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周星馳的喜劇少了石班瑜的配音,會怎樣?

周星馳

作者:猴姆

如果周星馳的喜劇少了石班瑜的配音,會怎樣?

這個問題我看提的很好。最好的莫過於加了一句,「是少了石班瑜的配音,而不是少了國語配音」。

因為許多國語配音粉絲都會說這樣一句話:如果沒有石班瑜的 「國語配音」,周星馳在內地不會有這樣的轟動效應。

這就是一句邏輯陷阱,它很好的將石班瑜與國語配音捆綁了起來,對應的是周星馳並不流利的普通話,或者許多地區的人聽不懂的原聲(也就是周星馳自己配的粵語版)。

但實際上,沒有石班瑜,就沒有國語配音嗎?當然不可能了,因為總會有專業配音演員來配的。

這時候,又有人說,其他人沒有石班瑜配的好笑。

高贊答案裡舉出《審死官》本身在香港很賣座,但是大陸流傳度不廣,以證明 「沒有石班瑜來配音」 在國語區就是不行。

但這純屬是扯淡。審死官本來就是粵劇 ip 改的,宋世傑在香港地區是人盡皆知的粵劇角色,這個題材對香港人是有天生的吸引力,也令人好奇一向拍鬧劇的周星馳,如何沉下心來與這樣一個文人形象的刁鑽狀師結合起來。

12

而這個吸引力在台灣與大陸近乎於 0。

這就相當于成龍當年在好萊塢也很賣座,如果他當時拍一部《火拚三國》,演趙雲如何在家具城救出阿斗。那在中國,乃至日本韓國,都會是個極大的吸引力宣傳。只要質量不太拉跨,票房大賣是絕不成問題的。

但你覺得這個戲可能在好萊塢火過《火拚時速》(即尖峰時刻)嗎?人老外連三國是中英美還是中英蘇都不知道,看這名字已經不想看了。

所以審死官在台灣上映的時候,片名都被改成了蹭周星馳自己 ip 熱度的 「威龍闖天關」(類似於逃學威龍告御狀的意思),加上文戲極多,喜劇點刻意的壓縮,這個你讓石班瑜配也沒有用,除非你讓石班瑜魂穿杜琪峰,那可能能把片子基調鬧起來。

一般說這種話的人,我都會舉一個例子來說明:《家有喜事》就不是石班瑜配的音,配的也很好,內地的知名度也很高,笑點並沒有因為聲音的變化而減少。

而大部分人的反應是:原來那個不是石班瑜配的啊。

因為在許多人的心裡,先天的覺得 「石班瑜的國語版 = 好笑」、「其他人配的國語版 = 不好笑」。

一直以來,我對石班瑜的評價就是:優秀的配音演員,對周星馳電影的貢獻有,過失也有。一味否定不可,但一味高抬更糟。

要了解這個事情,需要四個問題來解釋:

(1)石班瑜的配音對周星馳來講,必要嗎?

這個問題很容易就能回答,看當時的票房成績即可。

周星馳真正大紅,是 1990 年的《賭聖》。在香港破了票房紀錄,加上他此前兩年在 tvb 拍的兩部喜劇,所積攢下來的強大觀眾緣,從此成為真正的電影巨星。

但這只是在香港。

那在當時的國語區最大票倉台灣又如何?

一樣很好。

這是台北 1990 年的票房紀錄(並非整個台灣)裡,賭聖的成績是非常之好的。

有人可能要問了,這連前十名都沒進,怎麼好了?

因為你仔細看一下,就會發現,排在《賭聖》之前的,除了《賭神》及《人間道》外,其餘全為好萊塢電影。

也就是說,一個在國語市場並無群眾基礎及知名度的演員,憑藉一部喜劇片,直接拿到了當地華語片年度第三名的成績。這不是一炮而紅是什麼?

但這部電影也不是石班瑜配的。可是當時一樣在國語區紅了。

等到緊隨其後的《賭俠》與《整蠱專家》,王晶開始與周星馳合作,才用了石班瑜的配音,配合王晶給周星馳的卡通誇張定位,相得映彰,廣受歡迎。

這也是石班瑜重要的 「功勞期」。

(2)石班瑜對周星馳電影的貢獻

以前王晶總是自誇,甚至在自傳《少年王晶闖江湖》裡自詡為與周星馳是 「公認的最佳拍檔」。

可是這就像盧本偉說自己跟 Faker 是五五開,中國兩大醬香白酒其中之一是青花郎一樣,都是本身不算弱,但對於另一方,屬於越級而不自知的碰瓷。

相反,王晶與石班瑜倒像是最佳拍檔。因為石班瑜配音的周星馳電影裡,最出彩的往往是王晶的戲。

比如在台灣極紅的《整蠱專家》。

這是一個周星馳用極度誇張的喜劇方式,採用弱篇幅強段落的手法而湊成的喜劇拼盤。如果留心劇情的朋友會發現,有的地方甚至故事都銜接不上。比如周星馳在《整蠱專家》裡勸劉德華振作起來,但劉德華突然說一句 「我不信,你會找蒙面人來打我的」。

