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的酒桌文化為什麼讓人膽戰心驚?

中國的酒桌文化為什麼讓人膽戰心驚?

文:看鑒君 

成年人進入社會,各種飯局少不了,喝酒也是免不了的。

在酒桌上,有佯裝喝醉逃避結賬的;有喝多了喪失理智打架鬥毆的;有不顧對方意願,強行勸酒的……光怪陸離、種種亂象,被美其名曰為「 酒桌文化」 。

很多上過酒場的人都聽到過這麼句話——「 不喝就是看不起我」,遇到這種情況,很多底氣沒有那麼足的人,哪怕在心裡回答過萬千次「 沒錯,我就是看不起」,也只能捏著鼻子乖乖乾了這杯酒

勸酒這一行為,通過酒對身體的施虐與自虐,完美的表現出來了平日里掩蓋在製度下的權力欲與控制欲

   一、喜歡勸人喝酒的古人們

前段時間,一個員工因喝酒過量而身亡的新聞,讓大家對「 酒桌文化」的批判一波接著一波。

其實所謂的「 酒桌文化」古來有之。東漢光武帝劉秀就很愛勸人喝酒。

曹丕在《典論·酒誨》裡是這麼寫的:「 (劉秀)又設大針於杖端,客有醉酒寢地者,輒以針刺之。」你喝醉了,我就把你扎醒,讓你接著再喝。

曹操本人並不怎麼喜歡喝酒,執政以後還曾一度禁酒,但他勸起酒來卻很猛。

《三國志·魏書》第十八卷有云:「 太祖徵荊州,至宛,張繡迎降。太祖甚悅,延繡及其將帥,置酒高會。太祖行酒,韋持大斧立後,刃徑尺,太祖所至之前,韋輒舉斧目之。」

曹操在前面敬酒,典韋拿著大斧子在後面緊跟著,曹操向誰敬酒,典韋就用斧子向誰敬禮。那意思很明顯:敢不喝?掂量掂量你這條小命吧!

這還不算,《世說新語》裡面有一個勸酒的故事,說是有一個叫石崇的人,這個人知名度未必有和珅高,但人家幹過比和珅還闊氣的事情——跟皇親國戚鬥富,連皇帝的財富也不如他。

石崇每次宴請賓客,都要安排美女勸酒,如有客人沒喝乾淨酒杯裡的酒,石崇就會命令家奴把勸酒的美女當場殺了

有兩個人經常去赴宴,一個王丞相,一個王將軍。王丞相酒量小,為了美女不因為自己被殺,總是勉強自己喝,每次都喝得大醉。

而這個王大將軍,每次輪到他,他都堅決不喝。直到殺了三個美女,這個王大將軍依然神態如故,還是不肯喝。

丞相都看不下去了,責備大將軍。大將軍說:「 他殺他自己家的人,關你什麼事呢?」

還有勸女人喝酒的。

《金瓶梅》中的潘金蓮對於西門慶勸酒最開始也是表示拒絕的,她說:「 奴家量淺,吃不得」,後來王婆幫著相勸,她才「 接酒在手」。

在這些故事中,「 酒」成了權力的介質,它體現的是封建王朝中權力的森然有序,它把紙面上的權力轉化為了實實在在的人身控制,而人身控制則是古代權力的最典型特徵。

現在很多酒桌老手都覺得一個人喝酒沒意思,因為對酒的上癮,其實是對權力的上癮

酒越烈酒越多,控制的快感就越強。哪怕這權力再小,酒精也能放大,帶來平時沒有的快感。

所謂的:「 不喝就是看不起我」翻譯過來就是「 你不虐自己就是不聽我的,就是詆毀我的地位。」

久而久之,國人對酒既愛又恨。愛是功利性、面子的,恨則是情感性、生理性的。

 二、酒桌文化不是酒文化

當酒與自虐傾向結合在一起,大多數人也就不願意帶入自己日常的生活中了。所以如今的年輕人談到白酒,負面看法往往佔壓倒性優勢。

其實,他們討厭的不是白酒,而是權力規則。

中國的酒桌文化為什麼讓人膽戰心驚?

