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酒桌文化」,怎麼淪為霸淩和犯罪的擋箭牌? 

酒桌文化
1

拿酒桌陋習當犯罪擋箭牌?

阿裡事件」已經在熱搜上掛了好幾天,而事件還在持續發酵。

關於性同意、酒桌文化、職場性騷擾等等話題又再一次成為大眾討論的重點。

小印發現,許多人更願意將這一事件歸咎於所謂的「酒桌文化」,認為是這種扭曲促使性侵事件的發生。

影視劇《溫暖的弦》劇照

輿論有這樣的風向,實際上可以很明顯的看出,當代人早已經「苦酒桌文化久矣」——尤其對於女性來說。

酒局是社交活動,遵循人情世故沒毛病,但喝不喝酒是自己的自由,勸人喝酒、灌人喝酒的行為令人迷惑。

小印和一些職場前輩聊到「職場困境」,前三甲分別是:

職場霸淩

權力PUA

陪酒行為

職場女性最痛恨和反感的一件事,但卻似乎是主流社會默許的一件事。

很多影視劇都在上演這類反諷橋段——你看,你要學會喝酒,陪客戶喝開心,就有光明的前程……

影視劇《北轍南轅》劇照

很多劇情裡,老板「教育」女性時更不忘「教育」觀眾

——「利用好你作為女性的優勢,前途無量啊。」

——「市場公關這類的飯局,都帶個女職員,她要麼好看,要麼能喝,又好看又能喝等於無敵!」(來自小印的大廠男性友人)

一聽引起生理不適,不料卻是職場慣用。

到了酒場上,職場女性瞬間就掉進了一個PUA漩渦:

她推辭,等於不給面;

她抗拒,就是不夠誠;

她態度堅決,意味合作沒得談;

她表現不好,甚至飯碗都難保……

飯局上的人變著法的各種軟磨硬泡,就是為了灌酒。

影視劇《我在他鄉挺好的》劇照

有些酒局,「帶個女的」壓根和業務本身無關,和項目無關,和合同無關,甚至和公司都無關,但帶個漂亮又能喝酒的女性,那相當於加了一個「隱祕的私人交情砝碼」。

「如果沒有女人,再葷的飯局都是『素局』」。

影視劇《北轍南轅》劇照

你會說,職場又不完全是男性的職場,那個女的可以不去啊,可以反抗啊!

但事實上,大男子主義的心態會讓一些男性無視女性的拒絕態度。

你憑甚麼拒絕我?你怎麼會不答應我?

英國劍橋大學教授瑪麗·比爾德在《女性與權力》一書中說:「今天,有更多的女性占據了人們公認有權力的位置……但我們關於一個有權力者該是甚麼樣子的心理和文化範本仍然無可動搖地屬於男性。女性的位置仍然被視作在權力之外。」

男性掌控著職場大半江山,大部分女性是不敢出頭的。

甚至有些一開始堅持潔身自好的女性,在整個不怎麼健康的大環境下被不斷燻陶,被不斷PUA,最後都失去了判斷能力和鬥志,整個人的價值觀都被扭曲,還以為「大家都這樣,就算了吧」。

這才是最可怕的潛規則。

影視劇《掃黑風暴》劇照

喝酒除了讓人更興奮外,對工作有用嗎?一點用都沒有。

那為甚麼要灌酒呢? 說白了,出於一種發洩欲和掌控欲。

劉東在《中國飲酒文化》中認為,把別人灌醉的前提是大家都知道酒會讓人失去自我控制能力,傳統 禮儀要求人們對酒保持節制,所以,強迫一個人過量飲濃酒,就是一種變相的羞辱性懲處。

「他們軟硬兼施地勸酒,看看究竟有誰被打破了防線,因不勝酒力而出乖露醜。這種勸酒之風經常會演成不可開交、大傷和氣的灌酒、鬧酒、鬥酒,而流為一種中國特有的陋俗。」

2

藏在酒桌文化背後的權利惡魔?

一切的起因似乎是酒桌上的一場勸酒、一次灌醉。

為甚麼酒桌文化容易出問題?

因為酒桌是一個多種社會關系重合的地方,錯的不是酒,而是背後的權力壓迫。

何偉在《江城》中認為,中國式酒局從來 不是為了放松休息,「它經常乃是競賽性質的,通常會用到白酒,一種強烈的,口感惡心的穀物釀的酒。男人們相互敬酒,一口幹掉,而這種飲宴很有發展為恃強淩弱的傾向,參與者們相互刺激,直到某個人喝出病來。」

酒桌是講究規矩的,在一些地區,連座次都有著嚴苛的規定。

碰杯時下屬的杯沿要低於上司;「我幹了,您隨意」方能彰顯我方的真摯;一個人端一杯酒敬太多人不夠誠意……

這種規矩要求的對象不是所有人,而僅僅針對權下位者。 在酒桌上,當你是不容置喙的權力持有者,便不會有人對你的行為產生質疑。

與其說這是規矩,不如說它們只是披上了「傳統文化」的外衣,是「君賜不可違」的當代變種,是上級對下屬的服從性測試。

這種測試的最終目標是建立一種權力的「絕對秩序」,這本身也是一種對個人意志的消解—— 無論你是誰,是怎樣的性格,在這裡你只能服從。

這種權力壓迫在很多時候,甚至成了某種騷擾的遮羞布。

領導借酒騷擾女下屬,丈夫醉酒後對妻子施暴……他們的理由是「喝多了,腦子不清醒。」好像只要是借著酒勁,真心或假意的權力欺侮就能找到一個規避責罰的借口。

酒甚麼時候成為霸淩合理化的條件了?

