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納副總裁跳樓自殺,什麼神祕力量在阻止電影院復工?

電影院

文:鋒利的小刀

6月10日,可能是疫情發生以來,電影行業最冷一天。

今天凌晨,有網友發微博稱,北京的博納悠唐國際影城有人跳樓。

而且是吶喊著跳下來,叫聲絕望慘烈、歇斯底里。

這條微博在當時並沒引起多少關注。

令人完全意料不到的是,到了下午,博納影業官方公布了一則哀悼消息:集團副總裁黃巍於6月10日凌晨不幸逝世,享年52歲。

雖然博納官方未公布黃巍去世原因,但時間人物地點基本與那條凌晨發送的微博對得上,也就不免引起大家的猜測與遐想。

尤其是微博中提到的「絕望跳樓」、「吶喊得歇斯底里」等細節,與已確認的具體死訊相結合,令人心生寒意。

還有網友加以補充:黃巍是從18樓跳下的。

眾所周知,博納是中國影業巨頭。黃巍擔任博納影業副總裁也有11年的經驗了,成功建成近百家現代多廳影院,完全是影業從事人員的佼佼者。

假如網傳為真,究竟什麼事情能令這樣一位影業大佬凌晨「歇斯底里地吶喊著」從18樓跳下輕生?

「這事沒那麼簡單」——這幾乎是所有人的第一反應。

但具體能有多複雜,咱也不清楚,咱也不敢問。

許多行內人猜測,影院遲遲未能復工是壓垮黃巍的稻草之一。

在黃巍死訊公布之後,著名導演賈樟柯對此的反應是:行業之悲

並且呼籲「應該考慮影院復工復產了」,因為有100萬影院從業者需要生存。

不管死因幾何,黃巍之死已成事實,這樣一個靈魂人物的逝世,對正在經歷前所未有寒冬的影視業無異於雪上加霜,打擊可想而知。

數百萬從業人員幾個月來顆粒無收,嗷嗷待哺,在慘澹中苦撐許久,復工卻又遙遙無期,希望渺茫。

再這麼下去,黃巍的死恐怕只是多米諾骨牌的第一張,悲劇也許還會發生。

 

1

論疫情對各行各業的打擊,影業敢稱個「頭慘」。

自從疫情至今,電影院關閉已將近半年

這是什麼概念?

根據最近發布的《電影院生存狀況調研報告》第二期,今年第一季度全國總票房22.38億元人民幣,同比去年下降88%。

全部影院從今年2月開始就已經入不敷出。

在3月底,已經有20%的影院進行了裁員,12%的影院表示,目前正在進行薪酬調整,不排除後期裁員可能。

雖然表示堅決不裁員的影院占大多數,但以萬達為例,整個萬達影城系近15000名員工,平均每月的人員成本支出就高達1.3億元,同時還要支付影院場地的租金物業費等,壓力何其巨大?

以萬達、華誼為首的電影公司普遍嚴重虧損,萬達第一季度虧損規模預估在5.5億元至6.5億元之間,華誼兄弟第一季度預計虧損1.38億元至1.4億元。

行業龍頭財大氣粗尚且如此,其它小魚小蝦堅持談何容易?

而且,「堅持不裁員」聽起來很美,實際上沒有收入,所謂的「倖存者」無非面臨停薪留職,或者只拿最低生活保障。「不裁員」不過就是變相待業罷了。

截止到2020年3月,國內已經有2263家影院類企業註銷。

目前將近半數的影院帳上資金不足,現金流告急,42%的影院覺得自己「快要完蛋」……

說句「電影院實慘」並不為過吧。

尤其是跟去年對比,今年的慘況就更加難捱了。

尋短見的黃巍所在的博納影業,在去年的下半年,還是拯救中國電影票房的大功臣《烈火英雄》、《中國機長》、《我和我的祖國》等去年票房大贏家都是博納主控或參與出品的。

最終斬獲16.9億票房的《烈火英雄》

有人猜測,黃巍的死,可能跟博納目前的困境有關。

博納由於之前在美國市場上的估值被嚴重低估,作為行業裡的真大佬,看著華誼兄弟估值猛漲,斷然從美股退市,下重本回A,還把註冊地遷到了新疆霍爾果斯,幾乎離A股上市僅一步之遙。

