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慶森林王家衞把它拍得浪漫,卻沒告訴你它的聲名狼藉

重慶森林王家衞把它拍得浪漫,卻沒告訴你它的聲名狼藉

 

每天你都有機會跟別人擦身而過,你也許對他一無所知,不過也許有一天他會變成你的朋友或者是知己。|《重慶森林》

很多人對重慶大廈沒有印象,卻能第一時間記起王家衞拍的《重慶森林》,想起影片裡斑駁的畫面:林青霞踩著高跟鞋奔走在水泥森林中,路人王菲潛入暗戀的梁朝偉家裡,盡情釋放自己……

電影裡王菲跟著這首歌縱情搖擺,我們來跟著她的節奏,進入重慶大廈這片森林。

1994年,王家衞的一部《重慶森林》獲得無數觀影者的追捧,而作為拍攝地之一重慶大廈闖入了人們視野。拿「森林」二字形容該大廈再貼切不過,即使沒有王導搖晃的鏡頭、迷離的畫風,這棟大廈潮濕陰暗密不透風的特質也完全契合森林定位。一座位於香港繁華都市中心卻「臭名昭著」的大廈。這裡聚集了來自全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形跡可疑」的人。

《重慶森林》開場阿武說道:「每天你都有機會跟別人擦身而過,你也許對她一無所知,不過也許有一天,她會變成你的朋友或者是知己」。然而,在重慶大廈,你永遠不知道下一秒遇見怎樣膚色怎樣品性的人,它殘舊、陰暗而神祕。而身份不同的每一位訪者眼中的重慶大廈相去甚遠。

王家衞鏡頭下的浪漫發酵地

王家衞鏡頭下的重慶大廈雖昏暗、迷離,人員冗雜,卻不失浪漫,分秒都為邂逅鋪墊曖昧的氣息。在California Dreaming的嘈雜中阿菲在663那牆面脫落狹窄潮濕的家裡偷偷洗衣擦地換上新鮮罐頭;穿著雨衣卻帶著太陽鏡的女逃犯穿梭在重慶大廈印度、菲律賓、巴基斯坦各國商鋪,在逃亡後的酒吧遇上警察223,女逃犯與男警察的愛情也只有在這座無國界的樓宇裡得以發酵。

663和阿菲是憧憬中的愛情,而愛上販毒男的女逃犯和警察223才是這座樓宇裡的愛情。重慶大廈成就了王導故事裡的氤氳曖昧,逼仄黏稠,故承載了太多浪漫,神祕而讓人心之向往。

它只是位於香港,並不屬於香港

重慶大廈,處於香港的「心髒」,卻從來不屬於香港。

一系列的命案,讓重慶大廈成了港人不願踏足的危險境地,何況介於兩座星級酒店間破敗不堪格格不入的這棟混合居民樓實在有失香港這座國際化大都市身份。

「它只是位於香港但並不屬於香港,它是由外來者在香港黃金地段築就的一個另類孤島,是繁華香港中一個底層世界的隔都」。

香港中文大學人類學系麥固敦教授(Gordon Mathews)於2011年底推出的《世界中心的隔都:香港重慶大廈》一書中說道。

無論港人如何嫌棄,這棟大廈依舊屹立在香港九龍尖沙咀彌敦道36-44號——香港最繁華地段之一,是唯一一座能有如此強大能力匯聚世界各國的樓宇。

亞洲最能反映全球化的地方

可它卻被美國《時代》雜志選為亞洲最能反映全球化的地方,也是最能反映香港多元文化特色的地方。當然,它是低端的全球化載體,這種全球化顯然不是搭建在高樓林立大宗貿易的基礎上,而是一棟大廈承載了來自一百多個國籍近4000的人口、每天都進行著貨物間的跨國交易而得此殊榮。

因為100港幣的住宿在這座寸土寸金的無根之城實在另外來者興奮。

大廈裡的每一個人都是故事,做著跨國貿易來此淘金,或是尋求庇護來此避難,或是背包客求得廉價住宿。當然,因重慶大廈「名聲在外」而來此獵奇的人群比比皆是。

香港最不可入住的賓館

《重慶森林》中魚龍混雜的重慶大廈,成為滋生暴力的溫牀。這裡,林青霞開槍射殺了仇敵,又從這裡跑路。

在便利店與招待所比肩而鄰的大廈內部,無數癡男怨女在此上演一幕幕離愁別恨,跟隨王家衞的鏡頭,他們在昏暗的霓虹燈下展示著身體,欲望和暴力,他們是一群被拋棄的孤獨的靈魂。