影視劇《我是真的愛你》劇照

酒場是摻雜了很多利益關系的「放映室」,很多日常工作環境下不好展示的東西,大家拿到酒桌上,借用這個媒介,來較量和放大中間的利害關系。

在這個幌子裡,本就處於弱勢地位的女性,會被放大到更弱的位置上。

「不喝就是瞧不起我」

要是不喝,「你瞧不起我」的梁子便結下了,以後難免給你穿小鞋;要是喝了,那就是打開的「地獄之門」。

影視劇《都挺好》劇照

女性喝下的不是酒,是權力的毒藥。

擺在她們面前的,只有一個雙輸的選擇。

那一杯杯被迫喝下的酒,只是一個反複重複的信號:上者為王,在這裡,你要聽我的。

酒不是酒,是權力的測試劑。

3

「酒桌文化」不應該再背鍋

可嘆的是,酒從被發明那一刻起,就是各種權力利益的「照妖鏡」。

古時候,酒被譽為通神之物,屬於「聖液」,與國家大事緊密相連。周公頒布的《酒誥》明確指出,造酒的目的並非供人們飲用,而是為了祭祀天地神靈和列祖列宗。

電影《紅高粱》劇照

儒家文化的內核為「仁」,子曰:「克己禮為仁」,所以自古我們就倡導酒禮酒儀。

酒從西周開始就與禮結合起來了,與當下流行的畸形「酒桌文化」不同, 在古代酒作為一種食的文化,遠古時代就指出飲酒過量,不能自制,容易生亂的真理,因而制定了飲酒禮節。

影視劇《香蜜沉沉燼如霜》劇照

許慎在《說文解字》裡寫道: 「酒,就也。所以就人性之善惡也。」他是說人們把酒看作是包含人性善惡的東西。所以雖喜愛又不得不克制。

而古人的幹杯與現代人的幹杯卻不太一樣,現代人喝酒時都會說先幹為敬,但古人卻是後幹為敬的。

影視劇《香蜜沉沉燼如霜》劇照

簡單來說就是年輕人陪侍尊長喝酒,尊長如果舉杯未幹,年少的就不能把酒喝盡。此外晚輩和長輩一起喝酒時,通常要先行跪拜禮,然後坐入次席。

長輩命晚輩飲酒,晚輩才可舉杯。而賓主之間喝酒時,則要相互跪拜,而且還要客客氣氣,有節有度。主人敬客人酒叫「酬」,客人回敬主人酒叫「酢」。

古時人們飲酒講究「不過三爵」,也就是在宴席上飲酒時不能超過三杯,如果超過三杯、那麼酒量淺的人就會失態。

古人之禮儀周全,現代人無法比擬。

影視劇《紅樓夢》劇照

相比於現代社會酒桌上的拼酒量,古代人更要拼「文化」。

除了借酒抒懷之外,不管是文人雅士還是平民百姓,在酒桌上通常還會玩「行酒令」。

沒點兒文化,還真上不了古人的酒桌呢。

電影《讓子彈飛》經典橋段鴻門宴

但在現代的酒桌文化中,卻大大變了糢樣。

「酒桌」的社交屬性更濃,而則往往是喝得酒酣耳熱,把氣氛炒熱後,誰不喝誰就淪為眾矢之的。

這不得不說是完全失去了酒文化的精髓,更是反其道而行之。

酒文化是無可厚非的飲食文化,但當今的酒桌文化卻難以稱為一種甚麼優良傳統。「推杯換盞」的酒桌文化一旦不受控制,就會有類似阿裡的事件出現。

影視劇《紅樓夢》劇照

盡管,圍繞「酒桌文化」的討論還在持續。

但這絕對不僅僅是一句甚麼文化就可以打發的事。性侵已經完全屬於刑事案件範疇,「酒桌文化」也絕非性侵事件的一塊遮羞布。

更可氣的是,網路上「受害者有罪論」又開始甚囂塵上。

出了事不是譴責施暴者,而是怪「誰讓你是個女的」,還認為「以後不要招女的了,麻煩」。

忍受罪行,亦是縱容罪性。槍嚮之後,無人生還。

香港TVB影視劇《火舞黃沙》劇照

畸形文化面前,並不是每個年輕人都有說「不」的資格的。

半推與半就,就是這樣一步步塑造迫害者和侵蝕受害者的。

到底是誰創造了一種文化,暗示人們需要「低頭服從」才知道那是錯的。

作者:子琪

來源:印客美學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