看的人一頭霧水。

但其實只是在通行版裡刪掉了,在台灣版則有保留。

周星馳跟吳孟達打劉德華的一段,現在流傳的版本裡,以及香港上映時,是完全刪去的,反而台灣版有所保留。

但其實只是在通行版裡刪掉了,在台灣版則有保留。

由此可見,王晶在最早期對周星馳的拍法,近乎王家衛式的片段拼湊,也不管前後劇情對不對得上,觀眾看不看得懂,務求讓一部戲以最快節奏、最誇張的形式趕出來。

而這樣的喜劇表達方式,讓石班瑜用最誇張的方式表達出來,是極為妥帖的,因為人物非常平面化,他的笑點來自於誇張的語言及表情,不必追求更多東西。

如果周星馳肯一直跟王晶這麼混下去,那不得不說,石班瑜與周星馳的確算是天衣無縫的組合。

客觀來說,石班瑜的聲音尖銳,有辨識度,因此在誇張的喜劇當中,很容易凸顯出來,給人一種癲狂的感覺。

但這並不是周星馳想追求的。

(3)石班瑜與周星馳的聲音矛盾

如果說 1991 年的幾部戲,兩人都配合的很好(逃學威龍石班瑜也有些許的調整,算是勉強與人物契合)。但到了 92 年,周星馳野心更大、創作更加有自主權的時候,對比之下,石班瑜已顯得有些不合時宜。

最明顯的莫過於該年的《武狀元蘇乞兒》。

這是周星馳第一次拍武俠片。在此之前上映的《審死官》,已經拓寬了他的戲路,令文人形象也可以被大眾所接受。

而《武狀元蘇乞兒》,則以古裝 + 武俠 + 喜劇的三合一,宣告著周星馳又一次的改變。

在戲裡,周星馳放棄了以往油滑狡黠小男人的形象,而是真正以一個豪氣干雲、自負且俠義的少年英雄形象出現。他囂張跋扈,但武功高強,中氣十足,雖然是個敗家子,但本心不壞,所以最後能自成一家,成為一代宗師。

可周星馳變了,而石班瑜卻沒變。

不需要看台詞,只需要聽那個笑聲,已經可以感受到周星馳的轉型,而石班瑜還是停留在整蠱專家跟賭俠的人物理解裡 —— 一個喧鬧聒噪且點子很多的無賴痞子。

我就很好奇一味吹捧石班瑜的人,你們是在看喜劇電影,還是看抖音小視頻?一部戲如果主角的定位扭曲到這樣,把一個大俠氣度的人配成一個瘋子,但只要 「你聽得懂」,就變成了好嗎?

我相信這不怪石班瑜的刻意,而是他作為配音演員,本來就是模式化的,能把幾個人物臉譜配好,已經是很合格了,而不幸的是,起碼在 1992 年,他給周星馳配的,還是自己之前那套模板。

這種例子在兩人的合作裡有很多,但畢竟已經成了習慣,因此也無可奈何。就像成龍以前在香港也有十多年的時間,也是用鄧榮柡來給自己配音。但你不能說,不換掉他的原因,是因為成龍怕換了以後,電影就沒人看了。

而且周星馳的電影對語言表達的依賴很強,一旦用下來,只要票房上成功,片方也不會同意不再用,畢竟這種事情只有創作者與喜歡創作者的觀眾才會在意,很多路人甚至至今都不知道,周星馳不是那個喜歡嘞著嗓子 「哈哈哈哈」 的人,所以不去輕易改變路人的觀感,也是片方的一種自我保護,反正對自己也沒損失。

實際上,石班瑜後期的一些改變也是值得肯定,比如《喜劇之王》配的就很好,但一到稍陽剛的角色,如《少林足球》,馬上狀態又下來了。其實石班瑜最適合,也最投入的一部戲,我個人認為並非是周星馳的電影,而是《賭神 2》。

在《賭神 1》中他也有聲音出演,配劉德華的小弟烏鴉。仍是很小人物的配法。但到了續集,配吳興國演的大反派仇笑痴,整個人物的不怒自威、一板一眼,都從聲音深深刻畫到了角色骨子裡。這也是我認為他的確是個好配音演員的原因。我想他如果配《宋家皇朝》裡的蔣介石,也能取得一樣的好效果,不會比吳興國本人配的差。

(4)沒有石班瑜的周星馳會如何

從之前《家有喜事》與《賭聖》的例子,已經可以看出,即便沒有石班瑜,周星馳仍會被非粵語區的觀眾認可。

可是一旦石班瑜出現,形成了一個 「哈哈哈哈」 的大笑 ip,再去扭轉,則會受到極大影響。

他對於周星馳來說,是一個雙刃劍的作用。

在開拓國語區市場的時候,周星馳從一個無名小卒到了票房紅人,此後需要一個有記憶點、符合當時誇張戲路的聲優進行配音,這個過程裡,石班瑜功不可沒。

但在鞏固市場的時候,周星馳想擴大受眾群體,想轉型,而非作為一個 「瘋子小丑」 的形象,並為此進行大刀闊斧的轉變的時候,石班瑜拖了後腿。

如果是姜小亮之類(曾為《家有喜事》配音,同時也為成龍的《雙龍會》)同樣專業,但聲音並不如此尖銳的人來配音,周星馳在國語區的起初,可能少一些讓小孩及台南類觀眾津津樂道的 「梗」。但仍然還會是巨星。畢竟一部戲好笑就是好笑,除非你讓一個極其差的配音演員來做,否則只要不出戲,都差不多。

全文完。

來源:知乎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