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人看電影,都怕跟別人不一樣

文:北遊  

截止2021年2月18日0時,春節檔票房已經突破80億元,同時也創造了全球單一市場單日票房、全球單一市場週末票房等多項世界紀錄。

其中主要票房集中在《唐探3》和《你好,李煥英》兩部影片。

這兩部影片的票房不但占到了春節檔總票房的80%,而且佔據了絕大多數媒體和自媒體的頭條版面,由其引發的大量討論和搜索又進一步催生了觀眾的觀影慾望,引爆了市場。

如同2017年的《戰狼2》和2019年的《流浪地球》,觀影集中度如此之高很顯然並非因為電影本身的質量,除了疫情之後觀影需求的一種報復性釋放外,更多是源於社交需求。

別人都在看的電影,大家都在討論的劇情,你不知道,插不進話,自然會產生社交焦慮。

這種現像不只是發生在電影圈,我們這個國度已經發生過無數次瞬間風靡,又瞬間忘記的事情了,那些年火到不行的韓星如今還有幾個記得他們的面容?抖音上的歌曲大起大落幾乎可以用天來衡量……

不得不說,我們中國人是喜歡跟風的,我們中的大多數走進電影院的目的都不在電影本身,而是在電影之外。比如價值取向、民族情節、社交需求,大家都在討論的事,你沒有參與就會有焦慮感。

在我看來,這種焦慮感實在是折射很多國人文化需求的扭曲。他們並不是在欣賞一部電影,或沉浸於文化審美之中,甚至談不上通過欣賞電影營造出的氛圍來讓自己放鬆,他們僅僅是想通過進電影院來增加自己跟他人的談資。

說白了,就是有一種莫名的社交焦慮,擔心被社會、被群體邊緣化而已。

面對「 全國人民齊看一部電影 」 的奇觀,不知道的人,可能還真以為中國人的文化生活已經如此貧乏。

在我的記憶裡,這種情況只有在電影票還是五分錢的時候,《少林寺》所引發的轟動。以及上個世紀剛剛引進香港連續劇的時代,中國人面對一種從未見過的新奇刺激,被激發出的蓬勃熱情。

我想,只要神經沒有錯亂,認知沒有崩潰,都不會認為這兩者之間有多少相同之處。

實際上,我們現在的社會裡,用於娛樂和消遣的產品不但早就不似當年的極度貧乏,不是太少,而是太多,不是受制於貧瘠,而是流弊於氾濫,何以會發生全國人民為了一部電影好不好看而爭論不休的事情呢?

大家是閒著沒事乾了嗎?

你喜歡你的,我喜歡我的,你看你的《流浪地球》和吳京,我看我的《教父》和黑澤明,大家各取所需,各自歡喜,這不是再正常不過的狀況嗎?非要跟有強迫症似的,明明不感興趣,也要跟風買張電影票去鑑定下這部電影到底好不好看,這是不是有病?

還有人無限發揮,把一部電影無限拔高到了國家民族的高度,似乎給《流浪地球》捧場,為吳京叫好,我們國家的電影事業就會從此偉大,我們偉大的國家從此屹立於民族之林了?這都是誰教你的邏輯?

對於電影製作方和演職人員來說,有更多的人進電影院看他們的產品,是和他們密切相關的,這就是他們的工作和事業。對於一名普通觀眾來說,哪裡需要考慮那麼多?選擇自己喜歡的文化娛樂產品,去享受一場視聽盛宴,難道不應該是我們做這道選擇題最重要的砝碼嗎?

仔細想想就會恍然大悟,這些一夜冒出的龐大影迷們,哪裡僅僅是在觀看電影和討論電影本身呢?他們很多人其實是掛羊頭賣狗肉,目的都在電影之外。

中國人為什麼這麼擔心被社會邊緣化?為什麼這麼擔心變成別人眼中的「 異類 」 ?或者說,為什麼我們的文化有如此強烈排斥非主流價值觀的傾向,而要自覺、不自覺的去保持高度統一的觀念呢?

對於個人來說,在這種文化影響下,人會不自覺的在潛意識裡會生出一種憂慮來,彷彿大家都喜歡的東西你不喜歡,就會有一種負罪感,這種扭曲的心理模式是如何被塑造出來的呢?

我反復強調過,中國文化是一種實用主義哲學,缺乏一種超脫的精神。

具象的說呢,就是中國人的參照系定的太低了,所謂「 子不語亂力怪神 」 ,中國人的參照係都在人世間,很接地氣,缺點就是一不留神就會碰頭,活動空間不大,久而久之連身子都直不起來,很憋屈。

而西方文化的參照系定的很高,很不接地氣,比如上帝,誰見過摸過?都只是傳說。但是這個高高在上的參照系,卻無疑讓人的活動空間足夠大,大概率你怎麼跳都不會碰頭。

加拿大西安大略大學教授菲利普·羅斯頓在2000年《美國復興》雜誌舉辦的一場學術討論會中,和台下學者們討論了一個頗有意思的話題。在討論關於東亞人智商高於白人,卻沒有在人類文明中做出相應貢獻的原因時,最後形成了幾點共識:

白人平均智商雖然較低,但分佈離散,方差大於東亞人;
東亞人的性格過於謹慎;
高智商與較高的睾丸素水平結合會讓人取得成就。

這些因素都導致東亞人雖然擁有較高的智商水平,卻不能產生足夠多的天才。

我們不能把中國人為什麼排斥多元價值觀以及出格的行為,都歸結於某些生理因素,也不能單一歸結於文化。但我們要承認一個事實,就是一個群體在一個長期的特色文化中生存,會自然形成一種較為明確的群體性格特徵。比如上面所說的「 過於謹慎 」 ,這​​和本身較低的睾丸素水平相互促進,導致人們會愈加反感、排斥不同於主流行為模式和思維模式的「 異類 」 。

不幸的是,恰恰是這些出格的「 異類 」 ,再推動人類文明進步。

每個人的喜好都是不同的,每個人的審美也是又差異的,每個人喜歡的電影也肯定是多元的。

全國人民齊看一部電影,其實是個很奇怪的現象。

對於我來說,選擇觀看哪部電影,只有一個標準,那就是好看還是不好看?

《霸王別姬》是好電影,不是因為他們是中國人拍的、中國人演的,而僅僅是因為這部電影好看而已。

《戰狼》票房再高,也不值得我進電影院去浪費時間鑑定好壞。

你需要《戰狼》來增加你的談資,消解你的社交焦慮,需要吳京來滿足你的民族自豪感,否則就不知道如何建立身為中國人的自信,我也能理解,畢竟每個人需求不同。

黑色幽默是,很多視外國批評如洪水猛獸的中國人,卻對某些外國人對中國電影的讚賞而興奮,對中國市場的超高票房「 震驚好萊塢 」 而激動,這是什麼心態?我一直很困惑。

俗話說,自大就是自卑,那麼在乎別人的眼光和評價,自己的腦子呢?

來源      北遊獨立評論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