當初入社會的年輕人坐在酒桌上時,才發現酒桌上的考試比高考還要難,不僅有坐錯座位的尷尬,甚至被人叫起來換座也不知道自己錯在哪裡。

在中國,「 酒桌文化」無非是病態的權力等級文化的延伸,通過自虐與他虐完成人身控制達到權力快感。

東亞文化圈以中國為主導,那些向中國學習先進文化的小兄弟們也發展了類似的「 酒桌文化」。

在韓國、日本的酒場,總是充斥著上位者放肆的玩笑、嚴苛的規則與惡作劇,而下位者也樂於以自虐來表示順從與歸附。

中國的酒桌文化為什麼讓人膽戰心驚?

種種情狀似乎都要證明, 中國人似乎是討厭「 酒桌文化」的,可中國又有底蘊深厚的「 酒文化」。

「 志氣曠達,以宇宙為狹」的魏晉名士劉伶在《酒德頌》中有言:「 有大人先生,以天地為一朝,萬期為須臾,日月有扃牖,八荒為庭衢。」「 幕天席地,縱意所如。」

喝高了,把天當被子,把地當床鋪,低碳又環保。

「 兀然而醉,豁然而醒,靜聽不聞雷霆之聲,孰視不睹山岳之形。不覺寒暑之切肌,利欲之感情。俯觀萬物,擾擾焉如江漢之載浮萍。 」

喝得七葷八素,在劉伶眼中是對大自然季節更替,萬物生長凋零看得無比淡然,這種「 至人」境界就是中國「 酒文化」的典型體現,不過,我們要學劉伶,多半會被認為精神出了問題。

李白斗酒詩百篇,長安市上酒家眠,天子呼來不上船,自稱臣是酒中仙。」(杜甫《飲中八仙歌》)李白的詩酒江湖,我等凡人只能仰望。

即便是杜甫,也曾藉他人酒杯,澆自己胸中塊壘。 「 醉裡從為客,詩成覺有神。」(杜甫《獨酌成詩》)

酒在蘇軾心中,還成了與古人交流的媒介,「 俯仰各有志,得酒詩自成。」(蘇軾《和陶淵明〈飲酒〉》)

除了這些知名人物,古代的文豪們大都是以酒佐詩。

一杯未盡詩已成,湧詩向天天亦驚。」(楊萬里《重九後二月登萬花川谷月下傳觴》)。

南宋政治詩人張元年說:「 雨後飛花知底數,醉來贏得自由身。」

酒醉而成傳世詩作,因醉酒而獲得藝術的自由狀態,這是古老中國的藝術家解脫束縛獲得藝術創造力的重要途徑,這樣的例子在中國詩史中俯拾皆是。

所謂「 酒桌文化」與它大抵是不能相提並論的。

   三、反思酒桌文化

酒桌文化從古代產生的時候就可以看出,這是一種極其虛偽的禮節,發展到現代,因為虛偽,又衍生了許多規矩。

這就導致,如今的酒席上,勸酒成了一種風氣。

酒不是自己要喝的,而是被逼著喝下去的。勸酒的不嫌事大,喝酒的如臨大敵。

這裡摟肩搭背口稱兄弟,那邊敬酒說不喝連朋友都沒得做。滿嘴的火車,滿場的醉態。這個時候說的話已經成了共識,不需要負責。

除此之外,勢利在酒桌上尤其嚴重。酒逢知己千杯少,到現在是千杯酒中認知己。宿醉之後,知己也隨著酒醒而消散。

沒落的酒文化,興起的酒桌文化形成了當下人們的寄託。寄託生活的沒落,寄託生活的壓力,寄託遙遠的理想。之後,依舊照常生活。

或許,這也是酒桌文化在現在存在的原因。

令人欣喜的是,如今的年輕人更加註重自身感受,試圖擺脫「 酒桌文化」帶來的人身桎梏,讓「 酒桌文化」回歸酒的本質,還原到最初的「 酒文化」。

對於他們來說,只要不為功利,都能找到喝酒的快樂。

離開傳統白酒酒桌文化的權力場,那些朋友間的聚會,知己間的暢談,同學會共同的記憶,戀人之間的坦誠相對……忘掉社會地位賦予的頭銜,撕下虛偽的面具,坦率交心,釋放情緒,可能這才是喝酒的真正意義所在。

對於你來說,喝酒最注重的是開心,還是最本真的口感,抑或是其他呢?

來源    看鑒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