都市上空,久久不會散去。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