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城市,隨便哪裡捅一下都是一個大洞

故宮

文:新青年

大城市就像一個熟透了的水蜜桃,渾身沒有一個地方不是軟肋,隨便哪裡捅一下都是一個大洞。

1

2008年春節,南方大雪,停水停電1個月,我1個月沒洗澡。

這場大雪除了對供電、交通形成重大影響外,還對一個重要的方面就是:城市食品的供應

我清晰地記得,方便麵最貴的時候80元/盒,細火腿腸20元/根,蠟燭15元/支。

家裡又冷又餓,我去了農村的爺爺家。

年前,爺爺在倉庫存了臘肉、醃菜和大米,還有一屋的煤球,被爸爸笑話說:「什麼年代了,還在燒煤球,麻煩死了,天天要換煤球不方便,電爐方便多了。」

爺爺說:還是老東西靠得住。

沒想到這些玩意,讓我們熬過了一個曠日持久的冰災。

我的媽媽在醫院工作,她們的裝備全部是帶電的高科技設備,當停電了之後,這些設備就是擺設,毫無用途。

人們突然發現,過去被認為落後的、淘汰了的人工救治器械,在關鍵的時候靠得住。

 

2

這涉及到一個概念——系統整合資源越多,架構越複雜,穩定性越差。

對於一座現代化的城市來說,斷供電,斷供水,斷食物,斷石油,任選其一,都可以徹底打垮這座城市。

朝鮮為何會出現幾百萬人的饑荒?

不是專制問題,而是蘇俄問題,是外來因素使山地小農國家超前現代化的惡果。

1980年代,蘇聯給他們裝備了6萬台拖拉機,80%的人口已經城市化,糧食人均800斤,年收入人均900美元,日子過得相當好,比我們現代化多了,但是傳統的農業技術丟掉了。

1991年蘇聯解體,西方封鎖,外部供應跟不上了,出現了饑荒。

較為落後的農業生產,朝鮮,2007年

3

那麼,我們可以反思一下當今中國的大城市,人山人海的人,無窮無盡的人,密密麻麻的人。

每天早上,人群像小溪一樣的從居民小區裡面流出來,慢慢地匯聚成小河,終於在地鐵站匯集成了洪流,嘈雜而喧囂的奔騰而去,在隧道裡發出震耳欲聾的轟鳴——這絕不是一種幸福的生活,這絕對是一種危險的處境!

很難想像這種高效率的生活一旦出現了什麼災變會是個什麼後果?

一場戰爭或者災難,這麼密集的人群怎麼去疏散?到哪裡去避難?這麼多人,要用水、要用電、要吃飯,要保證交通順暢,要保證有居所,要保證安全,到底該怎麼辦?

要知道,2001年,一場小雪,北京全城癱瘓;2005年,一場「颱風」,將福州變水缸;同年,一聲爆響,哈爾濱全城停水,引發全城市民瘋狂搶購飲用水·····

你是否想過某一天,城市失去自來水,電力系統癱瘓,石油供給被掐斷,人們將會怎樣?

請問,誰可以保證大城市永遠不會斷電?在手機的時代裡,全城斷電拿什麼充電?你又可以用什麼渠道去通報信息?

全城斷電、信息全部消失,大家如茫茫大海當中的一艘孤舟,這個時候怎麼去談城市救援?

你知道在2008年冰災中,向湖南郴州的第一次空中救援投放的是什麼物資嗎?是收音機。因為全城信息「預警」全部失靈,人心不安,謠言四起,只能靠收音系統傳遞信息。

我們在應急情況下,對高科技的依賴或許是一種巨大的隱患,再比如,我們把所有的應急交通信息傳遞、搜尋都建立在擁有互聯網的前提下,它要斷了怎麼辦?

這也就是為什麼還堅持發行報紙的原因之一。

在城市應急體系當中,一定要有不依賴高科技的備案。

原因在於越是高效率的東西就越是脆弱,一旦遭受打擊而停滯,效率下降的幅度就越驚人。

科技快速進步了之後,我們反而更加無能為力了。

在以前的汽車時代,很多的司機都會修車,現在你告訴我,哪個會修車,現在全部是自動檔的電子時代,只能送到專業的地方。

4

每天,你開心愛的愛車上班,你熟練的傳輸文件,你習慣到附近的沃爾瑪超市購物,然後順便再跟honey微信視頻纏綿一番……

但是,你是否想過,你每天都習以為常的這一切,都可能消失?

我們不能因為享受了太久的不間斷供水供電,路燈照明整潔道路,醫療教育食物供給,就對突發的災難不保持警覺。

一旦災難來臨,再說這些就全晚了,沒有人會在斷水斷電,人們分分外逃出城,時不時炸彈炸響在耳邊的時候還能在網上發帖子說這些。

我們是在替熟睡的人們敲響警鐘,警醒他們,在溫暖舒適席夢思床墊下還有荊棘,警醒他們床墊破了也會扎疼自己。

至於具體有多少根荊棘在床墊底下,荊棘長什麼樣子,床墊多厚才能不破,這個需要我們深思。

大城市,就像一個久被溺愛的孩子,脆弱地像花房的花朵禁不起風吹雨打。

這次新冠肺炎疫情再一次證明了那句話:居安思危!

更多閱讀:

夏小強:中共失控 中國各地進入自組織狀態

夏小強:武漢肺炎的驚天內幕正在浮現?

多愚昧啊!他們質疑李子柒「背後有團隊」

醜聞、逮捕、自殺……十位百億富豪的2019生死劫

何清漣: 美國之勝,將中國從進攻態勢逼回防禦狀態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