無奈時機不對,接踵而來的陰陽合同事件、稅務問題、商譽暴雷、行業泡沫破裂擋住了娛樂公司的A股上市路,而博納還因為「瑞華審計醜聞」等事件兩度被證監會中止審查IPO。

本來近在咫尺的上市之路一再受阻,博納將近10年的資本運作顯得頗為辛酸。

上市不通,不缺好電影的博納就只能依靠產品獲取資金支持。

從博納打算出品的幾部電影來看,不出意外的話,博納今年也是中國電影票房的扛把子。

可惜偏偏撞上新冠疫情這樣的黑天鵝。

但博納的困境也未必就全是黑天鵝造成的,有關部門的不作為,遲遲不下達復工指令,使博納現狀雪上加霜。

其實人也好,企業也罷,慘澹經營並不可怕,怕的是一直看不到希望。

在根本望不到黑暗盡頭、等不到黎明曙光的情況下,博納折損了一員大將,而整個電影行業原本預計700億的輝煌票房,則完全成了幻夢一場。

3

說實話,今年的影院遭遇,已經離奇到了大家不由得懷疑行業是被「借刀殺人」、「藉機報復」的地步。

雖然這樣的說法確實誇張,但是也足夠反映出電影院目前處境的不合理。

現在的情況是,影院想開,電影想放,觀眾想看,酒吧、KTV等各種封閉娛樂場所也早已陸續開業運營,可偏偏就剩電影院被晾在一邊,無望地等待。

其實是有過希望的,3月20日是全國電影院復工首日,當天全國有486家影院復工。

雖然復映的是《戰狼2》、《流浪地球》等舊片,觀眾反映也不熱烈,但好歹開門就總能等到客,再冷的場也能交給時間捂熱。

但誰都沒料到,影院復工才過一週,電影局竟然下了緊急通知:所有影院暫不復業,已復業的立即暫停營業,所有復業時間等國家電影局通知。

停業通知來勢洶洶,沒得商量。

當時行業一篇哀嚎,好不容易看到曙光的從業人員就在這樣的不可抗力下,罵罵咧咧、不情不願地關上了門。

沒想到短暫的曙光過後,影業卻迎來了更長久的黑暗。

眼看著其它封閉娛樂場所都開始營業了,電影局愣是一點消息也沒放出來,復業通知遙遙無期,不知猴年馬月。

其中的不合情理之處,就連普通觀眾都站出來指責:

——網吧餐廳健身房都開放了,酒吧KTV載歌載舞、地鐵公交人擠人,為何就剩電影院大門緊閉?

——疫情發生後,電影局的表現是最差的,既沒有步驟性的安排,也沒有政策性的支持,更沒有鼓勵和扶持,甚至連對話機制都沒有,沒有人出來解釋為什麼,所有信息都靠猜,沒人知道會不會開、什麼時候開。

官網裝傻式的信息更新也成了眾人大為詬病的槽點。

電影院開不開門成了一門玄學,阻止影院復工的都是神祕力量。

知曉內情的行業人士透露,不開工有更深層的原因,但不能說。

我大概也猜得到是因為哪個人哪件事哪句話,但在這一樣不方便說。

荒唐,但也無奈。

氣憤,卻又沒轍。

無望的煎熬切割每個從業人員的神經。

各家影院都拼了,尊嚴面子都不顧,就為活下去。

成都電影院花式自救,改行開小賣部大甩賣。

華誼影院先人一步,支起地攤,同樣售賣零食飲料布娃娃。

有些影院實在沒轍,撐不下去,只能選擇倒閉。

4月17日,橙天嘉禾銀河影城天津萬象城店最終選擇了告別。

因為遲遲等不來復工,所以選擇永久閉店。

「我們共計放映電影164847場電影,有4134602名觀眾來影城觀影,營業天數2752天,2020年01月23日10:20,3號廳放映了最後一場電影《誤殺》,在影城營運成本和新冠肺炎疫情雙重壓力之下,我們終究沒能和大家堅持等到復工的那天。」

橙天嘉禾影院發的這條告別朋友圈,至今看來,仍然讓人無比傷感。

諷刺的是,快兩個月過去,現狀證明,它們當初的選擇是最正確的。

越撐只會越苦。

另一面,快被逼瘋的影院工作者甚至豁了出去,就為討個說法,博條活路。

他們不惜冒險投訴國家電影局,不顧民生、不響應國家復工復產的精神,遲遲未組織對影片定檔等相關工作,違背兩會6保精神。

被逼急的電影人

焦急、憤慨、失態、慌張等種種複雜情緒在這條投訴中顯露無疑,這得是被逼到了一個什麼地步,才想出這麼一招的。

令人依舊絕望的是,這份受理申請的審查,至今仍無下文。

行業慘澹至此,只要復工一日不啟動,可笑可悲可嘆的事,就依然還會在相關人員身上發生。

於是今天,電影人又悲痛地得知了黃巍的死訊。

 

知乎對此有條評論:

一個人的死亡沒準是整個電影行業的轉機。

或許熱愛影業的黃巍,縱身一躍前確實也有如此想法。

希望這個悲劇不會白白髮生,有關部門真能因此看到影業的絕境。

電影院真的該開放了,這樣的慘劇,千萬不要再有下一個!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