內地之所以銘記這棟大廈,更多的是它與內地認知中的香港這座國際化大都市相去甚遠。

曾經一個朋友說,她去香港家人只叮囑一句話:你可以在香港任何地方行走,除了那座大廈。它被貼上太多標簽,「罪犯的天堂」、「偷渡者、性工作者的棲居地」、「毒品販賣」。

這裡有政治犯、非洲商人,也有身無分文的窮鬼。你可別以為住客們都窮得叮當嚮,就拿非洲商人來說,每年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地區20%的行動電話都來自重慶大廈。

2015年初,我住進重慶大廈一間巴基斯坦人開設的小旅館,果然遭遇各種狗血,包括一場大廈的洪水:下水倒灌,黃白泛濫,淹沒牀腳和行李,然後各房間的背包客們,無論男女,身著內褲和皮靴,一起咒罵、嘻笑,夾雜著英語、德語、意大利語,還有咖喱英語,就是沒有粵語。幾乎一夜間,如過客,又如最現場的目擊者,見證了香港最隱祕、最生動的運動。

——吳強

花200不到住了首度賓館,一條黑漆漆的過道兩邊都是門,不到5平米的窄長小房間,一個單人牀順著房間擱著,牀的一側是寬40公分的小桌,牀的後面是一扇窗,窗戶外3米處是另一扇窗,衞生間一邊抵著門口左側的牆,一邊抵著牀,寬窄不到一米,坐上去除了擱腳別無餘地。

——鮑昆

骯髒混亂是它的保護色

說到一般人提及重慶大廈的關鍵詞:強姦、謀殺、骯髒、三教九流、複雜混亂、不安全……

重慶大廈歷史素描

1920年,重慶大廈的原址重慶市場坐落於彌敦道大街,占地五萬平方英尺,設有三十多間售賣外國貨物的商店。重慶市場的服務對象以外國游客和水兵為主,市場口有特色酒吧。

1941年,日軍侵華後不久香港淪陷,重慶市場被迫停業。

1945年,二戰結束後,原在重慶市場做生意的華人再次重開重慶市場。

1958年,一名移居菲律賓的福建華僑蔡天寶先生,向政府購入重慶市場五萬平方英尺的土地建一棟臨海豪宅。該批菲律賓華僑為了紀念抗戰時期,中華民國政府將重慶市設為陪都,決定以舊名重慶市場的名稱將這棟尖沙咀臨海地段豪宅取名為重慶大廈。

1961年,大廈落成,先開放3樓至17樓住宅,重慶商場1962年裝修完成。後來這棟住宅大廈變為「混合大廈」,由於大廈業權分散,一直未有人能夠成功統一業權而重建大廈。

2011年11月11日,大廈首度完成外牆翻新工程,大廈業主舉行了亮燈儀式慶祝大廈落成50周年。

到香港一定要去看

看完《重慶森林》,我就知道某天定會去找尋這棟大廈,它並不是寄居於HK的狀態,它是另一面香港的真實。真實於第三世界的國家來此淘金卻無法融入這座城市被隔離。真實於背包客游玩香港卻無力支付高昂的住宿費被拋棄。

真實於香港文化的高包容性高開放性才允許一棟大廈裝進一個世界,不同國度不同言語的個體能互相say hi。可它在慢慢衰老,也許有天它也走上九龍城寨一樣的命運被港府夷平,畢竟它被冠以「香港少數族裔的九龍城寨」。再者這裡的每個人都值得去交談,來讓我們更多面地認識世界,體恤個體生命的複雜多變。不幸發生在任何地方,不必害怕走進重慶大廈,更不要肆意污損它。

再見,睡了一晚的你,如果未來,你也和九龍城寨一樣的命運,消失在香港,我一定搖旗抗議,因為你本是香港,何來異類,何來清除?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